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古代来的小媳妇 > 第361章
    王小琴把陈下问得事情给家里说了,家里的人到没有觉得女儿十九岁的年龄谈恋爱早,在农村十七八岁生孩子的也不少,没有扯证都是先办酒席然后生孩子一起出去打两年工回来在再扯证,农村人没有那么多心眼,不会说回来就闹离婚,都是实实在在过日子的人。

    城里人可能不太一样,这些年叶梓舅舅舅妈在城里面也看多了,做生意又在学校那边,那些中学生早恋的,今天恋爱明天就分手的,看着就还是个孩子样,学人家手拉手,偷偷的亲嘴儿,那些能长久得了,跟过家家一样。

    现在是什么问题呢,他们就是怕小琴被骗了,女孩子和男孩子不一样,谈一场恋爱下来,要是遇不到对的人分手了,吃亏的还不是女孩子,再谈下一个的时候别人就会挑剔你,这个世界对女孩子从来都不会是和男孩子一样公平的。

    “你自己觉得那个人怎么样嘛?”

    “他说是因为我好看才注意到我的,我觉得他这个人挺诚实的,人也长的高,名牌大学毕业的,现在工作也不错。”王小琴就没有和他父母说陈下问的长相,挑拣了说。

    “我们家小琴确实长得好看,和叶梓叶秋一样的好看。”自己家的孩子永远都是最好的,王军倒是觉得这个陈下问说了句实话,“男人嘛那个不喜欢好看的姑娘,你妈当年要是不好看我也不会喜欢,就是你外婆当年不让你妈嫁给我,嫌弃我穷了,还好你老爸我勤劳致富,现在咱们家放村子里去也是数一数二的,你外婆现在也不说了。”

    “你说起来就没个完了,现在说孩子的事情呢,要我说咱们这样的家庭也不去挑人家,男孩子学历高有正式工作就很好了,就是小琴这个年龄小了点,这不是农村,结婚没有那么早的。”李玉芬还是舍不得,怎么看着看着自己这女儿就长大了,亭亭玉立的也要谈恋爱结婚了,心里有点复杂。

    就说这女人的青春也没有几年,再好看的女人也有老的时候,年龄大了就比不过年纪小的,现在小琴父母就是担心什么呢,担心以后要是小琴年龄大了怎么办,那个陈下问都说了喜欢小琴好看。

    “哎呀,你们纠结那些干什么?人家说实话也纠结,以后我找女朋友还不是先看外表接着才会去看人品,都是一样的嘛。”小琴弟弟小强看他们纠结不清楚,干脆就说了。

    “你们当父母的就是管得多,姐姐能回来给你们说这个人,那就是姐姐对那个有意思,人好不好相处了不就成了,觉得还不放心,让我姐带人去给叶梓姐姐看看,叶梓姐能嫁得好说明她是有眼光的。”

    就因为王小强的话,这个王小琴就真把人带到了叶梓面前,她自己和陈下问说了,要是她这个表姐觉得他不好,那么两个人就不要谈了。

    陈下问也是紧张,以为王小琴要带他去见父母呢,结果是去见表姐,是上次看到的那个漂亮医生吧?

    一点都不敢马虎,定了周末见面,专门还去理了个头发,买了一身西装整个人看起来很正式,本来就是衣架子,这人就属于看背影型的,从后面看让人觉得肯定是个大帅哥,从前面看就不行了,让人失望,那张脸就不该配这个身材,但总的来说整体看起来好多了。

    叶梓看到陈下问的时候一下子就想起来了,是哪天那个站在输液室门口的病人,原来那个时候两个人就有点意思了。

    着重看了一下陈下问的脸,也就是多看了两眼,她是医生多看两眼的目的就是在衡量这个人的脸到底能不能医,现在的人内分泌失调的太多,长痘,各种原因。

    陈下问看叶梓盯着他的脸心里一咯噔,王小琴不会是个看脸的主吧?以为自己这事要黄,心里就更加的紧张,但紧张也就那么一下子,文化人,家里条件又好,说话的时候给叶梓的感觉就是不一般。

    真的见一面要分辨出一个人的好坏来不太容易,叶梓觉得这个人吧还行,挺自信的,毕竟那脸都那样了,还能端端正正的站在那里给她看,这人就不简单,说话也有条理。

    事后王小琴问她怎么样,她就照着说了,就说自己的感觉,觉得那样的人一般不会是简单家庭出来的,谁给的他那样的自信?

    “这样呀?如果他家里很好我到底要不要和他交往呀?”王小琴一听叶梓的话,自己倒是不自信了。

    “其他的事情那就得看你自己的了。”

    王小琴这边就有点退缩了,给陈下问说自己还要考虑考虑。

    为什么还要考虑呀?陈下问着急,说见她表姐,那就见表姐,见完表姐就这样了。

    “我表姐说你家里条件肯定不错,我家是农村的。”王小琴就这样直接的问了。

    “好好好,我老实交代。”

    “我们两个还是算了吧。”

    陈下问说完之后王小琴就彻底不干了,她那里会想到陈下问的家庭是那样的,两个家庭就是差距太大了。

    现在叶梓自己又开上车了,回去的路上一边开车一边就想到了今天看见陈下问的时候觉得他那身衣服不错,一想到这个衣服吧,觉得自己最近有点忽略了韩啸,两个人都没有去逛街,当然这也有忙的缘故。

    到家一看今天韩啸回家的比她还早些,再一看,韩啸身上的那身衣服就不够看了,都是老总的人了,穿那样一身衣服,走出去他自己不说,别人也看不出来他是一个公司的老总,这年头佛靠金装人靠衣装的,还是她疏忽了。

    就说吃过饭出去给韩啸买几身衣服,还有鞋子什么的。

    白淑娴没有意见,觉得韩啸也早就该有几身好的行头了,给她儿子买东西,她一点意见都没有。

    “我也去?”

    叶梓主动喊白淑娴一起去,说的话也好听说白淑娴是韩啸妈妈,是她生的儿子她肯定是最了解的,去帮韩啸参考就是最合适不过的了,其实就是选个衣服,跟是不是妈妈帮着看的关系不太大,叶梓就是想认真处一下这个婆媳关系。

    白淑娴听叶梓那样说,心里就舒坦了,去,怎么不去,带着韩甜甜一起去的。

    入冬了,给韩啸看那种呢料的大衣,可以穿在西装外面的那种,叶梓自己上手去给韩啸整理,不需要售货员动手,这是她的一贯作风。

    这些卖衣服的人也看得明白,一家人出来逛街,人家肯定就是老婆了,站在旁边只动嘴不动手,就说这个衣服很适合这位先生。

    叶梓笑笑没有接话,价钱在那里,韩啸本身也是衣架子,穿什么都能穿得出来,怎么都合适。

    “有点贵。”白淑娴小声的跟叶梓说到,刚才她就是看了一下旁边的衣服,就翻了一件衣服的吊牌看,不得了,几大千。

    “好看吗?”叶梓不去正面回答白淑娴的话。

    白淑娴又认真的看了看韩啸穿着买衣服的效果,确实就是不错,贵的和便宜的还是有差距的,整个人的档次就上去了,想着这是自己的儿子,心里也是高兴,还有点得意,她怎么就能生出来这么优秀的儿子呢?再一看刚进店的那个中年男人,和韩啸一对比,觉得自己儿子怎么看怎么好。

    “我看这件衣服不错。”白淑娴想买就买吧,这衣服穿在自己儿子身上值了。

    叶梓笑着去刷卡。

    “阿姨。”

    白淑娴刚才也是没有注意,就是那个中年男人身边的女人是宋嫣然,再仔细一看,可不是吗,那就是宋嫣然的老公,心里也是叹息,怎么就找了个那样的,配不上,看看宋嫣然还穿的平跟鞋,站那里和她老公差不多高,除了有几个钱以外,就属那肚子最突出了,显得年龄有点大了,听说是三十多岁,看着跟四十以上的人一样。

    想到肚子,宋嫣然那肚子呢?那肚子怎么又平了?孩子生了是不可能的,这是流产了?

    “嫣然你也出来逛呀?”互相打招呼就有点尴尬,两家人现在不怎么说话,说是仇人吧,不可能,两家也没有什么深仇大恨,就是两家的孩子没能在一起而已。

    宋嫣然也是看叶梓,比她年轻现在就是很明显的,没有化妆那皮肤还能水灵灵的,眼角也不像她一样有鱼尾纹了,再一看韩啸,她自己都不得不认输,人家叶梓和韩啸站在一起就是一对璧人,只能想到两个字,般配。

    徐前进也是盯着叶梓去看,觉得这个女人有味道,他喜欢漂亮的女人,就是和蒋歌不在一起后还是有其他女人,他在外面养女人就没有断过,他这种男人就不可能光有宋嫣然这么一个女人的,人就不是那安分的人。

    韩啸有点讨厌这个徐前进,不喜欢他盯着叶梓那样赤裸裸的去看,催促叶梓赶紧付钱走人了。

    白淑娴自然也和宋嫣然没什么聊的,就是面子聊了几句,等叶梓刷完卡就走了。

    宋嫣然挽着徐前进的手说回去吧,自己有点头晕,她现在也不去想以前那些事情了,她和韩啸就是没有缘分的,现在她也不去想生儿子了,生不出来干脆就不生了,有个女儿带着就算了,打算就这样睁眼闭眼的和徐前进过一辈子算了。

    头晕,徐前进心里也是冷笑,别以为他不知道韩啸这个人是宋嫣然之前喜欢过的,为什么他对宋嫣然现在就是不冷不热的,那是因为知道宋嫣然不爱他。

    叶梓这一行人出去又逛另外得店,又给韩啸买了两身衣服,觉得差不多了说要给白淑娴买两件衣服,白淑娴一看那标签上面的价格就说不要了,都是上千的衣服,不是她节省,就是觉得她穿没必要,她又不跟韩啸一样平时要见那么多人,最后抵不过叶梓和韩啸的劝还是买了一件,她自己说特别的习惯的,那种碎花的面料,穿着显年轻不说,多少年也不过时,出店的时候就拉着叶梓的手了,叫谁看了也觉得两个人就是母女,亲亲热热的。

    又给韩甜甜买了不少,小孩子的衣服到没有那么贵,上百的衣服都算是很漂亮的了,毕竟还是有老韩家的基因,这甜甜长开了些也好看了些,和刚生出来那个时候比真是有很大的变化。

    叶荣现在就等于说是和高希希两个分居了,说分居也算不上,就是同床异梦那种,两个人还是在一个屋子里面睡,睡的也是一张床,两个人就是不说话,不交流,精神上的肉体上的都不交流。

    大家都是成年人,有没有需要,需要肯定就是有的,但叶荣就是不想碰高希希,想到她不愿意生孩子心里就有气,他自己有需要洗澡的时候就在卫生间自己用手解决了,坚决不找高希希。

    高希希是女人,她就是一块地,这块地久了不开垦就早长草,心里想,可叶荣不碰她,她也试着像叶荣发出过几次信号,可人家就一句话,累了要睡觉,她能厚着脸皮爬叶荣身上去?倒是厚着脸皮上去了那么一次,叶荣怎么说,说自己刚才在卫生间解决过了,把高希希气了个半死,你老婆睡你旁边不动,你自己耍五指姑娘?

    夫妻两个房事外人真的就没有办法管,高希希给自己妈说了也白说,总不能丈母娘跑去跟女婿说让他跟女儿同房吧光是想都觉得是笑话,希希妈只能说对叶荣更好,希望他能看见自己对他好的份上去对高希希好,毕竟叶荣现在爹死了,娘嫁了,他们家就是他的亲人,人心都是肉长的,她就不信叶荣是个忘恩负义的。

    不是叶荣要怎么去想,没办法不去想,那次高希希爸爸说怎么逼他的?他不可能不去记着,现在自己也存钱,他的钱以前没有交给高希希过,现在更不会交,之前还拿钱给他妈用,现在自己手就比较紧,那次看见自己妈和别的男人那个事情之后就不怎么给他妈拿钱了,心里也是有砍了,就是唯一放不下的就是叶誉。(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