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古代来的小媳妇 > 第348章 管得太多也尴尬
    李珍搞懂了郑柏飞妈的意思,这是要她想尽办法和郑柏飞结婚呢,结婚呀,她不喜欢郑柏飞,和他在一起的每时每刻都有点煎熬,但是让孩子成为一个私生子她又说不愿意的,牺牲自己的幸福去为了孩子?关键是有的事情不是她牺牲了就行的,郑柏飞没有跟她提过一个关于结婚的字,她从何说起,怎么入手?

    李珍说不喜欢家里的色调,行,换就是了,全部都换,喜欢什么就跟王胖子说,他能把一切都安排得好好的,一天时间家里的家具,窗帘,床单被套,全部都换了,连墙上的颜色都给换了,不用担心环保的问题,用的都是天然的硅藻泥,进口的,多少钱一个平米,一般人根本不能去想,听海没听过这个东西呢,很有质感,复古的感觉。

    李珍不得不感叹,有钱真的很好。

    李珍说不想就这样天天呆在家里,要上班,行,高翻院的名额就一直为她留着呢,三个月的实习期也不用了,直接转正上班。

    “高翻院你家开的呀?”

    “你别管谁家开的,你记着你进高翻院靠的是自己的能力就行。”

    这年头有能力的人多了去了,都能进高翻院?

    怀着孩子的李珍去上班了,她有点别扭,毕竟自己晚了那么久才来,她怕别人问,虽然她有实力,但她却也靠了郑柏飞,结果没人问,谁关心她?大家都很忙,所以说不管什么时候都不要把自己想得太重要了。

    白淑娴最近老是做肉,各种有营养的肉,炖鸡,乌鸡,老母鸡,酸萝卜老鸭汤,花生米闷黄豆,清蒸鲈鱼,鲫鱼汤……

    让叶梓带医院去吃,中午在医院带去吃晚上回来还吃,说叶梓太瘦了。

    叶梓太瘦了吗?肯定就不是,叶梓从来不去刻意控制自己的体重,该怎么吃就怎么吃,没有特别喜欢吃的,也没有什么不喜欢吃的,反正都能吃,体重达标,身材匀称,那为何白淑娴还说她瘦?受刺激了,被李玉梅刺激了,宋嫣然又怀了,肚子都显出来了,回大院的时候白淑娴就开出来了,看出来就看出来呗,李玉梅还问她叶梓怎么还不生孩子!

    白淑娴就没有搭理李玉梅,两个人很熟?两个人现在就不是朋友了,你女儿怀十个八个都和白淑娴没有关系,但叶梓确实没有怀,她着急了,这不孝期过了吧,又该努力了吧,补,什么补我就给你吃什么。

    叶梓就说自己想吃点青菜,给韩啸说,她不会去要求韩啸妈的,她做媳妇的不动手做饭也就算了,还能要求吃这吃那?

    韩啸就给他妈说了,想吃点青菜,成呀,儿子想吃青菜,那就买青菜呗,结果就把青菜煮汤里面了,汤的上面是一层油,菜浮在上面看着也油,没胃口吃。

    “韩啸,你怎么不吃?不是说要吃青菜吗?”

    韩啸觉得他妈做饭以前不是这样的,荤素搭配得挺好的,看着也有食欲,不是说她现在做的饭菜就不好了,就算不好也不能说,父母把你养大了,现在还给你做饭,给你媳妇做饭,你有什么资格挑剔?要挑剔你自己动手做不就成了。

    看着一大桌子的菜就吃不下去了,油汪汪的炖猪脚,上面飘着一层油,里面还煮了青菜,然后就是青椒炒回锅肉,还有个红烧肉,怎么看怎么腻,无法下口。

    吃的也就算了,少吃一点就是了。白淑娴要把韩啸放在卧室的电脑给搬出去,说电脑有辐射,对人体不好,不让在卧室里面用,搬去他房间去用。

    电脑的事情也算是说得有点道理,韩啸叶梓就不说了,结果又来管两个人生孩子同房的日子。

    “你们今天晚上同房怀孕的几率比较大。”白淑娴单独找叶梓说这个事,当时叶梓就蒙了,韩啸妈怎么会管饭这种事情上面来了,还说让他们今天晚上同房,她本来也是算的两个今天晚上同房,然后隔天再同房。

    白淑娴说她知道叶梓的排卵期,家里不是有卫生纸篓吗,看叶梓扔的卫生巾了,就算叶梓月经几天排卵期该那几天,白淑娴也不是乱算,找有经验的人问过,人家把方法都交给她了。

    韩啸也是憋了好多天了,种子就造人的时候用呢,结果叶梓不在状态,怎么亲怎么吻都没有感觉,有点僵硬,他进不去呀。

    “你妈让我们今天晚上同房。”

    “啊?”

    这下好了,两个人都不在状态,想着有人知道两个人今天晚上敢那种事情,那还怎么干得出来,熊熊的烈火被一盆冷水瞬间就给浇熄了。

    “怎么样,昨天晚上有那个吧。”一大早白淑娴就跑去问叶梓,叫叶梓怎么说,摇摇头,表示没有。

    怎么能没有呢,你自己现在还是妇产科医生,你不知道排卵期同房的重要性?到底还想不想生孩子了,不得不让白淑娴乱想,就想叶梓是不是故意避开排卵期同房的,为的就是不生孩子,或者不这么早生孩子,难怪不得她昨天晚上贴门上听,一点动静都没有,原来两个人就干睡觉了。

    白淑娴就给叶梓做思想工作,说工作固然重要,可对女人来说最重要的还是家庭,知道一个女人早点生孩子是一种付出,是一种牺牲,但这不是早晚的事吗?

    “舅妈,你什么时候生小弟弟呀?”甜甜看到叶梓也是问,叶梓就皱了眉头,小孩子能说这样的话,那就是听大人说过才会知道,不然一个几岁的孩子能知道什么。

    白淑娴确实就当着甜甜的面说过这个事情,大女儿回来和大女儿讨论,韩文君不太喜欢和她妈讨论生孩子的事情,她就是生孩子的受害者,她要是生个儿子,在蒋家的地位肯定不是现在这样,可她生了个女儿,觉得现在有点对不起蒋家那边,作为大媳妇没能给蒋家生个男丁传宗接代。

    韩文青也不喜欢和她妈讨论这个生孩子的事情,讨论着讨论着就说到她身上,劝她赶紧生,她自己肯定就是不会生了,太胖了是一个问题,生完之后肯定还得长胖,害怕,另外就是人家小七说了,有甜甜就行了,他把甜甜当亲生女儿一样看也是一样的,两个人也不期待生个儿子出来养老,赚钱自己给自己养老。

    叶梓给韩啸说晚上回娘家去吃饭,韩啸说那成他给他妈打电话说,然后自己下班后直接过去。

    “想吃青菜呀?”王翠芬也没有想到叶梓就提那么点要求,跑市场上去买青菜,专门买那种掐尖的,嫩得出水的,贵一点无所谓,女儿女婿也没几个时间上家里吃饭。

    韩啸去自己老丈人家从来就不空手,去超市里面专门买了两瓶好久,很久没有陪老丈人喝两杯了。

    “不喝了,戒酒了。”叶建国说话语气就有点伤感,自己大哥年龄不算大,走得太早了,要是不喝酒也不能倒路上让车给压了,从办完叶建军的丧事之后叶建国就戒酒了,管你多好的酒,一律不喝,见酒就蒙想起自己大哥死的惨象,哪里还能喝。

    王翠芬还请了王小梅和叶荣过来,但是王小梅肯定会把小军也带来,现在小军还是她带,她来得有点晚,大家都等她,就说是工作上有点事情没有忙完,其实是上班时间打麻将,最后多打了几把,就因为多打那几把麻将把开始赢的钱都输了出去,现在心情有点不好。

    “大嫂,工作是不是不顺利?”王翠芬去关心王小梅,以前那些事情也没办法去计较,一个女人死了老公,一个人带个孩子,说艰难呢也是真的艰难。

    “哎。”王小梅就叹气,叹气做样子给王翠芬看呗,其他的也不说,叫她怎么说,她工作轻松着呢,自己的亲家只要一天在哪个位置上,就没有人能为难得了她。

    王翠芬看王小梅的那个样子就想她肯定是不顺利了,觉得她日子艰难,给王翠芬夹肉,让她多吃点,她觉得平时王小梅肯定就跟节约,毕竟还有个儿子要养,就算手里可能还有点钱也不敢乱花的。

    叶奶奶的头发从叶建军死后就全部都白了,没什么想头,心里难过呗,今天在桌子上看到叶梓来了,专门要叶梓挨着她坐。

    “叶梓呀,你大伯走了,走得太早了,奶奶求你一件事。”

    “妈,有什么事儿子还不能帮你的,非要求叶梓?”叶建国没有料到他妈还有求叶梓的事情,他这个儿子还在呢,有什么不能给他说的,老太太能有什么完成不了的大心愿?非得求叶梓,女婿还在桌子上呢,你开口叫人家怎么想,叶建国现在不太希望韩啸看到自己家不行的一面。

    “你别插嘴!”叶奶奶有点凶,不让叶建国说。

    叶奶奶求什么呢,求叶梓照顾叶誉,说叶誉读书成绩不怎么好,脑子不聪明,要是考不上大学怎么办,家里现在就是一个妈,哥哥肯定也是帮不了忙的,老太太看出来了,叶荣做不了主,叶建军葬礼上就看出来了,叶荣媳妇都没有跪过。

    “妈,考不上大学的人多着呢,不是也一样的找工作,进厂里上班也是一样的。”王翠芬不太喜欢叶奶奶这样,叶荣考不上大学还能有叶梓什么事?该出去找工作就找工作呗,还能饿死个人了?都是大小伙子了,就算以后真需要帮忙的时候,难道他们这边不帮?非得去求叶梓一个嫁出去的孙女?

    叶荣低着头不说话,心里很不舒服,他奶奶怎么就说他不聪明了,他笨吗?他要真笨的话为什么在游戏厅和别人玩双人游戏的时候总是他胜利?忍着不说不辩驳,叶奶奶最近老给他拿钱,他以后还要问叶奶奶拿钱,他妈不会给他多少钱的。

    叶奶奶为什么就抓住叶梓不放了,叶梓有钱呀,你有钱还不能帮一下你堂弟?你老公都开公司了,在叶奶奶的意识里能开公司的人那就算是大老板了,那可不是你看那车,家里两个车,叶梓一个,韩啸一个,她问楼下的人了,人家说那车贵着呢,一套房子的钱都不够买,可把叶奶奶给唬住了,车的价钱比房子还贵?既然那样有钱,那样不在乎钱,手指缝漏一点不就帮到叶荣了。

    叶梓没说话,韩啸给回答的,说叶荣以后要是考不上大学还可以复习,复习了还考不上可以读技校,如果不读技校想工作也可以去他的公司,把话说明了,如果没有什么文化,开始的时候肯定就是从最小的工人做起走。

    叶奶奶得了韩啸的话心里的事就放下了一半,给韩啸夹菜,让他多吃点,韩啸就没有动筷子,叶梓明白的,悄悄的趁叶奶奶不注意就把两个人的碗换了。

    “妈,你自己吃,他们能夹到的?”王翠芬也看明白了,又把叶梓的碗换了过去,自己去厨房拿了个干净的碗,老年人筷子上沾了口水,她都不喜欢,何况是韩啸和叶梓呢。

    从娘家出来,叶梓说今天晚上不想回家,要去酒店开房,韩啸妈那么关心两个人同房的事情,叫叶梓回去和韩啸两个同房,她始终觉得有一种被窥视的感觉,办不到,真的办不到。

    韩啸就让叶梓打电话给他妈说,就说他喝得有点多,今天晚上就不回去了。

    叶梓不打,让韩啸自己打,她打电话和韩啸打电话说同一件事情,结果完全就不一样,韩啸妈肯定要说她为什么就让韩啸喝酒了呢?

    “叶梓怎么就不劝着你点?明知道两个人最近在要孩子,还喝酒,真是的。”

    叶梓就看着韩啸笑,意思是你看果然就是这样的吧?

    两个人去酒店开房,开大床房遇见了熟人,姜瑶就挽着一个看上去年纪比她大的人,两个人很亲热,看见叶梓和韩啸的时候也就那么一点尴尬,随即就装不认识,没什么好说的,各自过各自的日子。

    但姜瑶就是恨韩啸和叶梓的,觉得当初要不是这两个人在中间作怪,白国庆哪里就会和她离婚?

    叶梓也觉得有点晦气,怎么就遇上姜瑶了,那样子看起来跟原来更加不同了,怎么说呢,透着一股风尘的味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