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古代来的小媳妇 > 第374章 恩爱
    叶梓这几天就怪怪的,白淑娴也怪怪的,在韩啸眼里两个人从烧香拜佛回来就有点不对劲儿了,两个人都没有精神,提不起劲儿,没有以前爱说话,叶梓本来就是个话不多的人,白淑娴话多的也变话少起来。

    “是不是拜佛的时候遇到什么不顺的事情?”别说韩啸这个人粗心,怎么拜佛回来那天没问,那天两个人回来也没说什么,韩啸觉得也就那样吧,拜个佛还能拜出问题来?再说了韩啸他自己说不相信神佛的,不管怎么去拜,要是自己不努力,光是去拜佛,求财财就来了?求子聪明就聪敏了?求贵子孩子就来了?那在过去穷人一大片的,买不起香烛去拜菩萨的是不是就该越来越穷?

    “哎。”白淑娴看一眼叶梓就是叹气,那个话叫她当婆母的怎么说出来,有子变无子?想起来就没劲儿,首先你得能生吧,就算是计划生育吧,那等韩啸爸退下来之后你再生,多生几个也能生到儿子,可那句话什么意思?到底能不能生?说不准。

    叶梓自己本身是古人,对鬼神本来就很敬畏,想到那句签词心里也难受,这两天只有上班的时候才能不去想不上班的时候或者我点空闲的时候都会去想,越想越想不通,其他的事情都好说,怎么偏偏就是子嗣的事情呢?要放在古代一个女人不能生孩子,生不了儿子,不是被修就是要给丈夫纳妾的!

    她来到了这个社会,已经在夫妻方面变得自私,根本不能容忍其他的女人和自己分享老公。

    叶梓心里苦心里酸,眼泪啪嗒啪嗒的就往外面流。

    “到底怎么了?”韩啸能不着急,到底是什么天大的事情!

    叶梓就把签词给韩啸看,韩啸只看一眼直接就把纸给撕碎,“你们两个都信了?拜佛只是为了安心,你们这倒好,越拜越回去了,叶梓你自己还是医生,知道生命是怎么来的,怎么能全信?”

    她不全信?她也半信呀,她怎么来的她自己很清楚,说白了她其实就是个死人,在这个世界现在不存在的人,可她能说出来吗?说出来谁会相信?简直就是匪夷所思嘛。

    “好了,你们也不要多想了,一切顺其自然。”韩啸可能觉得自己刚才说话有点过了,这会儿放缓了语气,现在自己面前的两个女人可能心里都不好受。

    白淑娴张了张口终究是没有说话,心里发苦,放着儿媳妇有些话真不好说,她自己做的知道叶梓是个好媳妇,读书后回来的这段时间对她是真不错,就是这个孩子,哎,心里不梗怎么可能?

    晚上睡觉的时候韩啸就抱着叶梓睡,抱得不松不紧的,抱紧了怕她难受,报松了怕叶梓没有安全感,他这样做意思就跟明显了,叶梓,我不仅仅是喜欢你,我是爱你的,我还要和你过一辈子,我用真实的行动来表达,韩啸不擅长说什么情话,但他的动作就代表了他的心里。

    韩啸对叶梓好,叶梓心里明白的,可就是越是这样,她心里就越难受,怎么能不给韩啸生一个孩子呢,孩子是两个人爱的结晶呀!

    相比叶梓和韩啸这种睡法来说,郑柏飞就睡得太累了,家里的床大吧,就算是现在多了一个李珍,他也应该睡得舒舒服服才对,可不是,睡得一点都不舒服。

    原因还在李珍,肚子月份大了,怎么睡都不舒服,想趴着睡,可她大着肚子怎么趴着睡?也不怕把孩子给压着了,但她就是一睡不好脚都要抽筋,还腰疼,总不能把床掏个洞让李珍趴着把肚子陷进去吧。

    “飞飞,我睡着不舒服,你过来。”飞飞是李珍和郑柏飞两个人单独在一起的时候李珍喊的,觉得这个称呼用来撒娇特别方便。

    郑柏飞这正要进入梦乡呢,真是要了老命了,现在听到李珍喊他飞飞,他鸡皮疙瘩立马就出来,心里怎么就那么控制不住的颤动呢?他现在就是在里李珍面前任劳任怨,就跟老牛一样,说什么都听,不用抽辫子的。

    郑柏飞自己慢慢的靠过去,侧着身子搂着李珍,让她把一只腿放他腰上,这睡姿,你说晚上能做点什么该多好呀,抱着还得规规矩矩的,不能东想西想。

    李珍把腿架郑柏飞身上一下子就舒服了,能睡着了,可郑柏飞睡不着了,睡觉在郑柏飞这里讲究的就是一个自由,他没有自由,他睡不着呀,睡着了也睡不好,第二天老感觉腰疼。

    “怎么了?”柏飞妈老郑柏飞下楼走路怎么那么艰难呢,没睡好?

    郑柏飞是扶着腰下楼吃早餐,李珍还在睡,已经给单位请了假就在家里养胎。

    “没怎么呀?就是腰有点酸。”

    腰酸?柏飞妈深深的看了自己儿子一眼,表情有点怪怪的。

    “虽说头三个月早就过去了,但也差不多后三个月了,什么事情都要有个节制,如果确实忍不住,换其他办法也是行的,你累着了倒没什么,我孙子可不能累着了。”

    郑柏飞:……

    李珍刚好也醒了,走到楼梯口听到郑柏飞妈说孙子,眼神一下子就暗淡了,她肚子里面这要是不是孙子怎么办?生二胎?她现在有自己的工作,而且郑柏飞父亲在那个位置上也不可能去违背国家计划生育法。

    自己又走会了房间,肚子有点饿,但却不想吃东西了,没胃口,摸着肚子许愿,一定要是个男孩子呀。

    等郑柏飞上楼去的时候,李珍拉着郑柏飞说自己肚子里面要是个女孩子该怎么办?

    “不是给你说了吗,女孩子我更喜欢,怎么老是一遍一遍的问?”为了表达自己男孩女孩都喜欢,郑柏飞该专门把李珍的衣服撩开来自己亲了亲她的肚子,这是他爱肚子里面宝宝的表现,亲了之后又用手摸了摸,再抱抱李珍。

    “是不是在家里特别的无聊?要不要跟我一起去公司看看,我公司你都还没有去过,你可是公司的老板娘,要不你带着孩子跟我去公司陪我?”

    在郑柏飞热情的邀请下,李珍和郑柏飞一起去公司。

    李珍要去公司,那郑柏飞就得等了,首先得等她吃完早饭吧?李珍的早餐和大家的不太一样,更加的清淡,但却很有营养,李珍也能吃,鸡蛋牛奶都能喝,喝完还要吃两个小笼包子,一碗稀饭,另外觉得嘴巴有点淡,还专门给她做了一小碗的四川杂酱面,这是柏飞妈要求小保姆专门去学的,李珍是四川人爱吃小面,但是辣椒是坚决不能加的,不管怎么说还是肚子里面的孩子最重要。

    等李珍期间,郑柏飞的电话就响了一次,王胖子打的,不是催老板去上班,是询问老板什么时候能动身,知道老板要带李珍去公司,王胖子一点都不吃惊,什么叫母凭子贵?这就是了,如果老板真喜欢李珍,要验证也要等生完孩子才能验证,王胖子觉得几率不会太大,至于老板为什么要和李珍结婚,一时的喜欢加冲动呗,人还没有个做错误决定的时候呀?王胖子觉得李珍配不上自己老板,差距太大,什么差距都大。

    别看郑柏飞就等了李珍半个小时,就这半个小时就够王胖子忙的了,首先晚上的会议肯定就要延后,今天定好的其他行程也要更改,老板夫人去公司陪老板上班,总不能让老板出去公司以外见合作伙伴吧,推肯定不能直接推,只能说另外改时间,定好的时间要改,说改就改呀?那得有说法,有的公司说巴着郑柏飞的公司,那这个好说,不需要理由,哪有的就是实力差不多的,而且是老关系的,这些就要好好说,给人家得说满意。

    去了郑柏飞的公司李珍才知道,郑柏飞的公司除了前台的几个女孩子是美女以外,其他的女员工都很普通,而且更多的还是男员工,她以为大家会像看猴子一样看她,其实没有,大家都很忙,但是郑柏飞经过她的时候大家都会点头打招呼,谁都知道她是老板夫人,大着肚子跟着郑柏飞来公司的,还是和老板手拉手的,谁见过?不是老板夫人还能是谁?

    “我以为你公司里面应该是美女云集才对。”李珍把自己之前想的说了出来。

    “我这又不是模特儿公司,也不是影视公司,要那么多美女来干什么?我要的是能干事实的人,不是花瓶,这点我想你在王胖子身上就能看得出来,哦,王胖子这个人还有个最大的优点,就是我每天看他的次数多了,会不想吃太多,这也是我保持这么好身材的秘诀。”

    正好王胖子进来给郑柏飞送资料,李珍一看,果然,这肚子居然还比她的大,看的次数多了也就不想吃饭了吧?

    “好了,我要去开会儿,夫人你先休息一会儿,这里有休息室。”郑柏飞手里拿一个遥控器一按,墙上的隐形门自动打开,果然里面是个休息室,有床。

    “办公室怎么会有床?”李珍觉得自己刚才还说高估了郑柏飞,这个人那么花,居然在办公室布置了床,这是和谁在这里睡过了。

    轻轻的弹了弹李珍的额头:“小丫头,想哪里去了?这就是你老公平时工作累了,休息的地方,还没有女人睡过!”

    郑柏飞把遥控板交到李珍的手上,自己去开会,什么是老板?老板其实就是个主持会议的,还不如过得自在的家庭妇女呢,比如说他妈,还有现在的李珍。

    早上刚睡了起来才多久,就算是孕妇瞌睡多也睡不着,整天躺起也不行,所以李珍现在也不会躺着睡觉,不过参观一下郑柏飞的办公室也是不错的。

    办公室还真是大呀,跟电视上看到那种差不多,李珍同样也羡慕郑柏飞,老板夫人?她?想到这个李珍脸上又浮现出了笑容,对呀,她是老板夫人,以后公司都是她肚子里面孩子的,她羡慕什么呢。

    哎呀,李珍摇摇头,她在想些什么呢,她不是个拜金的女人,嫁给郑柏飞也不是你情我愿那种,但她是灰姑娘吧?灰姑娘和样子都有一个完美的结局吧?故事里面不是说最后王子和灰姑娘幸福的生活在一起了吗?

    看来真是不能带老婆来上班呀,这人都是自己的了,结婚证是领了的吧,人稳稳当当的,再跑也是不可能的吧,人还带来办公室了,结果就是因为在办公室等着,所以这个心里才更想见面。

    总之郑柏飞完全就处于走神的状态,根本就没有听清楚下面的人在汇报什么,断断续续的。

    下面的人也是奇怪,那么挑剔的老板今天就一点问题都没有?

    “王助理你把会主持着开完,不是很重要的事情不要给我说。”

    丢下一群正开会的人,郑柏飞出了办公室,他是老板不需要理由。

    李珍站在郑柏飞办公室的落地窗前看着下面繁华的街道,说心里不喜欢人假的,每个人都有虚荣心,只是看人的控制而已,有的人能被引诱,有的人不能被引诱……

    “老婆。”从后面搂着李珍的腰,哦,现在应该算是肚子吧,郑柏飞觉得特别的满足,就是这样,刚才在开会的时候就想了。

    “开完了?”

    “我们去逛街吧,好像我们都没有怎么去逛过街,为孩子买些东西怎么样?做父母的那有不亲自为自己孩子准备东西的,等孩子长大后,把他小时候的东西拿出来对他说这是爸爸亲手为他准备的该多好呀。”

    “嗯?”李珍有点搞不懂郑柏飞了,现在上班时间说去逛街?一个不喜欢逛街的人现在要陪她逛街,不过他说亲手为孩子准备东西这句话听着怎么就那么有幸福感呢?

    老婆和老公两口子逛街一起为孩子准备东西。

    “怎么全部都选女孩子的东西?”

    买东西的时候郑柏飞就老要买那种女婴用品,都是粉红色的,选得李珍心情一点都不好,李珍本来一直就怀疑郑柏飞和他妈是知道她肚子里面孩子的性别的,只是瞒着她而已。

    “我喜欢女孩子,你给我生个女儿吧。”

    “你这是安慰我吗?”(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