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古代来的小媳妇 > 第357章 你女儿结婚了!
    这是第一次李珍花那么多钱去买一件东西,她真的就不会想到会用那么多钱去买一个孩子的画,上面就画了一个小朋友站在大树上去拥抱太阳,画的名字叫拥抱太阳,是贫困地区的小朋友画的,拍卖的这个钱当然也是用到那边去,反正说是这样说的,至于真的会不会全部都用于慈善,谁也不会去查。

    这样花钱对于李珍来说不会有多大的感觉,那就是一个数字,仿佛跟钱没有多大关系?

    “就当是给我们的孩子提前积德了。”要是郑柏飞自己赖,他肯定就不会去这样去花钱买一件与实际价值相差甚远的东西,不是他不愿意去做慈善,现在这个社会不是说你出钱了你就真的能做成善事,谁知道那些钱去了哪里?被谁用了?

    郑柏飞不否认自己很有钱,他能赚钱,分分钟就是多少万的这样去算,但他同样也付出了劳动,拿自己付出劳动的钱去花得不实在,这不是他的作风,真要去支持贫困山区的儿童读书,他完全可以花钱去修学习,这才是实实在在的,搞慈善晚会这样的,在他看来就是太虚了

    今天晚上出来就是花钱的,大家就是比花钱,你花得多说明你慷慨大方,你不花,明天的新闻可能就会写你的公司是不是就要破产倒闭了?郑柏飞不会去在意那些,但是他这次带李珍来了,他在意李珍,既然要花钱,那就花得让人眼前一样,相信明天的新闻可以写得很好。

    东西也买了,慈善也看起来是做了,郑柏飞没有兴趣再留下来让自己成为别人的猎物,那些人盯着他,找机会想和他合作,工作就是工作,得去工作的地方谈,你有实力我们合作,如果你没有实力,对不起我们不讲人情,一切的关系和人情在郑柏飞这里就是建立在有实力的基础上的。

    郑柏飞搂着李珍上车,小声的问她冷不冷,用自己的手去摸李珍的手,软软的,稍微有点冰。

    李珍怎么会冷,在大厅里面的时候有空调,出来走那么几步路就上车了真的不冷,司机很聪明,提前就打了空调。

    回去的路上李珍就睡着了,靠着郑柏飞睡的,开始的时候也就是装了一下,心里想着一辈子都这样靠着好了,挺温馨的,不会去想太多,结果就睡着了,郑柏飞抱着她回的屋。

    郑柏飞今天看李珍就特别的有感觉,为了这个女人他是真的禁欲了,听说怀孕的前三个月不能同房,之前在不知情的情况下两个人也同房了,不是也没事吗?

    把李珍放到床上去,礼服是侧面开叉的,雪白的大腿就露了出来,郑柏飞对自己说,反正是自己的女人,他就是看看摸摸,把手伸进去摸,所到之处全部都是滑腻,有点像摸到一块美玉一样,有点爱不释手了,小弟弟也叫嚣着抬了头。

    有点难受,顶着李珍的屁股去摩擦,结果李珍醒过来一把就给抓住了,这姿势真是有点尴尬,李珍赶紧甩开。

    “你这是对着一个孕妇兽性大发了?”

    郑柏飞真是吐血,他兽性大发?他没女人?他找不到女人?他这都是对着谁的呢。

    “我还就是兽性大发了!今晚啃小兔子。”用嘴去啃李珍脖子,李珍顾忌着肚子里面的孩子,不敢大力挣扎,因为不挣扎,这不就被狼得手了,后进式。

    小柏飞是进去了,却不敢动。

    “会不会疼呀?”

    “你顶着孩子的小屁屁了!”

    就是李珍的这句话,吓得郑柏飞赶紧就退了出来,憋着,小弟弟斗志昂扬的憋着。

    拉李珍的手去握着小柏飞,李珍才不干呢,不喜欢那种动作,没得义务帮他。

    “你这个狠心的女人!”郑柏飞拿李珍没有办法,自己去卫生间解决,淋冷水?他又不傻,电视里面的尽头他才不学呢,会感冒的。

    用自己的手就行了,一边动手一边去幻想自己爸李珍压在身下的样子。

    李珍想拉尿,她以为郑柏飞在里面抽烟,推门进去就看见郑柏飞动作了,两个人都不是那种厚脸皮的人,太尴尬了,李珍是要退出去的,郑柏飞上前一步拉住她,搂着她不让她出去。

    “你不帮我解决,我这就死给你看。”把下巴放太李珍的肩膀上求李珍,李珍没有想到像郑柏飞这样的人也会撒娇。

    撒娇果然就是有用的,李珍说自己不会,没有说不帮,瞬间郑柏飞就心花怒放起来,拉着李珍的手去动,不会学起来也快。

    这个人也是变态,这样子两个人还对着镜子,真的是羞死李珍了,他还把李珍的衣服去撩高,说李珍的****真大,确实不小了,跟两个球一样……

    此处省略一千字……

    “李珍,除了结婚我什么都愿意给你。”满足了的郑柏飞就送这样一句话给李珍,李珍是不是应该感恩戴德?他郑柏飞给承诺了。

    李珍黯然,怎么就不能给婚姻了,男未婚女未嫁,而且郑柏飞家里的人并不反对,他们两个之间还有个孩子!

    第二天李珍让王胖子来取昨天她戴的那些珠宝,王胖子说那些都是她的了,李珍就想难道这是对她昨天晚上表现的奖励,她不会去想一开始郑柏飞给她戴就是送给她的,因为太贵重了。

    但事实就是郑柏飞真的是一开始就送给她的,对郑柏飞来说一套首饰而已,以前他的那些女人也有送过,只是给李珍的可能档次更高一些。

    报纸出来了,娱乐报头条就是郑柏飞和李珍的事情,写的都是好的,说两个人好事将近,猜测应该在年内完婚,上面还有郑柏飞护着李珍的照片,就是那张一只手在肚子上面的照片。

    李珍父母自己是不会去看那些娱乐版的新闻报纸的,但总会有人看的,谁还没有几个年轻一点的亲戚朋友呀,就有个李珍的妹妹,就看见了报纸,她是不太相信自己这个隔房的表姐就能遇上那样的人,不相信报纸上的人是李珍,觉得李珍应该没有那样漂亮。

    有的人吧,不相信还多疑,拿着报纸回去给自己妈看,说是不是李珍呀她妈也不太相信是李珍,不相信还给李珍父母打电话,这人问话有很有意思,说离家李珍结婚怎么不请他们家。

    李珍父母说李珍结什么婚,朋友都没有耍怎么可能结婚,其实李珍父母也挺中意反正得,觉得两个孩子看着也是有意思的,从小一起看着长大的,孩子的品行都是看得见的,如果李珍跟方正在一起的话,都挺放心的。

    前段时间听说李珍去了大连,李珍父母还有点担心,方正家里人说工作是留在了北京,一个在北京一个在大连,两个人隔得那样的远,再有感情都会淡的,好在李珍又回了北京,还进了高翻院那样好的地方。

    “姐,你姐别骗我了,李珍嫁得那样的好,你们是不是想我们沾了李珍的光呀。”

    “不能呀,我自己的女儿嫁没有嫁难道我自己不知道?”李珍妈说着就有点生气了,玩笑话也要有个限度,李珍才多大,这才刚刚大学毕业,就算真的要结婚,也该先通知她这个妈吧,家里人真的就一点消息都没有。

    “你也别说了,不可能的事情,我们家李珍从小到大有多听话,你不知道我哦们自己知道也就行了,你再这样说,我们两家的亲戚也不能做了。”

    李珍家的这个亲戚也是被李珍妈给激了,她怎么就成了说人是非的人了,你家李珍没结婚,肚子都大了,开始她本来还不太相信报纸上的人是李珍,现在被李珍妈激得觉得那个人就该是李珍。

    “你干嘛去?”

    “我得把报纸拿给李珍妈看看,让她看看上面的人到底是不是她女儿,到底是不是我说是非。”

    报纸上的人还真的就是李珍,千真万确,除非世界上有一个人和李珍长得一模一样,化了妆又怎样,李珍妈就说人是李珍,可怎么还怀孕了呢?又有点不确定了,怎么和李珍长得那样像。

    “老公,我们是不是生的双胞胎女儿?或者说李珍是我们报错了的,是别人家双胞胎其中一个?”李珍妈看着就是李珍,她不确定呀,李珍那么听话怎么会。

    “胡说,李珍长得那么像你,怎么可能不是我们的女儿。”李珍爸忧愁了,那报纸上的人就是李珍嘛,可大着肚子呀!

    “看看,现在相信我了吧,不过你们家李珍真的没有结婚呀?那肚子看着不小了呀?”李珍家的亲戚觉得自己终于出了一口气,看来李珍的父母也不知道李珍那肚子怎么回事,如果不结婚就有孩子的话,这就是个天大的笑话,她女儿从小就比不过李珍,这次终于能笑话李珍了吧。

    等人走了,李珍爸让李珍妈赶紧给李珍打电话,电话没有打通,今天李珍有个翻译任务,手机都是静音。

    电话打不通就着急,着急就给方正那边打了电话,问方正李珍是不是谈恋爱了,李珍父母现在就在想李珍是不是怀的方正的孩子?如果是方正的孩子那还好说,那说明两个人也看走眼了,怎么能不结婚就先孕了,李珍现在还是在那样的地方上班,别人不说闲话?

    方正说不知道李珍的近况,两个人已经有几个月没有联系了,有点不好意思,说自己也是刚工作,去单位也是一本心思的把搞工作,最近没有怎么去关心照顾李珍,在李珍父母面前就有点不好意思。

    李珍父母坐不住了,等不了,两个人直接给学校请了假买了下午的飞机去北京,做父母的就是这样,遇上自己孩子的事情就淡定不了,何况还是那么大的事情,一定要过去弄清楚不可。

    李珍下班的时候才把手机拿出来看,一串的未接电话,自己家里的电话最多,然后就是方正的,还有一个郑柏飞的,郑柏飞打电话知道如果李珍不接就是有任务所以不会多打。

    肯定是先回自己家里的电话,爸妈打了那么多个电话,肯定就是家里有什么事,可是没人接,连着拨打了几个也没有人接,正好方正的电话打进来,那就先接方正的电话。

    “什么?”

    方正说李珍的父母现在来开北京的飞机上,他现在也是赶着去机场接她父母,说他父母联系不上她有点着急,问李珍是不是在北京出了什么事情?

    李珍哪里还有什么心情给方正说自己到底在北京出了什么事,她现在就想把自己躲起来不去见自己爸妈,怎么见,大着肚子怎么说,她都快急哭了。

    郑柏飞给李珍打电话就是想告诉李珍自己今天不是很忙,准备去李珍单位接李珍下班,李珍没有接电话他就直接过来等了,正靠着车耍帅呢,就看见李珍从单位冲冲忙忙的往外面走。

    “我的个姑奶奶也,你走那么快是准备把我给急死呀。”郑柏飞是三步并着两步上去要扶着李珍,不就是下个班吗,这么赶,单位又不是地狱,那么急着去逃离。

    “你少管!”李珍现在就是不能看见郑柏飞了,事情都还不是他给惹出来的,要不是他,她现在能不敢去见自己父母。

    “我说李珍你这是干嘛,谁惹你了!”郑柏飞第一想到的就是是不是李珍在单位受欺负了,眼睛红得跟小兔子一样,这是哭过了,他郑柏飞的女人也有人敢欺负!

    “除了你,还能有谁敢惹我……”李珍说着就哭了,止不住,心里很害怕,她爸妈已经来了,自己到底该不该她接?

    “啊?那你说说我怎么惹你了,哪里惹你了,你说出来,我改还不成吗?”没有人看见过郑柏飞在女人身上这样的着急,对李珍他就是这样,拉着李珍不让走,往哪里走,他的车就在那里,平时接李珍的车郑柏飞今天也没有让来,总不能坐公交车回去吧。

    脾气就是犟,李珍还真的打算坐公交车走,要不就打车,反正就是不理郑柏飞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