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古代来的小媳妇 > 第338章 郑柏飞的爱情排在前面
    柏飞妈哪里知道自己儿子昨天晚上飞了一趟大连,今天早上还赶了回来,如果知道是为了李珍那样跑来跑去的话心里肯定对李珍的意见会更大,那个当妈的不心疼自己的儿子,跑来跑去多辛苦。

    “昨天晚上喝了酒回来的,今天早上一大早还出去了,当老板的比当员工还辛苦,柏飞没有吃早餐?”问的是家里的小保姆,柏飞妈觉得自己家这个小保姆傻乎乎的,不过要是聪明人也不会来做保姆了,他们这样的家庭请保姆就是不能请太聪明的,要的只是动手做事的人,听话就行,不需要太能动脑子的人。

    小保姆摇摇头,柏飞妈认为的是郑柏飞果然没吃,事实是小保姆根本不知道郑柏飞什么时候走的。

    让司机准备车,她今天上午可能会有点忙,要给柏飞准备衣服,配饰,另外她自己也要买些衣服,其实她这样的夫人一般都是人家把衣服给送家里来挑,但她却不喜欢那样,她是个精致的女人,喜欢慢慢的去逛街,慢慢的去挑选,另外一个原因就是想多听听别人的意见,人穿衣服要是只是给自己看的话,那穿什么不是穿,说白了她和黄志仁妈妈虽然是好朋友,但有些观念还是不一样的,她也着急取媳妇,但她可能更加追求这媳妇的质量一些,当然不是说她认为像吕晓梅这样的女孩子就哪里不好,门当户对或许更重要一些,如果是李珍那样的书香门第也能勉强接受,只是今天他儿子要见这个肯定比李珍的条件好得太多,就是长相有点一般了些。

    柏飞妈很重视这次见面,虽然只给女方这边说让她和自己吃个便饭,没有说是要见她儿子,估计女方也猜到了吧。

    话不说明,如果柏飞看不上,那就只是吃个便饭,如果看上了这就叫相亲宴所以定的地方高档也具备高私密性。

    看到办公室沙发上摆好的衣服,郑柏飞才想起来自己老妈昨天晚上跟他约了。

    郑柏飞以为自己有了李珍,那这个饭局肯定就不会去了,下班的时候叫王胖子打电话告诉自己母亲,他很忙,有应酬推不了。

    王胖子那个苦瓜脸呀,真想自己现在就变成哑巴算了,但他不能哑呀,他要是哑巴了他就得失业。

    果然太后就发了脾气,说这样的电话怎么也是他来管,可能旁边有人在的缘故,只叫王胖子好自为之,王胖子那个委屈,他做错什么了。

    和郑柏飞妈妈一起吃饭的女孩子很识大体,没有去问郑柏飞为什么不来,刚才的电话她已经猜到大概了,既然这样,自己就当是陪郑柏飞妈妈吃个便饭而已吧。

    女孩子表现得落落大方,赢得了柏飞妈的好感,觉得有点可惜,自己儿子没来,看来那个李珍也是有点本事的,和自己儿子吵架都能把人给留住。

    要不是这段时间真的很忙,郑柏飞肯定今天就不回来了,今天早上实在是不想起床的,昨天晚上根本就没有怎么睡,闭上眼睛就天亮了,睁开眼睛李珍在自己的怀里,睡得跟天使一样。

    会议怎么那么多呀,开了一天的会,听取各个分公司的半年总结会,盈利还不错。

    想给李珍打电话,看了看手表上的时间,或许这个时候她还没有到家,有点气李珍怎么跑那么远去,不能天天见面,把李珍弄回来就是迟早的事情。

    也有点气他自己太笨,早知道就早一点像昨天晚上那个样子,也许李珍就留在北京了。

    李珍呢这个时候正在挤公交车,因为肚子不显的缘故,也没有人给她让座,本来瞌睡就多,昨天晚上睡得又晚,还做运动了,累得很,抓着公交车的扶手站着就睡着了,下车的时候发现自己被偷了,还好钱包里面只是几百块钱。

    晚上八点,郑柏飞给李珍打电话,没人接,郑柏飞是专门算好了时间给李珍打电话的,他以为人这个时候就该在屋子里面了吧!从上班的地方回去,然后吃饭,洗澡,两个小时就是够够的。

    不够的,李珍呢钱包被偷了,回去取了银行卡取钱,然后去吃东西,最近吃得比较多,特别喜欢吃肉,居然能吃自己以前不怎么吃的肥肉了,喜欢那种油滋滋的味道。

    李珍不想那么早回去,总觉得家里有郑柏飞的味道,他昨天晚上确实来了,两个人缠绵了一夜,那不是幻觉,也不是做梦,郑柏飞扔在地上的衣服,和她早上在自己家玄关处发现被撕烂的睡衣都是很好的证明,他到底是个什么意思呢?

    大连是个海滨城市,站在海边任由海风吹着披散的头发,这样就能再清醒一点,不要去幻想了,怎么可能,郑柏飞昨天所表现出来的温柔,对他那种花花公子来说也只会是昙花一现而已,过了新鲜感,她李珍将会什么也不是。

    李珍笑了,她想笑着去面对之后会遇到的一切,既然逃不开那就别逃了,耐心的等待,一切的过程与结果都是上天对她的考验,等风来,等风去,等一切归于平静。

    “王胖子,怎么回事,李珍家里的电话打不通?!”

    谁叫你是助理了,二十四小时待命,何况现在才八点钟,想和老婆洗个鸳鸯浴,老板来电话了,老板的爱情永远是放在王胖子的爱情前面的,不然呢,老板没有了爱情,那他就会没有心情,他没有了心情你就得没有工作,没有那丰厚的工资,没钱你拿什么给老婆消费,现在的人嘛不仅仅是生存,得生活,生活的定义就广泛了。

    说自己马上就办,王胖子让自己老婆先洗,他出去打电话问跟着的人李珍哪里去了,心里祈祷李珍呀你可得千万是一个人呀,大晚上的不要再给他找事情了好不?

    李珍在海边吹风?一个女人没事跑海边去干什么,郑柏飞的意思是让李珍赶紧回去,不回去怎么接他的电话,可王胖子怎么能把人给弄回去,让跟着李珍的人去说?不可能嘛。

    哄着郑柏飞说李珍一会儿就会回去了,然后自己坐在客厅里面等,等什么呢,等时间的流逝,如果半个小时到一个小时老板不来电话,那就说明李珍回去了,老板肯定联系上人了呗。

    高工资,高压力,王胖子其实也就是压力性肥胖,当然之前他也没有怎么瘦过,在长胖这条路上随着压力的增加是越来越胖。

    李珍回到家坐在沙发上吃苹果呢,听说多吃苹果对肚子里面的孩子好,皮肤会跟苹果一样水灵灵的。

    电话想起,不用想也知道是郑柏飞的,她就是知道,不接他估计会一直打的,李珍就是知道,接吧。

    “想我没有。”郑柏飞在电话那头温柔的说话,这是李珍接通电话后他第一句说的话,男女朋友之间的甜言蜜语。

    郑柏飞的声音很有磁性,问那样的话会让李珍有点恍惚,会以为郑柏飞和她是天生一对。

    “你到底想怎样?”李珍的回答有点干,就像嗓子本来就干痒还要逼你吃跟辣椒,容易让人上火。

    郑柏飞只当是李珍和他调情呢,毕竟昨天晚上这个女人乖得跟小猫一样,他以为李珍明白了他们两个现在的关系。

    “我倒是想飞过去和你怎样,怕你疼,我心疼你。”厚颜无耻说的就是郑柏飞这样的人,隔着电话亲李珍,说想念她的身体,想念她那天籁般的声音,喜欢她的娇羞……

    没听郑柏飞说完,自己红着脸挂了电话,把电话线也给拔了,捂着胸口数一二三四一二三四……

    郑柏飞再打过去就是嘟嘟嘟了,知道李珍拔了电话线也不气恼,只当是她害羞了,真想这个时候拥她入怀呀。

    又想她这个动不动就挂电话拔电话线的习惯可不能惯着,准备两个人下次见面一定要打她一顿屁股。

    李珍在心里告诫自己一定不要被郑柏飞的花言巧语给欺骗了,可躺在床上就睡不着了,心情有点烦乱,不知道该怎么办。

    八月的天气没有之前那么热,雨也开始多起来,蓉城这个地方夏天一般都会比其他地方凉爽一些。

    因为下午屋子里面又有点闷,韩啸用电脑学习,白天都是工作上的事情,他自己文化不高就必须学习。

    叶梓坐在床上看书,看红楼梦,她不太喜欢林黛玉这样的人,怎么老是哭呢,真的就验证了女人是水做的那种,想着林黛玉的病还是心结所致,对她也是一声叹息。

    韩啸是个认真的男人,现在用起电脑来已经很熟练了,快奔三的人和读书时候的孩子还是有区别的,记忆力跟不上,当然像叶梓这样的就是个例外,为了让自己能记住,韩啸拿纸和笔一边看一边记,手写的过程就是记忆的过程,一边写还一边念。

    叶梓听不清楚韩啸在念叨什么,跟蚊子一样嗡嗡的,起身准备去给韩啸冲一杯牛奶,现在都九点钟了,应该学习不了多久吧?

    听到动静,韩啸转过来看叶梓正要下床。

    “我去给你冲杯牛奶,你也收拾一下准备睡觉。”

    “我自己去吧,你躺着。”走过去让叶梓不要起来,双手按在她的肩膀上,这段时间他学习叶梓就坐床上看书,有时候抱着书就睡着了,两个人都是每天上班,韩啸知道叶梓也是忙碌的。

    在叶梓额头上亲了一下,自己看门出去冲牛奶,肚子有点饿了,打开冰箱看看有没有什么能吃的,冰箱里面还有一点面包,拿在嘴里刚咬了一口,就看见自己妈站在厨房门口看着自己呢。

    “饿了?我给你做碗鸡蛋面吃。”从韩奶奶去世后白淑娴就是晚上睡不着,早上醒得早,刚才听见韩啸开门的声音就出来了,她还没有睡。

    “妈没事,我吃这个就好。”韩啸继续吃他的面包。

    “吃那个能顶什么饿,一点面粉发起来的,又在冰箱里面冻过的,你少吃点。”

    白淑娴手上动作起来,烧水打鸡蛋煎鸡蛋,一会儿一碗香喷喷的鸡蛋面就做好了。

    韩啸站在旁边也没有光看,冲牛奶呢,给冲了两杯,一杯自己的,一杯叶梓的,他妈煮面的时候他就给叶梓端了上去。

    “我妈煮面呢,我下去吃,你要不要下去也吃点?”

    叶梓一愣,韩啸妈煮面呀?摇摇头说自己不饿,韩啸自己下去吃,叶梓心里就有点忐忑,刚才自己怎么就没有想到给韩啸做个夜宵呢。

    白淑娴把面放在桌子上看着自己儿子从楼上下来。

    “叶梓还没睡呢?”白淑娴心里就有点不高兴,男人累了一天,明明你都没睡,在男人饿的时候是不是该起来煮东西给他吃?觉得叶梓一点也不体贴韩啸。

    “喝完牛奶就睡了,妈你去睡觉吧,一会儿碗我自己来洗。”韩啸哪里知道自己老妈心里这个时候在想叶梓的不好呢。

    喝牛奶,做女人做到这份上也是能干了,自己补贴男人也就算了,还指使男人为你跑上跑下,为你倒牛奶,白淑娴没有动,看着韩啸吃面,吃完了她非让韩啸自己上楼,她收拾。

    “妈还没睡呢?”叶梓喝完牛奶也没睡,等着韩啸呢,这段时间她也变得娇气起来,韩啸不上床她有点睡不着,不搂着她也睡不着,除非自己累了困了,不然不轻易自己睡觉的,跟个小孩子一样。

    韩啸这才反应过来,叶梓这是怕自己老妈说什么呢,哎,这婆媳为什么就不能处得像妈妈和女儿一样呢。

    “没事的。”上床搂了叶梓,有点热,开着电扇还好。

    叶梓想也不是多大个事,靠着韩啸胸膛就准备睡了,韩啸还看书呢,一个手搂着她,一个手拿着书,叶梓感觉自己就是韩啸养的女儿,在心里吐了吐舌头,闭上眼睛安心睡觉。

    “韩啸饿得快,以后他晚上要是学习得晚,你给他下点面条吃,放个鸡蛋,很简单的事情。”白淑娴这就是在提醒叶梓没有把韩啸给照顾好了,对叶梓有意见,但对叶梓也比之前好多了,韩奶奶走了之后,白淑娴倒是经常想起韩奶奶的话来,想起韩奶奶以前对她的好,所以想也对叶梓好,这不早上还给叶梓准备了人参鸡汤,用保温桶装着让她带医院去喝。(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