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古代来的小媳妇 > 第373章 天机不可泄露
    韩啸这个人吧,对叶梓的事情更上心,昨天没有买那个镯子,是因为叶梓在不让买。今天下班了就专门去买那个镯子。

    “小姐,把这个镯子拿出来我看看。”今天这个售货员和昨天那个不是同一个人,可能昨天那个上早班吧。

    这个售货员到没有多想,不去想韩啸会不会买,比昨天那个专业得多,拿了镯子出来给韩啸看,还要给它介绍。

    “不用了,按你们的折扣给我算算应该多少钱。”

    售货员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十多万的镯子都没有怎么看,买了?这些年当售货员也卖过不少高档货,几十万的镯子都卖过,没见过买卖这么快的。

    韩啸也没有想那么多,商场总不能卖假货吧,买了镯子就想早点回家见到自己的媳妇,给她一个惊喜。

    “媳妇,你上楼来一下呢。”韩啸自己走前面。

    把叶梓拉进屋。

    “买了,不是说不让你买吗?现在花这个钱……”叶梓拿着韩啸递过来的镯子,现在都买了,老公的心意,也不能说不喜欢,本来自己也是喜欢的,只是不是那种非常喜欢的感觉。

    “别考虑钱的事情,你嫁给我也没有送过你什么东西,再说了这样的东西也不是天天买。”韩啸替叶梓戴上,牵着她的手,两个人又在楼上腻歪了一会儿才下楼。

    吃饭的时候白淑娴就注意到叶梓手上多了一个镯子,刚才帮忙洗菜的时候都没有发现,看了看韩啸,是刚才才送的吧,肯定也花不少钱,那镯子成色不错。

    不能说韩啸就是娶了媳妇忘了娘,儿子是自己生的,肯定就没有错,但这些年韩啸确实也没有为她这个当妈的买什么好东西,心里不舒服是正常的,就想还是叶梓本事,能笼络住韩啸的心,韩啸就听媳妇的。

    吃饭的时候一般不说话,但可以眼神交流,叶梓收到自己老公送的东西,内心肯定就很喜悦,两个人眉来眼去的。

    “舅舅肯定喜欢舅妈,舅舅眼睛都冒星星了。”这话是从甜甜这嘴巴里面说出来的,多少让人有点不好意思。

    “甜甜怎么知道了。”韩啸这脸皮也厚。

    “我们班上的男同学喜欢我就这样看我的,我也对他们笑。”

    ……

    “现在这孩子都这么早熟了,幼儿园……”

    “明天叶梓休假对吧,和我一起去上香。”

    听到韩啸妈这样说,刚才还有点轻松的氛围一下子就紧张起来,还有什么事情是需要去偏向拜佛的,除了求子也没有了。

    叶梓点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

    等韩啸早上去上班了,白淑娴和叶梓两人去寺庙里面烧香,叶梓开车,去的地方有点远,在相邻市的郊区,自己开车的话需要两个小时,到了时候差不多都十点了,寺庙很大,里面的佛像很多也都很大,别看还是上午,人却已经很多了,足以见这个寺庙的香火旺盛。

    两个人主要就是拜送子观音,叶梓自己也不知道该不该相信鬼神了,反正她自己的事情是没有办法去解释的,但拜佛?花几十百把块钱买点纸香就能打动菩萨的心?还有一般的人也就买个几块钱的香烛去拜,可他们买这个是不是有点太那个啥了?

    “就买这个,香长一点,点了之后烟儿冒得更高,能直达天庭,观世音菩萨能提前知道咱们所求。”白淑娴买了最大的香,有吃饭的碗口那么粗,长短肯定是超过一米的,纸钱更不用说了,两捆!

    叶梓心里就想每天这么多人给菩萨烧纸钱,她自己能用得完吗?再说了菩萨也用钱?

    三更香,五十块一根,两捆纸钱差不多也五十元,这钱在寺庙里面就不算钱了,来寺庙花钱的人也没个计较。

    因为香大点起来就慢,一边点还得一边念,白淑娴自己念着求观世音菩萨保佑韩啸早点有孩子叶梓早点怀上不说,还要叶梓也跟着念,叶梓这心也很诚心,虽然不相信菩萨能用钱,确实也想求子。

    拜菩萨,抬头的时候觉得菩萨的眼神特别的慈祥,特别的柔和,救苦救难的观世音菩萨呀,你一定要保佑我早点怀孕生子。

    当着菩萨的面抽签,心真的就特别的诚心,白淑娴让叶梓闭着眼睛摇签。

    “墓地之子难保命,夫妻三世姻缘定,行善积德永不为,本有一子变无子。”这是叶梓摇的签的签词,一看是中签。

    “这还中签?”白淑娴心里顿时就不舒服了,没儿子怎么会是中签,应该算下签才对!

    “什么叫本有一子变无子??怎么有又没有了?”白淑娴想不通。

    想不通是正常的,谁都能看懂签词了,那不是谁都能解签了,找庙里面和尚解签词吧。

    解签的老和尚看了叶梓一眼,笑,除了笑还是微笑,白淑娴着急,给功德箱里面投了一百块之后,得了老和尚一句一切天注定的说法,再追问就是天机不可泄露,又深深了看我叶梓一眼,看得叶梓有点发毛,以为老和尚看懂了她,她值得低着头不去看那个和尚,她自己现在算一缕幽魂占着别人的身体,她都不知道她现在算不算人。

    “墓地之子男保命?什么意思呀??生了养不活?我的天哪?……”回去的路上白淑娴一直在唠叨那些签词,以至于整个人都不好了,按理说他儿子的命不该怎么苦吧,怎么命里没有儿子?有儿子还养不了吗?什么叫本该有儿子又成了没儿子了,想得白淑娴脑壳都疼了,真的就想不通了,她这辈子没干什么坏事呀?

    她没干坏事?那是叶梓的问题?真的就不能继续去想了,越想越乱。

    叶梓一路上也是想,觉得那签词说得对吧,她死了生在现在这个身体上,如果不是三世姻缘真的不会这么神奇吧?有子变无子?那是不是说如果她没有占有这个身体,那这个身体的原主本该有一个儿子,那她占有了以后就变成没有了呢?

    也是不能去多想,想多了她也头疼,心里还烦,最后那句是只说没有儿子?还是说她女儿也没有呀?重新活一世怎么就这么难呢?

    两婆媳心里都有事,两个人回去一路都不说话,车子里面的气氛也是诡异非常,感觉就跟在密室里面找不到出路一样。

    白淑娴是回去就躺下了,身体发虚,头疼得厉害,想得太多的缘故,叶梓给她倒了水让她喝,突然她就又做起来了。

    “咱们走的时候,那老和尚怎么说来着,让咱们多积善德结善缘,要不咱们给孤儿院捐点钱?”

    叶梓说好,她本生也是想那么做的。

    白淑娴又看了看叶梓,心里叹气,她能怎么办,去拆散儿子和媳妇不成?签词上说了两个人是三世缘分。

    第二天白淑娴买菜的时候看见有个残疾人在讨钱,想了想给了他五十,那残疾人也是很少遇到这么大方的人,一般情况别人都是两毛五毛一块的给得多,五元十元的就给得少了,五十的那是难得一见。

    “大姐,你好人有好报,祝你儿孙满堂,幸福吉祥。”

    白淑娴一听心里就舒服了很多,觉得给出去的钱值得,人家说了她儿孙满堂。

    国庆妈始终心里还是怀疑,李静那孩子到底是不是白国庆的,打电话问叶梓那孩子多大了,说差不多要两岁了,按时间算还真有可能是白国庆的孩子,那个时候姜瑶不是还没有和国庆结婚吗?又问了李静服装店的地址,国庆妈还是要去看看。

    上李静的服装店去看,这天运气就比较好,李静儿子正好也在店里,还没有进店去看,就是站在门外看,那孩子的轮廓真的就跟白国庆小时候特别像,就是那个孩子被一个男人抱着,看着很亲,有点像父子的亲密程度。

    “爸爸。”李正就这样喊了邱浩。

    邱浩抱着李正当时也就一愣,李静也觉得有点尴尬,要把孩子从邱浩的手里给接过来,就算两个人现在是男女朋友,但没有结婚,自己的儿子叫人家爸爸不合适。

    “没事。”邱浩没把孩子给李静,对着孩子说了一句,“儿子真乖。”

    李静不管了,红着脸去整理货架上的衣服,有些是要挂起来的,有些是叠着放的。

    邱浩抱着李正跟到李静后面,用两个人才能听见的声音说,“难道你不喜欢,我很喜欢。”

    李静的脸就越发的红了起来。

    国庆妈在店门口看得清楚,两个人就是夫妻,在店里面打情骂俏,她也不管这些,但她这个心里怎么就那么难受,那孩子真的就跟白国庆小时候一模一样,说不是国庆的孩子她都不相信,但刚才那孩子叫别人爸爸,不是对着国庆叫的。

    有个人站门口那么久不进店不可能不注意,李静一看是国庆妈,再看她那个表情,就知道事情要不好了。

    “李静,你能不能出来,我们一边说话。”国庆妈还算能控制得住自己,她一直都是一个还算冷静的人。

    “我就开门见山的说了吧,孩子是国庆的吧,你也不要说不是,两个人放一起,就算是不认识的人也要说他们是两父子,你怎么能瞒着大家把孩子生下来,现在又带着孩子另嫁了,我真的不能想你当初是怎么想的。”

    “阿姨,我把孩子生下来当时也没有多想,就是舍不得,您放心,我生这个孩子也没有别的目的,也不会去打扰国庆现在的生活。”李静同样的也很冷静,她根本就不像同龄人那样。

    “你就是这样打算了?瞒着国庆和我们,让孩子跟着你,然后叫别人爸爸?叫别人爷爷奶奶。”国庆妈越说越生气,有点控制不住自己了。

    “那阿姨您的意思是?”李静有点害怕,她爱自己的儿子,不想别人和她抢儿子。

    “孩子既然是国庆的,那孩子就该回到白家,至于你,你再嫁还可以生,我们会对孩子好的,你好好想想吧。”

    国庆妈是走了,李静心情不好了,很不好,因为听国庆妈的意思就是要争孩子了,她怀胎十月生出来的孩子怎么能不在自己的身边,现在李正就是她的命,脑壳疼。

    “国庆,你先听妈妈说,不要激动……”

    怎么能不激动,李静的孩子是他的,怎么又是他的了?他该怎么办?孩子肯定要要的,突然就觉得自己原谅李静了,不是李静不爱他,是太爱他了吧,不然怎么会把两个人的孩子生下来?但孩子妈妈有男人了,脑壳都抓出头皮屑了,不知道该怎么办。

    李静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只好给叶梓打电话约她,这边又推了邱浩的约。

    “叶梓你说我该怎么办?孩子也是白国庆的,如果他真要个我争该怎么办?你能不能帮我劝劝他,孩子是一定要跟着我长大的。”

    叶梓没想到孩子还真是白国庆的,两个人分手后又在一起过?但是李静求她帮忙,她怎么帮,换了谁也是要争孩子的,她是和白国庆那边有亲戚关系,但在这样的事情上分量又能有多少呢?不帮吧可李静也可怜,孩子都是父母的心头肉。

    “你和国庆难道就不能再在一起吗?”叶梓就搞不明白了,两个人明明就喜欢着对方,原来没有在一起是因为父母的关系,现在两个人有孩子的牵扯,父母应该不会阻拦了吧,为什么就不能在一起呢?

    李静根本就不知道白国庆离婚了,就算知道了,她也不会觉得白国庆离婚了她就有机会了,她心里早已经觉得国庆妈说是不喜欢她的,不能接受她的,国庆也有能力找更好的,为什么就非得是他?如果白国庆真的是非她不可,就不会和姜瑶结婚了。

    “叶梓,你不明白的,我和国庆是永远也不可能的。”说这样的话等于是把自己和白国庆的爱情判了死刑,李静自己也很痛苦,两个人在一起如果不能得到双方家长的祝福,是不能幸福的在一起一辈子的。

    “那孩子怎么办?”叶梓不知道该怎么说了,那么爱孩子,但是如果要打官司的话,孩子是李静生的也是白国庆的哈子,李静不一定就能胜诉。(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