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古代来的小媳妇 > 第351章 生活不习惯
    韩啸每个月给家里拿一千块钱生活费,他和叶梓也就回来吃个晚饭,早饭一般来说简单一点花不了多少钱,白淑娴自己的退休工资,韩啸爸的钱,这些钱加在一起除了平日正常开支的钱,白淑娴肯定就还能存下不少的钱,可她真的就存不下,甚至有时候还不够。

    就拿甜甜来说吧,孩子的学费零食钱不能少吧,韩文青这个女儿真是白淑娴帮她养的,自己很少花钱,衣服玩具基本上就没有给孩子买过,平时也不拿钱给白淑娴,反而还从白淑娴手里拿钱。

    叶梓开车出去买水果,说让多买一点,她自己提着回来觉得太重了,她不会去计较韩文青又从家里拿走多少水果的事情,就像她回娘家她妈一样也会顾着她一样,何况现在韩文青还在韩啸公司上班呢,她就当是体贴员工了吧。

    香蕉买得少一些,买苹果就买得多一些,苹果能放久一点,看见有进口的车厘子,稍微有点贵,买了一些,想着韩文青要带走一些,又多买了一点,她自己也就是想吃个鲜。

    “买这么多水果?”回家的时候,韩啸正好在停车,等着韩啸一起搬的水果。

    进屋的时候韩文青两口子都已经吃上了,韩啸就有点不高兴,他和叶梓不就是要回来了,就多等那么一会儿也不行,饿死鬼投胎的?

    “怎么买个水果买那么久?一会儿就该天黑了,文青不像你和韩啸有车,回去不方便,我让他们两个先吃了。”白淑娴解释为什么韩文青两口子已经在桌子上吃起来了。

    小七站起来和韩啸打招呼,韩啸就没有应,心里不舒服。

    “韩啸,你姐夫和你打招呼呢。”韩文青觉得韩啸平时不这样的,看了一眼叶梓,心里想肯定是叶梓在背后说了小七什么,两口子一起进的屋不是吗?

    “知道了。”韩啸这是答应的韩文青,跟那个小七没有什么关系,姐夫?他不太喜欢这个比自己还小的姐夫。

    小七就有点不自在了,不动筷子了,规规矩矩坐着等韩啸上桌子,他起来就有点像做错事的孩子一样,你说现在这样的气氛尴尬不尴尬?

    韩文青就见不得自己的小老公受那样的委屈,给小七夹菜,让他赶紧吃,说在家里平时也吃不上这些肉,让他不去理会韩啸,当着韩啸的面就那样说了,意思就是韩啸目中无人,瞧不起他们了。

    韩啸能去理会?自己做下迟吃饭,只夹自己面前盘子里面的菜,他跑了一天了,也累了,饿了,想早点吃了饭休息,没有去想为什么一个时间下班,他姐就比他先回来呢?

    白淑娴还没有上桌子吃,找盒子呢,要给韩文青装些肉菜回去,不管多少,韩文青肯定是能吃到的。

    这人真的是贪心,走的时候打包了肉菜把吧,提些水果走吧,你没样那点就是了,苹果和香蕉每样拿走一半,车厘子就全部拿走了,韩文青知道那是进口的水果,觉得自己肯定喜欢吃,喜欢吃就都拿走,其他人她不管,连自己的女儿都没有考虑。

    叶梓就说吃过饭洗点水果来吃,正好尝尝这进口的车厘子好吃不,结果就没有了,知道怎么回事,心里就不舒服,买的时候都用两个袋子分装的两份,说韩文青还不能懂?非得都拿走。

    “怎么了?”韩啸看叶梓站水果那边那么久没动,这人想什么事呢,脸色不太好。

    “没有,就是今天有点累了,想早点休息。”不能说自己为了车厘子生韩文青的气吧,那样显得自己有点小气,但确实就是生气了,本来主要就是自己想吃才买的,结果全部进了韩文青两口子的嘴,心里好不了,其他的水果也不想吃了,转身上楼准备睡觉,睡着了就不会想了。

    叶梓看上去的样子就是有点累,韩啸也没有多想,想着让她先上去睡觉,自己在楼下和老妈聊会儿天。

    “大姐这段时间怎么都没怎么到家里来?”

    “听你大姐说他们单位现在搞下岗呢,都已经下了一批了,剩下的也不保险听说还得下,你大姐本来在婆家就没什么地位,要是再没有工作该怎么办?这不在单位比以前能忙了,该她做的,不该她做的,通通做,挣表现,要我说根本就不用那样,该怎么样就怎么样,下岗了又不是找不到工作了。”

    一边说一边去看韩啸,那意思就是你大姐这都要失业了,你能不帮忙?看你大姐为了工作都忙成什么样子了。

    韩啸没有出声,他姐姐的工作该真不好说,如果再下一批人肯定就轮到她了,她姐的工作当年也是往安逸那个方向去安排的,在单位管后勤,给工人发劳保,什么肥皂手套这样的小件,大一点的还轮不到她姐,也没什么油水,采购不归他姐管。

    “我姐那个部门有七八个人吧?”

    “现在没有那么多了,上次下了两个,现在还有五个,不多吧,那么大一个单位,好几千人,不可能轮到你姐吧?”

    怎么不可能性轮到韩文君,轮到她就很正常,还说她忙,她忙什么呢,不是说工人都下了一批了吗?再下一批,那剩下的工人还有多少?需要那么多人来管后勤?每天就都数手套肥皂玩?企业要生存,过去那些安排多了的岗位就都要剔除去,还五个人,要是他的话,两个人他都嫌多。

    白淑娴说韩文君可不能没有了工作,要是呆在家里肯定就能被她婆母夹磨惨的。

    韩啸说再说吧,他公司现在也是招满了人,当然多一个人也不少不可以,毕竟是自己的姐姐,就是不干活自己也该出钱。

    李珍的工作绝对就是高翻院最轻松的,大型的接待翻译肯定不让她去,要是有简单一点的工作就安排她,她很清楚这肯定就是郑柏飞那边打了招呼,每天按时上下班,还有人来接,车子也是郑柏飞给安排的。

    每天中午有人把炖好的汤送到单位给李珍喝,午饭也是送来的,很精细,不会太多,不会让她吃得太饱,反正就是吃完能刚刚好的样子,这些是郑柏飞妈妈给安排的,主要还是为了李珍肚子里面的孩子,希望肚子里面一定要是个儿子。

    晚饭一般都是和郑柏飞一起吃除非是他那天特别的忙,那么会让王胖子提前打电话告诉她,让她先吃。

    和郑柏飞一起吃饭也是很讲究的,不让吃饭发出一点声音,更是不允许在饭桌子上说话,就是放筷子放勺子都不能发出的声音大了,稍微有点声音,郑柏飞就会看着她,皱眉头,几次之后李珍就记住了,这个人有病!

    两个人吃饭还用公筷?难道他们两个没有亲嘴过?还是说她李珍有病?

    李珍有想过和郑柏飞结婚过日子的事情,但一想到这个人有病,有神经病!她怎么过?吃个饭都那么多规矩,还有其他的规矩,比如说房间里面得地上绝对不能出头发,卫生间必须随时保持干燥,就是洗手台上也不能有水,要求太高了,有洁癖。

    郑柏飞睡觉吧需要绝对的黑色,有一点光就睡不着,要不然就是睡醒了都要醒,李珍本来半夜也不起夜的,但怀孕后晚上总是会起来那么一次两次小解,总不能不开灯吧,一开灯郑柏飞准醒,醒过来之后就很难入睡。

    李珍的意思是要不两个人分房睡?郑柏飞又不干,晚上睡觉就成了一个互相折磨的事情。

    “有三个多月了吧,明天我和你一起去一趟医院,打个b超,顺便把孩子的性别也给看了,我妈想知道。”

    柏飞妈现在就很想知道孩子的性别,虽然生女儿她也会对着孩子好,但是还是想先有个孙子,双胞胎就不去想了,那有那么多几率,数量肯定就是拼不过黄智仁那边,后期就是比质量。

    李珍听了郑柏飞的话,晚上就睡不着了了,想是不是肚子里面是个女儿就不让她生了?想郑柏飞那样的家庭肯定就是更加喜欢男孩一些,如果不让她生该怎么办?她自己生成不成?不要郑家养?

    “你翻来翻去的干什么?”郑柏飞同样也是睡不着,他不想结婚,但是孩子都要生了,为了孩子结婚?这不是他一贯的作风,但是他确实又是喜欢李珍的,之前很喜欢,觉得两个人合适,他也以为两个人能长久的住在一起,至少他不会像对以前那些女人一样很快就厌倦了这个女人,但是两个人现在住在一起就暴露了弊端。

    李珍和他一个桌子吃饭总是吃得很少?是他的餐桌礼仪要求太高了吗?他不觉得,那都是一些基本的东西,吃饭的时候他不喜欢说话,说话容易嚼到舌头,而且口水沫子也会在你看不见的时候飞到菜盘子里面去。

    早上起来郑柏飞就没有先去公司,昨天晚上说好要去医院打b超做检查的。

    去了医院李珍才发现不止郑柏飞去,柏飞妈也在医院等着,不就是一个常规的检查吗?不用郑柏飞妈妈也跟着来吧?

    别看时间有点早,等的人可不少,李珍就想找个地方坐着去等,排队拿号的事情肯定就是郑柏飞去办吧?结果不用,直接就检查了,只是又开后门了?

    先抽血,早上没吃饭,抽的饿血,一共四管,郑柏飞就看着那血从李珍的身体里面流出来,流进小管子里面,闻到血的味道了,觉得有点恶心,走远一点不去看。

    抽完之后郑柏飞问李珍疼不疼?郑柏飞小时候很怕打针,现在还是怕,天生就对那种针尖恐惧,但是他不会说出来,一个大男人害怕打针。

    李珍摇摇头,扎进去的时候有点疼,后来没什么感觉。

    李珍觉得上天都是在帮她,不然怎么就看不到孩子的性别呢,在b超室呆了半个小时,开始的时候是孩子背朝外,你得等他转过来吧,让李珍自己扶着肚子摇一摇,等孩子转过来以为能看到了吧,结果脐带挡住了,总不能伸手进去吧脐带拿开吧,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医生说这肯定是个聪明的孩子,人家虽然不知道你什么来头,看穿着看来得这个时间点还不用排队就知道不是一般的人,说话都是说吉利的,不得罪人。

    柏飞妈给医生拿红包,不管怎么说孩子是健康的,而且人家也说了孩子聪明,听着舒服。

    医生就收了,笑着送他们出去。不收红包那是假的,医生的工资不低吧,但也算不上多高,在北京买房子,消费,想生活过得更好一点,不靠额外收入能行吗?收红包这都是明面上不许,私下里谁都知道的事情,只是大家不知道的是,你不给红包,医生也会同样的认真给大家看病,这就是医德。

    “可能是个女孩。”柏飞妈在走廊上和柏飞说话,李珍从里面出来就刚好听到那么一句,心里咯噔一下,难道说医生当着她的面没有说实话?

    郑柏飞去公司,李珍和柏飞妈各自回去,一路上李珍就开始担心了,不是她重男轻女,她就是害怕什么时候郑柏飞让她去把孩子给做掉了,不管是男是女她都想生,可那样的家庭,脑子有点乱。

    陈下问觉得上天都在帮他,长这么大以来就没有感冒过这么久,天天上医院输液,连着都输了五天了,这烧是退了,感冒就是还是没好,打喷嚏,流鼻涕,鼻子都被自己捏红了,照镜子觉得自己的样子很滑稽,有点像小丑,可他心里高兴,他能天天见到那个小护士,虽然有的时候不是她给自己扎针。

    “王小琴?”这是那个护士的名字,听说还是实习护士,那是不是该有点小,打听了,确实有点小,他都二十五了,过完年就得二十六,是不是比人家大太多了,要是去追求人家会不会直接因为年龄问题就被pass掉,很担心。

    陈下问没有主动追求过女孩子,读书那会儿都读书去了,后来脸上长了青春痘一般身边都没有女生转悠,就是有喜欢的女生也不敢去追,人家看他的眼神是厌恶的,还追什么追,后来就是相亲,相亲的女孩子漂亮的都看不上他,觉得自己走本钱呗,找高富帅不是问题,可哪里那么容易?还有回头找他的,他是不会吃回头草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