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古代来的小媳妇 > 第344章 你给我滚
    &lt;&gt;&lt;/&gt;

    韩文青居然都还没有去韩啸公司,韩啸工作忙,把自己二姐要去他公司上班的事情都忘记了,等到自己老妈问起来才想起来这个事情。

    还没去?白淑娴都想说自己这个二女儿有点烂泥巴扶不上墙了,给她说得好好的,结果一不关注人就没有去,她这个当妈的还要怎么帮她?

    给韩文青打电话,让她下午去韩啸公司面试。

    韩文青说下午不空,她能有什么不空的,就是不想去,她又不是不能生活了,相反了她现在生活得很好,理发店的生意不错,难道当老板不好,要跑去当员工?反正现在就是拖延时间,拖一天是一天。

    白淑娴就不能让她再拖了,带着韩甜甜直接就找到韩文青理发店去了。

    你以为一个小小理发店的老板能有什么大出息?就算现在能赚钱,那能有韩啸以后赚得多,理一个头多少钱,卖一套房子多少钱,觉得韩文青就是不会算账。

    “妈,你怎么来了?”

    白淑娴非要拉着韩文青去韩啸公司,说其他的也许你干不下来,出纳总能干得下来吧!不管怎么说也比整天呆在理发店好,一个小理发店,老板在也就算了,老板娘还整天守在那里,人多就能守出金子来?

    “那韩啸那边也不能就给我开多高的工资!”

    是工资的问题吗?白淑娴就更韩文青说不是工资多少的问题,你弟弟现在是最需要人的时候,财务部全部都是外面的人能放心吗?有一个自己的人,里面出问题也好早一点通知韩啸,还有就是你现在帮了你弟弟,以后你弟弟赚钱了能亏待你。

    反正一路上好说歹说,韩文青算是同意了去韩啸那边上班。

    去面试,韩文青的面试基本上也就是走一个过场,虽然韩啸也给人力资源部那边说了,按照规矩面试,能用就用,那个岗位合适就安排那个,不用考虑太多。

    公司是韩啸的,现在老板妈妈带着他姐姐来公司面试,人家就明说了要进财务部,一问一点财务知识都没有,人家经理也是好心,说要不就留在人力资源部这边做一些行政上的工作?

    不行,白淑娴的意思就是韩文青必须是进财务部,问过财务部那边,本来也是差一个出纳,财务部现在只有王会计一个,干了会计就不能干出纳,出纳和会计不能是同一个人,同一个人容易做账就太容易了,容易给人犯罪的机会。

    那就说定了韩文青但韩啸公司来做出纳,工资就必须按照规定来,不能说一般员工给你开个经理的工资,八百块,工资就算是不低了,一般厂里面的工人也就三四百而已,财务会多一点。

    韩文青就嫌工资少了,说八百块可能还没有叶梓身上一件衣服的钱多,反正她觉得叶梓穿的用的都是好的。

    白淑娴就劝她知足吧,来韩啸这里上班就不能是只为了工资,是帮韩啸的忙的,还有的话白淑娴也不能对着韩文青说,你去和叶梓比,你拿什么比,韩啸开公司的钱都是叶梓出的,她再广州那边还有自己的服装厂,她有钱,她就能花钱,你有什么?不是靠着韩啸,你自己出去给找一个能拿八百块的工资来。

    “她是老板的姐姐,就是来这里不给安排工作,就是每天让她在公司里面待着耍,都能拿工资。”人力资源部经理这样对王会计说,看出来王会计心里不高兴了,王会计拿的工资也是八百,那是因为他有经验,能把财务部的事情挑起来,韩文青能干什么,做出纳无非就是做好钱的进进出出而已,资金核算一下而已。

    人和人真的就是不能比的。

    “我知道的。”王会计也就是那么一会儿不高兴,毕竟年龄在那里,见过的事情也多,很快就调节了过来,他一定不会只是会计的,公司以后大了难道不需要经理?他还不是奔着经理的工资去的图的是奖金,奖金才是大头。

    如果一个人美丽了,那么别人会更多的去注意人的长相,而忽略了这个人本身的能力,现在叶梓就是这么一个情况,要说这一批新进的医生,叶梓的的医术能排在前面,学历也不错,学校是名牌,当然这一批的医生中还有念了研究生出来的,综合来说叶梓不是最好的,但也是中等偏上的,可见过她的人,不了解的都不会觉得她是有实力的,充其量觉得她就是个普通的医生而已。

    叶梓也没有想过自己要多出名,反正兢兢业业的给人治病就是了,不去招惹谁,也不去讨好谁,可还是出了问题。

    上面的意思是叶梓不太适合在外科,主任把她找去谈话,谈了一个下午也没有谈出个所以然来,叶梓真的就没有搞懂,自己到底怎么就不适合再也外科了,难道她做的手术不成功?也没有出什么医疗事故呀,反正就是不让她在外科呆了。

    还好医院没有把她调到门诊去,调门诊去那就是放羊儿了,让她去养老了。

    调到了产科,让她做妇产科的医生,她对妇产科不专业呀,虽然之前实习也接触过,但接触的真不多。

    上面的意思是让她不懂就学,医科大出来的学生理论知识绝对是有的,那差的就是实践,都是在人的肚子上动刀子,一通百通,又有什么难的。

    叶梓就过上了有点像实习生的日子。

    王小梅的日子真的是太轻松了,上班轻松,社区没事的时候一般就是坐办公室喝茶,钱不多也开心,把小军送进了幼儿园,白天也不烦她,晚上她要打麻将就把小军放家里叫他自己睡觉,反正叶建军在家里,就算叶建军上夜班也不怕,不是还有叶誉在家吗?总能照顾到的。

    打麻将得洗牌吧,洗牌的时候就会把双手放在桌子上面洗牌,你推一把,我推一把,推牌的时候难免就会手碰手,手碰手就碰出暧昧来,打牌的时候还经常会说些*的话,大家都高兴。

    桌子上有一个几乎天天都会和王小梅一起打麻将的男人,死了老婆后也没有娶,就是那种可能想娶也没人会嫁给他的人,家里有一个儿子一个女儿,他自己年龄都快五十了,儿子二十几没结婚,女儿还在读高中和叶誉大小差不多。

    王小梅是不敢出轨的,就是和那个男人玩一下暧昧而已,觉得自己还是有点魅力的女人,特别是自己还是从农村里面出来的女人,怎么说那个男人也是城里人,一早人家就是工厂的工人,能看得上她,她真的觉得自己有飞起来的感觉。

    其实那个男人就是生理需要,总不能老花钱出去找女人吧,上班每个月才多少钱,打麻将就是打点小麻将,输赢都不大,打的就是寂寞牌。

    叶建军上的是中班,按理说晚上十二点就该交班下班了,可这都几点了人还没有回来,王小梅平时都不敢打麻将超过十二点的,今天也是十二点前就回来了,自己睡了一觉起来老公还没回来,看时间都凌晨四点了。

    有的女人就是粗心,老公本来该十二点过一点就回来的,没回家也不多想,翻过生就又睡过去了。

    “出事了?”还是邻居来敲王小梅家的门,她才知道叶建军出事了,就知道人在中医院呢,至于这个人到底还活着没活着就真的不知道。

    突然就觉得自己的天都踏了,眼前一黑她还晕了过去,邻居就把她扶着,一边把人给扶进去,一边喊,她不是还有儿子吗,这个时候应该还没有上学去的吧。

    “干嘛呢,大清早的,多睡一会儿就不行呀。”声音是从叶誉那屋子里面传出来的,小军站在门口傻傻的看着自己姑婆晕着,不知道是吓着了还是怎么了,反正就是不说话。

    “你赶紧出来,你妈晕了。”

    晕了,叶誉就就觉得就他妈一天事情多,大清早的,穿了裤子没穿衣服从自己屋子里面出来,可不是吗,他妈真晕了。

    上手就去掐人中,电视里面经常这样演,叶誉是真下得下去手,王小梅是痛醒的。

    “你爸……”说了两个字王小梅就开始哭,她下半辈子可怎么活呀,邻居刚才说叶建军出车祸进医院了,生死不知,那肯定就是死了,夫妻一场她也不往好处想。

    叶誉也傻眼了,他爸出事了。

    去医院吧,叶建国和王翠芬还有叶梓都在,看那表情也是伤心,人肯定就是死了,还没看到人王小梅又嚎了出来。

    人真的是死了,早上送进医院的时候人早就没气了,都不用抢救的,太上老君来都救不回来,都有点发硬了,初步估计昨天晚上十二点过死的。

    别看王小梅哭得那么凶,真看到叶建军的尸体的时候她不敢上前去,她害怕,多么讽刺,生活就几十年的两口子老公死了,老婆害怕。

    王翠芬就瞧不上王小梅这样子,本来还想上前安慰她几句,看她那害怕的样子,干脆也不用安慰她了,哭给谁看那?

    家里老妈还不知道,知道了该怎么办?白发人送黑发人是一件很痛苦的事情。

    问死因。这个死因也只能是猜测,叶建军死前喝了不少的酒,然后可能是在骑自行车回去的途中倒地上了,因为太醉可能趴地上就睡着了,马路中央你睡着了,那没办法,车子过路就给压了,看他身上的伤,估计都不止一辆车压过,伤得有点惨不忍睹。

    叶建军死了,叶家这边就没有指望王小梅能顶事,除了哭她好像也不能干更多的事情了,医院的费用叶建国给出了,还花钱请了丧事一条龙,把人拉到门市上,用冰棺装起来,还给化了一个妆,死相就没有那么难看了,人家赚死人钱是快,但是人家也是真有本事,如果还让死者的亲人看见他死得那么难看,还谈什么赚钱?

    叶奶奶的反应有点出乎大家的意料,儿子死了怎么也得哭吧?何况那还是她最在意的儿子,自己的第一个孩子。可叶奶奶真的就是一滴眼泪都没有,她不哭,就因为不哭才让大家更加的担心,怕老太太憋出病来。

    孝子孝媳应该跪在地上守灵吧?只看见叶荣叶誉跪在地上,高希希别说跪了,人家根本就没有露面,不露面的理由就是她坐小月子呢难道坐小月子还得到公公的丧事上去跪着?

    叶荣不敢勉强高希希,不是高希希有多厉害,是高希希的爸爸厉害。

    希希妈就劝高希希,不管你是不是坐小月子,你公公都死了,你不露面像什么话,逼着高希希去葬礼,希希妈就陪着她去,怕她自己去了乱说话。

    其实她也帮不上什么忙,完全就是装酷去的吧,一身黑色的套装,靠着但是庄重,结果带个黑色的眼睛,跟电视里面女黑社会一样,不知道的人还以为这个做媳妇的太伤心,哭肿了眼睛才带的眼镜呢。

    叶奶奶最后还是嚎哭了出来,真是像山洪暴发一样,止不住,谁拉也拉不住,扑在叶建军身上不让人把他弄走,这是要把叶建军火化了呀,在叶奶奶的观念里面人死了如果烧成了灰,那就不能投胎了,没有下辈子了,她怎么能让她的儿子没有下辈子!

    叶建国看不下去了,说还是把人送回农村去安葬吧。虽然国家提倡火化,但他妈现在这个样子,他怎么能把他大哥给火化了,他也是不忍。

    王小梅就不同意送回去安葬,就算是送回去安葬也要火化了再送回去,不能就这样送回去,叶建国出运送费也不行。

    谁说了算?现在出钱的都是叶建国,当然是叶建国说了算,问叶荣什么意思,叶荣说也是听二伯的,前段时间叶荣算是死了孩子吧,现在又死了爹,叶荣是最难过的那个人,难过得自己觉得自己的脑子都转不动了。

    “不行,不火化的话就没有那五百块的补贴了!”王小梅喊出来就后悔了,怎么能把心里的话喊出来。

    叶奶奶疯了一样跑上去打王小梅,只打脸,使劲儿打,不知道一个老太太哪里来的那么大力气,拉都拉不开,等能拉开的时候,王小梅的脸都被打肿了。

    “你给我滚!”(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