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古代来的小媳妇 > 第337章 梦里的王子
    &lt;&gt;&lt;/&gt;

    别看郑柏飞表面上很平静,心里其实天天都在翻滚,咽不下这口气,一来都是他不要别人,这次居然被女人给甩了。难得喜欢一个人,而那个人说不喜欢他,他努力去追求了,而这个人却逃离了,大连是吧?行,看你在那边能混成个什么样子?

    王胖子把郑柏飞送到门口,下车给他开了车门,等人下车,看稍微有点不稳,也不敢去扶,为什么不敢去,了解郑柏飞的人都知道他这个人不怎么喜欢男人去碰他,哪怕是他身上的衣服,现在他能站稳,就只能看着他自己进去,要是敢上手,肯定会挨老板一腿。

    帮老板按了门铃,柏飞妈来开的门,一看就知道是专门在给郑柏飞等门,看了王胖子一眼,王胖子心里咯噔一下,太后生气了,自己还得微笑着帮太后把门拉上,拉上就赶紧走,此处不宜久留。

    “要是不合适的话,那就趁早换一个。”自己的儿子这几天高兴不高兴当妈的肯定就能看出来,虽然打电话问王胖子说没什么问题,两个人就是闹点小别扭,但柏飞妈就是见不得别人对自己儿子有一点不好,他儿子什么都好,凭什么呀?

    “妈,我的事情你别管成不?”

    “我不管,那你就该给自己管好了,怎么又出去喝酒了。”

    喝酒还真不是为了李珍,就是今天有个应酬,多喝了几杯而已,脑袋稍微有点麻麻的,王胖子开车给送回来的,王胖子自己没喝,有的酒还轮不到他来陪,他就是旁边一个倒酒的而已,看着老板喝,看着老板吃,完了去结账那种,郑柏飞是不会去考虑他的助理是不是还没有吃晚饭这种问题的。

    喝了一杯蜂蜜水,觉得胃里面的灼热感减轻了很多,把拖鞋袜子往地上一脱,准备进自己的房间,郑柏飞有个爱好,喜欢在自己的房间里面光着脚走,所以他的房间里面的木地板擦得很干净,连一根头发丝都没有,一般人也不会轻易进他的房间,他妈都不行。

    柏飞妈就跟着儿子走到房门口,“如果明天晚上有应酬,都给推了,和我一起吃饭。”

    “见谁?”郑柏飞太了解他妈了,肯定是又要见那个姑娘,她妈很久没有给他安排这样的饭局了,这是时间太久了,压抑之后又蠢蠢欲动了?

    “知道还问,反正见了就知道了,吃个饭而已。”

    站在门口想了一下,没有正面回答见还是不见。

    “妈,我睡觉了。”他这就是要关门了。

    柏飞妈倒是高兴,没有拒绝那就是答应了呗。

    郑柏飞躺床上就睡不着了,他习惯睡觉的时候一片漆黑,房间里面关了灯就什么也看不见,伸手不见五指那种,就连他的枕头和床单被罩都是黑色的,他就喜欢那种自己在地狱里面的感觉,其实内心渴望一道曙光来把他给拯救了,想起了李珍那不经意的微笑,如春风一样,他认定李珍就是自己生命里面的曙光,所以他才会不想放开她。

    拨打给李珍的电话,还是关机,看来里面他给充的电话费也用不完了。

    给王胖子打电话,说定马上去大连的机票。王胖子打出租车还没到家呢,一看时间还不到十点,得,赶紧拨打114帮老板订机票,自己这边又喊司机赶紧掉头回去,他还得去给老板开车,送机场去。

    “怎么还不回来?”王胖子上出租车的时候就给他老婆打了电话,说自己多少时间能到家,什么时候放好洗澡水,是的,在郑柏飞面前他就是奴隶,回到家里他就是皇帝,当然他老婆不是丫鬟,是妃子,他在外面辛苦赚的钱舍得往自己老婆身上砸,喜欢怎么花就怎么花。

    “今晚也许就不回来了,可能要去一趟大连。”

    有的时候人就是这样的任性,当然也有任性的资本,郑柏飞能说走就走,想飞就飞,没钱你走一个看看?看老板不炒你鱿鱼。

    “怎么才到!”郑柏飞就不是能等的主,我给你说了我要去哪里,不管你用什么办法,就该马上出现在我面前,你不能让我等。

    不敢多说,上前接过老板手里的包,很轻,估计里面就两件换洗衣服,再轻也得帮老板拿,利落的开了车门让郑柏飞先进去,然后自己小跑着去前面开车。

    “十点五十五的飞机。”

    坐在后面的郑柏飞没有出声,王胖子就知道老板这是满意了,一个好的助理就是要做老板肚子里面的蛔虫,老板打屁你就得跟着打气,老板拉屎,你就得赶紧找纸。

    “是这里?”郑柏飞站在李珍的门口问王胖子。

    给按了门铃,屏住呼吸点了点头,这地方他是跟安排的人再三确认过的,可不要出错了,出错就得挨腿子。

    没人应,可能是睡着了,王胖子开始额头冒汗,他把这都怪他的父母头上,怎么就把他生这么胖呢,这么一会儿时间自己流了多少汗,虚胖流虚汗。

    按第二声门铃的时候,李珍就听到了,但不确定是有人按自己的门铃,除了人事部那边可能知道自己的住处之外,应该没有其他人知道,她才来没多久,没什么朋友好到能半夜打扰她,心里有些害怕,单身女人一个人住一个房子里面害怕是正常的。

    王胖子在郑柏飞要吃人的眼神中又伸手按了一次,按完之后觉得不成,又鼓起勇气猛按了两下,心里喊一声姑奶奶的你赶紧起来给开门呗,这样他的任务就给完成了。

    “谁呀?”李珍这次真的确定了,是有人在按自己的门铃。

    “是我,开门!”

    王胖子看老板的样子就确定了,里面的人是李珍,抹一下额头上的汗水,自己轻轻的退走,他可不敢跟着老板一起进屋,但也不敢走,跑到楼下去等,至少得等一个小时,老板要是没有打电话叫他,他才敢找地方睡觉去。

    门里面的李珍心里一咯噔,郑柏飞?是他吗?他是怎么找到这里来的?

    “郑柏飞?”

    “赶紧开门。”

    “你来这里干嘛?我们两个没什么好说的,你赶紧走。”李珍真的是心里都在发抖,不知道郑柏飞这个时候来这里干嘛?难道是知道自己怀孕的事情,来这里拉她去打胎的?可这大晚上的……

    “你要是再不开门我就撞了!”郑柏飞的声音听起来有点生气了,也只有这个女人敢把他关在门外。

    门是防盗门,郑柏飞想撞就能撞得开?

    “有什么事情明天白天再说。”李珍依靠着门,人的本能想抵着门,这样郑柏飞就不容易撞开了吧。

    “别挑战我的耐心……”

    门里面李珍没有再说话,她在思考到底要不要给郑柏飞开门,心里有些慌,深更半夜的又怕扰邻。

    在李珍这里郑柏飞就是会随时失去耐心,连按门铃的耐心都没有,直接上手去拍,拍了没有反应,上脚去踹。

    李珍知道自己肯定抵抗不了郑柏飞的,开门,郑柏飞那脚就差点踢李珍身上,还好李珍反应快往旁边的墙壁上一倒,稳住了。

    没有多余的话,没有理由,看见李珍靠着墙壁站在那里,上去就把人按住,扣着李珍的后脑勺,强迫人家和他接吻。

    李珍感觉自己肺部的空气都被郑柏飞给吸干了一样,要窒息了,好不容易等到郑柏飞放开她的唇,大口的吸气。

    “郑柏飞你不要这样,这是违法的。”

    违法的?郑柏飞心里痴笑,他还真不知道违法两个字怎么写,上手一扯,李珍的纯棉睡衣就下来了,果真脱了衣服比穿着衣服要好看得多。

    反手把门给关了,看李珍护着****,他又笑了,女人这样其实是对男人的勾引,“你护胸我就看腰,你那里我都喜欢。”

    搂着李珍问卧室在哪里,这脸皮也真是够厚的。

    “你要干什么!我警告你。”李珍这话在郑柏飞听来就是搞笑的,一个男人扯掉了一个女人的衣服,然后要和她进卧室,你说是要干什么?小学生都知道要干什么。

    房子就这么点大,郑柏飞能在一房一厅的房间里面迷路吗?卧室门就开着呢,还很绅士的要打横去抱李珍,你不走,非得要我抱你进去,挣扎也是徒劳,男女力量相差悬殊,何况而李珍想着肚子里面的孩子根本就没有挣扎。

    郑柏飞没搞懂李珍怎么突然就安静了下来,不闹了,这是打算让自己为所欲为了?那还等什么,夜黑风高正是时候,知道从第一次之后他想念这个女人,想念这个女人的身体多久了吗?甚至为了她都没有再勾搭别的女人。

    李珍怎么想的,想郑柏飞无非就是想要到她这里来解决生理问题,觉得他是得不到所以才会觉得好,既然第一次已经给了他,现在他又找来了,想要就拿去吧,他终究会对自己厌烦的,只要不夺走她的孩子就好。

    “你这胸好像比之前大了。”郑柏飞挑了挑眉,这****后天也还发育吗?难道是被他给开发的,手感不错,浑圆饱满有弹性。

    “疼。”李珍咬着唇,怀孕之后肚子没有****长得快,医生说怀孕之后****本来就要长,她现在内衣都不敢穿有钢圈的,自己洗澡摸到****都疼。

    “这样不疼了吧。”上舌头去舔,用嘴唇去吸,郑柏飞低笑,今晚的李珍像一个温顺的小猫咪,要是一开始两个人就这样那该多好,他肯定会把人捧在手心,含在嘴里,不过现在这样也不算晚。

    李珍也是产生了幻觉,郑柏飞怎么可能对她怎么温柔,对,就像对待自己的爱人一样,亲吻她的时候她甚至觉得郑柏飞的态度里面有珍惜的成分,忍不住双手摸上他的背,想两个人靠得更近一些,是她寂寞得太久了吗?觉得自己今晚变得有点不知廉耻起来,又想要推开郑柏飞。

    被李珍主动拥抱,身体更加灼热起来,在李珍来不及推拒的时候,两个人俨然已经合二为一。

    “你还是那么紧,但是很滑。”动作不算很大,他很清楚李珍除了第一次跟了他,这第二次还是他的,他怕她疼,压抑着自己动得很小心。

    李珍的身体对郑柏飞不是没有感觉,她很享受现在这个时光,其实不太疼,但她还是要喊疼,她怀着孩子,未满三个月,医生说最好不要同房,可能是因为好疼的缘故吧,她感觉郑柏飞对她特别的温柔,那种感觉像是自己躺在云端,软绵绵的使不上力气,但被云朵包围又实在是太舒服……

    此处省略一千字……

    早上起床,看看自己的旁边,李珍想昨天晚上自己一定是做了一个梦,怀着孩子怎么能做那样的梦呢,春梦,对象还是郑柏飞那样的人渣,她还把他梦得那么好,梦里面的他甚至可以说像一个王子。

    准备起床,生活总得继续,还得回到现实里面来,现实就是她现在怀着郑柏飞的孩子,本来不应该生下来,她却要生下来,然后孩子的爸爸在北京,根本不知道孩子的存在,如果知道,这个孩子肯定就活不成了吧,想到这里李珍又红了眼镜,她是一定要保护好自己这个孩子的。

    电话响了,这个时候是谁打来的?家里的座机只有公司的人才知道。

    郑柏飞,怎么会是郑柏飞?李珍差点电话都拿不稳,恍惚间看见地上怎么会有男人的衣服?郑柏飞的!昨天晚上他真的来过,这不是梦!

    郑柏飞这是在飞机场的候机室里面给李珍打的电话,虽然很疲惫,但精神却很好,因为心情很好,低笑,看傻了王胖子。

    老板不会真的喜欢上那个女人了吧,看来不是一般的喜欢了,老板这笑容跟平时可是大有差别。

    “女人,还起床了,别想着再跑其他地方去,我能找到的。”

    “哦,昨天晚上我很满意。”

    李珍要疯了,这个男人清晨说那样的话,李珍看看镜子中自己的身体,除了脖子以外,身上到处都是某人留下的草莓,连手臂上小腿上都是,没有办法只好给自己找了长袖长裤穿,要上班的,来不及再去想其他的问题。(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