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古代来的小媳妇 > 第375章 秀恩爱死的快
    “我安慰你干什么?我就是更加喜欢女儿一点呀,没听说过女儿是父亲前世的情人呀,我掐指一算,我这前世的情人一定是一个大美人,所以我十分想看看我这前世的小情人是什么样子?”郑柏飞痞子似的在李珍面前说。

    “你确定你前世就一个情人?你这么滥情的人,前世的情人应该有一箩筐吧?”李珍看上一双男婴儿用的小袜子,扔进婴儿车里面,然后又被郑柏飞给拣出来放回了架子上。

    “你说得也是,像我这样玉树凌风的男人,前世一定后面跟了不少女人,我这风流债呀,所以这辈子我就钟情你一个人,话又说回来,如果我前世有很多的情人的话,那是不是说你这一世要给我生很多个女儿?”

    “诶,你干嘛老把我挑的东西拣出来呀!”李珍扶着腰看着郑柏飞,这个人难道是真的想要女儿?

    “我先给你说哈,你这一胎要是儿子,我可不干,你还得继续给我生生个女儿出来才行!”

    “真喜欢女儿呀?你不怕计划生育,你爸在那个位置上你公然违反计划生育法?”

    “呵呵,我爸爸又不是在计划生育部的,再说了我要生孩子跟我爸有什么关系,要是能影响老头子早点退休我也是为我妈干了一件好事了,这些年我爸陪我妈的时间太少了,我妈肯定也想他早点退下来,所以你只管生就成了,把我前世那一箩筐的情人都给生出来。”

    “谁要给你生那么多?”李珍正要伸手去捶打郑柏飞,瞬间就被人隔开了。

    “哎呀,郑总,怎么这么巧,从来不跟女人逛商场的人,今天也来逛商场?”一个甜美而性感的声音想起来,李珍只觉得自己鼻腔一股妖气钻了进去,好想打喷嚏。

    什么情况,她老公郑柏飞现在身边居然不是站的她,一个妖艳的女人像条蛇一样缠着她老公,光天化日之下之下,在她这个正牌夫人的眼皮子底下,两个人还要不要脸了,那女人居然拿她那个****去挤压郑柏飞的手臂!胸器谁还没有呀,李珍自认为这怀孕后的****是堪称完美的。

    “呵呵,你也来逛商场?难道你也要生孩子了,恭喜恭喜呀。”郑柏飞嘴上问候着人家,可一点也没有要推开这个女人的意思,在李珍看来他甚至还有一丝享受。

    “讨厌……怎么可能,呵呵,我怎么可能这么早生孩子?我给买东西送礼……”

    李珍现在就在考虑要不要上前推开那个女人,然后伸手给她一巴掌,电视上不都是这样演的吗?摸了摸自己的肚子,再看了看那个女人那涂着黑色指甲油的手指,衡量了一下双方的武力值,还是算了,忍一步海阔天空,根本就没有想郑柏飞会帮她,不习惯,潜意识里面还是没有把郑柏飞当成人自己的依靠。

    郑柏飞现在是虚荣心一下子就上来了,是呀,逛商场的时候遇见喜欢自己的女人,男人不都是那样儿吗!觉得自己不得了了,刚才有点得意忘形了,忘记自己是陪老婆来逛商场的,再一看,怎么觉得李珍不在乎呢,那在乎自己老公的人这个时候不都应该扑上来了吗,结果人家站一边跟看戏一样,对就是看戏,有点嘲笑他的样子。

    “哦,不好意思,我还有点忙。”郑柏飞赶紧把缠着他的女人给推开,没有要给李珍介绍的意思,完全没得必要,其实就是他自己也想不起来这个女人到底是谁了,就是之前睡过那么一两晚上的女人,刚才就是一时虚荣了才让人缠着他了,以前他不是这样的,难道是最近吃素的缘故?

    “哎呀..”这个音儿就拖得特别的长,特别的爹,还酥,曾经有段时间郑柏飞就喜欢这样的,但是现在肯定就不是,听到这样的其实疙瘩都出了。

    “要不我们晚上聚一聚?”女人在郑柏飞耳朵边说,这人也是有目的的,说话的时候是在耳边说,看起来像是悄悄话,但确实不是说悄悄话,方圆五米以内都能听见,当然李珍也能听见,可不就是说给她听的吗?

    李珍转身走开,果然灰姑娘的故事是说给小朋友听的,她是大人了,怎么还能相信呢,幸好她不爱郑柏飞,不爱呀?那喜欢不喜欢呢?不喜欢吧,可是也什么眼睛有点酸呢,可能是北京的天气太干了吧,揉揉眼睛继续朝前面走。

    “不好意思。”郑柏飞这次搞懂了,赶紧把再次扑上来的女色给推开,追了上去。

    后面的女人并没有追上去,嘴角勾了勾,嗤之以鼻,以为她真约呢?她又不是没有人要了,她就是想给郑柏飞这样的人找点小麻烦而已,当年打发她的时候怎么对她来着,跟丢一件破衣服一样。

    呵呵,女人扭身走开。

    “老婆,我错了。”说得很小声,郑柏飞又不是笨蛋,自己刚才就是犯傻了,在老婆面前和其他女人眉来眼去的,是个女人也会生气,先认错再说。

    “先生,你认错人了吧?我不认识你,也不是你老婆,请你放手。”李珍一脸严肃,那样子就像是郑柏飞是个登徒子一样。

    把李珍的两只手都拉了,郑柏飞看看周围的人,有点为难,“老婆,我真的错了,你不要生气了好不好,我都不记得那女人是谁了,现在我的眼里只有你,真的。”

    “你盯着我看当然眼里只有我了,至于你记不得那女人,请问这位先生那个跟我又有什么关系呢?如果你再不松手的话,我可要喊了!”李珍瞪着眼睛,很凶的样子。

    “老婆,我知道你不会真的喊的,你号了别人也不会信的,你喊非礼,谁会相信我这样的人会非礼一个孕妇,……”

    不等郑柏飞说完李珍就喊了,“啊,救命呀,救命呀,抢劫……”

    郑柏飞赶紧把手松开,其实周围的人也没有人要出手帮忙的意思,这个世界原本就冷漠,大家只是看着,看戏一样的看,发展得越激烈越好,这样回家饭桌子上就有一件新鲜出炉的可以讨论的事情了,多新鲜呀,一个穿着贴面的男子在大商场里面抢劫一个身怀六甲的孕妇。

    郑柏飞对于这样的事情脸皮也薄,只好松手自己拔腿走开,说不生气是假的,可是把大着肚子的老婆扔在商场他也干不出来,最后还是得打电话给王胖子。

    王胖子这会儿还开会呢,文秘叫接电话的时候跑出去接电话,这时间上就慢了点,让老板等了呗。

    “王胖子,你怎么回事要我等那么久,你是想扣这个月的奖金不成!”

    扣奖金?王胖子心里苦呀,他工资的组成部分最多的就是奖金,但这个时候王胖子也知道自己一定不能为自己的冤枉委屈找借口,越解释死得越惨。

    果然郑柏飞对着王胖子吼完之后终于说到了正题上来,让王胖子去商场接李珍,如果李珍还要逛街陪着逛,逛完把人送回家去。

    王胖子就知道没什么好事,刚才开会走的时候看起来心情很好,跟着李珍出去才多久,半个多小时两个人就闹翻了,王胖子越来越肯定自己这老板对李珍的新鲜度也快过了吧,就算这次这个时间长一点,最多也就能忍到孩子生出来吧。

    公司楼下的商场可不小,叫一个胖子到商场找人,小碎步前进,真的很累,跑四楼孕婴楼层找,哪里还有人?想想也是,两个人吵架了,肯定就不能还想着逛街了,而且作为一个孕妇来说,应该也走得不快吧?可就算走得不快,现在也差不多十分钟过去了,上哪里找人去?难不倒王胖子的。

    去了监控室,几张票子一给,说自己再找生气的媳妇,刚才吵架跑丢了的,监控员很快就把人给找了出来,确定了李珍大约要走得路线,王胖子才快速的跑了出去,等在必经路上。

    “夫人。”王胖子跑得满头大汗,满脸通红,看些李珍慢悠悠的朝自己这边走来,还真是一个没心的女人呀,和老公吵架了一点都不觉得难过吗?居然还在继续逛,不管什么事情,是不是现在这个时候应该找个地方去哭呀?

    李珍其实也想哭,可她现在有什么资格哭,这样的生活是她自己选择的,在和郑柏飞结婚前就知道他是怎样的人,生在花丛中的人,怎么可能离开花太久呢,这不就是一沾花本性就出来了。

    她也不想回去,怎么回去,面对那个华丽的家,幻想自己是被王子拯救的灰姑娘?

    “夫人?”王胖子跟着李珍再喊了一次,别看他心里一直瞧不起李珍,但面上不能对她不敬,这就王胖子的专业。

    李珍现在谁都不想理,特别是王胖子这样和郑柏飞沆瀣一气的人,看着就烦,郑柏飞之前玩女人的时候,这个王胖子没少牵线搭桥以及善后吧!越想越觉得这个王胖子也挺可恨的,转过身去狠狠的瞪一眼王胖子。

    哎哟哟,这个在人群中那么显眼,那么敦实的身材,李珍真想上去当人肉沙包发泄一下。

    王胖子也是在心里骂李珍,到底知道不知道他一个大助理时间有多宝贵?他还有很多事情要处理,现在跟在她这个孕妇身后这样慢慢的走,慢慢的走,到底要走到什么时候?但是王胖子一点都不敢怠慢,谁叫李珍肚子里面怀的孩子精贵呢,如果现在出点什么事,他也不用干了。

    王胖子跟在李珍后面,李珍还能怎么办,不回家还有其他选择吗?她现在是孕妇,不能说找个地方去喝酒解闷,而且现在这情况再别人眼里是不是觉得她和王胖子有什么关系?跟那么紧。

    在大北京李珍没什么朋友,尽管读了四年书,因为大家都来自五湖四海的缘故,毕业都回了家,稍微能说话的都不在北京,唯一一个在北京的室友,毕业前关系又变成了那样,另外就是方正,现在还能无话不说吗?

    走了一圈感觉肚子有点饿,作为孕妇就是这点,饿了就必须吃,不吃就流口水,忍不住。

    想吃辣的,李珍想吃辣的很久了,在家里柏飞妈从来都不给她弄辣味儿的东西,不知道是不是害怕酸儿辣女的缘故,她就在柏飞妈面前提了那么一次,说是吃辣了对肚子里面的孩子不好,李珍不太相信柏飞妈真是那么想的。

    一个人吃火锅,李珍真的能干得出来,身上一分钱都没有,空着手进的火锅店,店员就奇怪的看了她那么一眼,虽然没有看到她的钱包在哪里,但好像一点都不担心她吃了不给钱。

    羊肉她是不敢点的,家乡一直都有种说法,说孕妇吃了羊肉怕肚子里面的孩子发羊癫疯,虽然李珍也觉得有点不科学,但她不想破了那个风俗。

    点了很多菜,都是自己想吃的,特别多的肉,肥牛,肥肠,五花肉,肉丸子……觉得都是肉看着不好看才点了一盘凤尾,没有叫王胖子坐下来和她一起吃,她没那么好心,王胖子一起吃的话,她怕自己就吃不下了。

    王胖子坐旁边桌子去打电话,给郑柏飞打,说李珍现在还没有回去,在火锅店吃火锅。

    郑柏飞回到办公室也是无心工作,刚才什么情况,李珍不在乎他吧,如果真的在乎怎么看见别的女人勾引他,一点反应都没有,现在居然还有心情去吃火锅,她这心情是有多好呀,问了王胖子李珍在哪里吃火锅,拿了衣服就赶了过去。

    人果然是在吃火锅,热气腾腾的,那个小女人的额头上都冒汗了,一脸通红,让郑柏飞一下子就想起了初见李珍那次,她在大街上发传单,没有戴口罩,冷得脸也是红红的,眼睛特别精神,就是那么一眼,喜欢上了,犯贱了。

    郑柏飞心又是软了。

    “点那么多菜怎么吃得完,我来帮你吃。”

    “因为每样都想吃,所以就点了。”李珍刚才想了,不理郑柏飞吗?她现在有什么本钱不理他?就是肚子里面的孩子?她没有那么矫情。(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