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古代来的小媳妇 > 第362章 我给老婆来洗脚
    韩啸的工地今天算是正式开工,让叶梓也一起去,请了不少相关单位的领导,搞了个剪彩仪式,比较隆重,这是人事部张经理给出的主意。

    这是叶梓第一次看到韩啸买的这块地,面积不算小也不算大,按照韩啸的意思就是分两次开发,先做前面这一半等前面这一半开卖之后,资金到位了再做后面这一半,不管怎么算都是一点问题都没有,这样干下去就是很稳的事情。

    叶梓是和白淑娴一起来的,两个人现在看着就处得很好,叶梓前段时间也想了很多,她是晚辈,能让着的就让着了,该花钱的地方就花,多说些好听的话,韩啸妈呢就喜欢听好听的,这人也是经不起哄,不会去记以前的那些事,觉得叶梓很好,好不错,两婆媳挽着手站旁边看韩啸和领导们一起剪彩,都很高兴。

    今天是个大日子,公司的所有人都在场,当然也包括韩文青,有人就跟韩文青说了,说总经理这个老婆也就是叶梓真是漂亮,说的人就不知道韩文青是韩啸的姐姐,其实就算知道也没什么,她说这个话是好话,没什么的,但韩文青瘪瘪嘴。

    “光漂亮有什么用?”这说的话透着就是嫉妒。

    “怎么说,难道你认识她?”问的人就很想听八卦,觉得韩文青既然能那样说肯定就是了解这个人,不然怎么就那样说了呢?

    “认识,还很熟,心不太好,抠门着呢。”韩文青对叶梓有成见,怎么想的就怎么说了,说完之后别人就不说话了,看着她,也不去接话,有的能听,但不能去讨论,讨论什么,讨论总经理的夫人抠门?心肠坏?

    真的一般人就不会去嫉妒自己的兄弟媳妇,韩文青就是看不上叶梓,一个农村出来的,凭什么呀?

    剪彩完了,大家一起去用餐,定的就是大酒店,开了十桌,该请的人都请了,另外公司的人都去。

    叶梓挽着韩啸的手一桌一桌的给人家敬酒,她自己不喝酒,也不喜欢喝饮料,杯子里面装的是白开水,对每一桌的人都露出优雅的微笑,谁能看出来这样的叶梓就是农村出来的。

    听说叶梓是中医院的医生,有领导就夸叶梓能干,人家也是很给面子,叶梓和韩啸敬酒端起来就一杯干了,一点不含糊。

    “看见没有,你呀,得跟叶梓多学学。”白淑娴现在对叶梓就是满意,觉得这个媳妇就是娶对了,以前还不觉得,现在和韩啸站在一起就能看出来了,对韩啸有帮助,长得漂亮也是韩啸的面子,这工作也不错吧,说出来拿得上台面。

    “学什么学,她就是命好嫁给了韩啸,要不是韩啸,还不知道她现在在那里呢,估计得在农村种地。”韩文青才不管那么多,桌子上还有人她也说。

    公司里面的人就看出来了,韩文青一定就是韩啸的姐姐,都姓韩吧,现在又和总经理的妈妈坐一起,结合刚才她说的话,就知道一定是母女了。另外就是知道总经理这个夫人是农村人,就是一点都看不出来农村人的样子,漂亮也就不说了,哪里都有长得漂亮的,就是那个气质,一般成城里的人也比不上呀,没得挑的。

    叶梓平时不穿高跟鞋的,今天是韩啸公司的重要日子,她来这样的场合就是给韩啸撑面子的,打扮得很得体,穿了高跟鞋,跟有点高,差不多有八厘米的样子,这就是为了配合韩啸的身高了,好看了之后就得疼,前脚掌疼,站的时间长造成的。

    “没事。”叶梓对韩啸笑着说没事,坚持着和韩啸一起一定要把客人都陪好了。

    “晚上回去我给老婆洗脚。”韩啸轻轻的在叶梓耳朵边说。

    “今天就看你们年轻人秀恩爱了,两个人感情还真是好呀。”有领导家属打趣到,叶梓害羞脸红得就快,大家又一起笑了一回,又问叶梓打不打麻将?

    叶梓摇摇头表示不打。

    不打呀?人家领导夫人就稍微有点失望,这年头打麻将就是她们的乐趣,几个领导的夫人经常聚一起打,今天在场的三个都约了,就说这三缺一了,韩啸说叶梓不会打但是可以去学,领导夫人也就高兴了,还有什么说的,酒店有餐饮也有棋牌,吃完饭就能砌长城。

    “我真的不会打。”叶梓知道这也是必要的应酬,没有怪韩啸先给她应了约。

    “没事,听说打麻将很简单,今天的目的就是陪好她们。”

    既然那样说叶梓就硬着头皮上了,今天身上也带了不少的现金,就怕到时候要用到。

    这个世界其实也不太公平,就说叶梓不会打麻将吧,可这个人真的就很聪明,一圈下来就会了,当然本来说打麻将也不是什么难事,这人记忆力还好,洗牌的时候自己一边砌牌一边看别人砌,有些牌就能看见人家放哪里了,开打的时候大约就知道那些牌在那些人手上,别人没打,一推算就知道人家要什么牌。

    “哎呀,小叶真是不懂打麻将呢,这一圈都是小叶一个人输,我们这是占了小叶的大便宜了。”

    “还是我占便宜了,让你们教我这个愣头青打牌,一会儿就点炮了,肯定你们都不过瘾。”叶梓自己也谦虚。

    第二圈的时候就不是叶梓全部放炮了,她又不傻,知道自己不能赢钱走人,也知道自己的目的就是来输钱的,让人家开心的,但钱又不是大风刮来得,明明可以稍微控制一下,肯定就不会那么傻乎乎的去哎次都输钱。

    “碰。”叶梓碰了一张上家打的牌。

    “怎么上家打的牌你也碰,还不如自己摸一张,等着碰下一张。”

    叶梓笑着说自己就是新鲜想碰牌,不知道还有碰上家不如碰下一个的说法,就是不懂,装着还有点懊恼的样子。

    因为叶梓碰了牌,那个本来该叶梓摸的牌就轮到了下家摸,结果下家一摸也不要。

    “小叶没有摸到的牌我也要不了,小叶你肯定需得着。”说着叶梓下家这个人就把刚摸的牌打了出来。

    “哎呀,我真是该摸,我摸进来就是中间这一张。”叶梓表示很惋惜,好像自己果然不应该碰牌一样。

    “呵呵,不好意思呀,我也正好需要这张牌,胡了,清一色条子。”叶梓上家把牌倒了下来,真的就是清一色。

    “看看我这运气,小叶无意碰个牌都能把炮牌碰到我手里来,小叶这运气上来了,就是不会打也差不了。”这一炮叶梓上家可是数了十几个出去,也没有不高兴,今天就她赢得多,吐点出来也不算什么。

    “看看人家小叶大学生就是不一样,学打麻将比一般人是快,这就输钱的速度就降了下来。”叶梓对家也是说,她才不会相信真的就那么巧,早不碰晚不碰,她就碰了上家的,下家摸牌就放炮,不过打麻将就是这样,既然上了牌桌子,输赢都是应该的,别人怎么打那是别人的事情。

    一个晚上叶梓也不能说不胡牌,她也胡牌,胡的次数少,胡的都是最普通那种,每次赢两个,放给别人的都是大的多的,每次拿出去的多的也有十几个的只是说她把输的次数降低了很多。

    打牌的时候人家也问叶梓现在有没有工作,像叶梓这样的自己老公开公司得肯定就不会缺钱了,安心待在家里当太太的人很多,俗话说的就是相夫教子。

    “在中医院妇产科上班,不算太忙。”

    “真是看不出来,我们小叶这么年轻还是位医生,还是妇产科的医生,真是让人肃然起敬。”

    “就是,小叶看着也太年轻了点,看着就跟十八岁似的,还没要孩子的吧,这女人吧生了孩子之后才会老得快,你们年轻人能耍的一定要多耍两年。”这就是说笑了,谁也不会认为叶梓就是十八岁的人,十八岁能当妇产科的医生?

    “估计也快要孩子了吧,你们家小韩听说快三十了?也算是年轻有为了,三十岁不到自己出来开公司建房子,我瞧着那稳重的劲儿也是没有几个人能比的。”

    “就是,小叶像小韩这样的男人你可得抓紧了,外面多少女人盯着呢。”

    叶梓笑着说不会的,她相信韩啸。

    “你们两个也别说那话,小叶也是个美人,我看该紧张的是小韩吧!”

    “哈哈哈,就是这个道理。”

    “你们摸摸小叶这手,这皮肤,真是跟段子一样,那个男人不喜欢?”叶梓下家真是一点不客气,把叶梓的手拉到自己手里,翻来覆去的摸了几把。

    说不反感那是假的,就是这种情况下还是得保持微笑,最好还得带点羞涩样子。

    其他两个倒是没有上手,叶梓在心里松了一口气。

    大家就是看她年轻,皮肤又好,那个女人不想自己着年轻,不想自己五十了皮肤还能掐的出水来?

    别看叶梓没点多少炮,打得不小输得也多,一晚上还不到十二点,输了三千多块,幸好带的钱是够的。

    “算来算去都是小叶一个人输,真是对不住了,我们这做大姐的还赢你的钱。”赢了钱的当然就高兴,平时打也是这个数,但因为大家都是老打牌的在一起,输赢也不大,最多也就几百块,今天遇上叶梓不会打的就多赢了一点,别人也不会去想叶梓是故意放水就算是故意放水,她们也收了,她们老公能来这开工典礼难道不是给小叶面子了?

    叶梓打牌,韩啸也打牌,大家也都是有分寸的人,说好打到晚上十二点那就是打到十二点,叶梓稍微在外面等了一下韩啸,等大家出来又陪着韩啸一个一个把人送走,看起来大家都挺开心的,来吃来喝还能赢钱谁能不高兴。

    等人都走了,韩啸和叶梓也该回家了,就是叶梓这脚不行了,挺了一天了,这个时候也不装了,对韩啸撒娇,“老公,我走不动了”

    这次穿的鞋不但高了点,为了搭配身上的裙子,穿这个鞋是小尖头,前面的五个脚趾头就都挤在那么小的小三角形里面,憋得疼,加上人本来到了晚上脚也会稍微有点浮肿,把脚装在那么小的空间里面就更加的难受了。

    “把鞋脱了。”

    “不要,在外面呢。”

    “大晚上的谁还去注意你的脚,赶紧脱了,脚难受呢。”就说这个韩啸把蹲下去就帮叶梓脱鞋,他才不去管别人的眼光呢,对自己媳妇好有什么不好意思的,让别人羡慕去吧。

    叶梓也蹲了下去,不让韩啸脱,就说从酒店门口走到停车场也没几步路,她坚持一下就行。

    “那你在这里等我,我去把车开过来,你换着脚站,不要两只脚一起站,累着了我心疼。”

    韩啸自己去把车开了过来,下车本来想直接把叶梓抱上车的,叶梓死活不让,最后是扶着叶梓上的车,上了车韩啸就表现出他强势的一面,动手把叶梓的鞋子给脱了。

    “老婆你受罪了。”不敢用手去给叶梓揉,怕把她的皮给揉破了,现在脚就是肿的,透过丝袜都能看见脚趾头上那个水泡。

    “你先忍着点,一会儿就到家了。”

    就说这个韩啸心疼起老婆来说真的心疼,非要给叶梓洗脚,打了热水,小心得抓着叶梓的脚放到水里去,“烫不烫,烫你就说一声。”

    “韩啸我自己来吧。”今天她确实是累了,难道说她累韩啸就不累了,一个男人心疼你,他是你男人,难道叶梓就不能心疼韩啸?

    韩啸肯定就是不肯的,非要给叶梓把这个脚洗完,握着后脚跟去慢慢的揉,揉完一只又换另一只,一点也不觉得烦,做得那是一个心甘情愿。

    用手去触碰叶梓脚趾头上的水泡,确实里面全部都是水,问疼不疼,叶梓说没有什么感觉。

    “没感觉那是因为它还没有破,我也没有用力去挤压,但你要想它好,要想穿鞋子舒服,就得把里面的水给挤出来,这样过两天就能好了。”

    “韩啸,我自己是医生。”

    “哎呀,我都忘记媳妇你是医生了,那你自己来扎?”韩啸打趣叶梓

    大部分的人都对针尖有一种恐惧感,叶梓自己是下不了手了,还是让韩啸代劳,扎完是真的疼呀。

    “老公给你亲亲,不疼哈。”跟哄小孩子一样,韩啸在叶梓的脚背上就是一吻,叶梓不好意思的把脚缩了回去说怎么能吻脚。(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