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古代来的小媳妇 > 第379章 一错再错
    李珍又是一愣,看看,还有这样的人,脸皮能再厚一点吗?可以把自己说成是被伤害的那一方的人也只有郑柏飞了。

    “既然你觉得你自己都是蚊子血了,那行,咱们分开住成不成?你还是我,我们两个其中一个去之前的房子里面去住成不成?这样不但距离产生美而且若即若离的神秘感是不是能让你我见面的时候更加的兴奋?你就当我现在对你有点腻烦了吧,就是你想的那样子。”

    “李珍,你怎么说那样的话,我妈怎么可能会同意我们两个分开住!”郑柏飞翻到李珍上面,开了台灯,盯着李珍的眼睛,要看看到底她说的是不是真心话,有点失望,这女人说的就是真的,眼神波澜不惊的回盯着他,要命了。

    “是你妈?还是你?你看我现在这个样子也有点不顺眼吧,身材走样不说,脸上还冒痘痘了,有时候还出油,行动也缓慢,更加的不能满足你那原始的****……”

    “我什么时候是****了!”郑柏飞抓狂。

    “没有****,那你刚才搂我干嘛?”

    “反正分开住的话以后不要说了,更加不要在我妈面前提。”

    “是不是有点后悔?”李珍的声音有点沙哑,这句话本来她不想问的,可就是忍不住问。

    郑柏飞有点蒙,“我后悔什么?”

    “后悔和我结婚呀,结婚前我是白玫瑰吧,现在是饭渣子了吧?看着是不是觉得特别的烦?是不是很想把这个饭渣子给抖落到地上去?不是得到对方就可以代表永远的拥有,失去的那个恐怕住在心里更久,所以你想念你的那些红玫瑰了吧?就是那天想了吧?”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哭,没有什么值得自己去哭的,可眼泪就是顺着眼角流了出来。

    郑柏飞觉得有点累,特别是自己撑着身子在李珍上方听她说这样话的时候,特别的累,翻过去自己躺好,默默的,看着天花板。

    良久,郑柏飞轻轻的说,“李珍,难道你看不出来我现在很喜欢你?”

    “就跟喜欢一个物品一样对不对?只是你忘记了我是人,跟物品不是一样的,我有思维,自己会思考,有感情,我可以不回应你,也可以回应你。”

    李珍把剩下的眼泪都憋了回去,她不能回应郑柏飞那样的喜欢的,如果回应了,她就输了,回输得很惨,最后连自己的自尊都没有,而她的自尊现在也所剩不多了。

    “你为什么不能回应?李珍我很珍惜你,希望你也珍惜我。”强制着抓了李珍的手,十指相扣,这样才让郑柏飞心里稳定了不少,感觉现在李珍在自己旁边是真实的。

    “珍惜,对于人类来说。只是个时间段而已。可以是永远,也可以说不是永远。看你追求什么罢了。那永远又代表什么呢,相看两厌还是默默思念。回忆和距离永远都是美好的。”说完,李珍抽出自己的手,翻身面面朝外。

    郑柏飞要气死了,这女人今天晚上神了吧,尽然这样和他说话,都说了喜欢她了,都说了珍惜她了,她还这样!甜言蜜语情话爱话在她这里就行不通,看行动吧,翻身又把人搂了,去摸李珍的肚子,李珍还是挣扎。

    “你这是干什么,不管怎么说你都不能阻止我关心你肚子里面的孩子,我现在要和他互动,我是他爸,我要摸摸他。”轻轻的抚摸李珍的肚子,郑柏飞耍赖,肚子里面的孩子这时也忍不住踢了一脚,正好踢到郑柏飞的手掌上。

    “他不愿意。”李珍把郑柏飞的手掌给甩开。

    “他敢!”郑柏飞的手又摸了上去,轻轻的画圈圈。

    李珍的心有点软了,为了孩子。

    “老婆,我们两个别闹了成不成?我保证以后坚决不犯了。”郑柏飞蹭着李珍的脖子,现在的样子就像个小狗狗。

    李珍没有回答,也没有挣扎,把手覆在郑柏飞的手上,让自己的脸更贴紧枕头念一些,劝自己心踏实些吧,不要去想了,不要去想了。

    “老婆,我想了。”郑柏飞见李珍没有再推开他,而且还把手放他手上了,得寸进尺起来。

    “想什么想,男男女女,整天脑子里面都是那些不正经的思想,还说你没有****,一波平了一波有起是不是,要真的想了就出去找你的红玫瑰去!”李珍噼里啪啦说了一堆,要挣脱郑柏飞,他没让,又不敢太用力。

    “我就是想你了,外面的你知道我不敢的。”

    “那你来嘛,当着孩子的面你也做得出来?”李珍把郑柏飞的手放在自己咪咪上。

    郑柏飞捏了捏,好爽,要了老命了,想起李珍说的孩子,****瞬间烟消云散。

    “老婆,我去喝口冷水。”喝口冷水,熄火。

    郑柏飞下楼去喝水。

    “还没睡?”柏飞妈和小保姆还在准备明天早上的食材,柏飞妈现在是自己一般不动手,但很多事情她也不放心,倒不是担心安全问题,就是怕小保姆做不好。

    “有点口渴,喝点水。”郑柏飞自己找杯子,他的杯子都是固定的,他不习惯那种大家都用的杯子,有点小洁癖。

    小保姆要上来给郑柏飞倒水,郑柏飞摇手让她不要帮忙,他自己倒就可以了。

    小保姆又继续回去泡她的银耳,一片一片的扯开,看着动作但是麻利,就是感觉他脑子不太够用一样,郑柏飞这样的人,一般人也入不了他的眼。

    “怎么感觉李珍最近几天好像心情不怎么好,不大爱说话呢?”同在一个屋檐下住着,有点什么变化多少还是能感觉得出来,前段时候觉得李珍还能聊两句,现在越发的不说话了。

    郑柏飞一愣,觉得他妈有可能发现了什么,反正就是装,“哪里,她平时本来话就不多,再说了她和你能有多少共同语言,你们原来生活的环境本来就不一样,你看平时我都跟她说不上几句话,爱搭理不搭理的,性子冷……”

    “咳,咳,咳。”郑柏飞觉得自己这几天肯定运气不好,随便说个稍微不太好听的话就能被当事人给抓着,这不,李珍站厨房门口呢,这人怎么跟幽灵一样,下楼都没有声音的,看那样子好像已经把刚才他说那话给听进去了。

    “妈,我喝水。”没等柏飞妈开口,李珍自己先说道。

    小保姆擦擦手上的水赶紧给李珍倒了一杯温水,现在的李珍一般不进厨房,怕厨房地上有油,这是柏飞妈严禁她的事情,最多她也就到个厨房门口,说过的是饭来张口衣来伸手的日子也不为过,这样的日子是很多人都羡慕的吧,但李珍却不太快乐,感觉很笼子里面的鸟儿一样。

    “你刚才不给我说,大着肚子少上下楼,我直接帮你端上去就是了,或者说你等我上楼再给我说,我再下来给你倒。”郑柏飞有点心虚,害怕李珍乱理解她刚才那话,两个人冷战几天刚才才好了那么一点,得,不能这次又回去了吧,跟弹簧一样。

    李珍看了一眼郑柏飞,对他很温柔的笑了笑,很客气的样子,对就是那种客气的感觉,让郑柏飞有点起鸡皮疙瘩。

    “妈,我先上去了。”

    “妈,我也上去了。”郑柏飞上去扶着李珍,李珍没有挣开。

    “哥哥和姐姐感情真好。”小保姆单纯,看不出来郑柏飞和李珍这两天有问题呢,听郑柏飞刚才说要帮李珍倒水,心里就是羡慕,怎么能不羡慕,有能力家庭又好的男人,她一直以为郑柏飞这样的男人应该高高在上才对,可不是,据她观察,肯定是郑柏飞对李珍更好一些,倒是李珍不怎么领郑柏飞的情。

    小保姆觉得李珍就是灰姑娘,郑柏飞就是样子,两个人上演了真实的童话在她面前。

    “你懂什么。”柏飞妈可不那样想,她这个儿子哟,那么骄傲的一个人,怎么就被李珍给制服了,她这个当妈的都有点想不通。

    “刚才那话我就是敷衍我妈的,她问你最近是不是心情不好,我就是想说你话少,不是说你性子冷……”

    李珍没有理郑柏飞自己上了床,躺着,她不知道别的孕妇躺着是什么感觉,反正她平躺着是真的很不舒服,还是要搭脚才舒服,左翻身,右翻身,什么姿势都不对,觉得自己肚子好重,虽然没有压迫到胸腔,可就是觉得呼吸困难。

    “我来了,我来了。”要说这个郑柏飞自觉呢,一看李珍翻来覆去的哪里还不明白,这是睡着不舒服呢,自己上去侧躺着,抓了李珍的腿放他的腰上,“我就是你的大熊娃娃,老婆,你给我笑一个呗,我觉得刚才在楼下,你笑得不真实。”

    “我性子冷,笑不出来。”

    “我就知道你生气了,老婆看着你肚子里面咱们孩子的份上,你就原谅我吧。”又开始认错,错了就是错了,任何时候认错都不晚的,不认错就是思想的问题了,他思想没问题。

    “你能不能不说了,还要不要人睡觉了!”李珍猛的坐起来。

    “哎呀,,我的姑奶奶,你吓我一跳小心肚子。”郑柏飞赶紧又去搂李珍,顺便摸摸她肚子,“你这样,肚子里面娃儿还怎么睡觉?老婆大人息怒。”

    “那你就安静下来,我只说这一次,好了,别说了,有再多的话你都给憋回去。”

    “老婆……”

    “憋回去!”

    郑柏飞委屈呀,肚子里面有话还不让他说,可怜的小狗狗眼神盯着李珍,李珍啪的一下关了灯,好了,看不见了,躺下自己睡觉,她就是性子冷了,爱怎么就怎么办吧。

    “珍……”没有回应,郑柏飞只感觉自己才是那个呗嫖客嫖了之后不给钱,自己还要奉献出身体的人,又把李珍的腿放自己腰上,自己贴着她抱着她,只希望她能感受到他的心跳。

    白国庆现在还在加班,没有办法,想早一点把深圳的公司处理好了自己回成都去发展,带着各个部门做资产评估,大家都知道这是要换老板了,公司的气氛很诡异,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就这样了。

    “是我对不起大家了,以后不能和大家在一起战斗了,不是公司撑不下去了,是实在是在老家那边我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办。”

    没人相信白国庆说的是真话,现在这个局势,公司的资金都周转不过来了,香港那边也停了资金供应,相当于资金链断了,这个时候老板要出让公司,不是跑路是什么?当员工的也别指望老板能给他们留下点什么,人心有些不稳,大家有点心不在焉。

    白国庆现在管不了那么多了,满脑子都是李静,然后是自己的儿子,本来这个时候应该心情不好的吧,公司都要低价转让了,他却时不时的笑了出来,大家不知道他有什么好笑的,看着有点刺眼,大家都要失业了,老板这样笑出来真的好吗?

    “你们放心,你们都是有能力的人,新老板来了你们一样的可以在这里工作。”这是白国庆找下家的时候都谈好的事情,下家其实就是磐石集团,把价格压得很低,对方也派了负责人过来清算,同样的陪着加班,反正现在看来不管怎么算,对方都是占了大便宜,白国庆手上的那些工程打包给对方,怎么算白国庆都是亏了。

    “白总什么事情这么高兴?”

    “老婆给生了个儿子。”白国庆冲口就说了出来,说完自己也是一愣,楞完又笑,心里实在是高兴,这次回去就和李静结婚证办婚礼,谁也拦不住他,他就是这样打算的。

    在场的人都听见了,不是说上次回去已经离婚了吗?没离?还生了孩子?还是说又结婚了,没听说呀,就是这生孩子的时间也不对呀,不少人心里就鄙视白国庆了,不会是有了外遇才离婚的吧?好多人心里就想,白总现在这老婆有手段呀,把人套得死死的,看看,为了她还能贱转让这边的公司。(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