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古代来的小媳妇 > 第360章 妥协
    郑柏飞昨天是生气走了,他也是有尊严的人,昨天能做到那样就是最大限度的忍耐了,说他是流氓,他怎么就流氓了,他是把李珍玩了就扔了吗?还是说李珍怀孕他不负责了?

    柏飞妈看自己儿子回家来住就知道出问题了,只是和她想的有点不一样,她以为是郑柏飞和李珍吵架了。

    “人是你自己选的,你就该好好的对人家,现在人家李珍还怀着咱们郑家的孩子,有什么你也让着点。”

    “妈,不是你想的那样。”

    “那是哪样?你是我生的儿子,我还能不知道你的脾气,你就是太挑剔了,什么都要求最好。”

    郑柏飞就说李珍父母来了,来了就来了吧,他也去接机了,可人家就说他是流氓了,其他的话也不让他说直接给判的死刑,看不上他,他怎么就差了?

    柏飞妈也没有想到是李珍的父母来了,说要不自己去见见李珍的父母?好好的谈谈两个孩子的事情,可怎么去谈,郑柏飞现在就是还不想结婚,不想结婚又让人怀了孩子,说实话这就是人家父母说的耍流氓,但她肯定就不会这样去说她儿子。

    “你的事情我还瞒着你父亲呢,他要是知道了,看你怎么办,都上了报纸了,估计他也快知道了。”

    有些话就说不得,这不话刚落音柏飞爸得秘书电话就来了,说老爷子要见他,这两父子也是不对付,见个面还得去他办公室,搞得跟上下级关系一样,当然本来郑柏飞的父亲肯定就是比他更忙一些,经常能在新闻联播里面简单的人,就是自己的老婆也不是就说天天能见的,晚上还得飞法国去。

    “怎么回事?”柏飞爸把报纸就扔郑柏飞脸上了。

    郑柏飞吊儿郎当的把脸上的报纸拿下来,看了一眼,就是前天晚上晚会上的尽头,“是不是觉得很配?”

    “我问的不是这个问题,你就说那肚子是不是你搞大的?”

    “老爸你这个问题就问得没有水准了,不是我的孩子我把人护在怀里?”这就是承认了。

    “既然这样那就尽快安排结婚,我这张老脸也是被你丢尽了,没办法看了。”柏飞爸都不知道该高兴还是该高兴了,别看他这些年一直都是忙,可他也是盼儿子结婚早点给他生个孙子,可没想到这么突然就是给了他一个惊喜,不管怎么有的,反正也是有了,在郑柏飞来见他之前,李珍以及她家里的情况,全部都了解了,女孩子不错,在高翻院工作,门第不说,女孩子自己能配自己儿子。

    “我结婚的事情你能不能不管呀,我现在还不想结婚。”

    “由不得你!”

    郑柏飞摔门走人,他不结婚,难道还能把他押到婚礼上去不成?

    按照李珍妈的意思就是这孩子不能要,要带李珍去把孩子给打了,女孩子的一辈子呀,不能为了一个孩子就毁了,人家是真的不在乎你,要是真的在乎你的话能不先和你结婚就把你肚子给搞大了,反正就是觉得郑柏飞是个不太靠谱的男人,不负责人。

    “李珍,你听妈妈的话,妈妈不可能害你的,现在痛一次比一辈子都痛的好。”

    “妈,可是他在我肚子里面都这么大了,都成型了……”李珍哭得稀里哗啦的,她怎么会舍得,孩子现在每天都会在她的肚子里面动,现在就是她的宝贝儿了,她不能放弃他,不管之后会怎么样,她至少现在就是想了以后就是一辈子不嫁人也要把孩子生下来给养大了。

    “你这个妮子,你知道不知道,带个孩子嫁人和没有孩子嫁人完全就是两码事呀。”李珍的妈也哭,看着女儿大起来的肚子,不是她狠心,孩子不懂,她这个做妈的不能由着她来。

    “孩子生下来我送到郑家去给他爸爸。”李珍觉得自己有点无路可走的感觉,孩子是她的,也是郑柏飞的,郑家那边这段时间看就是肯定要养的,孩子不会受苦,大不了她以后不见孩子。

    “让她自己决定吧。”李珍爸终于开了口。

    “让她自己决定,她自己怎么决定?她就是想把孩子生下来送到郑家去,那她自己成了什么了,给郑家生孩子的机器?那样的家庭以后想见孩子都难,母子连心的,以后她的日子怎么过?”

    现在李珍的妈就是逼她,问她是要父母还是要肚子里面的孩子,不打孩子也行,那他们两个马上就回去,就当没有生他们这个女儿。

    郑柏飞一晚上都没有睡着,都是断断续续的,身体犯贱了,没有李珍在旁边就是睡不着了,穿了衣服起来,还得去酒店。

    “都什么时间了还出去?”柏飞妈也是睡不着,柏飞爸和她通了电话,叫她赶紧安排两个孩子的婚礼,可柏飞的意思就是不想结婚呀,她自己生的儿子她了解,这脾气上来了谁说也不行,不结婚你拿枪押着去都不行。

    “我去趟酒店,睡不着。”

    王胖子还在酒店守着呢,不敢走开,不是担心李珍,主要是李珍肚子里面的孩子贵重,要是孩子有个什么事情,柏飞妈肯定不能饶了他,已经给他发过电话了,不能出事。

    “怎么样?”

    “今天还没有出过酒店,就是李小姐脸色不太好,可能是哭过了。”王胖子斟酌词语说到,不能话多,又要说清楚。

    郑柏飞皱着眉头进了507,爬在墙上去听隔壁的声音,没有动静,心里骂了一句李珍这个没良心的,他都睡不着了,也不想办法联系他。

    李珍一整天都想去联系郑柏飞,可自己的手机被自己妈给收了,现在也是没有睡,睡不着,睁着眼睛等,等她爸妈睡着了好偷电话给郑柏飞发信息,她妈明天就要带她去医院把孩子给流产了,具体的说是孩子大了只能引产。

    “怎么还不睡?”李珍妈自己也睡不着,心软了,李珍肚子里面毕竟就是一条生命呀,月份都那么大了,她也是要考虑引产会不会给李珍带来危险。

    李珍没有回答她妈的话,假装自己睡着了。

    又等了差不多半个小时,李珍觉得自己妈肯定睡着了,起来悄悄的从她妈枕头下偷出了自己的电话,跑卫生间去给郑柏飞发短信。

    郑柏飞听到手机响第一时间就打开手机来看,什么,要打掉他的孩子,哪里还忍得住,给李珍发短信让她出来说自己就在隔壁。

    李珍一出门就被郑柏飞拉进了怀里。

    “跟我走,我就不信了,我还保不住咱们的孩子,我保证能让你妈找不到你!”

    李珍不走,走也解决不了问题,她不能不要父母,就是哭,还不敢哭大声了,怕把她爸妈给哭醒了。

    其实李珍妈根本就没有睡,李珍爸也没有睡,李珍妈就是故意装睡的,为了李珍,这个心这次真的是操碎了。

    “珍爸,你说我这样做到底对还是不对呀?那样的人家,现在也没有说让我们珍儿嫁过去的话,以后那个什么飞的结婚了,我们珍儿该怎么办?”

    李珍还是没有跟郑柏飞走,哭了一场之后又悄悄的进了屋,自己躺下睁眼到天亮。

    一大早谁敲门?开门一看郑柏飞站外面呢。

    “妈,爸……”一脸胡渣的郑柏飞张口就喊人,把大家都搞蒙了,这是几个意思?昨天还说不结婚的人,今天开口喊李珍父母爸妈?

    郑柏飞昨天在李珍回屋子以后他自己在隔壁也是一夜没睡,睁眼到天亮,就想一个问题,结婚,到底结婚不结婚,结婚真的对他来说就那么难吗?又不是刀子架在他脖子上了,不结婚李珍肯定是要被她父母拉回去的,孩子也没有了,最后他还是妥协了,这个婚他结。

    李珍父母都是文化人,没想过要去拿乔,也没有必要,昨天晚上李珍悄悄出去的时候李珍父母也就妥协了,这是孩子自己选的,现在郑柏飞都开口说要娶了,他们能不让大着肚子的女儿嫁?

    把郑柏飞让进了屋子,他到底怎么打算的,刚才喊爸妈了,那就是要娶李珍了,娶是一回事,到底能不能对李珍好又是一回事。

    既然已经下定决心结婚了,郑柏飞也没有什么好纠结的,就说自己确实是真心喜欢李珍的,一开始是不想结婚,他说就算是开始打算不结婚也没有想过要抛弃李珍,他就是想和李珍那样过日子。

    “哎,要不是李珍有了你的孩子,她又非要生下来,这个婚我也不能让你们结,你和李珍到底之前是怎么一回事我们也不问了,昨天你说我们问都不问就给你判了死刑,今天我们还是不问过去,问你也解释不了,光就是她这个肚子怎么大起来的你自己都不好说,我们只一点,希望以后你对李珍能好。”

    “爸妈,你们放心,我肯定会对李珍好的。”这就是郑柏飞的承诺了,紧紧的抓着李珍的手,李珍的眼泪瞬间就滴到了郑柏飞的手上,之前她一直以为自己不喜欢郑柏飞,可这一刻她心跳得厉害,感动得一塌糊涂。

    “你父母怎么说?”李珍妈说结婚也不是两个人的事情,还是两家人的事情,只听李珍说郑柏飞自己开公司,他们也看见郑柏飞开那车了,光是那车就是他们这当老师的一辈子买不起的,他们并不是真的涨李珍嫁个有钱人,担心李珍嫁到那样的家庭里面日子不好过,规矩多。

    “我爸已经说了让尽快结婚,我妈也没有意见,如果父母见面的话,现在就只能见着我妈,我爸到国外出访去了。”

    出访?什么人才能用出访这个词?问郑柏飞的爸到底是谁,李珍父母惊呆了,本来就只是以为郑家大不了就是有点钱而已,现在到好,不但有钱还是有权的人家,那种家庭就是他们根本就没办法去想的,谁知道就被自己女儿给遇上了,也不知道到底是好是坏,但李珍父母现在更多的就是担心。

    既然要结婚,这两家见面就是必须的,柏飞爸太忙了,这个就不能要求人家必须在场了,国家的事怎么都得放在第一位,只有郑柏飞的妈来了。

    见面的地点直接就安排在了郑柏飞家里,就是想对未来的亲家表示尊重。

    柏飞妈和郑柏飞是站在门口等,看见去接的车子进来了就迎了上去。

    “亲家。”柏飞妈就是特别会说话的人,可身份在哪里,就算是拉着李珍妈的手还是让她感觉到了压力。

    李珍妈有点一进豪门深似海的感觉,进这一片的时候一路上都有警卫不说,家门口还站两个警卫,还都是配枪的,李珍以后的日子那得多小心呀?就怕以后出个门都不方便。

    也没什么好谈的,主要就是两个意思,一个是婚事得赶紧办,李珍肚子都快六个月了,另一个就是两家都同意婚事从简,郑柏飞的父亲在那个位置上,他儿子的婚礼也不能太抢眼了,李珍父母同意不大办也是想着李珍的肚子都出来了,怀着孩子结婚不太光彩,还大办招摇也不好。

    婚事就这样定下来了,直接把人请到家里来定的最近的吉日,算起来十天都还不到。

    “亲家,这个你收下,孩子的事情太匆忙了,也没有好好的准备,感谢你们把李珍养得这样的好,这是聘礼,就是应该给的。”

    李珍妈打开盒子一看,一张贴囍字的银里面,别看就是一张银行卡,里面的金额李珍妈不能往少了去想,要是就是和几大的话也不用拿卡了。

    “柏飞妈这个我们不能收,我们也不是卖女儿,只要以后孩子过得好,怎么都成。”李珍妈把盒子盖好推了回去,不管拿里面有多少钱,他们能同意郑柏飞娶李珍就不是奔了钱来的,活了半辈子了,他们过得还行,没有缺过钱,也不需要多少钱,他们自己还存了钱,那些钱以后都是李珍的。

    “放心,这些都是柏飞自己挣的,都是应该给的,你们要是不用,存在以后给外孙也是一样的,该有的风俗咱们还是不能不要。”盒子又给推了回去,柏飞妈按着李珍妈得手就不让再推回去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