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古代来的小媳妇 > 第377章 你等我
    按理说白国庆知道了孩子是他的,他应该迫不及待的回来看看孩子,不管和李静还有没有缘分都应该这样做,但是两个人确实在他这里就没有了缘分,李静有人了吧,他不怪他,当年他也娶了姜瑶,如果他坚持一下,不娶姜瑶,说不定李静看在孩子的份上还能等等他吧,所以现在他也没有资格去怪李静跟了别人。

    “妈,我可能还要过一段时间才能回来,这边事情太多了,忙不过来。”

    “那孩子这边怎么办?”国庆妈心里现在就是着急,明知道自己有孙子而不得见,那是一种什么样的心情?

    “妈,你现在先别去看孩子,让我回来处理,不要去打扰李静现在的生活……”

    “我也不想去打扰她的生活,可孩子终究是咱们白家的,我们得自己养吧,你的意思是孩子还是让李静养着?这个我可不能答应你。”

    “哎呀,妈,你等我回来成不成?”

    白国庆现在也是焦头烂额的,事情太多了,房产这边行情越来越不好,从九七香港回归之后,情况就变了,光是修房子,卖不出去有什么用,银行这边贷款也是越来越多,所有的都压着,磐石集团那边的款也到不了账,每个月光好银行的利息都压得白国庆喘不过气来,这种感觉有点像是九二年的股市,让人感觉要崩,或者说已经开始崩了。

    “韩啸,蓉城那边的房地产市场怎么样?”白国庆想要了解内地的房产情况,给韩啸打电话,怎看看他对现在这种状况有什么看法。

    “国庆,你要相信你的自觉,如果真是金融危机来了的话,最先开始的一定是沿海城市,毕竟沿海城市要比咱们四川这样的内地省份发达得多,但这也可能是我的一种猜测,金融危机这样的事情要发生也是很少见的。”

    “其实这些年在深圳呆着我也是想回来,但是现在我铺的盘子有点大,如果我现在撤走得话损失会比较大,可能还不如你走之前,如果不是这次要不是金融危机,我撑过去能守得云开见月明的话,你兄弟我可能就真的算发大财了,挤进中国前五百名肯定是没有问题的。”

    韩啸想了想说道,“国庆,天堂和地狱只在一念之间,这个还得你自己来做决定,如果你要回来发展,咱们两兄弟还可以联手,如果你继续在深圳发展,哥哥也祝福你。”

    白国庆挂了电话,心里很乱,如果现在还是韩啸走得时候那样,他的楼盘不算多,盘子没有搞这么大,他是真的能下定决心立马抽身回去,一点都不带考虑的,毕竟现在他很想看到自己的孩子,至于李静,想也是没有用的。

    心里又觉得韩啸说得很对,天堂和地狱就是一瞬间的事情,九二年的中国股市,当时人们都疯了,谁还想着出来,结果怎么样,好多人亏得内裤都没有,甚至有消息报道有不少亏得倾家荡产跳楼的,现在又是这样,仿佛已经去过了高峰已经开始走下坡路了,如果继续犹豫,那么叶誉等待他的就将是万丈深渊,不能存任何侥幸心理。

    人就是这样,觉得彼岸的花朵永远都是最美丽的,很少会去考虑万一结果不是自己想的那样美好该怎么办?习惯性的往好的方向去想,然后就拖着,自己安慰自己,尽管白国庆内心已经感觉肯定是不行的,但还是放不开,怎么想都舍不得,那是一笔财富呀,谁能真正的理解舍得舍得那是你舍才有得呢,继续煎熬。

    “我觉得吧,国庆和李静还是有机会再一起的,两个人有孩子就充分的说明了了两个人的缘分,李静肯定也是放不开孩子的,那两个人何不为了孩子走到一起呢,至于感情,那就要看他们自己了,就算当年的感情没有了,重新在一起也是可以培养的?”叶梓本来不愿意去管白国庆和李静的事情,就像当初她不愿意管姜瑶和白国庆的事情一样,在没有管的情况下自己都没有落好,但是这次她是可怜孩子。

    “没结婚?”韩啸一直都以为李静结婚了,主要还是从白国庆的话语中听着像是李静结婚了,有的事情他又不好问,本来就不算是什么好事,你爱的女人嫁给了别人,算什么好事。

    “没结婚呀,结婚的话应该要请我才对,去年的时候李静抱着孩子,我问她老公的时候她吞吞吐吐的说孩子没有爸爸,现在一想可不就是不能说吗?爸爸说国庆呀,看来还是对国庆有情,不然这些年也不能等。”

    “那我得给国庆打个电话。”本来正在换衣服的韩啸光着上半身就给白国庆打电话,现在哪里还顾得上冷不冷这个问题,他身体好在屋子里面又不吹风,不觉得有多冷。

    叶梓了可不管,拿了他的外套让他先穿上,谁知道这个电话要打多久。

    这次白国庆接到韩啸的电话蒙了,李静没结婚?那就是现在没男人?她还在等他,这些天混沌的脑子仿佛灌进来一股清泉,一下子就有目标了,知道自己到底该做什么了,有方向了。

    挂了韩啸的电话给李静打电话。

    “李静你没有结婚对不对?你这些年都还等着我对不对?我们的孩子……”白国庆有点激动,他仿佛已经看见了他和李静已经幸福的生活在一起,他现在已经很幸福了,有个自己爱的人这些年还等着他。

    “李静你说话呀,你不是没有结婚?你是不是还等着我?”白国庆又问,仿佛一遍一遍的问出来他就越发的幸福。

    “没有。”李静老实的回答,没什么好隐瞒的,但她却觉得一点都不幸福,她很不开心,因为白国庆结婚了,当年白国庆结婚的消息没少给她打击,当时她差一点就想把自己给毁了,要不是肚子里面又了孩子,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

    “你等着我,我很快就回来。”

    “国庆你不要这样……”李静觉得白国庆现在很不理智,回来找她?搞婚外情不成?还是白国庆要为了她和孩子和姜瑶离婚?她不愿意做这样的第三者。

    “李静,你听我说,你只要等着我回来就行,一定要等我。”

    李静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挂了电话开始哭,她觉得自己和白国庆是回不去了,白国庆有姜瑶,虽然那次她看见姜瑶和别的男人在一起,但那都不是她该管的事儿,还有她也有了邱浩,邱浩对他很好。

    “又是白国庆打来的?要抢孩子?”李静妈看李静现在这个样子就知道是怎么回事,这些年家里困难的时候也有过,但她这个当妈的真的没有看女儿为其他的事情哭过,就是白国庆每次打电话来都哭。

    “妈下次家里的电话我就不接了,如果是白国庆打来的,你就帮我挂了吧,我不想这样纠缠下去,对我对他都不好。”李静擦了擦眼睛,眼眶已经都红了。

    “你能这样想就对了,邱浩是个好男人,那样的条件也是没得挑的,你这次要是犯糊涂错过了,以后肯定会后悔的。”李静妈现在也觉得白国庆不是个好东西,自己女儿生孩子的时候他到哪里去了,现在知道孩子是他的了,想要孩子是不是,就开始联系了?什么人呀。

    本着医者不自医的选择,叶梓决定还得继续看医生,虽然上次检查说她没有问题,她就想是不是什么没有检查出来?去看中医吧,要是不能自己给自己把脉,她肯定就给自己把脉了。

    “你身体没有什么大问题呀,要不给你开点平常调理身体的药?要不开点帮助怀孕的药?”

    叶梓想都没有想点点头,她确定以及有点病急乱投医了,哎呀,其实也算不上,吃点补药对身体也没有多大的坏处吧,经管身体本身也不错,但人有的时候就是这样,喜欢抱侥幸心理,那万一有用呢?

    提着一大包的草药回去,叶梓自己看过草药的内容,大约也就那样,对她的身体或许有帮助?

    “身体真的有问题?宫寒?还是其他缘故?”看着叶梓提了那么大一包中药回来,白淑娴心都凉了半截,果然还是叶梓的身体有问题呀,早上她去检查的时候就该陪着她一起去,这样肯定就能了解到底是身体哪里出了问题,早上真不能生该怎么办那?他们家不是就无后了。

    “检查说没有问题,我不放心去开了点补药,想着按时吃也许能管用,没给韩啸说,怕他担心。”叶梓一边说一边准备熬药。

    “既然这样,那就喝一段时间看看吧,万一有用呢。”看叶梓自己也着急,白淑娴才对叶梓颜色好了点,不能她一个当妈的光着急是不是,帮着叶梓弄她的那个中药,看起来真是买了真不少。

    韩啸回家就闻到一股药味儿,家里有人生病了?

    “妈,谁生病了?”

    “哦,我身体有点不舒服,开了点中药。”白淑娴拉着叶梓自己就说了,两婆媳从来都没有这么默契过,这次两个人一起要把这个事情给隐瞒下来,都是不出于不想让韩啸担心得心里。

    “要不家里请个保姆吧,妈你一个人又带孩子又做饭的,年纪也大了。”作为儿子哪里有不心疼自己妈的,以为自己的妈最近是累着了。

    “请什么保姆,就做一点饭,甜甜平时也上幼儿园,还那么听话,之前请王妈那是你们都还小,后来你们大了王妈年纪也大了,再辞退也不合适,所以才胖她一直在咱们家干着的,所以现在不用请保姆,我完全能忙得过来,一天就这点事还觉得无聊呢。”

    白淑娴现在是真的觉得有点无聊,文青文君现在也不是经常上家里来,甜甜除了放假都在幼儿园,她一个人在家做饭洗衣服收拾屋子还能打发时间,要真的请个保姆来,她看着保姆做?那她不是更无聊,而且还浪费钱,完全就没有这个必要。

    “哎哟,要是你们两个能早点给我生个孙子,我带着估计就不那么无聊了,也许那个时候还能忙不过来,那时候估计得请人……”这话还真不少白淑娴故意说出来给叶梓听的,她就是想到这里就这么一说,心里就真的是这么想的,想孙子想狠了,大院里面的人问的人也不少,就更想了。

    “哎呀,妈不是那个意思,知道你们也在努力,……”想解释,白淑娴自己说着都觉得有点无力,有些东西不是你努力就能得到的,确实要靠缘分呀。

    “韩啸你先上去洗澡吧,我马上就炒菜了,洗完澡就能吃饭。”叶梓推着韩啸上楼,自己转身进厨房,觉得眼睛有点雾蒙蒙了,她这么年轻,身体一点毛病都没有,要个孩子怎么就这么难呢。

    白淑娴刚才说完那话是真的觉得自己说错了,她也不是想要给年轻人压力,尽管心里着急,但这次是真没有要催叶梓生孩子的意思,就是这个嘴太快了,站在哪里就一直没动。

    看到叶梓又进来,“叶梓呀,妈真不是那个意思……”有点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儿媳妇毕竟和女儿不一样,想说什么就说什么,说多了也不好。

    “妈,我没事。”叶梓吸吸鼻子,眼睛有点痒,揉了揉,觉得应该不会哭出来,对着韩啸妈努力的笑了笑,笑得不太自然,也就那样儿了。

    白淑娴看叶梓那样自己心里也难受,她也真不是故意的,在生孩子这件事情上她真的就没有动过什么不好的心思,就是希望韩啸和叶梓能早生贵子,她甚至听了别人说的,悄悄的往韩啸和叶梓的床垫下面放了花生和大枣,就为了图个吉利,但好像没什么作用。

    实在有点忍不住了,捂着嘴巴自己也哭,眼泪啪嗒啪嗒的往地上掉,跟断了线的珠子一样,又加上慢慢的药罐子里面的药味儿出来了,整个厨房弥漫着一种苦涩的味道,婆媳两个顿时就更加的难过起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