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古代来的小媳妇 > 第339章 吃就积极
    叶梓提着白淑娴给的鸡汤去上班,保温桶放在办公桌上面的角落里,那么大个保温桶也藏不住,也不想藏起来没有必要。

    有人看见了不会问,那也有人就会问,问叶梓带什么好吃的了,叶梓说是鸡汤,谁能相到叶梓带的鸡汤是加了人参炖的?叶梓自己也不觉得应该这样补,还年轻嘛,不过可以理解韩啸妈妈,也许是觉得她身体不好,所以才这么几个月了都没有怀上,想给她补一下。

    中午休息吃饭的时候就被人发现了。

    “叶梓呀,你这个鸡汤这味儿闻着好像跟我们平时闻的不一样呢。”

    叶梓说可能是加了人参的缘故,那同事就说羡慕叶梓,问是不是家里的保姆早上给炖的,在大家的眼里叶梓现在就是富家的太太,家里怎么可能没有保姆,也许还不止一个吧?

    叶梓告诉说不是,说鸡汤是自己婆母给炖的,那同事就更加的羡慕她了,嫁得好不说,和老公:的妈还相处得那么好,问话的这个同事自己也是和老公父母住一起的,她觉得自己命不太好,婆母跟太后似的,随时都端着身架子,根本不可能给她专门准备什么汤什么的,自己早上吃饭都是出来小店里面吃面或者喝稀饭吃馒头。

    下班的时候叶梓中午喝了人参鸡汤的事情就被传了出去,叶梓自己不知道自己已经惹了一堆羡慕嫉妒,羡慕的人就觉得叶梓肯定很幸福,嫉妒的呢还是觉得叶梓肯定就嫁了个老头子,另外那些人也有的不太相信叶梓说的话,认为叶梓没有说实话,明明可能就是小保姆做的。

    那些说叶梓不好的人下午下班就被打了脸,韩啸今天也不知道出于什么,可能是事情最近很顺利,提前从公司出来打算去接叶梓。

    把车子停在医院的大门口不远处,然后给叶梓打电话说自己在医院外面等她下班,叶梓还有点小甜蜜,怎么不事先给她说一声就来接她了,问她测的车子还怎么办?

    韩啸让叶梓今晚就把车停医院,明天一早他送她来上班,下班她就可以自己开车回去了。

    “有人接呀?”叶梓打电话也没有避讳,大家都竖起耳朵听呢。

    “嗯,我老公在医院门口等我,我先走了啊。”事情已经做完了,叶梓不愿意韩啸久等她,收拾东西像只快乐的小鸟飞了出去。

    “有老公就是好。”同事瘪瘪嘴,跑到窗子边去看到底叶梓老公是不是老头子,还敢来医院露脸。

    虽然距离有点远看得不是很清楚,但也能看个大概,根本就不可能是老头子,看那个挺拔的身姿就不像,还有那让人嫉妒的身高,那人得有一米八几吧,还自己开了车,越野的……

    “谁知道是不是老公,她说是就是,我们又没有见过。”

    “是老公就是老公,这个还用撒谎的,看他老公那样子就是富二代吧,那车体型那么大,估计也不便宜。”

    “大卡车就大,贵不贵嘛?”

    韩啸载着叶梓往市中心去,那边有条街全部是做海鲜的,四川味儿的,原味的都给做,都是最新鲜的,活海鲜,一串的大排档,这个时候人还不多,等到八点后人就会躲起来。

    很多都是叶梓没有见过的,她觉得很新奇,在她原来那个时代有海鲜,但那些都是王公贵族或者有钱人才能吃的,要不就是生长在海边的人能吃到,她原本就是家里的庶女,根本就接触不到那些,到宫里之后倒是见过几次,但却没有吃过。

    “这个能吃呀?”看着生蚝叶梓真不敢去想,这东西也能吃,那么硬的壳,是要把肉给掏出来之后炒着吃吗?样子有点丑。

    “能吃呀,味道鲜美,我以为你去过几次广州有吃过呢。”

    叫来服务员点菜,生蚝,扇贝,鲍鱼和大闸蟹是肯定要点的,然后就是鱼和虾,还有一些海瓜子,叶梓觉得也很新奇,那样子真的就像大一个码的瓜子。

    韩啸告诉叶梓,生蚝烤着吃得,上面放上蒜蓉和粉丝,海瓜子炒麻辣的,虾炒香辣的,鱼和蟹清蒸。

    鱼虾蟹叶梓但是吃过见过。

    叶梓的意思是两个人也吃不了多少,叫了那么多菜,要不打电话叫韩啸妈妈也出来一起吃,还有就是她也想请自己父母吃一顿海鲜,那些年饭都吃不起,肯定这些东西就没有吃过,现在家里条件好了,生活质量是比原来好了,但王翠芬本来就是农村出来的妇女,不会做海鲜,所以就算看到市场上有卖海鲜的,也从来没有买回去过。

    “下次吧,这次我主要是想和你一起。”

    韩啸指着不远处给叶梓说,说那边就是蓉城的海鲜批发市场,如果自己准备买回去做着吃的话,可以去哪里买,价格公道也不贵,叶梓就几下了,想着那天休假回娘家的时候就买些回去,其他的不说,虾是真的可以买的,不是可以清蒸着吃吗?

    大排档的动作很快,这些厨师都是练出来了,十多分钟,点的菜就陆续上了桌子。

    韩啸给叶梓先拿了一个生蚝放在她的盘子里面,叫她吃,又夹了一个虾剥起来。

    “烫……”叶梓把生蚝肉放嘴里直喊烫赶紧用手在嘴边扇着。

    “哎,我这没给你吹一吹,你自己就不会吹了,看你这么着急。”把叶梓的手拿开,趁着没人注意,快速的在叶梓的嘴上亲了一口,“这样说不是就不烫了?”

    叶梓红着脸不去看韩啸,用筷子戳着生蚝壳上剩下的那点肉,粘得比较紧,刚才太烫也没有吃出来什么味儿。

    “喝汽水吧。”韩啸拿一瓶橘子味儿的汽水放叶梓旁边,喝冰冻的汽水吃海鲜很爽的,他就跟个没事人一样,继续剥虾往叶梓盘子里放,自己倒是不怎么吃。

    “你怎么不吃?”

    “你先吃,我看着你吃我高兴?”又拿了螃蟹给叶梓吃,叶梓哪里吃得过来,看叶梓盘子里面堆得跟小山似的,韩啸就笑,长得黑的人笑起来很有感染力,一排牙齿特别的白,跟黑夜里的曙光一样。

    “叔叔,买朵花儿给阿姨吧。”一个穿得破破烂烂的小姑娘跑到叶梓旁边说到,小姑娘很机灵,说话的时候就把花递给了叶梓,叶梓拿在手里对着韩啸笑。

    韩啸把小姑娘抱在怀里问她家里的人呢,怎么这么小晚上出来卖花,不安全的,看那小姑娘的样子也不大,六七岁的样子,脸上稍微有点脏。

    小姑娘就不回答韩啸的话,“叔叔,你买我的花吧。”

    问不出来,掏钱买花,说是一块钱一朵,韩啸看了看小姑娘手里的花,大约十朵的样子,直接给了十元钱全部买了,他就是想让这个小姑娘早点回去而已,结果,刚掏钱买了,不知道从哪里又钻出来三四个小孩子,全部都是不到十岁的孩子,瘦瘦的哪种,用渴望的眼神看着韩啸,祈求的声音刺激韩啸。

    韩啸皱起眉头朝周围看了看,果然看到一个有些可疑的人,像是孩子的父母,又不像是孩子的父母。

    “叔叔,你买吧,求你……”

    叶梓看韩啸朝周围看就懂了韩啸,怕这是人为的,但是她也可怜这些小孩子。

    “买吧,孩子们怪可怜的,不买的话可能回去就挨打了。”

    韩啸还是掏钱给买了,但是没有买完,只一个人买了一朵,不是钱的问题,他不想助长这样的风气,让有些人靠着孩子赚钱,让孩子们不读书出来卖花。

    “叔叔真小气,追女朋友还只买一朵花!”有小孩子想让韩啸买了她手里所有的花,韩啸不同意,结果就得了这么一句话。

    最后店里的老板过来把几个小孩子给赶走了。店里老板未尝就不知道这些孩子到底是怎么回事,也助长了某些人做这个事,不然呢,那就应该在孩子们围过来的时候就该出来。

    “不好意思,这些外面的孩子都是他们父母给带成这样的,生得多养不起,女儿就弄出来做事,儿子才有机会读书。”老板这样给叶梓和韩啸解释。

    韩啸并不十分想听。

    叶梓倒是心里有点难受,别人生孩子就那么容易,生出来还不珍惜,她这一个都还没生出来呢,开始的时候想给韩啸生个儿子,现在她是无论什么,请求上天能不能让她先生一个出来呀?

    没什么胃口吃下去了,叶梓说打包回去吧,看着满桌子的菜剩下那么多,那也只能是打包回去。

    回去的路上叶梓就给韩啸说,说以后赚钱了就拿一部分钱出来支助那些贫困家庭的孩子读书吧。

    韩啸这次点的海鲜真的就有点多了,如果不是打包回来了肯定就是大大的浪费,海鲜呢吃的就是一个鲜味儿,放在冰箱里不是不可以,就是冻过之后味道就没有原来那么好了。

    白淑娴打电话叫韩文青回来吃海鲜,对于吃韩文青是最积极的,本来就已经吃过饭了,但来得还是很快,还带着自己的老公小七。

    现在小七的样子也算是有模有样了,和韩文青在一起之前只是理发店里面一个普通剪头发的小哥,现在自己开理发店,是老板,穿着打扮都跟原来不一样的,手上还带了一块表,有钻的那种,小钻,耳朵上还打了一个洞带了和钻石小耳钉,也许不是钻,或者就是水晶,反正就是那个样子,看起来很前卫时尚的样子。

    问韩啸抽烟不,把烟递到韩啸面前,韩啸摇摇手没接,准备和叶梓要孩子之后韩啸就戒了烟,已经有几个月都没有抽烟了。

    小七讪讪的把给韩啸的那根烟自己收回去自己点了,心里有点不舒服,觉得韩啸是瞧不起他,韩啸抽烟不抽烟他是知道的,以前那次过来都看见过韩啸抽烟,那个时候韩啸也没有给他发过烟,他是觉得自己兜里面的烟不怎么好,怕韩啸嫌弃,之前才没有给韩啸发烟,今天在来的路上专门买了包好烟,结果人家还是不接。

    韩啸真没有瞧不起小七的意思,但也不怎么喜欢他,一个比自己小的男人是他姐夫,刚才他也看出来了,这个小七有点想讨好他,但他确实不想被讨好,也不想和这个小七有太近的关系,他姐是他姐,那是没办法改变的事情,至于这个小七,只要能和她姐好好的,他就不说。

    打包回来的海鲜没有说是自己之前已经吃过一点,本来也没开始吃多少,就没了心情,不说出来大家都高兴,以为是专门买回来吃的。

    吃得时候韩文青两口子也不客气,样样都喜欢吃,吃得嘴巴流油。

    白淑娴就有点后悔叫韩文青两口子过来吃,怎么能那么能吃,就算你们能吃,那能不能斯文一点?桌子上还有你弟弟弟妹是不是,你们都给吃了,其他的人吃什么,看着你两个吃就有点够了。

    小七还要喝酒,喝啤酒,韩啸不和他喝,他就和韩文青两个喝,两个人完全就嗨了起来,这一顿饭估计就他们两个吃得痛快。

    叶梓是本来就不想吃了,吃了一碗稀饭,吃了点泡菜,韩啸是看叶梓没胃口自己也就不想吃了,还真的是全程看韩文青两口子吃,越看越吃不下去。

    菜好,能下酒,韩文青两口子就喝得稍微有点高了,要么就留两个人住下来,要么就送两个人回去,当然是选择送两个人回去,住下来还得给两个人单独铺床,四川这边的风俗就是女儿女婿如果回娘家,两个人是不能住一起的,说是会把娘家的运气给住走了,还有一说就是会给娘家带来噩运,会有不幸发生。

    韩啸去送韩文青两口子,叶梓就帮着好韩啸妈妈收拾桌子,一桌子的壳和骨头渣。

    “文青那婆母舍不得买菜,每个月生活费都是给够了的,就买点青菜吃,肉菜买得少,不心疼文青还不心疼自己儿子你看那个小七瘦得跟小鸡仔似的。”

    白淑娴这就是给叶梓解释为什么要打电话叫文青两口子来吃这顿海鲜了,等于是让他们两口子打牙祭而已,不是她偏着顾着文青。

    叶梓笑笑,她不会在乎一顿饭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