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古代来的小媳妇 > 第369章 叶梓就是个不要脸的
    “谈上了?”李静妈心里这次是真的,那个邱浩的条件是真的不错,虽然也是离过婚的男人,但那样的男人离婚了没有孩子还不就跟没结过婚一样,之前还说没看上,现在居然说成了。

    “让他上家里来吃饭呗,让你爸和我也看看这个人,那天我就是光听介绍人说,到底这个人好在那里,还是要我们看过才知道。”李静妈就是想确定一下这个邱浩到底是不是就像介绍人说的那样好,如果真的就是那样好的话,她肯定就会劝着李静早点结婚。

    早点结婚也有好处,一个是李静现在的年龄很合适,也有了自己的事业,还有一个就是李正现在正小,趁着小孩子没有什么记忆的时候让他认邱浩爸爸,以后孩子不会知道自己的身世,有时候不知道自己的身世也是一件幸福的事情。

    “先相处相处再说吧。”李静也没有想到自己和邱浩还有缘分,本来打算的就是做朋友好了,她也不去妄想人家,有自知之明。

    “那你们两个得好好的处,不要每天都这么早回来,也去看看电影什么的?李正有我照顾。”

    姜瑶和陈下问分手后才发现陈下问的好,两个人在一起的时候是真对她好,喜欢什么都能买,宠着她,那种宠是必须要有一定的经济基础的,觉得陈下问家的经济基础肯定就能和白国庆相比吧,白国庆就要回来了,她应该有个相陈下问这样拿得出手的男人来,不为别的,就为在白国庆面前赌一口气,只是那个面相。

    哎,这年头选男人主要选的是身家,比如说那些女明星,不少漂亮的为了嫁有钱人,别说长相,就是年龄都不管了,有的甚至比她们爹的年龄还大呢,想到这些,姜瑶有点后悔了,当初就不该和陈下问那么轻易的分手。

    陈下问多喜欢她呀,给她买不少名牌的东西,想到那些东西姜瑶也是一阵心疼,居然全部都被要回去了,心里又骂陈下问抠门送出去的东西还要回去。

    姜瑶上白国庆家里去闹的前几天又分手了,不合适,主要是男人没钱,也不是没钱,就是再姜瑶的眼里不算有钱。

    衡量了又衡量,考虑了又考虑,姜瑶咬了咬牙,给陈下问打电话。

    “下问,你有没有空,我这里还有一副耳环忘记还给你了,你有空咱们连个面,我把东西还给你。”

    陈下问这段时间心情很好,找到了人生中对的那个人呗,和王小琴就相处得很好,开始的时候天天给小琴送花,小琴当然很喜欢,但就是说有点浪费,过日子也不是那样过的。他多听话呀,就不送了,但还是天天下班都要去接王小琴下班,就是送王小琴回家他都开心得不得了。

    昨天两个人刚拉了手,到现在都还有点云里雾里的感觉。

    “姜瑶?”陈下问这心情一好吧,什么都好说,给姜瑶说不用还了,就当他送给她了吧。

    怎么能不还,还耳环不是目的,见面才是姜瑶想要的。

    “不行的,我们两个既然不在一起了肯定要把东西都还给你,如果不还,我看着这个耳环就会想起我们相处得点点滴滴,想起你。”姜瑶在电话里面对陈下问说话从来就没有这么温柔过。

    陈下问挑了挑眉,心想难不成是姜瑶转性了,还想起他们两个在一起的点点滴滴,说实话陈下问现在能想起来除了自己给姜瑶买东西就是买东西,基本没什么美好的回忆,还有就是第一次和姜瑶见面的时候她那个厌恶的眼神,当初他怎么就那么贱呢,明知道姜瑶讨厌他,他还贴上去?一对比觉得自己现在这个小女朋友比姜瑶能好上十万倍。

    两个人约好陈下问下班后见面。

    姜瑶呢也不是真的想还耳环,把耳环戴在耳朵上去见陈下问。

    “下问,你能不能原谅我,上次那个事情就是和误会,和你分开后我才发现自己有多么的习惯你。”一边说姜瑶一边去看陈下问的反应,和她预期的有点不一样,她是觉得只要自己开口陈下问应该立马就原谅她,毕竟之前陈下问有多喜欢她她是知道的,不然能给她买那么多东西?

    陈下问把手从姜瑶的手里面抽出来,“姜瑶你这样说就没意思了,今天说好是你来还耳环的,既然你的目的不在于还耳环,那我就当你没有说过,耳环就送给你了,那点钱对我来说也算不拍上什么。”

    陈下问站起来要走,姜瑶又上去拖着他,这个时候也顾不上什么面子了,别人要看就看吧,只要能把陈下问给拉回来就行。

    她妈说得对,女人也没几年青春,现在你能仗着你漂亮不断的挑剔,那再过几年呢?那就是人家挑你了!还有就是男人嘛,要那么好看干什么,没钱再好看都不行,能当饭吃呀,就举了个很简单的例子,就是她自己的例子,当年厂长的歪瓜儿子她不嫁嫁了姜瑶爸,现在在来看,二十几年后,嫁给厂长儿子的那个女人人家现在养尊处优能比她年轻五岁,而经过时间的打磨,厂长那歪瓜儿子她现在也不觉得有多丑了,可生活终究是回不去了。

    “姜瑶你不要这样子,我现在是有女朋友的人了。”陈下问像甩病毒一样把姜瑶甩开,然后自己赶紧走,他还要赶着去接王小琴呢,这都耽搁了一会儿了,想着小琴这会儿可能站在医院等他,他就加快了脚步,外面冷,他可不想小琴久等他。

    姜瑶也蒙了,陈下问这样的长相,和她分手才多久就又有了女朋友?有点不愿意去相信,一定是陈下问故意这样给她没脸的,报复她呗,表示他能很快找到女朋友是不是?

    姜瑶跟了上去,陈下问工作的点距离中医院不远,平时走路也就十分钟,用不着打车过去,因为着急,陈下问走起来的速度就很快,姜瑶几乎都有跟不上了,这就是身高腿长的差距,姜瑶几乎跟在后面是用小跑的。

    揉了揉眼睛,冷风中姜瑶觉得眼睛有点酸,刚才她看陈下问走那么快,以为是为了离开她,结果还真的就有了女朋友。

    只见陈下问拉着那个女孩子的手,把她的手还放在嘴巴边哈了口气,怕女孩子的手冷。

    “不要脸,大白天的在医院门口就做那样亲密的动作!”姜瑶也不怕别人听见自己就骂了一句,声音不大,旁边的人也能听见,看了她两眼。

    等等,另外一个和陈下问说话的女人是睡?叶梓!叶梓在这中间扮演了什么角色?不可能就那么巧吧,叶梓认识的人和她的前男友谈恋爱?下意识的去想叶梓在中间一定就是干了点什么事情。

    陈下问牵着小琴就走了,姜瑶可没走,心里很不爽,刚才陈下问经过她身边的时候居然把她当陌生人,其实是陈下问根本就没有看见她,光顾着和小琴说话去了,比较专注。

    叶梓一个急刹车,前面居然有人突然冲出来拦车,还好说车子刚从停车位里面开出来速度很低,如果是再大街上,肯定拦车这个人就要受伤了。

    看清拦车的人叶梓有点搞不懂了,姜瑶?

    姜瑶上去就拍打叶梓的车窗,逼着叶梓把车窗摇了下来,本来叶梓是不想理会姜瑶的,她和白国庆离婚的时候闹得有些不愉快。

    “叶梓,你这样拆人姻缘难道就不怕遭报应吗?”

    “姜瑶你在说什么,麻烦你说话的时候想清楚再说,我什么时候拆你姻缘了,你和白国庆离婚我什么也没干,那是你们自己的问题。”叶梓和姜瑶理论,这个女人有点毒,怎么能动不动就说遭报应,她现在就烦这样说话的人。

    “我不是指的这个,叶梓你也不用装得太无辜,你是不是想看我的笑话,接着看吧,反正你们都不是什么好人,白国庆能背着我在外面搞个孩子出来,相信个白国庆是兄弟的韩啸同样也能背着你在外面搞个孩子出来。”姜瑶指着叶梓的鼻子说。

    “啪!”叶梓开门下车一巴掌一气呵成,这是姜瑶该挨的,现在谁也别在她面前提孩子,居然还说出韩啸在外面找个女人生孩子的话,就是这话把叶梓给刺激了。

    姜瑶能让叶梓白打她?扑了上去,这段时间所有的不顺心全部都涌了少来,情绪很大,大有要和叶梓拼个你死我活的意思,脑子有点不冷静。

    医院里本来就人多,又正是下班的时候,叶医生打架就被很多人看见了,上前去把两个人扯开的是张自然。

    “叶医生你没事吧?怎么回事,要不要报警?”

    “呵,从哪里钻出来的护花使者?叶梓你还真是让我刮目相看呢,结婚了还能有这么多桃花运,勾引我老公也就算了,在医院上班还能勾搭上医生,真是个能干人,你这么能干,韩啸知道吗……”

    叶梓一听姜瑶乱说,上去还要打她。

    姜瑶闪开,“怎么被当众揭穿了有点难堪是不是?”

    “姜瑶,你真的是疯了!不可理喻,跟疯狗一样!”这还是叶梓第一次骂人,骂出来很困难,但放着大家的面去骂姜瑶她一点都不后悔,不怕毁了形象。

    张自然皱着眉头,“这位小姐请你不要乱说!”

    “小姐?你全家都是小姐!我乱说?那你刚才没搞清楚状况,明明就是她先动手的,你居然说找警察,难道你不是乱说?”姜瑶用手去纸叶梓。

    “叶医生如果可以的话,你还是先走吧,这里是医院毕竟影响不好。”范可欣跑过来说到,要不是看到张自然在这里她肯定就不出声了,叶梓的事情关她什么事,最多也就是看个笑话而已。

    叶梓看了看周围,人确实围过来的就多了,不想让别人看了笑话,自己重新上车准备走人。

    “怎么,怕了?”姜瑶才不管,继续挑衅叶梓,这里不是她上班的地方,别人现在看了她的笑话有什么关系,明天就不认识她了,可叶梓不一样,她在这里上班。

    叶梓不去理姜瑶,她今天有点疯狂,对于这样的人越是理她,她就越是高兴,把姜瑶当一条疯狗,惹不起,还不能躲了?难道和疯狗对咬不成?启动车子走人。

    “下次别让我再看见你,不然我还把你的事情全部都说出来。”姜瑶对着叶梓的车屁股喊,不是喊给叶梓听的,是喊给周围的人听的,周围有叶梓医院不少的同事,谁知道明天就传成什么样儿呢?她就是故意的,她不好过了,叶梓也别想好过。

    还不够,姜瑶觉得自己闹了叶梓还不够,今天这个心情还不好,没发泄完,又给白国庆打电话,白国庆听到她的声音就要挂。

    “怎么有儿子心虚了?”

    这次白国庆没有挂电话,“姜瑶你就不要再造谣了,我是不会相信你说的话的。”

    “我造谣?”姜瑶都要气笑了,“白国庆你自己回来看看,李静那儿子要不是你的,我******跟你姓,还是说你以为你这样说我就不去法院告你了?白国庆我只给我三天时间,要是你还不回来解决这个事情,你就等着收法院的传票吧!”

    挂了姜瑶的电话,白国庆的情绪又上来了,姜瑶那么激动,孩子难道真的是他的?可现在心情很复杂,他妈说李静结婚了,就算孩子是他的,他也不能去破坏李静现在的家庭吧。

    两只手抱着头使劲儿的去抓自己头皮,脑子有点乱,不知道该怎么办。

    “妈,你再去看看李静那孩子到底和我长得像不像,姜瑶刚才给我打电话了,我觉得那孩子百分之八十的可能性就是我的?。”

    国庆妈一直就没有放弃去看那个孩子一眼正面,就算白国庆不打电话给她,她也要去看,心里也是怀疑,可是连着几天她都只看到李静一个人进进出出看不到孩子呀。

    叶梓开车到家了,坐在车里整理自己的头发,刚才和姜瑶拉扯的时候把自己搞得有点狼狈,女人打架就是拉呀扯呀抓呀,不像男人那么干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