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古代来的小媳妇 > 第367章 冷性子
    叶梓觉得前面走的那个女人背影有点像韩文青,一般人胖也就胖了,胖得像她那样特别的也不多,腰上肉多,小腿是不长肉的,有点不协调,但她也不能确定就是韩文青,因为旁边还有个老太婆跟着一起,不可能是韩啸妈,个子比较矮,人也瘦。

    两个人走的方向是妇产科?韩文青,妇产科,韩文青怀孕了说过不想要肚子里面的孩子,叶梓突然又觉得前面走的那个女人也许就是韩啸二姐,追了上去。

    “二姐?”叶梓喊了一声,那人居然走得更快了?

    “韩文青?”叶梓快走几步,现在肯定就是韩啸二姐了,来医院躲她干嘛,真不要孩子呀?

    “叶梓呀,好巧。”韩文青跑不快,干脆就停了下来,埋怨叶梓跟着自己干嘛,在医院就那么闲?

    巧?既然来中医院就应该想到会遇上她,有什么好巧的。

    韩文青还真就是来打胎的,钱都交了,现在就是排队等呢,刚才就是看见叶梓了才想躲起来。

    “不会是你给我做手术吧?”韩文青看着叶梓问。

    “不是,我只做剖腹产这一块,不过二姐你来医院做人流妈知道吗?”叶梓口中的妈当然是说的韩啸妈,不会是韩文青嘛婆母,看了一眼韩文青身旁的老太太,不用想也知道肯定就是小七的妈吧。

    “一个小手术还惊动文青妈干什么。”小七妈张口就说,这女人呀生孩子都不算什么大事,何况现在只是流个边,而且都是无痛的,宣传的不是梦里三分钟吗?不痛苦的。

    “我还是给妈打个电话吧。”叶梓把手机拿出来要给白淑娴打,白淑娴一直想韩文青再生一个孩子的事情叶梓也知道,怕韩文青和小七两个中间没有孩子过不长久。

    “你这孩子怎么就听不进去话呢,我说呀真没什么大不了的,我们那个时候流个孩子还不是无痛的都是自己去,也没有什么的嘛。”小七妈一边说一边推了韩文青一把,意思是让她不要让叶梓打电话。

    叶梓不会去接小七妈的话,她想把这个事情告诉韩啸妈根本就不是担心韩文青疼不疼的问题,既然她知道了就要说,不知道那另当别论。

    “叶梓,电话你不要打了,这是我自己的事。”韩文青黑着脸,该管的不管她生不生孩子兄弟媳妇管什么管。

    叶梓电话这就通了,说韩文青再中医院准备打胎呢。

    “啊!叶梓呀你帮我拦着她,我这就来。”

    白淑娴自己蹭蹭的就往医院跑,出门就打了个的士车,紧赶慢赶也没有赶上,韩文青还是把孩子给流了,叶梓没拦住,也拦不住。

    韩文青自己跟没事人一样,身体没有任何不适,觉得挺好的,放心了。

    “流了?”白淑娴问叶梓不问韩文青。

    叶梓点点头。

    “我不是让你拦着她吗?怎么这么点事情都做不好。”白淑娴怪叶梓没有拦着韩文青,你说你自己也是妇产科的医生,就算人流这一块不归你管,你还不能动点小动作拖延时间呀?

    “没事我先去忙了。”叶梓觉得自己没什么好说的,她拦了,可拦不住,这是病人的自由,人家确实不想要肚子里面的孩子,她能怎么办。

    也别说是她没有拦住,韩文青来人流之前也回过几次娘家,你白淑娴一个当妈的不是也没有做好她的思想工作吗?

    韩文青才不管呢,最好就是自己妈多说叶梓几句,谁叫她要多管闲事了,刚才都给她说了不要打电话,以为打了电话就没她的事了?活该挨骂。

    “叶梓,妈刚才说话有点急,你别放心上啊。”缓过来的白淑娴想起自己刚才态度不对,怕叶梓生气,两个人今天之前的关系真的就算不错了,白淑娴也觉得叶梓这个媳妇挺好的,刚才就是为了女儿的事情一激动话说重了。

    “没事。”叶梓倒不会去计较白淑娴,当妈的肯定在女儿的事情上就淡定不了。

    叶梓走开,不去听白淑娴和韩文青婆母怎么沟通,估计也沟通不好,孩子都流了,再沟通也没有什么关系了,唯一让人想不通的是小七妈难道不想早点当奶奶?还陪着儿媳妇来打胎?

    “叶梓。”叶梓这还没走几步呢就被白淑娴给叫住了,问她身上现在有多少现金,要钱?叶梓也没带多上钱在身上,就几百块在包里,去拿出来全部给白淑娴,不问她要钱干什么,用不着问除了给韩文青也没有别的,刚打了胎就没钱了,叶梓有点无语,小七赚的钱都用哪里去了?

    算了,钱哪儿去了那都是韩文青自己的事情,叶梓不会无聊到去多事。

    “不够?要不我再去取一些?”医院就有自动提款机,叶梓又给白淑娴取了两千块钱,不是她钱多,是韩文青现在流产了,坐月子需要钱,如果不需要韩啸妈也不向她开口了。

    这还是韩啸妈第一次开口这样管她要钱,平时他和韩啸也没有往家里交过生活费,没给韩啸妈拿过钱,这钱就算是给韩啸妈的吧。

    白淑娴手上是真没钱了,她自己那点退休工资,韩啸爸的工资,按理说平时开销都够了,还能存点钱,可她是一分钱都没有存,两个女儿不够贴呀,贴大的不贴小的也不行,反正就是各种贴。

    拿了一千块给韩文青,“该吃的就买,把身体养好了。”

    白淑娴就不想和小七妈说话,刚才她为什么就去问叶梓要钱了,就因为小七妈说家里没钱给文青做月子,让文青回娘家坐月子,她自己就想走了,来的时候带着韩文青来,流完孩子她一个人走?让白淑娴把韩文青给带回去。

    白淑娴能把韩文青带回去坐月子?韩文青生了甜甜之后就是在娘家坐月子的,她到现在还都后悔,怎么让她在娘家坐月子了,叶梓怀不上估计就是和韩文青在娘家做了月子有关。

    要不是看这里人医院不能高声喧哗,白淑娴觉得自己一定能和小七妈一个农村老太太吵起来,可这里人医院,她衣服叶梓还在这里上班,她难道能更别人一样不要脸?

    “既然有钱了,那我就带文青回去了啊。”小七妈这才想到要扶着韩文青,真是恶人要恶人磨,韩文青就不敢对她婆母怎么样,怕小七给她脸色看呗,小七给她说过,父母是他的底线。

    医院这里也瞒不了事,叶梓老公姐姐来医院做人流的事情大家很快就知道了,怎么知道的呢,还是韩文青自己说的,在手术台上去拉关系,她自己害怕别人不尽心呗,就说叶梓是她兄弟媳妇。

    给韩文青做手术的医生人家在中医院都干了十年了要说她给不给新进医生的面子那就是她的事情,但人家有医德,给韩文青说不管你是谁的亲戚,她这个手术该怎么动就怎么动,让她放心,也就是个小手术而已。

    话是手术室其他小护士传出去的,动手术的医生没说。

    “叶医生家里肯定比她老公家好,我看叶医生给她婆母拿钱了,她婆母转手把钱给了她老公的姐姐。”医院现在就传叶梓肯定就是那个富裕家庭出来的。

    这个社会谁都喜欢和有钱人做朋友,大家看有钱人和穷人的眼神都不是一样的,对待也不是一样的。一个很简单的例子,一个穷亲戚和一个富亲戚分别到一个人家里去,这个穷亲戚呢给一个人带了不少的鸡蛋鸭蛋还有只鸡,可到了这个人家里,人家还不给一个好脸,水都不倒一杯就让人走了。富亲戚去的时候呢什么也没带,就他自己去了,可那个人却把这个富亲戚当真正的客人,端茶倒水,留人吃饭。

    所以现在医院传叶梓家里好,就有些人向她靠拢了,说话讨好她,以为这样就能和她是朋友了,以为这就是物以类聚了。

    叶梓这个人对谁看起来都差不多,不咸不淡的,跟谁走得都不近,上班就是同事,大家一起协作把工作做好就是了,看在别人的眼里就是性子有点冷,对于那些想和她拉进关系的人来说她们觉得和叶梓做朋友难度有点大。

    “难怪叶医生的老公能经常来接她,对她那么好,我看可能就是男方家里要靠着女方这边吧。”说这个话的人觉得自己分析得很对,把韩啸说得有点不堪,这样她们心里就平衡了,自己不是没有那个运气找个高富帅吗,所以最好叶梓老公也不是高富帅,是依附于女人的寄生虫就是最好的。

    有些人觉得也许就是那样的,有些人也觉得不太可能,还有的人不太关心。

    韩文青和小七妈就回去了,韩文青拿着自己妈从叶梓哪里拿来的钱,心里一点对叶梓的感激都没有,叶梓的钱难道不是她弟弟的钱?她用就一点负担都没有?

    小七妈让她躺着不要动,说自己出去买菜买肉回来给韩文青补身体,就是没钱。

    韩文青就拿两百块出来给小七妈让她去买菜,小七妈的意思是让韩文青干脆就把那两千块放她那里,她帮着存着,用钱的时候管她要,这样才能存得住钱。

    放你那里?韩文青有不傻,放小七妈那里她还能要得出来?要存钱她自己不会呀?

    小七妈拿着韩文青给的钱就买了一只鸡回来炖,还不是土鸡,顺便还绕了个圈子去找自己儿子,把文青妈给文青钱的事情说了,让自己儿子心里有个底。

    拿回来一只鸡就炖了四分之一,给韩文青端了一大碗汤,让文青多喝汤少吃肉,说虚不受补,现在补也没有用,韩文青还是把肉都吃了,自己去锅里把所有的鸡肉都弄出来吃了,没给其他人留一块。

    小七妈去厨房一看鸡肉没有了,小声的给小七爸说韩文青太馋了,把鸡肉都给吃了,她还打算明天用这鸡肉在炖一次汤的,现在还炖什么炖?

    晚上小七回来搂着韩文青说让她受罪了,自己以后肯定对她好,说了不少的甜言蜜语,最后呢就说到理发店需要进一些设备,要跟上潮流,首先你的工具就得齐全,问韩文青手里有钱没有,韩文青没有多想就把自己手里的钱给了小七,小七转手就把钱给了他妈,他妈会给他存起来的。

    第二天就不给韩文青炖鸡肉了,做的炒白菜,里面还自认为的放了不少猪油,够补了吧,放那么多油。

    “妈,昨天那只鸡没有炖完吧?今天怎么不炖?”韩文青喜欢吃肉,何况她现在又是坐小月子呢。

    “哪里能一次就炖完,昨天吃那些就是补多了,后天再给你炖,鸡肉都在冰箱里呢。”

    韩文青就说不吃鸡可以,鸡蛋总该煮几个来吃吧,糖水鸡蛋不是坐月子的标配吗?还是不给煮,就是那句话虚不受补,鸡蛋多补呀。

    韩文青这人吧也就适合在娘家这边横一点,对小七父母一点办法都没有,告诉小七也没用,小七说他也拿自己父母一点办法没有,能让韩文青做的就是忍一忍。

    韩文青的日子说起来也就比韩文君好了那么一点,只是她自己不知道而已。

    “妈,我想吃你做的红烧肉。”韩文青只能给自己妈打电话,在电话里面说小七妈一个农村老太太做的饭菜不好。

    白淑娴一听女儿想吃嘛就做呗,坐月子呢,去菜市场买了肉就做,做好了还送去韩文青家里。

    韩文青呢她自己现在是不会给她妈说小七妈不给她做肉菜吃的,她妈钱给了她,她把钱给了小七,现在没得吃,她说了以后就不能从她妈那里拿钱了,只有下一次拿钱的时候才会说。

    “小七开买个理发店到底赚钱不赚钱呀,怎么你们手里都没有存钱?”白淑娴也是抱怨,花了大价钱在那么好的地段不赚钱?她以前也去看过,生意不错的呀,可你说赚钱吧,文青又总说没钱,她老是贴钱。

    韩文青自己也说不清楚自己怎么就存不住钱,看着理发店挣的钱,可转手小七又说要投进去买产品,买设备,除了用的钱,就没剩下什么钱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