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古代来的小媳妇 > 第352章 跳楼跳河
    这次又是王小琴给陈下问扎针,在他的手腕上绑了胶条,稍微用了点力去拍他的手背,血管就明显了,轻轻的将针给推进去。

    陈下问发现这个王小琴是不打香水的,也不擦粉,本身就很白,因为距离很近,他能看见她脸上的绒毛,细细的,柔柔的,想上手去摸,不敢。

    很快液体就开始进入陈下问的身体里面,王小琴看着陈下问微微一笑,慢慢的起身站起来,陈下问只觉得自己的心都要化了,这个女孩子像百合花一样迷惑了他。

    “我请你吃饭吧?”终于说出了口,觉得一下子轻松了很多,看王小琴看着他并不出声,突然又更加的紧张起来,他怕她拒绝,相亲那么多次不被人看上他也没有那么紧张,他没有害怕拒绝过。

    怕王小琴没有听懂,陈下问又重复的补充道:“我是说等你下班之后,我请你吃饭?”

    “那个我跟你不太熟。”

    不熟呀,这个算不算是不拒绝了,陈下问有点失望,但他没有从王小琴的眼睛里面看到过那种以往在别的女人眼里有过的厌恶。

    王小琴从输液区出来,心还有点砰砰跳,她不是三岁的小孩子,刚才那个男人请她吃饭她知道什么意思,那意思就是要追求她,从那个男生的眼里她分明就看到了爱慕。

    王小琴读的是卫校,男的少女的多,早恋的机会很少,虽然学校里面也有男生对她表示喜欢,但她那个时候一是要认真读书不想早恋,二来就是她喜欢高一点的男生,长相倒是其次,今天这个病人恰恰就符合了她的要求,就是身体不怎么好,这都几天了,一个大男人感冒发烧还不好?

    和来医院的病人谈恋爱?她知道实习护士?不行,王小琴赶紧把自己脑袋里面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给甩掉,实习护士说起来她还是个学生,怎么能早恋,才十**岁的年龄怎么能恋爱呢,这是城里不是农村,女人不满二十二岁是不能登记结婚的!

    叶梓就看王小琴在那里摇头了,不知道这个表妹在像什么,她是代表她妈来喊小琴晚上下班去家里吃饭的,如果时间能赶巧就坐她的车一起去了。

    “哦,那叶梓姐下班的时候我去你车边等你?”像王小琴这样的实习护士一般都能按时下班的。

    “刚才我看你在这里摇头,是遇到什么不能解决的事情了?”叶梓想总是自己的表妹,在医院里也许她就能帮到了呢。

    王小琴红着脸说没什么事,叶梓看她红着脸心里有点了然,十**岁的女孩子是大姑娘了,也许遇到了追求者吧,医院里男医生挺多的,想了想什么也没说,点点头先走了。

    路过输液室的时候看门口站一个男病人自己举着输液瓶站门口,一脸的青春痘,原谅叶梓这个时候想到了李楚丽,也许能用同样的方法把他脸上的痘给治疗好吧?

    根本就没有把那个青春痘男人和王小琴联系起来,很安静的走过去,叶梓只以为这个男人或许就是想去厕所而已,面朝外那是要出去吧。

    看看王小琴,看看刚才走过去那医生的背影,陈下问看出来了,这两个是姐妹吧,长得有点像,都是美女,同样看他的时候没有厌恶之色,只是刚才那个医生看他的时候眼神里面还有点别的。

    看那个叫陈下问的病人跟了出来,现在还有点可怜的看着自己,王小琴张了张口,什么也没有说出来,转身走了。

    叶梓渐渐的就喜欢上了妇产科,别看都是动刀子的活,对她来说都是一样的简单,把肚皮一层一层的割开,要很小心的去割,知道里面圈着一个宝宝,自己亲手把他抱出来,其实是挤出来的,那种新生带给人心里上的愉悦是不一样的。

    每个孩子都是一个小天使,把孩子给倒过来,拍拍孩子的屁股,整个产房都是孩子的哭声特别的动听。

    叶梓的适应能力很强,她很快就成为了妇产科的重要成员。

    生孩子的事情时间也说不准,说生就要生了,也有的开始阵痛到生一两天的都有,一个女人要变成妈妈的角色,无疑生产的时候就是最痛苦的,也许会位置而付出宝贵的生命,可还是会义无反顾的做,就是那么的伟大。

    说好了要买房子那就真的要买,王翠芬这几天很忙,天天去看房子,看的都是四房五房,虽然比她之前买房子呢时候涨了不少,好在她手里现在有钱,都能买得起,但买得起是一回事,手里还得多留几个,以后得给儿子女儿吧,叶梓那边肯定就不需要了,知道叶梓有钱。

    舍不得花钱买五房,最后就锁定往四房上边去看,看好两个小区的四房,意思是让叶梓拿主意,叶梓觉得两个都好,一个更靠近医院,一个更靠近学校,最后选了靠近学校的那个原因就是叶贝贝等不了多久留该上一年级了,而且学校附近的环境更好,住医院附近的话总能看到生老病死的,不利于身心健康。

    叶誉管自己奶奶要钱,说身上没有钱吃早饭,这就是撒谎了,明明叶建国就给他拿钱了,一次给了五十,让他用一个星期,结果两天就给用完了,还是省着用的,去游戏厅只打游戏,汽水都没有舍得买。

    叶奶奶给拿钱了,拿完之后觉得肯定是王翠芬没给孩子拿钱,不会去想是叶建国没拿钱,儿子没有错的地方,就想王翠芬扣那点钱出来干什么,又不是赚得少,孩子读书也就这几年了,对王翠芬有意见了,但她又不说出来,给王翠芬找事,说自己这里疼哪里疼要上医院检查。

    去医院肯定就是去中医院,找叶梓带着一起去检查,钱都是叶梓给出的,不可能让王翠芬掏钱,王翠芬说要把钱给叶梓。

    “妈,都是一家人,谁掏还不是一样。”

    王翠芬想着叶梓不能缺钱的,也就不争了。

    医院这边给叶奶奶检查说出了血压稍微有点高以外根本就没有问题,老太太的身体好着呢。

    叶梓在一边问自己妈是不是平时那个地方把叶奶奶也惹着了?王翠芬摇头,来城里这几年真还不容易让老太太生气,自己家现在能赚钱了,吃的用的都是可着叶奶奶来,就是零用钱也拿了不少,知道叶奶奶自己不用都补贴给了叶建军那边也没有意见,都这样了叶奶奶还有什么不高兴的?

    找不出来缘由,叶奶奶要是有个女儿的话就好了,一般的老太太都会把媳妇做得不好的跟自己女儿说,比如说白淑娴就会跟韩文君韩文青说一些自己觉得叶梓不好的地方。

    叶奶奶睡觉睡到半夜醒来之后再睡就睡不着了,刚才梦见自己那死去的儿子了,外能力问她怎么就没有管住叶荣妈,怎么让她那么早就改嫁了?

    她是在叶建军埋怨的眼神中醒来的,睡不着去看叶誉,床上哪里还有人,客厅里也没人,卫生间也没人,敲叶建国的门,让赶紧去找人,说叶誉离家出走了。

    “你们既然说了要养,又不好好的对孩子,孩子自尊心强,现在离家出走了,你们安逸了吧!”叶奶奶这就怪上了,最怪的就是王翠芬,舍不得钱,就那么几个钱,不给孩子早饭钱,把孩子给逼走了。

    “你们倒是安逸了,我怎么办?我这都黄土埋到脖子上的人了,过几天就死了,我活够了,我不怕死,可我怕怎么下去给你哥交代!好好的一个孩子要是跳河了怎么办?”

    王翠芬穿着衣服从卧室出来,“好好的说什么死不死的,他就是跳河了也能自己游回来,跟叶梓不一样!”

    叶誉会游泳,叶梓不会游泳。

    “那他要是跳楼了呢?”叶奶奶现在就不能听王翠芬说话。

    “他不可能跳楼的!”王翠芬虽然现在不知道叶誉去了哪里,但肯定不是去跳楼跳河,好几次早上她起来得早都是看叶誉是从外面回来的,肯定是出去玩了,说了他,也不见得听,没有告诉叶建国,怕叶建国上手打叶誉,刚死了爹的人。

    要按照王翠芬的意思就是不用出去找人,直接坐家里等就行,六七点他自己就会回来,叶奶奶肯定就不能同意王翠芬的意见,说不是王翠芬的儿子她不着急,巴不得叶誉再也不回来最好,少一个人吃饭不是也能省好多钱。

    “报警吧,孩子不能有事。”叶建国不可能不停叶奶奶的,那是他妈,让老太太少生点气,打110,说没有四十八小时不让报案。

    “什么?不让报案?一个孩子半夜不见了,不报案,什么人民警察,是要命的警察吧,只知道拿人民的血汗钱,不干事……”叶奶奶又把警察给骂了一气。

    “给叶梓那边打电话,他们有车比我们用脚走来的快。”叶奶奶非要让叶建国给叶梓那边打电话,王翠芬说不早给叶梓那边打电话,他和叶建国去找就好了,叶奶奶不干,叶建国让王翠芬闭嘴。

    “要不要给叶荣打电话?”王翠芬就问了这么一句,叶荣还是叶誉的亲哥哥呢。

    叶奶奶不让,说叶荣不容易。王翠芬很想问一下叶奶奶这心里到底怎么想的?叶梓就容易了?大半夜的喊她出来找人,不用说韩啸肯定也得跟着出来,人家韩啸妈事后不说叶梓?她是嫁出去的呀,王翠芬不能说,叶建国瞪着她,他是个特别孝顺得男人,在他妈安排的事情上就蒙看出来这个家到底是谁说了算的。

    叶梓和韩啸开着车先来得叶家这边接上他们三个人,叶奶奶闹着说自己一定要去说活要见人,死要见尸的,不让去不行。

    叶梓从副驾驶下来,让叶建国坐前面去,自己坐后面去,三个女人在后面不挤。

    找叶誉一点都不难,一家一家的游戏厅去看,没一会儿就把人找到了,打游戏那样子就跟手发了鸡爪风一样,抖抖抖,很激动,完了还砸机器。

    叶建国没说话,上去直接就是一巴掌拍叶誉脑袋上了。

    “****你……”叶誉傻眼了,打自己的是自己叔,有点蒙,都忘记了站起来。

    “你大孩子干什么,都打傻了。”叶奶奶上去把叶誉拉起来护着往外面走,“你怎么能半夜出来打游戏,你要是真喜欢打,你给奶奶说,空了奶奶陪你来。”

    得,叶建国刚才那一巴掌打下去就白打了,叶奶奶根本就没觉得叶誉玩游戏有多大的错,只是觉得晚上玩不应该,要玩你白天玩呀。

    “爸,别动手了,好好的给他说,这个年纪的孩子容易反。”韩啸劝着叶建国,多的他也说不了,他自己还没生出来孩子,怎么去养育孩子也是不懂。

    叶建国自己打完那一巴掌也后悔了,可打都打了,叶誉也太不听话了,怎么能沉迷游戏?才多大点,以后考不上大学真出去打工赚钱呀?他怎么对得起他哥?

    送完几个人回去差不多五点快六点的的样子,这个时候就是人最疲惫的时候,真的就想马上躺到床上去,可还得开车回去。

    “看来我们还是生女孩好了!”韩啸感叹,要是今天晚上打游戏的是他儿子,他也得上手,得让他见红不见红怎么长记性,所以觉得自己不适合养儿子,如果是女儿的话,女儿比儿子更加听话,肯定就没有那些让人操心的事情了。

    近屋就看见韩啸吗还坐客厅里面等呢,问人找到没有?说找到了就好,没有特别的关心叶誉的事情,让韩啸和叶梓早点去睡。可那表情就是有点觉得叶梓娘家事情太多了的意思。

    不管叶誉能不能听进去,叶建国都要给叶誉上思想政治课,讲过去他们那些艰苦生活,说叶誉不读书以后就只能打工,打工多累呀,如果靠了大学就不一样了,出来工作呆在办公室,轻轻松松的,还不用风吹日晒的,赚的钱也比打工的多。

    “我哥也念大学了,那他现在过的什么日子,我不觉得他过的日子有多好。”这就是没有听进去了,不想听,打游戏也累,打游戏的时候没有瞌睡,现在想睡觉了,躺床上不去听,闭着眼睛准备睡觉。

    叶建国还能说什么,叶奶奶让他出去,说教育孩子要慢慢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