<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古代来的小媳妇 > 第382章 找不着人了
    不知道怎么给白国庆诉说了,叶梓那些手机有点犹豫,说自己看到的,会不会太打击白国庆了,她刚才也不好问李静到底发展到那一步了,是不是白国庆一点机会都没有了?看李静的样子也是很难过。

    想了想,有点乱,还是暂时不要打电话吧,赶着现在去上班,开车过去应该不会晚,李静家距离中医院不远。

    停车的时候看到小琴和她那个叫陈下问男朋友,陈下问现在也是跟着小琴管叶梓叫姐,叶梓有点不习惯,一个比自己大的男人管自己叫姐姐。

    “买车了?”叶梓问陈下问,看来这个陈下问家里是真的不错,这年头一般的工薪族买车是有点困难的,买得起的人也不一定养得起。

    “为了方便接送小琴就买了,有的时候她上夜班,下班的时候不好搭车,而且那么晚了也不安全。”陈下问解释着,其实是他自己不放心,王小琴就像一朵白莲花一样,现在正是一个女孩子最美好的时候,别说是他被吸引了,像小琴这样的女孩子,喜欢的男人肯定有很多,谁知道会不会有想要挖墙脚的人,陈下问对自己的能力跟自信,对自己脸上满脸的青春痘一点都不自信。

    “上夜班不是可以住宿舍的吗?”说完叶梓就是一笑,自己有点多嘴了,年轻人谈恋爱不是想时时刻刻都看到对方吗?有句话说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呵呵。

    “姐,那你们先进去,我先走了。”送完小琴,陈下问自己还要去上班,还好公司不是太远,因为平时加班比较多,像他这样的人才迟到一会儿领导也不会说什么。

    叶梓和王小琴一起往医院里面走,两个有点相似的美女在医院里面走,瞬间就成了一道美丽的风景线,早上看见的人心情很好。

    “已经带回去给你爸妈看了?”

    “没有,怕他们反对,他自己也有点不自信。”

    在这个上面叶梓也给不了更多的意见,每个人的想法毕竟是不一样的,她作为表姐看到陈下问这样的当时都有点心里波动,不知道作为父母的来看到会是什么样心情,反正她现在觉得陈下问这样的长相也不算什么,人品才是第一位的,青春总有一天会不在,人都会老去,留下的会是越来越多的感情。

    叶梓手机响起来,不用想也知道肯定是白国庆打来的,示意王小琴自己先走,把手机拿出来接起。

    “嗯,刚才见到了李静,已经把你的意思给她说了……”叶梓说得很简单,没有提到邱浩,怕白国庆受刺激,这年头受不了刺激的人越来越多,跳楼跳河的人太多了,一冲动就能做点那种不能挽回的事情处出来,虽然她觉得白国庆也许不会那样弱,但涉及到感情,还真不好说。

    白国庆有点失望,李静并没有说给不给他机会,等不等他,心里像长了草一样的乱,幻想那种画面,就是那种李静在别的男人怀里那种画面,然后自己儿子叫别人爸爸。

    有的人就是天生干大事情的人,就拿白国庆这样的来说,心里明明就着急着回去,但面上还能勉强保持平静的在办公室继续工作,很认真的和磐石集团那边的人接洽,价格真的压得很低,因为是合作伙伴,对他公司基本上就很了解所以白国庆的公司也拿不了高价,如果想换一家公司处理的话也不容易,在经济开始不好的时候,要一家公司拿出不少的钱来接他的公司也不太容易,想要节约时间就得吃亏。

    从目前来看磐石集团接受白国庆的公司肯定是稳赚的,所以双方都有加快进度的意思,白国庆实在是想走得很了。

    在心情不怎么美的时候收到请帖不知道算不算好事,这表示着钱包要出血了,叶梓不太在意这个,这还是上班以来第一次收到同事的请帖,一大早就收到了,张自然的,要和医院里面的范可欣医生结婚了,叶梓听说过那个范可欣医生的父亲好像是院长的女儿。

    “恭喜你们。”叶梓合上请帖,她是真心的祝福这对新人,只是之前好像没有听说两个人交往,怎么瞬间就结婚了,好快的样子。

    “到时候一定要来哟。”张自然现在是真想和叶梓这样的医生做朋友,觉得叶梓人真的很不错。

    “肯定去的。”叶梓笑着说,她从张自然的脸上看到了一种叫幸福的东西,开始她还以为这个张自然医生对自己有意思呢,因为她刚来医院的时候这个张医生总找她说话,别怪她多想了,现在好多了,而且上次姜瑶来医院闹,还是他帮忙的呢。

    上午的时候有点忙,来妇产科检查的人也比较多,期间韩啸打过一次电话也没有好好的接,就说已经把白国庆拜托的事情办了,至于结果不太好,详细的的回家再说。

    本来说晚上早点回去的,结果叶梓妈打电话来,好像家里出了点事具体的什么事情叶梓妈也没有说清楚,反正就是在电话里面哭,说是和她爸爸吵架了,想离婚。

    离婚?这都什么年纪了,闹着玩离婚?看来可能事情还不小,必须得下班回去一趟,总得知道发生了什么吧。

    回娘家一看,家里的气氛跟以前果然不太一样,有点冷,本来就是冬天,这气氛还这么冻。

    “妈到底出什么事儿了?”叶梓看自己妈应该是哭过了,眼睛有点肿,她爸坐沙发上抽烟,看她进屋也不说话,愁眉苦脸的样子。

    “这日子没法过了,我要和你爸离婚!”

    事情其实就是一个很简单的事情,一条一条说起来最后就是为了叶誉,怎么就是为了叶誉呢,叶奶奶心疼叶誉,老给叶誉钱用,给惯了,收不住手了,把儿子媳妇给的钱都搭叶誉哪里去了还不够,老太太想办法赚钱,之前不是为了让王翠芬多拿零用钱中午不回家吃饭,跑饭馆里面去收盘子吗,后来被叶建国发现后就没有去了,现在倒好天天出去捡垃圾卖。

    “叶梓你说这能全部都怪我?我让你奶奶捡垃圾卖的?我没给她零用钱吗?我没给叶誉零用钱吗?背着大家出去拣玻璃瓶矿泉水瓶子纸板卖,一天卖一两块钱,一个月一百块都不到,……”

    “真是丢死人了,你爸的意思是我没有把你奶奶给看住,难道我二十四小时跟着她不成?”

    “爸?”叶梓看向自己爸,这个事情确实不能全部都怪她妈。

    “叶梓你也别光看我,你问你妈,让她自己摸着良心说,她把叶誉当亲儿子没有,如果当亲儿子了,叶誉会差钱用?你奶奶会被逼着出去捡垃圾?她稍微多关心一下叶誉,多关心一下你奶奶,这个事情就不会发生。”

    叶建国今天也是觉得丢死人了,他亲眼看到自己七十多岁的老妈在大街上等着人家把矿泉水喝完,就为了一个矿泉水瓶子,那人可能也是心善,还顺便给了他妈五块钱,当时叶建国的心里酸得跟直接喝了醋一样,没敢立马上前。

    “你不知道我当时看到你奶那个样子,我多难受,叶梓呀,没有你奶就没有我,更没有你你们,现在我挣钱了,当娘的却出去捡垃圾,跟乞丐一样!”

    “建国,你别说了,我知道丢了你的人,让你看不起了,我这个当妈的没有本事,死了儿子孙子没人养,是我自己想多了,还想赚钱给孙子买房子,我自不量力,好,你们过你们的好日子,让我带着叶誉走,当年你爸死了,我一个寡妇带着两个孩子也过来了,我就不信了,我把叶誉带不出来!”叶奶奶说着就站起来,要拉着叶誉走,叶誉也跟着老太太站起来,什么话也不说,一副委屈的样子,要说多不懂事就有多不懂事,这个时候不是该拉着奶奶劝着吗?

    “妈!”

    “奶奶!”

    家务事就是这样,有的时候明明很无奈,但却不能甩手不管,明知道叶奶奶就是故意这样的,当儿子的也没有办法。

    “让我走,我带叶誉回农村去过!”

    “这日子没法过了,我走还不行吗?”王翠芬也哭,她和叶建国一点问题都没有,中间有个叶奶奶这样,真的恼火。

    “妈,你这又是干什么?”叶梓拉着王翠芬,“叶誉,你还不赶紧劝着奶奶真要闹到外面去不成?”

    叶梓喊叶誉,叶誉跟个木头人一样没反应,他是无所谓的,他奶奶闹是为了他,为了给他闹福利,他为什么要劝着?

    “叶梓姐你也别说了,我知道我死了爹的人你们都看不起,我觉得奶奶说的对,我就该走。”

    叶誉就是个火上浇油的,他这样一说,叶奶奶跟要拉着走。

    “誉呀,你别担心,只要有奶奶吃的,肯定就有你吃的,奶奶就是白天黑夜的去刨垃圾堆也要让你过得好!”

    叶梓电话想起来,没心思看是谁打来的,掏出来直接给挂了,想着一会儿打过去。

    “叶誉你年纪也不小了,该懂事了,奶奶这么大年纪,你就让她这样折腾?”有些话叶梓本来是不是愿意说的,“就因为你死了爹了,所以大家就都欠你的?你怎么不说你还有妈呢,你怎么不说你妈不管你,就算你妈不管你你也满了十八岁了,自己也该管自己,别把自己说得那么可怜,这个世界比你可怜的多多哪里去了!”

    说完叶誉又说叶奶奶,“奶奶,你也别老吵着要走,你都这么大年纪了,你往哪里走,就算回了农村,难道你还能种地不成,还要带着叶誉,叶誉不读书了?”

    “你一个嫁出去的女儿管那么多干什么?要真能管,那你答应我你管叶誉呀!”叶奶奶不讲道理的时候是完全一点道理都不讲。

    叶梓有些无语,不想说话了。

    王翠芬可不能答应,“怎么就轮到她来管叶誉了?叶誉还有妈吧,还有哥哥吧,现在我们也没有说不着叶誉,怎么就轮到叶梓来管了!”

    “叶誉,我们走!”一言不合叶奶奶还是拉着叶誉要走。

    “翠芬,给妈道歉!”叶建国对王翠芬吼道!

    王翠芬和叶梓都楞了,这都什么事呀,现在王翠芬的角度,她也没有做错什么呀,要说错的话,就是顶撞了叶奶奶而已,可做老人的也是不会做老人呀。

    “日子没法过了,叶建国咱们离婚!”王翠芬吼完自己就朝外面走,什么也不带,连叶贝贝也不管了。

    叶梓跟着追了出去,兜里的手机不停的响她也没有去注意。

    “妈,妈……”

    “你也别劝我,刚才你爸的态度你都看到了吧,这日子还怎么过,不分青红皂白的直接倒你奶奶那边去了!”跑出来的王翠芬心里很难受,离婚两个字是说出来,但都过了一辈子,真离婚呀?不能,可她能怎么办,回去给叶奶奶道歉?她错在哪里了?

    “你这媳妇也太惯着了些,早就该这样管管了!”叶奶奶对叶建国刚才的表现很满意。

    “妈,你就别说了成不成?现在你满意了嘛,我都什么年级了,还闹离婚!”叶建国同样也很痛苦。

    “你这是怪我了,我又没让你们两个离婚……”

    “妈……”

    叶梓追上去拉着王翠芬,“妈,你冷静一下好不好,今天晚上就不回去了,住酒店吧,我先给你开个房。”

    “开房得花多少钱呀?”王翠芬就是这样的人,节约了一辈子的人,觉得自己家里有房子不住,还跑出来住酒店浪费钱,舍不得花这个钱,心里就有点想回去了。

    “妈,现在都什么时候了,你和我爸现在都不冷静,你不住酒店,难道还要回去吗?要回去,也得让我爸来接你,别担心住酒店花钱的事情。”

    韩啸给叶梓打头一个电话的时候是叶梓给挂了的,后来再打也不接,再后来就是关机了,大晚上的找不到人,叫韩啸怎么想,反正不会往好的方面去想,赶紧又往叶梓单位去电话,人家说早就下班了。

    以为叶梓是去找李静了,等到晚上九点钟,打电话说关机了,拿着车钥匙就出去找,先是准备上李静家去,结果不知道地方。(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