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古代来的小媳妇 > 第370章 夫妻情趣
    叶梓下车,刚好韩啸也回来,等着韩啸把车停好,两个人一起进屋。

    “干嘛。”叶梓闪开,有点不好意思,今天也不知道韩啸人发的什么神经,光天化日之下来亲她脸颊,这胆子也够大的,不怕人看见呀。

    “我亲一口我老婆怎么了。”搂着叶梓的腰,韩啸今天心情很好,工程进行得很顺利,没什么烦心的,工地上很多都是附近的农民工来的,暂时没什么问题。

    叶梓想闪开,哪里快得过韩啸,大手一伸就搂住叶梓的腰往自己身边带,又要人家亲,天都快黑了,再说了这个时候谁会去看。

    “别人该看见了。”

    “要不你亲我一下,你很久没有主动亲我了。”韩啸把脸侧着伸过去,他越来越喜欢叶梓害羞的样子了,怎么就那么可爱呢,想着叶梓的可爱又觉得自己年龄大,奔三了呀。

    “不要,你不要脸。”叶梓推着韩啸,小心得看着周围,在自己家门外感觉跟做贼似的。

    “那我就亲你嘴了哟,谁叫我不要脸了呢。”韩啸哪里会等叶梓反应过来,伸了嘴就亲了叶梓一口,满足了。

    “讨厌。”

    两个人十指紧扣进屋去,好得蜜里调油了,这一幕恰巧就被宋嫣然给看见了,羡慕嫉妒,心里也后悔,为什么韩啸身边的女人不是她?当年韩啸要是对自己好一点,她现在肯定就不是这个样子?也许站在韩啸身边的人就是她了,幸福的人就是她了,她现在一点都不幸福不性福,和徐前进没有什么交流,活得也就比保姆好一点,不缺钱,在宋嫣然这里不缺钱的定义就是,她可以用钱,但却管不了钱,用的钱少不了她的,多的徐前进是不会给的,她也不知道徐前进到底有多少钱。

    “再看有什么用,当年喊你把人抓紧你不信,现在看人家好了?”李玉梅同样也是后悔的,怎么不后悔,韩啸现在多好呀,自己都开公司了,白淑娴在大院里面怎么吹的,说它儿子买了多少多少的地李玉梅很不想去相信,但内心好像又不得不去相信。

    “好什么好?我难道现在差了?”宋嫣然就是嘴硬。

    晚上韩啸啃叶梓****的时候发现怎么青了一块?那肯定就不是他啃的。撑着身子去看,去摸,叶梓才感觉那个地方有点疼。

    “谁欺负你了?”没往叶梓背叛自己那个方面去想,根本就就不可能的事情,他相信叶梓,他也足够自信。

    “嗯?”叶梓自己去看,果然就是青了一块,按一下还疼,也不用想,这就是姜瑶掐的,两个人互掐的时候姜瑶给掐的,为什么掐这种地方,疼呗,女人的****比大腿呀手臂呀这些地方掐起来更疼,最关键的是掐了别人还看不见,被掐的人也不可能把衣服脱了给别人看,当时被掐的时候叶梓也是疼了一把,但因为当时太激动,后来也没有怎么注意,像那样的伤处,不按不疼的地方,过了就没有想起来。

    “姜瑶掐的。”叶梓把下班的时候姜瑶找到自己和自己打架的事情给韩啸说了,至于姜瑶骂她的有些话叶梓是说不出口的,她勾引白国庆怎么可能。

    “国庆这都找的什么老婆!还好离婚了,你别动,我去拿药给你擦一下。”看着自己老婆美好的酮体,韩啸也只得放弃自己的福利,他又不是禽兽。

    “不要了吧……”叶梓红着脸,刚才开着灯两个人亲热也就算了,那毕竟是两个人的事情,现在开着灯让韩啸给自己揉那个地方?

    韩啸拿了药去揉,拿药的时候就真的没有去多想,揉的时候问题就来了,这动作怎么有点猥琐呢?动作要轻柔,就是被揉的地方有点特殊,怎么看都不像是在上药,跟抚摸一样,白花花的还有点晃眼睛,干脆闭上眼睛去揉,必须得把药通过手掌的温度揉进皮肤里面,这样才能活血化瘀,好得快。

    闭上眼睛揉起来的感觉就更好了,一个人闭上的眼睛,那么就会更加的在意手上的触感,柔滑,细腻,不能看,但脑子却控制不住的去想,那画面太美,想的容易让人犯罪。

    叶梓是看着韩啸的小弟弟起来的,他没穿衣服呀,自从两个人从深圳回来之后,晚上基本都是坦陈相见,****相拥,韩啸真没觉得光着有什么,大男人一个,叶梓本来也没有觉得有什么,就是那小东西现在什么意思。

    “好了。”叶梓推着韩啸的手让他住手,还揉个没完了?把她都变成****了,有点**起来。

    “好了?”韩啸也有不正经的时候,低下头轻轻的去在叶梓耳朵边问,要不要另一边也揉一揉,语气听着可是再正经不过了,实际上又带点坏坏的笑。

    叶梓把人推开,自己身体缩到被子里面去,只留个头在外面,红着脸瞪韩啸,想了想趁着韩啸没有防备,用手直接给了他知道波罗头。

    “好哇,你这是要谋杀亲夫是不是?看我怎么收拾你。”说着韩啸也钻到了被子里面去,两个人在被里面闹起来。

    “媳妇,有点苦。”韩啸委屈,早知道刚才就不上药了,舔不得,苦死了。

    白淑娴起来喝水就听见了韩啸屋子里面的动静,本来是要走开的,毕竟那是儿子和媳妇的事情,结果想着反正屋里也没有其他人,倒还竖着耳朵听了几秒钟,心里感叹还是年轻好,双手合十,嘴里念叨观世音菩萨给她送个所以吧。

    叶梓和韩啸闹了一场,总算了满足了,叶梓靠在韩啸的胸膛上,有时候两口子的感情不在于性福生活那个过程,而在于事后的温存,如果只是完事后各睡各的,两个人一点交流都没有,那两个人的感情也好不了。

    这个时候就是身体贴着身体,两颗心靠得很近,彼此能听到对方的心跳,如果这个时候女方要给男方说点什么,一般来说男方都不会拒绝,当然如果不是两口子又另当别论。

    “你说姜瑶说李静生那个孩子是国庆的,那你见过李静那儿子吧,你觉得像国庆吗?”

    “小时候没有长开,我觉得小孩子差不多都长一个样儿,现在李静出来和我见面什么的一般不会带她儿子,我很久没看见那孩子了。”

    “李静现在还没有结婚吧?”

    韩啸现在就在想如果李静没有结婚,孩子又是国庆的,那他们两个再在一起的几率有多大的问题,白国庆就该负起这个责任来。

    “我们既然知道了,还是给国庆打个电话吧,万一要真是他的孩子,后面的事情还是要他自己处理。”

    韩啸可不管现在几点钟了,一个电话就给白国庆拨了过去,结果白国庆说他在机场,一会儿十一点的飞机飞蓉城,他这样一说韩啸就猜到了,估计白国庆那边已经知道了。

    “既然姜瑶那么肯定,我想十有**就是真的。”白国庆在姜瑶打完电话之后就不淡定了,不管是不是姜瑶欺骗他的,不管李静现在结婚没有,他都要自己回来找一个结果。

    现在他心情有点复杂,在机场等得有点不耐烦,韩啸的电话打过来说姜瑶和叶梓打了架,姜瑶还说李静生的孩子是白国庆的,这让白国庆更加的想知道到底李静生的孩子是不是他的,但是两个人就在一起一次?可能吗?如果真的是的话,只能说两个人缘分未尽,但李静又结婚,这算不算是孽缘,两个人的孽缘,两个家庭的孽缘。

    “韩啸确实不好意思,我不知道姜瑶现在还这样,这个女人就是疯了,我回来一把事情处理好,不让她再在你们面前去闹。”

    “我给你打电话不是那个意思,就是知道了这个事情想给你说一声,结果你自己知道了,回来处理不完着急。”

    韩啸又问白国庆需要不需要他去接机,白国庆说都这个点了不用了,自己下飞机在机场打个车就能回家,给叶梓问了李静家的地址,下飞机的时候直接就上李静家去了,没有回去。

    这人心里有多乱一看就能看出来,白国庆到了李静住的小区才想起来自己并不知道李静住哪一栋楼哪一家,怎么找?半夜挨家挨户的去敲门也不现实,别人肯定就把他当坏人看,但他又舍不得走,想第一时间确认到底姜瑶说的话是不是真的,所以准备就在小区里面油来走去的,等到天亮的时候去下去大门口守着,他就不信了李静不经过大门口。

    一个人半夜还在小区里面转悠别人肯定就会怀疑,小区保安半夜巡逻的时候就看见白国庆了,虽然行为看起来不是鬼鬼祟祟的,但谁也没有规定坏人就非得像坏人。

    “先生,这么晚了你还不回去睡觉?”差不多凌晨两点这个点,一个穿着不俗的人在小区里面晃悠,给保安的感觉就是说不是那家的两口子吵架了,这老公被赶了出来。

    白国庆不喜欢去回答保安的问题,他睡不睡觉关他什么事情,看了一眼保安,自己朝反方向走。

    保安觉得可能有点不对头吧,平时小区里面的住户进进出出的多少有点印象,对着这个男人,保安真的是一点印象都没有,也别怪人家保安乱想,这年头那些变态的人一点都看不出来,只有发病的时候才能看出来,保安心里就想这个人是不是变态我,是不是有什么他认识的人住这个小区?反正他自己不一定就是这个小区的人。

    保安也不敢跟白国庆跟紧了,前后五六米的样子,手握着电棍要随时准备应对突发情况,害怕前面的男人突然就把刀子摸了出来。

    “你干嘛跟着我。”白国庆对保安这样跟着他肯定很不高兴,他又不是犯人。

    “先生,如果你不是本小区的人员……”保安后面的话没有说完白国庆就朝外面走去,他去小区大门外面等还不行吗?

    保安也跟了过去,对着大门保安室的同事说了几句才走,看大门的人提高警惕起来。

    白国庆并不在意别人怎么看他,他今天就非得等到李静出来,距离早上天亮还有几个小时而已。

    靠着保安室的外墙拿了烟出来点,想了想又给里面的保安递了一根进去,保安摇手不接,到半夜的接陌生人的烟,谁知道吸了之后会发生什么状况。

    白国庆也不在意,自己点了吸起来,一只手放在兜里摸着自己的手机,他现在是用了很大的忍耐力才没有给李静打电话,他妈说李静结婚了,他不想破坏她的婚姻,现在只想知道这个女人生的孩子到底是不是他的,如果是他的,他肯定要把孩子弄到自己身边来。

    如果是在睡觉的话,几个小时也就睁眼闭眼的事情,可心里有事情又在等人,这个时间就跟被磁铁吸住了一样走不动,不管白国庆怎么不停的看期,这时间也才过去了才半个小时,一直到早上,这男人的胡子硬生生的被憋了出来,也害得人家保安一晚上也没有合眼的盯着他,保安也是累得不行。

    看到天亮了有人进进出出了保安才过去让白国庆靠边一点,影响不好。

    李静坐着邱浩的车出来的时候,透过车窗看外面的男人觉得有点像白国庆,真的很像,就是有点邋遢,有胡渣,但又觉得肯定是自己的幻觉,怎么可能,现在白国庆在深圳。

    自嘲的笑了笑。

    “笑什么呢?说出来我也高兴高兴。”邱浩现在和李静发展得很好,邱浩这个人真是没得说,两个人确立关系之后就天天来接李静,下班之后又人家店里面去接李静回家,尽管李静说不用,可他说这是李静给他幸福的机会。

    “没什么。”李静哪里说想到高兴的事情,透过后视镜再看了一下站在小区门口的男人,又觉得不是那么像,看来果真是自己产生幻觉了。

    邱浩一只手开车,腾出右手来拉了李静的手,抓在手里,拉到自己嘴边吻了吻说道,“李静我是认真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