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古代来的小媳妇 > 第340章 我有钱
    &lt;&gt;&lt;/&gt;

    叶梓去上班,查房的时候就莫名其妙遇到一个奇怪的病人,那本来也不是她的病人,就是开快车撞车的人,直接把车撞护栏上受了点伤,在医院住着养着,本来就可以出院回家去待着的这么一个人。

    “我有钱。”那人站在门口看叶梓在检查病人恢复情况,看她检查完了出来,就是叫住她说了这么一句话,他今天是专门等了很久等叶梓的。

    叶梓不明白这个病人到底是什么意思?得了癌症需要治疗也不是有钱就能治疗好的,就看着这个奇怪的人不说话,想听听他接下来到底要说什么。

    这个人也是在等,他都给这个叶医生说了他有钱了,这女人还能这么淡定,不是应该两眼放光的吗?

    他为什么要住院不出去,其实还真就是为了认识叶梓,花钱住院他不怕的,进医院那天就看见了这个医生,长得跟天使一样,可就是不是给他治疗的医生。

    心猿意马,心花怒放,心心相印,心都丢了,这就是他现在的状况,死皮赖脸占着医院的床位,目的就是要追求叶梓,也不是追求,他本来就是有老婆的人,平时也花心,看见漂亮的女人就挪不开脚了,躺在医院的病床上睡不着,想像佳人入怀那场面。

    昨天在走廊里面就听别人议论这个叶医生,结果就是这女人好像结婚了嫁了个老头子,又好像没有离婚只是被老头子包养,还好像是嫁了老头子外面还有人,反正信息有点多。

    不管结果是什么,他就是喜欢这个女人。

    “我还是给你叫你的主治医生吧。”等不到这个奇怪的人再说话,叶梓自己也是很忙的,要走。

    “我开的奔驰。”

    叶梓有点无语了,说给他找主治医生来,他说他开的车干什么?保持脸上的平静,叶梓觉得这个人应该是走错医院了,应该去治疗精神病最好的三医院吧。

    “对不起这位先生,我想你可能是走错楼层了,我叫人把你送回去。”

    叶梓看走过来一个护士,把人叫住,说这位先生可能找不到自己的病房了,让把人给送回去,提醒护士这个病人有可能是四楼的,四楼是神经科。

    “诶,我还有话没说完呢。”

    叶梓加快了脚步,跟神经病能有什么话说。

    别人给姜瑶介绍对象,她老是看不上别人,不是长相不过关就是身高不够,有钱还必须是硬条件,她自己也不想想,长得好看身高又高还有钱的人,娶她这个离婚的女人?别人不能去找个没离婚的女人呀?这个世界上从来都不缺年轻漂亮的女人。

    当然姜瑶觉得自己的条件现在是很不错的,买房了,不管她怎么买的,反正就是买了,手里还有存款,离过婚又怎么了,她没生孩子,这跟只是谈了一场没有结果的恋爱又有什么区别?

    那天介绍人给姜瑶介绍一个男人,在大公司上班,拿年薪的那种,介绍人说那人是清华毕业的高材生,身高也够,就是没有说清楚长相,也不是没说,就是说得有点模糊,说长得一般。

    姜瑶觉得反正自己现在也没事干,那就去看看呗,万一看对眼了呢,结果倒是把眼睛看成了对眼儿,那男的确实高,但样子就太不能下饭了,看着估计能吃不下饭,一脸的青春痘,有的还化脓了,姜瑶觉得恶心,当着人家的面就做了一个恶心的动作,可能觉得不太礼貌,又对着人家勉强的笑了一下。

    陈下问一看姜瑶的态度就知道女孩子没有看上他,他是知道姜瑶离过婚的,别看他书读得多,其实他没有读成书呆子,他也不古板,不觉得女人离婚了就不能找个好男人结婚,不能找个未婚的结婚,但他对找女朋友有个唯一的要求,那就是必须要漂亮。

    姜瑶是入了陈下问的眼的,他喜欢姜瑶的样子,长得好会打扮,加分。

    介绍人以为这次又不能成了,刚才两个见面的时候姜瑶都已经表现得那么明显了,她要是这个被嫌弃的男人肯定当场就不愿意了,看陈下问还能坐在这里对着姜瑶笑,她估计着人家书读得多是文化人,素质高,等着回去肯定就给她说不成了吧。

    结果陈下问回去给介绍人说自己想和姜瑶处处看,让介绍人有点出乎意料,但姜瑶这边也是马上就给了介绍人答复,没看上,怎么办?

    介绍人就给姜瑶做思想工作,说长相是男人最不重要的部分,像陈下问这样的男人文化高不说,工作又好关键还家庭好,家庭好这个事情陈下问的意思就是不要先说,现在是没办法了,介绍人想促成这一对儿,悄悄单方面的给姜瑶说。

    “家庭好?好到什么程度?”姜瑶现在无非就是想找一个能超过白国庆的男人,家庭超过白国庆就更好了。

    陈下问的家庭真的就是好,和白国庆家里比也比不出来,陈下问父母是做生意的,白国庆父亲是政府有官职的。

    姜瑶答应交往看看。

    既然是交往,那肯定就要见面才行,陈下问约姜瑶见面,知道姜瑶看上的不是他这个人,约了姜瑶去吃饭,去的地方就是那种有很多外国人才会去的地方,高级餐厅,高消费。

    姜瑶尽量不去看陈下问,桌子上是美食不看还能吃得下去,看了就吃不下去了。

    她不去看陈下问,陈下问却喜欢看她,觉得秀色可餐,他吃得很香。

    吃过饭陈下问又约姜瑶去看电影,姜瑶就不去了,说自己忙,晚上还要回去加班。

    陈下问是了解过姜瑶的工作性质的,在行政部能有什么忙的,加班就是个笑话,好吧,他有耐心也不去揭穿她,很绅士的要送她回去,结果姜瑶也不让,说自己打车就好,匆匆忙忙的就走了。

    就是因为知道姜瑶是不待见自己的那张脸,所以陈下问还是有点心情不好,难道就不能装一下?他家庭好不是吗?

    香港的回归助长了深圳房价的起飞,蹭蹭的就往上涨,白国庆忙,天天都是忙,然后就是赚钱,什么项目都开始赚钱,卖出去的房子收回来的钱就跟流水一样源源不断,但有一部分是磐石集团的,比他多,想起来也难受,不去想光看自己公司的钱也开心。

    给韩啸把最后剩下的钱打了过去,账面上的钱还是足够的,流动资金比较多,内心就膨胀了起来。

    现在白国庆不怎么相信女人,觉得把女人都看透了,但身边的女人很多,接触的圈子不同了,要带在身边的女人也有要求了,别人带你不带,显得你档次低,别人带女明星出来,你带个一般女人,像什么话?学人家包养女明星,他出钱,女人给他想要的,陪吃陪喝陪睡。

    白国庆现在对女人就是玩的性质,当然那些女人也想抓住他这样的男人,可他不给机会,谁说了睡过就得负责的?我睡了我给钱了,女人们就讨好他,不管用。

    女人再多,跟走马灯一样的换又有什么意思呢,白国庆还是空虚寂寞,他从来不带女人回他的住处,一般都是酒店开房,但回到住的地方他却会时常想起李静那个女人,姜瑶却一次都没有想起过,他把这归结为自己恨李静,因为爱过才会被伤,被伤才会有恨,他爱过李静,从来没有爱过姜瑶。

    忍不住的去恨,其实就是忍不住的去想念那个人,给叶梓打电话要李静现在的电话,他知道叶梓肯定有李静的联系方式的,她们是同学。

    “你确定你要?”不是叶梓不给,就是李静现在孩子都生了,她老公,好像没听李静提起过她老公,叶梓不太清楚李静老公到底是干什么的,好像没有老公,记不清楚了……但有一点叶梓不希望白国庆去打破李静现在平静的生活。

    “有的话你就给我吧,不会太打扰她。”

    “国庆你这是又何必呢?天下女人挺多的。”何必要跟一个女人过不去?叶梓不相信白国庆就是只想和姜瑶聊聊天,旧情复燃也不太可能,白国庆和李静分手的理由叶梓大约知道点,现在李静都生了孩子,国庆妈更加不会同意,既然注定不会是好结果,干脆就不要联系了吧。

    “嫂子……”

    叶梓还是把电话号码给了白国庆,只有座机的。

    “喂?”电话是李静起来接的,父母都睡了,她刚把孩子哄睡,孩子晚上不跟小保姆睡的。

    白国庆在电话那头不说话,话筒里面传给李静的就只有出气的声音。

    “谁呀?”

    还是不说话,然后就是电话里面传来的嘟嘟嘟声音。

    怎么挂了,不说话,李静心里咯噔一下,想到了白国庆,她自己也不知道怎么就想到了白国庆,有点发慌。

    等在电话边没有走开,她也不知道自己现在到底怎么了,是期望白国庆再打过来吗?还是担心白国庆已经知道了什么?

    电话那头的白国庆确实想再拨打过去,举起来的电话又给放了下去,他这是怎么了,给李静打电话,他到底想干什么?打电话过去干什么?分了手的男女朋友难道还能做朋友?

    不能。

    点燃一根烟,白国庆知道自己还是恨李静的,他现在就是想让李静后悔,看看他现在多好,有钱吧,有为青年,你李静错过了我还能找到比我更好的人吗?冷笑,他现在怎么想的呢,就想李静转来求他,他就想看着李静后悔。

    心里又想,要是李静不后悔呢,不后悔的话他怎么办?他着急,他矛盾。

    电话的两端原本就是两个相爱的人,因为父母不同意才分开,男人怪女人不够坚定,应该坚持,女人不怪男人,甚至这些年没有再找,也许她就是还等着这个男人,可是这个男人结婚了呀!她不做破坏人家家庭的女人。

    一声叹息,李静进屋把自己关了起来,犹如现在把自己的心也关起来不愿意去接受其他男人一样。

    白国庆点的烟就没有吸,直到烟燃烧到尽头,手指头发烫才发现,不怕疼,因为心里更疼,疼到要把烟头给捏碎了才罢休。

    姜瑶现在就想从家里搬出来住,住在家里她妈老是管她的事情,就拿她现在交往的这个陈下问来说吧,她实在是不喜欢,样子真的就太不过关了,可她妈就觉得好,让她好好和人家交往,实际上呢她和人家约会了一次就不想有第二次了,真的不是她的下饭菜。

    陈下问呢是真的喜欢姜瑶这样的,他不在乎她离过婚,虽然第一次约会姜瑶的态度不好,他也被打击到了,但是他是个很会安慰自己的人,第二天又约姜瑶。

    陈下问真的就是很舍得花钱的人,他家有钱,他自己能赚钱,那有钱不拿出来花干什么,知道很多女人都有虚荣心,他就是利用这一点想把姜瑶给拿下。

    姜瑶本来不想去赴约的,去的目的就是想和陈下问说清楚自己不可能喜欢他这样的人,结果呢,陈下问带她去的地方她又是如此的喜欢,她经常去逛,却很少会自己掏钱买东西的地方。

    男人带女人来那种地方什么意思,就是为了你消费的意思。

    陈下问要送姜瑶一条铂金的项链,牌子是蒂凡尼,那价格根本就不是按着铂金的价格来的,人家销售的是工艺,销售的是品牌。

    “我不要。”姜瑶假意的拒绝,她真想要,别人给你买你马上就要显得太爱钱了些。

    “没事,就一个小礼物而已。”陈下问观察着姜瑶的表情,知道她明明就很想要,叫店员把姜瑶一直盯着看的一条项链拿了出来,他亲手给姜瑶带上,不让取送给她了。

    都说了送了,那就带着呗,姜瑶很喜欢,破天荒的对着陈下问甜甜的笑了,出门的时候陈下问牵着她的手,她也没有把手给抽出来。

    这就是一条项链的价值,有的人就会觉得不值得,放在陈下问这里,他就觉得值得,为什么不值得,只要姜瑶有这方面的需要,那这个人以后就有可能成为他的老婆,而以后得事情,他觉得满足姜瑶的虚荣根本就不是问题,那么他就能将这种关系长期的进行下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