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古代来的小媳妇 > 第345章 疯狂的思念
    &lt;&gt;&lt;/&gt;

    滚就滚,王小梅觉得自己也是年纪一大把了,还被婆母那样揪着打,太没脸了,她死了老公难道不伤心不难过?她觉得自己比谁都伤心,比谁都难过,她以后的日子还怎么过?她就是那个最可怜的人!

    叶建军死了也就死了,下班后死的,没有死在单位上,死在单位上还能找单位早点赔偿,就算是临时工也能要点赔偿,但不幸的是他死在外面,还是喝酒出的车祸,被谁撞死的也不知道,大晚上的连一个目击证人都没有,那一片也没有摄像头,抓不到撞的人,拿不到一点赔偿。

    别指望王小梅能滚多远去,她就是远远的站着,心里也恨,哭是哭不出来了。

    王小梅和叶建军的单位上都来了同事,人家能来还都是看叶荣老丈人这边,领导也代表单位带了五百块钱,还送了花圈,这些单位上的人也不知道是谁在办叶建军的丧事,这个钱就给了王小梅,她就收着了,没打算拿出来。

    “节哀。”王小梅的同事可没有看见她刚才挨打,这会儿还劝她呢,也是她的牌友。

    这人就不能劝,王小梅本来就哭不出来了,这会儿又哭上了,不知道的以为她有多伤心呢。

    王翠芬就想上去说她,就她一个人难过是不是?因为你难过所以你就什么都不管,让其他的人来帮你老公料理后事,钱不要你出就算了,你得做点事吧,就在那里不动,她就是个负责哭得,只招呼了她那边的几个同事,其余来的人问都不问。

    叶奶奶的意思反正就是这人必须拉回去下葬,不能火化了。

    叶建国也是跟老太太一样的意思,那叶建国就不能再停在城里了,得找车给拉回去,一条龙这边就有车,连同冰棺一起拉,就是价钱还得加,那加就加吧,人死为大,叶建国对他哥哥不心疼钱,人都死了,他哥最后一次花他的钱了,他还能心疼钱。

    城里这边送了礼的人肯定要请人家吃顿饭表示感谢,直接定了饭店,本来丧事请的席面不用太好,但叶建国还是定了两百元一桌的席面,酒水除外,那是自己这边带的,来的都是单位上的人,不能太差了,想让大家都留个好。

    总共也没几桌,城里的亲戚朋友不多,也就花一千多块钱。

    第二天一早就说要拉着叶建军回农村去安葬,叶建国的意思是叶梓和韩啸就不用去了,他们也忙,结果叶梓还是和韩啸一起去了,两个人分别开了车拉着家里的人。

    王小梅这下子学乖了,一路上都没有说话,自然也是不往叶奶奶身边去靠,嫁到叶家这么些年,昨天是真的第一次挨叶奶奶的打。

    把叶建军是拉回去了,可看的下葬的日子是两天之后,叶梓就说让韩啸先回去,她留下来就成,这次回来真是冲忙,家里的房子破破烂烂的,住人也不好住。

    韩啸本来也忙,就说下葬那天再来。

    村子里面的人也是很意外,大家都羡慕叶家全家都搬到了城里,哪知道这叶建军是走着出去的,结果这人却躺着回来了,大家都是乡里乡亲的也都帮忙。

    这次来的人就多了,全村子的人都来了,有送钱的,叶建国一律不接,接了之后怎么还礼,他们都在城里,只是收了些花圈和祭帐,毕竟他哥后天出殡的时候要热热闹闹的。

    叶建军这辈子都没有今天这么热闹过,死了热闹了一回,这个热闹还是他媳妇帮他弄的。

    平时也就觉得王小梅不怎么好,但还能过得去,可今天不知道怎么了,在叶建军下葬的时候就哭了,哭也是正常的,可哭得那些话不能听,说叶建军走了叶建国欺负她孤儿寡母的。

    叶荣拉着王小梅让她不要说了,怎么能乱说,她还偏要说,说叶建国在城里凭什么帮着收礼钱?收了怎么不给她,她才是未亡人。

    叶建国不想跟一个妇道人家见识,他这两天也是伤心难过,尽力都耗尽了。

    王翠芬了不惯王小梅,上去就叫先不要埋土了,她就要当着叶建军的棺材说清楚,怎么就欺负她了,她老公死了,弟弟帮着办丧事,出的钱比收的礼就多哪里去了,难道收的礼就不该贴进来?

    叶荣当场就表示自己以后肯定把钱还给叶建国,他现在身上也是没什么钱,但他觉得今天他二婶把事情扯出来说也没有给他留脸,他是大学生而且现在孩子工商局上班!

    王翠芬就觉得叶荣这个大学有点白读了,她刚才是说钱的事情没错,可说的前提是他妈先闹的,叶荣怎么也跟着不讲道理呢?

    也是叶建国埋在山上,叶奶奶爬不上去,也怕自己太难过,不然这会儿王小梅又该挨打了。

    不能说叶建军死了,叶建国这边就和叶荣和叶荣妈就不是一家人了,那吵那些有什么用,叶建国不让王翠芬闹,当着大家的面就变态了回去就把收的礼钱给王小梅,哎,他一开始就没有打算留着那些礼钱,他哥没了,他想的是他嫂子王小梅生活也艰难,就当是他补贴的吧,不是还有叶誉要读书吗,都得花钱,一个女人不容易。

    回去城里王小梅就把钱拿到手了,钱不少,叶梓这边和叶荣老丈人这边都是送的两千,加上其他人送的,都小一万了。

    这人别看当时看着挺伤心难过的,结果回去城里的第三天就上牌桌子了,就连跟她一起打牌的同事都有点看不过去了,你老公刚死多久,你就搞上娱乐了?

    人家王小梅怎么说的,说自己就是太难过了,一个人晚上呆在家里更加的难过,还不如出来打麻将分散注意力,这分散注意力就打了一个通宵,没人管她,她自由了。

    叶誉也更加的自由了,叶建军都安葬了是不是他就该回去学校上课了,结果他没回去,天天去游戏厅打游戏呢,还带着小军一起,小军这孩子也是,不哭不闹,站着看叶誉打游戏,饿了就等叶誉给他买方便面吃,渴了就喝矿泉水。

    叶建国找到叶誉的时候,叶誉那手指头都是发黑的,脏的!

    扭着叶誉回去,让他好好的把自己洗一洗,然后在家里坐着等王小梅回来,一直等到晚上十二点都没有回来。

    “你妈到底几点下班?这都几点了还不回来?”

    “六点就下班了,估计是打麻将去了。”

    王小梅是知道叶誉放学回来肯定会照顾小军的,自己很放心的去打麻将,昨天晚上输了两百块,今天就想着怎么赢回来呢。

    叶建国等不到王小梅只好回去,准备明天一早再来,走的时候给叶荣拿了一百块钱,叫他买点吃的,他是想把人给带回去的,但又怕王小梅回来看不见儿子和小军要担心,这就是叶建国想多了,王小梅哪里会担心?

    结果人前脚一走,叶誉后脚就带着小军出了门,出去吃了点东西之后又奔游戏厅去了。

    第二天叶建国又去找王小梅,差点没气死,七点钟到她那边,敲门就没有人开,以为她出门了吧,准备走,结果呢,人家才回来,王小梅才回来,叶誉带着小军随后也才回来。

    王小梅没有看见叶建国,看见叶誉了,就问叶誉怎么才回来,是不是通宵打游戏了,她还好意思动手去打叶誉,叶誉能让她打?抓着王小梅的手就推了她一把。

    “打我干什么,难道你自己不是也才回来吗?”

    “我是大人,你还是孩子,你今天不读书呀!”

    两个人吵着吵着就走到了叶建国的面前,王小梅也是一阵的尴尬。

    “建国来了呀,今天不去店里面?怎么早?”

    叶建国就说王小梅怎么能出去打牌打通宵,不管孩子呢,叶誉现在也是通宵出去打游戏,他大哥死了,这孩子你当妈的应该管好吧。

    王小梅就说她伤心说她难过了,说没办法管叶誉了,说刚才叶建国也应该看到了,是她不管吗?她上手去管了呀,可叶誉听吗?不听她的呀,还动手推她。

    “你们老叶家的孩子我也管不了了,反正他明年高中就毕业了,毕业了就出去打工,我当妈的也算把孩子养大了。”王小梅现在就是这个态度,她管不了叶荣,她也还有自己的日子要过,她还年轻。

    叶建国就想问王小梅什么叫老叶家的孩子?难道叶誉不是她生的,不是她儿子?还有怎么就养不了?现在缺钱吗,不能缺,之前没存钱?那小一万的礼钱也给她了不是。

    叶建国是无功而返,走的时候又狠狠的把叶誉训斥了一顿,说必须去学校上课,他说的时候叶誉就不说话,至于去不去他管得住,腿都是长在叶誉身上的,他去就是去,不去你赶他也是不去。

    白国庆还是给李静去了电话,忍不住了,真的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反正就是疯狂的想念这个人,刚才自己身下还有个女人呢,这是他新找的女人,只能说是他的女人,要说成人女朋友的话,白国庆觉得她还不够格,为了钱的女人他是不会和他长久的。

    “是我。”

    白国庆的声音李静一直刻在自己心里,多少次午夜梦回想着和他说话,甚至后悔当年自己的决定,想和白国庆在一起,那就去争取,怎么能因为他妈不同意就轻易的放弃了呢。

    李静就有点激动,激动得说不出来话,也不知道自己该说点什么,手拿着话筒有点抖,眼泪扑扑的往下流,赶紧用左手捂住嘴巴,呜呜呜。

    知道李静在哭,白国庆心就更软了,“这些年你过得还好吗?”

    李静还是说不出来话,感觉身体的气体全部都到了胸腔,直往喉咙冒,堵住了嘴巴。

    “我过得一点都不好。”没等到李静说话,白国庆继续说,说着自己的思念,说他这些年恨李静,前面是恨,后“”面是想,现在是疯狂的想,控制不住给她打电话。

    说上次在机场不是有意要伤害李静的,当时就是昏了头了,他说的就是那次两个人在机场相遇的事情,他根本就没有容李静说话,自己骂了李静还骂了李静的孩子,给李静道歉,说让她不要放在心上。

    怎能不放在心上,那孩子也是你的孩子呀,李静差点就要告诉白国庆真相,忍得十分的辛苦。

    说到孩子李静突然就有点清醒了,白国庆就是她的迷药,随时都能让她忘记自己是谁,找不到人生的方向,孩子,她是有孩子的人,虽然这个孩子也是白国庆的,但白国庆已经和姜瑶结婚了。

    李静真的很想问一句白国庆你现在这个样子到底想要干什么?出轨吗?

    “亲爱的?”

    白国庆那边传出来一个女人的声音,还用想吗,李静下意识的就觉得那个女人肯定是姜瑶,瞬间有种自己被抓奸的感觉。

    “以后你别给我打电话过来了,我老公不高兴。”李静撒了谎匆忙的挂了电话,挂完只过就开始哭,开始是自己站着哭,后来又蹲着哭。

    白国庆那边听到嘟嘟嘟的声音,脸色一下子就不好起来。

    “谁允许你刚才说话的!”

    那女人从浴室出来衣服都没有穿,一丝不挂,性感的身材一览无余,一般男人怎么舍得说那样重的话,还不允许她说话了,她确实是故意的,她一直想要做白国庆公司的女主人。

    “对不起,亲爱的,我刚才不知道你在通电话。”女人楚楚可怜的往白国庆身上靠。

    “收拾你的东西赶紧滚。”说完白国庆又想到这里是酒店,“算了,还是我走吧。”

    留不住的人你何必要去留,白国庆的意思很明白了,这就是和这个女人分了,一个暖床的你拿了多少钱该办什么事都不知道,还把自己当一个人物了?

    女人缠着他不让走。

    不让走就行吗?腿在白国庆的身上。留不住人,要怪就只能怪自己太心急了,在还没有滋生出感情的时候就把自己当个人物了。

    呵,李静刚才说不给她打电话了,还说她老公会不高兴的,什么老公,他才不管她有没有老公,知道他白国庆存在了不是更好!

    坐在车上给李静打电话。(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