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古代来的小媳妇 > 第346章 我不是冤大头
    李静看着电话不停的响,知道是白国庆她怎么还可能去接,这人怎么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简直连道德都没有了,明明有家庭,还来给她打电话,胆子大到老婆在身边都还敢打电话,哦,不是的,不在身边也不能打呀。

    “静,是谁的电话,怎么不接呀?”李静妈从卧室里面出来,只发现李静蹲在那里,还没有看清楚人是在哭,动手要去拿话筒。

    李静赶紧从地上站起来,直接一把把电话线给拔了,瞬间屋子里面就安静了下来,用手把脸上的泪水吧擦干净,对她妈说是人家打错了的。

    半夜打错电话?还一个劲儿的打,就算打错了也不会不接电话吧,李静的理由很勉强,李静妈就知道了,肯定是不愿意接的电话,那还用猜吗?除了白国庆还能有谁。

    “那赶紧去睡吧,明天还要早起。”李静妈把李静拉起来推到她屋子里面,有的事情当妈的也帮不了孩子,怎么去劝,那是白国庆的妈不同意,白国庆又结婚了,连努力的方向都找不到。

    白国庆也收了电话,打通了人家不接,难道他真的想把李静的老公给吵醒了,让他们两口子打架才算完?他想李静好过,可他自己却不好过,一想到李静旁边还睡着别的男人,他这个心里就跟涨了毛一样难受,抽烟都不能静下来,狠狠的去砸了一下方向盘,疼的就是他自己的手,一下子就红了,对自己也是够狠的。

    不想回去,回去自己住的地方也只有自己一个人,开着车又去酒吧喝酒,喝酒的时候就发神,去调戏女人。

    调戏单身女人那叫情趣,人家愿意被你调戏那叫运气。调戏有男人的女人那叫找打。

    “美女,陪我喝一杯呗。”白国庆举着手里的杯子对着身边有个猛男的女人说话,其实那女人并不是很漂亮,就是穿得比较性感而已,就是那种大腿都露在外面的穿着,****也挤得比较紧,没有沟沟,挤出来的沟沟。

    “她没空。”回答白国庆的是女人身旁的猛男,还宣示主权的搂了女人的腰。

    “美女,一百块一杯酒,喝吗?”白国庆不管男人怎么说,只对着那个女人说,从钱包里面抽出来一叠钱,伸着手腰递给那女人。

    钱,谁不爱,一百块一杯酒,还是啤酒,那女人就有点动心了,动了下身子想站起来,被她男人拉了回去稳住。

    看来也不是什么真爱。

    “找死!”

    白国庆被打了,喝多了,人是软的,一点还手的力气都没有,也没有想过要还手,别人一拳过去,他就跟个不倒翁一样摇晃起来,摇晃没两下别人就又一拳过来了,几拳过后人就倒下了,人家还踢上两脚。

    躺在那里痛不痛?嘴角都流血了能不痛,可身体上的痛比不上心里的痛,自嘲的笑起来。

    你还敢笑,笑什么呢,打他的男人立马又给补了两脚,踢得白国庆直接呛了一口血,笑不出来了,他本来就是来找打的,不然呢,真以为他看上那女人了?

    爬不起来,一地的钱,白国庆刚才那一叠钱,那就有人帮他捡钱了,别指望捡完之后能换给白国庆,谁都爱钱,刚才那一幕好多人都看见了,知道白国庆有钱,顺便还把他钱包里面的钱给掏光了,拿了他的钱都没有拉他一把,这个世界怎么了。

    最后还是酒吧保安把白国庆给扶了起来送出去,都是酒吧的客人,以后还指望人家来光顾,但要怎么照顾你那也是不可能的,只要不出人命,这样被打,保安也是看着而已。

    “谢谢,我自己可以走。”白国庆抬了一下自己的手,不让保安扶他,擦了擦嘴角的血,自己朝车边走。

    姜瑶还是会跟陈下问约会,只是每次都要买点什么东西,不是名牌包包就是名牌衣服,陈下问也乐意给她买,那她不是喜欢吗?

    “要不你带我去见见你父母?”

    陈下问就想见姜瑶的父母了,大家都知道见父母意味着什么,那就差不多算是关系稳定了,朝着结婚那个方向奔了。

    “见父母呀”姜瑶就有点不愿意了,她不喜欢陈下问,一点都不喜欢,之所以还能跟他约会,确实是看上他的条件了,如果条件不好,姜瑶早就翻脸不认人了。

    对着陈下问说自己和他认识不久,两个人还不够了解,见父母的事情过一段时间再说吧。

    陈下问也不生气,这次不见,总会有一天见的,就是有个要求,要姜瑶和他一起去拍个照片,他想剪下来放在钱包里面。

    姜瑶看不用见父母了,那一张照片算什么呢,和陈下问去了照相馆拍了照片。

    陈下问拿到照片那天就给他父母看了,下问妈看了说女孩子漂亮,其他的也没说,下问爸看了之后就不太同意自己儿子找姜瑶了,因为他见过姜瑶本人,在酒桌子上见过。

    陈下问以为自己爸是看不起姜瑶曾经结过婚。就说了现在的人找男女朋友还睡一起呢,结过婚没生孩子那不就跟耍过一次朋友一样吗,说姜瑶之前是找了个渣男老公。

    姜瑶对陈下问和介绍人就没有说实话,其实有人问她都说的是假话,怎么说的呢,说白国庆偏了她的青春,开始没钱的时候和她在一起,后来有钱了就玩女人,她一直是忍受的那个人,可人家还是不满足,要和她离婚离婚之前还转移了所有的财产,她是净身出户的,说得她就是受害者中的受害者。

    下问爸当着儿子的面没好意思说,晚上老两口回房间睡觉的时候他就和下问妈说了,看着之前见过姜瑶,在酒桌子上看见的,说看着不像是正经的女人,有点太豪放了,为了能把单子拿下来都坐到老总的大腿上去了,搂着老总的脖子劝酒她自己也能喝,一杯接着一杯,真的是一个能让酒桌上不冷场的人,这样的女人就只适合玩,真要结婚,不合适。

    陈下问的母亲一听,那怎么行,就也不答应了。

    第二天陈下问回蓉城去的时候,下问妈就明确表示了,她也不同意,陈下问是高兴着去见自己父母给他们说姜瑶的事情,走的时候心里就有疙瘩了,问他妈原因,也不说,只说不喜欢姜瑶结过婚,好吧,这也算个理由。

    别以为陈下问这样就放弃了,会去还是照常和姜瑶交往。

    陈下问可以给姜瑶买东西,但从来不给姜瑶拿钱,这让姜瑶很苦恼,东西和钱,她更加的喜欢钱而且其实陈下问也不是每次都给她买贵的东西。

    姜瑶还得靠自己赚钱,她想要赚钱那就必须得拿下单子才行,现在的她早就去了销售部,她也适合干销售,工资不重要,拿的提成比较多。

    这次也是姜瑶运气不好,喝酒出来就遇上陈下问了,本来吃个饭出来遇上也没什么,但关键是为什么她就被人搂着呢,被人搂着也就算了,她还主动献上了吻,吻一下又不会死人,好多万的订单呢,今天签的就是一部分,后续还有,她怎么能得罪财神爷呢,搂着老总的脖子就是一口,亲完还撒娇,撒娇的时候就看见陈下问了,看陈下问也正看她,脸一下子就红了,是被尴尬弄红的。

    陈下问也不问原因,上去就把姜瑶一把拉自己这边来,要打那被姜瑶亲的男人,那男人真不知道什么情况,他强迫姜瑶亲他了吗?没有呀。

    姜瑶拉着陈下问不让他打,拉不住就使劲儿抱着不让他去打,抱着腰,绝对不能让陈下问把人给打了,打完之后就肯定没有以后了,打的就是姜瑶未来的钱。

    “姜瑶,这谁呀!”那老总反应过来了,姜瑶认识的。

    “我哥他误会了,我先走啊,对不起陈总,对不起。”姜瑶用手指了一下自己的脑袋,意思是说陈下问脑子有毛病,拖着陈下问往外面走。

    陈下问是真的就能被姜瑶拖住吗?很显然就是不能,那为什么他没有挣脱姜瑶的束缚呢,为了面子被,以为他真会上前去为姜瑶打架呢?不是不会,如果姜瑶现在是他老婆,就算不是老婆,就是刚才但凡有一点看出来不是姜瑶自己主动的,她是被强迫的,那他陈下问就会豁出去了,可问题是不是,他清楚的看到姜瑶很开心的主动去亲的那个男人!

    姜瑶给陈下问解释,说自己也是被逼的,那个老总就是拿单子压着她,逼她,如果她不亲,跟了一个月的单子一张都签不了。

    陈下问说没关系。

    姜瑶以为这个事情就过了,两个人就该和好如初了,要去挽着陈下问的胳膊,陈下问没让,他说的没关系可是有含义的,意思是两个人这就算分手了,没关系了,那都是没关系的人了,你要亲睡和他陈下问有什么关系?真当他找不到女人了是不是?

    “陈下问,你确定你不会后悔?”姜瑶这段时间真的就是呗陈下问惯得连自己是谁都不知道了,不清楚自己是个离过婚的女人?人家就是长得丑点,和她分手了就要后悔?以后后悔的该是她姜瑶吧!

    笑了笑,陈下问真的懒得说了,觉得姜瑶的大学就是白读了,怎么就那么会想呢,走了,就给姜瑶一个背影,不曾回头。

    姜瑶也不是说就多难过,她本来就不喜欢陈下问,就是觉得有点可惜,毕竟陈下问的条件是真的不错,但结婚,姜瑶是真的没有想过,那分了也就分了呗。

    陈下问其实还是有点难过,怎么不难过,他喜欢姜瑶这样的女人,钱也花了,时间也花了,结果这个女人这样对他,当他是什么了?

    事情没有姜瑶想的那样简单,能简单的分手?陈下问才不当冤大头呢,和姜瑶交往的这段时间花出去的钱不少,吃的玩的买的那些高档的东西,全部都要花钱,吃进去的吐不出来了,可买给姜瑶的不能不要回来,除了牵过姜瑶的手嘴儿都没有亲过,他亏死了,结果姜瑶去亲别人,找了两个人的介绍人问姜瑶要他买的那些东西。

    “他送给我的就是我的,怎么还要回去,当初要是送不起就别送!”姜瑶没想到呀,管她要东西。

    介绍人就对姜瑶说了,人家送那么贵的东西给你是把你当未来媳妇看的,可你自己干了什么你不知道呀,两个人也分手了,那和平分手,不想把事情闹出来,你就得把那些东西还给人家。

    不还,不还能行吗,为了那点东西让人家去闹,到时候她还要不要找了,只得把东西都给还了,让介绍人拿给陈下问,顺便让介绍人带句话给陈下问,说陈下问不算男人。

    人家介绍人还东西给陈下问的时候根本就没有说那句话,直说自己当初没看出来姜瑶是什么人,就说自己要是有女儿肯定就介绍给陈下问了。

    陈下问多会处事,直接把还回来的一个名牌包包送给了介绍人,介绍人是真没有想到这个陈下问能这样的大方,笑着说另外给他介绍好的。

    陈下问是真的不在乎那点东西,之所以要要回来就是因为咽不下那口气,不要回来他肯定还得被姜瑶笑他傻。

    笑着对介绍人说不用给他介绍了,他这次是真的被伤了。

    回去就把那些送给姜瑶的东西处理了,名牌的二手货也好卖,他不可能留着来提醒自己曾经还愚蠢了一把。

    这人吧失恋难受了之后,有个愈合期,这期间就感冒了,还发烧,本来以为自己是男人,只要挺一下就能好,不行,好不了,头晕脑胀走路都费劲儿,去医院吧,最近的就是中医院,说他有炎症,白细胞太高了,要输液消炎。

    坐在输液区让小护士扎针,那个给他扎针的小护士是真漂亮,他昏昏沉沉的,看见人有护士拿着针往他手上扎,朦朦胧胧的,像看见了天使,那天使还对着他笑。

    一点都不疼,液体顺着手背流进血液里面,一股凉意袭来,瞬间就有点清醒了,稍微坐直了身体,怎么能那样盯着人家护士看,陈下问有点不好意思的低下头。(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