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古代来的小媳妇 > 第358章 还不伺候了!
    “李珍,有什么咱们回去说,你往公交车上挤什么,你不知道你自己大肚子呀!”郑柏飞追上去拉着李珍,李珍一只脚已经踏了上去,她甚至不知道这辆公交车开往哪里,就想上去再说。

    “走不走呀?”公交车上就有人催了,你不走也别耽误别人的时间,李珍一甩手就上了公交车,上车以后才发现真的有点挤,一个座位都没有,就有人给她让座,说着谢谢不客气的就去坐了,刚坐下公交车一个急刹车,差点就摔了。

    公交车怎么就急刹车了呢,郑柏飞开着车拦在前面呢,下车拍打公交车的车门,司机没有办法肯定就得开,车上的人一看是刚才拉着女孩子的男人,想可能是两口子吵架了,打架也是劝李珍。

    “姑娘有什么事情回去好好说,两个人孩子都有了,别赌气。”

    郑柏飞觉得自己冤枉,他到现在连李珍怎么了都不知道,但李珍就是说是他惹了她,他到底怎么她了?

    “不好意思,我做错了事,老婆闹点小脾气。”郑柏飞要拉李珍下车,李珍不下不去看郑柏飞。

    李珍不下车不行呀,郑柏飞的车横在公交车的前面,公交车也走不了。

    “你到底想干嘛。”李珍下车,脑子里面很乱,想着自己父母什么时候下飞机。

    “我还问你到底干嘛呢,有事情你说出来,别给我这样生气。”郑柏飞去哄李珍,他真的是很好脾气了,你换个女人试试看,看他鸟不鸟你。

    “我爸妈来了。”说完李珍就哭,她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啊?”郑柏飞也没有想到是这么个事情,有点棘手,李珍父母?他还真的没有想过李珍父母的事情,之前光想着和李珍就这样过日子了,生了孩子就三个人过日子,没什么不好,忘记了李珍也是有父母的。

    问李珍人现在在哪里?李珍说可能还没有下飞机。

    见还是不见?郑柏飞不怕的,他就是有点担心李珍,终于也知道为什么刚才李珍情绪那么失控了,换做是谁也淡定不了,何况李珍还那样的年轻,经历的事情不多。

    “那咱们现在去接他们。”郑柏飞拖着李珍上车,去就是礼貌问题,不去肯定不行,让李珍避着不见自己的父母那就是不成熟的表现。

    一路上李珍都在重复自己该怎么办到底该怎么办,手心冰凉,郑柏飞说不用害怕,有他呢,可郑柏飞就是高估了他自己,他以为他出面李珍就父母就不会生气?

    见到李珍父母的时候,方正已经接到了人,正带着李珍父母朝机场外面走。

    李珍妈也傻眼了,还真是怀孕了?和李珍一起来得那个男人她认得,就是报纸上搂着李珍的那个男人,不用问,孩子肯定就是他的了吧?

    “伯父伯母……”郑柏飞这招呼还没有打完呢,甚至脸上还挂着笑容,这就被李珍妈推了一把,接着就是一巴掌要扇到脸上去,幸亏反应快,不然这一巴掌就挨了。

    “妈!”李珍没想到自己老妈会动手,平时她就没有见过自己妈情绪这么激动过,父母都是那种不瘟不火的人,老师都是很有耐心的人。

    方正帮着拉着李珍妈,不让她继续去打人,一边又观察起郑柏飞来,他这次再见到李珍也是吃惊不小,毕业才多久,之前也没有听说过谈恋爱呀,怀孕了?肚子还都那么大了,更没有听说结婚的事情,也难怪李珍父母这么生气。

    “你别叫我妈,我怎么生了个你这样的女儿。”李珍妈甩开李珍的手,没有真的去用多大的力,生气归生气,女儿怀着孩子,难道说她就真的没有分寸?她可以不在乎李珍肚子里面的孩子,可李珍是它生的。

    “伯母您别生气,一切都是我的错,我能给你们解释。”郑柏飞刚才那一会儿没有说话,他也是被李珍妈刚才来拿一下整蒙了,长这么大真的没有人敢动过他,除了他的父亲,那都是小时候的事情了,结果今天差一点被李珍的妈给打了,还好没有打到脸,他是个要脸的人,如果真的打打到脸了,信不信他能立马翻脸走人。

    为了李珍现在也不是翻脸的时候。

    “跟我们走还是跟他走?”李珍父母根本就没有搭理郑柏飞,直接问李珍,完全把郑柏飞当成了一个透明人。

    “伯母伯父,我车就停在那里,你们要去那里我送你们吧。”郑柏飞厚着脸皮上,还是那句话一切为了李珍,谁叫他喜欢人家呢。

    李珍父母还是把郑柏飞当成是透明人,根本不理他,再问李珍跟着谁走?方正已经叫了一辆出租车过来,把后车门给打开了。

    李珍没得选择,上了出租车。

    “李珍!”郑柏飞喊了一声。

    “要不你先回去吧。”

    郑柏飞哪里能转头就回去,开着车跟在李珍他们车后面,那车上有李珍,李珍肚子里面有他的孩子,现在李珍父母很生气,他不能就这样让李珍父母把她带走他得去说清楚呀。

    李珍父母真的就是当郑柏飞是透明人了,住酒店开房的时候人家就是叫方正去办理,他郑柏飞也是豁出去了,不要脸就不要脸吧,要贴着去给房钱,李珍妈直接给前台服务员说了一句不认识,弄得前台服务员拿着郑柏飞的卡也不好开刷,双手又恭敬的还给他。

    郑柏飞还不能生气,他现在就没有生气的权利,跟着人家上楼去房间,到了门口李珍妈就不让他进了。

    “你谁呀,进错房间了吧。”

    “阿姨,我……”

    “谁是你阿姨,我可从来都不认识你这一号大人物。”

    李珍是想说话来着,李珍妈根本就不让,推着李珍进屋里面去,然后就把门直接给关了,把郑柏飞给关在了外面。

    郑柏飞还从来没有这么没有面子过,心里急,有点热,把外套脱了拿在手里,把领导也松了,衬衣的扣子打开一颗,人靠着墙给王胖子打电话,说要在八点前看到王胖子出现在酒店里面,他要开506房间隔壁的房间。

    郑柏飞自己守在门外,贴着们去听了一下,隔音很好,根本听不到屋子里面得声音。

    王胖子也是叫苦,前脚刚进屋,这鞋刚脱了,他老板这又是发生什么事情了,没有时间让他去多想,赶紧又穿着鞋子出去。

    “饭吃了再出去吧?”王胖子老婆追出来说。

    “老板着急叫呢,你自己吃。”

    王胖子老婆就知道不能说了,老板的事情就是大事,什么时候喊去就一定要去,这是她老公的工作。

    为了在八点前赶到郑柏飞的酒店去,王胖子直接闯了好几个红灯,祈祷只要不被交警现场给抓着就成。

    王胖子开了507的房上楼去找自己老板,人守在走廊里面呢,看样子心情很不好,王胖子哪里敢耽搁,喊了一声老板上前去给郑柏飞刷卡开门,郑柏飞的衣服直接就扔王胖子头上了。

    “李珍父母来了,你不知道?”

    王胖子欲哭无泪,盯着李珍也就算了,还要盯着她的父母?话说她父母怎么就来了?绝对不会是来商量婚事的,看来是来者不善,那这么说来506房间里面住的是李珍父母了?

    “老板,要不先吃个饭,其他的从长计议?”

    王胖子的提议正好,李珍父母现在肯定也没有吃饭,不是刚下飞机吗?飞机餐吃过了?吃过了不是还可以吃吗?

    王胖子自己去订餐,标准就是高标准了,不敢马虎,看得出来老板这次遇上不好处理的事情了,选了一瓶上万的红酒,喝不喝得惯是一回事,这就能看出来心意诚不诚了,一般来说很多事情都能在酒桌子上去解决,王胖子自己就是在酒桌子上把老岳丈给拿下的。

    李珍的电话响起来,是郑柏飞打的,她是响接的,拿起来要接,她妈把手机抢过去就按掉了,不让接。

    “你们还有什么好说的,那个什么飞是吧,我一看就知道他不是什么好人,不正经,我好好的一个女儿被他骗成了这样大着肚子不敢给家里说,他是打算就这样让你把孩子生下来?”

    李珍妈上手就打李珍了,一巴掌拍到了背上,用了点力气,李珍往前面一扑,李珍妈自己也吓了一跳,又赶紧去拉,方正和李珍爸都去拉,李珍自己也稳住了,李珍妈力气是大了点,但还不至于把人拍递上去,就是吓着了。

    李珍也是哭,不知道怎么说,她妈什么都说对了,郑柏飞就是个流氓,强迫她怀了孩子,现在还这样把她留在身边。

    郑柏飞的电话又打了进来。

    “你不要打进来了,我们不认识你。”电话是李珍妈接的,这是直接就不给郑柏飞说话的机会。

    “阿姨,是我没能把李珍给照顾好。”方正有点内疚,他一直都是觉得自己把李珍当妹妹看的,可今天看到李珍大着肚子的时候,特别是旁边还站了一个男人的时候,他又觉得自己对李珍的感情好像不是兄妹情,有点复杂。

    李珍父母都说不是方正的错,他们都是讲道理的人,人家方正就是和李珍走得近一点的同学而已,你能要求人家帮你照顾李珍?两个人就是觉得有点遗憾,现在李珍能和方正在一起的几率就是零了,他们看好的女婿呀……

    郑柏飞电话打不进去,没有办法,老板处理不了的事情,王胖子得去想办法,就说这个王胖子真是什么情况下都能用。

    去敲506得门,王胖子去的,李珍妈在门内看见人一个胖子不是郑柏飞才开了门。

    “你好,你们定的餐已经好了,请问你们是在房间里面吃呢还是直接去餐厅?”

    李珍妈就转过头去问方正,刚才订餐了?方正摇头,李珍一看是王胖子就没有动作了,王胖子一个劲儿的给她眨眼睛。

    “妈,要不咱们先吃饭吧,我也饿了。”李珍也只有说自己饿了要吃饭,她现在也确实饿了,肚子里面怀着孩子呢,要是直接叫她妈去吃饭,估计就不去了,心情不好,吃不下。

    “可我们没有订餐呀?”

    “酒店送的。”王胖子及时说到。

    送的?第一次住酒店听说要送晚餐的,不过怀疑归怀疑,她和李珍爸也没有出过几次门,世界这么大,什么事情都有,不就是送个晚餐吗,也不见得就很稀奇。

    既然是送的那就吃吧。

    “什么时候酒店的服务员那么胖了?”李珍妈嘀咕到。

    在前面带路的王胖子也是额头冒汗,不能被差拆穿了呀。

    上了桌子李珍父母才感觉有点不对了,看看上的那些菜,全部都是那么的精致,还有那酒,他们本来就是老师,李珍妈就是外语老师,那葡萄酒瓶子上的英文对她来说根本就不是问题,别告诉她送这么高级的餐还配那么贵的一瓶酒,他们的房费够这桌子的话费吗?酒店真送这样都送了,还不得亏死?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李珍妈不可能动筷子去吃,她也不是没有见过世面的人,一顿饭难道就能把她收买了,这是在给她炫富吗?

    郑柏飞就站在包间门口,那还用问吗,这就是他搞的事了。

    “这位先生,请问你这是在我们面前炫富吗?”

    “阿姨,咱们有话边吃边说好不好?你得给我说话的机会是不是,就是个杀人犯,你也不能什么都不让人说直接就给判死刑吧?”郑柏飞已经从门口挪到了包间里面并主动坐了下来,他为什么不能坐,这一桌子的菜都是他买的,他消费了,坐还是可以的吧?

    “让你说,你还能说出个花儿来?李珍肚子里面的孩子是你的吧?”

    “是的,阿姨,所以我一直都在对李珍负责。”

    “负责?什么叫负责,肚子都那么大了,甚至瞒着女孩子的父母不让知道,我们家李珍单纯,年纪小不懂事,不是被你骗了是什么?你就是个流氓!”

    “妈。”李喊了一声自己的妈。

    郑柏飞脸色很不好,他是流氓?他缺女人?他身边一把女人等着他去宠幸,本来想好好说话了,可现在觉得有点没有必要了,起身走人,剩下王胖子去处理。

    饭也不用吃了,还吃什么吃,气都气饱了,李珍父母也是起身走人,这次连李珍都不理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