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古代来的小媳妇 > 第376章 抠门的叶梓
    表面上看叶梓好像是被韩啸给安慰住了,其实一点都没有,叶梓内心是越来越担忧,半年了没有怀孕,一点反应都没有,她这么年轻,韩啸现在也正是适合的年龄,两个人哪方面也协调,可是怎么也成功不了,不可能不去猜测身体没有问题。

    周末的时候自己开着车去华西医院检查,不是说中医院就检查不出来,就是怕在这里上班的同事们说闲话,这年头大家都想多一点饭桌子上的嚼头,别人的不幸就是他们的幸福。

    一大早就出去排队挂号,说当天的号没有了,明天的也没有了,后天的也没有了,这个医院就是这么除名,看病的人都聚集到华西了吗?一个月的都没有了,还怎么挂号?

    “美女要不要今天的号,两百块给你?”

    叶梓看了看和自己说话的那个中年妇女,难怪华西的号这么难挂,都被票贩子先挂了吧?平时普通号两块钱,专家号六块钱,到票贩子这里就两百,这跟抢钱真的没有区别了,她不是没钱,但不能助长这样的作风,有买才有卖,大家都不买,也就不存在票贩子了,转身走人,换人民医院。

    检查的结果不知道是该喜还是忧,一点问题都没有,开始她也想过这个问题,她经常到梓香园去泡澡,身体应该没有什么问题,现在的问题就来了,她身体没有问题的话是不是韩啸身体有问题?她不愿意去想这个问题,叫韩啸到医院检查吗?它愿意吗?男人一般都不愿意承认自己的身体是有问题的,好像这会撼动他们男人的尊严一样。

    出来的时候说中午要去娘家那边吃饭,开了车直接回的娘家,正好叶秋也在家里,这是一件很难得的事情,一般叶秋休假都在江家成家里呆到晚上十点才回来,不知道的都以为她已经出嫁了呢。

    “姐。”叶秋越来越不喜欢叶梓,觉得每次叶梓来家里好像都是在晒她的优越感一样,婚姻幸福,老公还长得帅,现在又有钱,当然她也不觉得自己的江家成就比韩啸差。

    叶梓只觉得叶秋的话语很冷淡,两个人现在的感觉就不太像姐妹,没什么话可说,问她的实习怎么样了。

    “挺好的。”叶秋就是这样回答的,挺好的是怎么样的?太宽泛,叶梓一点情况都了解不到,想给她一点意见都不行。

    “妈,我是准备毕业就结婚的。”叶秋对王翠芬说,然后看着叶梓。

    “没满二十二能领证?”王翠芬上次已经问过叶梓这样的问题,知道叶梓的结婚证也是后来到了年龄才补的。

    “这个问题就不是问题,有钱还能领不了证?”

    “等你爸回来我和他商量一下,两家看是不是要碰个面。”

    叶秋的问题没有再继续说下去,叶梓问叶奶奶怎么不在家?这都到饭点了。

    “别说你奶奶了,我对她特别的无语,真是丢死人了,怎么会有那样的老太婆,得老年痴呆了吧!”

    “妈,怎么那么说?”

    说起叶奶奶来真的就是很丢人的,之前王翠芬真不知道叶奶奶天天出去干嘛,中午回来也不爱吃饭,说自己再外面说过了,晚上回来还说自己在外面吃过了,说自己喜欢吃馆子里面的饭菜,王翠芬也没有多想,就是觉得叶奶奶这么大年纪了,又死了大儿子,心情肯定不好,每次都多给些钱,她愿意在外面吃就在外面吃吧,结果怎么着,确实也是在外面吃,吃人家吃剩了的,在饭馆里面收人家吃剩了的,至于王翠芬给她的钱,不用想也是自己存起来了,听她自己唠叨过一次,说要存钱给叶誉买房子,把王翠芬给气得。

    “这都不说了,真是太丢人了,你不知道咱们邻居都是怎么说我的,都觉得我是虐待老人,不给她吃,我是那种人吗?真是跳到黄河也洗不清了,最那个的是你爸还说我对她不够关心,我还要怎么关心她?叶誉,贝贝还有你奶奶,我这一天天的还不如回家种红薯呢来得轻松呢。”

    “现在没去了吧?”

    “应该是没去了,回来也挺能吃的,真还要在外面吃了的话,回家应该吃不下的,就是现在还是不喜欢着家,一天到晚比国家总理都忙,见不到人影,我总不能跟在她后面吧,问她,说是出去玩了。”

    “没看出来吧,你奶奶一个大字不识的老太太在城里还能到处跑,我开始还担心她走丢呢,哪里回走丢哟,她知道的地方比我还多,说出来你都不相信,我都没有去过武侯祠,你奶去过。”

    说着叶奶奶人就回来了,说自己饿得很要吃饭,王翠芬赶紧把最后一个菜炒了端上桌子,叶奶奶也不等人,只喊了叶誉出来吃饭,看叶梓来了,倒是对叶梓和颜悦色的,以前叶梓可没有这样的待遇,至于叶秋,叶奶奶一点都不喜欢。

    “叶秋这丫头真是一点都不让人,叶誉都要高考了,让她把房子让出来给叶誉住硬是不让,换了叶梓肯定就让了对不对?”叶奶奶就为这个事情不喜欢叶秋,女儿都是要嫁出去的,在娘家的房间能一直住下去?叶誉就不一样了,是男孩子,还要高考了。

    “奶,这话你就不对了,这是我家……”叶秋了不惯叶奶奶毛病,当初在农村的时候他们家和大伯家可是两种待遇,叶梓不计较,她可没有忘记。

    “叶秋,吃饭都堵不住你的嘴,新房子都已经装修好了,等开年咱们家搬家,到时候一人一个房间。”

    这次叶梓没有给叶誉拿钱,现在是寒假期间,不在学校里面也用不了多少钱,还有她觉得叶誉制止力有点差,怕他出去打游戏。

    “叶梓我和你一起出去吧。”叶奶奶看叶梓要走,赶紧换鞋要一起走。

    “奶奶,你这是要去哪里?不在家里午休?”

    “老年人哪里有那么多的瞌睡,我出去走走。”说是出去走走,走出屋子就管叶梓要钱,说自己想买点糖吃,要吃大白兔奶糖。

    叶梓就想起自己妈说的话了,叶奶奶要钱是存起来给叶誉买房子,她一个老太太这里要点,那里要点,能存够钱买房子?

    “奶奶,叶誉都满了十八岁了,以后他读书出来自己也能挣钱买房子,你别为他操这个心,你要真想吃糖,我陪你一起去买,吃多少都给你买。”不是叶梓不舍的给老太太拿钱,一百两百的真的也起不了多大的作用。

    “我就想自己去买了,你要愿意给就给,不愿意给就算了,老太婆想吃个糖都那么困难,也别扯叶誉身上去,我给他买什么房子?你当姐姐的要是有心,他一个没爹没妈的人,你家有钱,你老公又是修房子的,要不以后送一套给叶誉?”

    叶梓觉得像叶奶奶这样的人就很没有意思,老了就该想办法好好的活,还动那样的心思,她是有点钱,可凭什么就要给叶誉买房子?她长得很像冤大头?

    算了,不是要吃糖吗?叶梓掏了二十块给叶奶奶。

    “这点?”叶奶奶还嫌少。

    “奶奶这买你说的大白兔奶糖能买几袋了,你先买些吃,等下次我买来给你。”

    “就不能多给点,我多买点吃。”

    “奶奶!”

    “好吧,你走吧。”

    等叶梓的车开走了,叶誉从楼道里面串了出来。

    “奶奶,叶梓姐给你拿钱了吧?”

    “喏,就这点,越是有钱的人就越是抠门,二十块也出得了手,把你奶我当成叫花子了,奶要不是为了你……”叶奶奶说着说着眼睛就红了,这辈子她都是要面子的人,现在真是为了叶誉什么都做了,去餐馆吃人家吃剩下的饭,就为了你管王翠芬要点饭钱,自己舍不得花了,只好吃人家吃剩的不要的。

    叶誉眼睛也是红红的,还有点良心,觉得这个世界上现在就他奶奶说对他最好的人。

    “奶奶,等我以后赚钱了,一定好好孝顺你,买小汽车带你到处去玩,我给你买好吃的。”

    几句话一说叶奶奶心里就舒服了,觉得自己现在的付出一切都是值得的,她就等着叶誉发达的那一天呢。

    然后叶奶奶的钱又到了叶誉手里,说自己和同学约好一起学习就跑开了,叶奶奶还想着自己这孙子多懂事呢,其实人家第一时间就去了游戏厅,二十块还不够玩一下午的呢。

    姜瑶心里咽不下那口气,和白国庆还是无望是不是,那成,她肯定要去告白国庆重活罪,告之前还得去白国庆家里闹。

    “你去告吧,看能不能告到,你看看这个,这是李静那孩子也就是我孙子的出生证明,按着时间你自己推算一下是不是在你们结婚之前,你要告的话想清楚了,别费了钱事情还没有办成。”

    姜瑶能从财经大学毕业的人多少不太笨,看了国庆妈给她的东西之后,自己就知道了,再闹也是没有用的,上面的时间写得清清楚楚,说国庆妈造假也不能,没必要。

    “姜瑶呀,你还这么年轻,这么漂亮,是离过婚,但是也没有孩子,找个好男人嫁也不难,何必呢。”国庆妈是真心的去劝姜瑶,毕竟给自己当过儿媳妇,虽然时间不太长。

    “你少在哪里猫哭耗子假慈悲了,你要真为了好就让你儿子和我复婚呀,他最听你的话了不是吗?当初和李静分手不就是听了你的话吗?哦,忘记提醒你了,要是你儿子没有和李静分手的话,他们一家三口现在是不是应该很幸福?可是现在李静有男人了吧,不知道你儿子会不会埋怨你。”

    恨一个人就是要往她的心口上插刀子,一刀要见血,要让人痛才行,不得不说姜瑶的这一刀插得很准,国庆妈也确实心里难受了,从发现白国庆离婚开始,现在又发现李静生的孩子是她白国庆的之后,她就无时无刻的不在想,是不是自己当初做错了,她也责怪自己,梦里国庆也指责她,这段时间活得有点煎熬。

    没有再去悄悄的看李静生那个孩子,怕自己看了忍不住想要马上把孩子给接到自己身边来,亲情这个东西是很奇怪的,不知道该好说,知道了控制起来太难了,国庆妈现在每天都要哭一场,甚至哭好几场。

    “哭什么,不是一直想孙子吗?现在不是所以都那么大了,等国庆回来把孩子带回来,立马就能叫你奶奶。”国庆爸就是这么镇定,心里也是相见那个孩子,但真的一次都没有去看,就是和国庆通了一次电话,国庆说等他回来处理,至于什么时候回来也没有说,那就等呗,生出来的孙子也飞不了。

    从那天国庆妈见过李静之后就没有动静了,李静当时就很担心,虽然现在没有了动静,但不代表以后没有,由于太担心了,整个人瘦了一圈,精神也不是很好。

    “别太累了,钱是赚不完的,以后你还有我呢。”邱浩拉着李静的手,一手的骨头,对于作为男人的他来说,他不太喜欢白骨精一样的女人,李静原来的样子就很好,现在有点瘦了。

    “不是钱的事情。”

    “那是什么事情,要不要我帮忙?”

    李静摇了摇头,没打算把最近发生的事情告诉邱浩,觉得两个人还没有好到那种程度,她也没有觉得邱浩就真的接受了李正。

    扶住李静的双肩,“我们两个什么关系?不是普通朋友吧,我们两个现在交往,前提是以结婚为目的的,难道我让你感觉不到安全感,还是你觉得我不可靠?”

    “不是的。”李静真不知道该怎么说了,孩子的爸爸白国庆和未来有可能成为孩子爸爸的人邱浩,两个人,叫她怎么说?把事情说出来,站在邱浩的立场上去看,是不是就是把孩子送回孩子爸爸家跟好?她不愿意去把邱浩想成自私的人,但那就是人之常情。

    “还是不相信我,好吧,也许我做得还不够好,你放心时间会证明一切?虽然我自己也觉得现在可能我也还没有那么爱你。”

    邱浩有点失望。(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