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古代来的小媳妇 > 第331章 轻轻的我走了
    &lt;&gt;&lt;/&gt;

    第331章轻轻的我走了

    真当王胖子是笨呢,只要他说了,不管柏飞妈对不对老板说,只要这个事情夫人知道了,老板就能猜到是他说的,老板要是知道他提前给这边说了,他能有什么好果子吃。这些年他能在郑柏飞面前混得风生水起,或者说还能说上几句话,那全凭的就是脑子转得快,要不然呢,要不然早就趴下了。

    “别思考了,你能想到的难道我想不到,你觉得我会比你笨多少,从你这里问无非就是图个简单而已,我要是真想知道,你以为找不到人打听,而你要是不说….”

    果然是有什么样儿的妈就有什么样的儿子,王胖子现在明白了,郑柏飞现在这个脾气就是随了他妈,本着君要臣说,臣不得不说的道理,王胖子挑了一些不太重要的说。

    “只是一个普通人呀?”柏飞妈听了还是有点失望,之前本来就和黄志仁妈妈一直比较,别看是好朋友,好朋友之间也想着我能比你好些,女人的心思谁能想的到,也别听当初在黄志仁妈妈面前的那些说笑,说什么普通家庭的女孩子也成的话,那都是面子上的,心里觉得还是找个门当户对的最好。

    那郑柏飞找到找了,当妈的也是没有办法,现在家里条件那确实不是一般的好,要钱有钱,要权有权的,那找个普通的媳妇就普通的媳妇吧,反正家里现在也不怎么需要媳妇家那边给撑起来,又想到刚才王胖子说的那个女孩子父母都是老师,总算还能给书香门第说得过去,比黄志仁那个农民岳父母来得好,心里稍微平衡点了。

    “也罢,女孩子学历好,以后生孩子读书肯定就好,志仁读书的时候…”想接着说,一看对象是王胖子,那还说什么说,王胖子无非就是郑柏飞家养的一条狗而已,跟条狗扯那么多,降低自己身份,柏飞妈就不说了,说自己儿子读书的时候成绩不好?他们家也不是非得要孩子成绩好那种,成绩不好也能过,但是如果以后生的孙子成绩好的话只是锦上添花,不好也不会怎么样,有钱还能出国留学,镀金回来比国内念名牌都强。

    王胖子多精呀,回公司就把夫人召唤他的事情给郑柏飞说了,自己说比到时候被老板发现的好。郑柏飞今天心情好就没有说他,他自己也说了挑的都是夫人喜欢听的,什么是夫人不喜欢听的,比如说李珍不合作那些肯定就没有说,当妈的都觉得自己儿子好,要是她面前说李珍还给郑柏飞矫情,扭捏不愿意,那当妈的肯定也不愿意,你什么身份,凭什么看不上我儿子?柏飞能看上你,那就是你祖上积德。

    李珍这边回到了广州,没有先回自己租房子那里,去的公司把钱给结了,回来之前就给老板打电话了说自己急着用钱,老板想着李珍这次确实干得不错,本来就是临时工,就很爽快的把账给结了,给钱的时候就给李珍说了,说李珍呀,干脆来公司上班吧,给的薪酬待遇很是不错,但李珍没有答应,说自己要回老家。

    回老家?老板一听就不高兴了,刚结账你就要走?早知道你要走,老板结账肯定就不会那么爽快,怎么的也得拖一下,就算你不当正式工,临时工你也得在这里多干几天呀。

    李珍知道老板不高兴,可有什么关系呢,拿了钱就走了,回去就收拾东西,这次是真的决定离开北京了,她想好了自己肚子里面的孩子还是要吧,孩子不光是郑柏飞的,还是她的,既然来到她的肚子里面,那就是缘分,不忍心杀生,也不舍得抛弃,她养个孩子应该没有问题,就是父母那边不好说,哎,自己只能是让父母失望了。

    房东到是很高兴,李珍租了三个月的房子,这才住了才不多一个月就退房了,先前说好的之前的租金可不会退,退的也就那么一点押金,北京房子好租,明天房东就能把房子给租出去,相当于老板就白赚李珍两个月的房租,既然要走,李珍也不会在意那两个月的房租。

    “姑娘,下次租房还找大姐呀。”

    还找你?李珍笑笑没有回答,她再也不会租地下室这样的地方住了,每天回来就跟地鼠一样,过那种不见天日的日子,心情也好不起来,整个人都觉得霉怂怂的。

    郑柏飞今天就是注定等不到李珍的电话了,李珍什么时候到北京的他都知道,等着人给他打电话呢,他这次准备接了,可人家就是不给打,一整天一会儿一看手机,一会儿一看手机,就算手机想起来那也不是李珍给打的,心情就烦躁起来。

    “王助理怎么回事?李珍没有回来?”不找王胖子找谁,是他说的李珍今天回来,火车几点到都说了,那火车上午就到的,现在下午都快下班了。

    王胖子也委屈,他确实弄清楚了,人家李珍回来就是那个点,但他总不能逼着李珍给老板打电话吧,他也看出来了,老板在等电话,一看就知道等李珍的,他在心里把李珍骂了的半死,面上还要笑着回道郑柏飞的话,说兴许人坐火车累了,现在在家里休息呢,王胖子的意思就是李珍回去睡着了,却自己心里也骂,你是猪呀,睡了那么久还不起来给老板打电话。

    如果作为安慰郑柏飞的话,勉强就说得过去,郑柏飞稍微就心情好了点,那累了就休息,对的嘛,等着第二天李珍给他打电话,这个电话一定就不能是他先打,他要是打了他就输了。

    找不到怎么把手机还给郑柏飞,那就拿走好了,就算是郑柏飞给孩子唯一留的一件东西吧,自嘲的笑笑,留个手机?电子产品更新太快,也不知道孩子长大之后这手机还能不能用?

    李珍这次就是躲郑柏飞了,因为想把孩子生下来,她想也许郑柏飞根本就不会找她,不然呢,怎么一直就不接电话,但以防万一李珍还是搭了个车先跑了两个城市,然后再坐的火车去了大连,想好了就去大连,大连那个地方日本人多,对外贸易很发达,去那边能挣钱,现在李珍就想着多赚点钱,生孩子需要钱。

    “王助理怎么回事?”郑柏飞这就是等不到李珍电话了,回去又等了一夜,第二天黑着脸去的公司,逮住王胖子就问。

    王胖子也正想和老板说呢,今天早上他可是一大早自己跑李珍哪里去蹲点,本来是想获取一点李珍的消息给老板当早餐吃的,谁知道得到的消息是人走了,关键是人上哪里去了还不知道,北京大呀,要找个人就算能找到也得要时间的吧,心里又把李珍给骂了一遍。

    找,上哪里去找,人都不在北京了。

    “废物,养着你还不如养个猪!”文件夹就这样砸王胖子脸上了,金牌助理是什么,就是老板发火的时候你还不能躲,硬生生的就接了,脸立马就红了起来,还不能哭着脸,当然也不能笑,他现在要是干笑,郑柏飞就能找把刀子给他一刀子。

    猪可比他好养多了,王胖子也是那样觉得的,猪除了吃什么都不求,可他王胖子需要钱呀,他得养家,他老婆也是能花,那钱花得也是跟水似的,他不赚钱回去老婆准得跑了。

    “老板,我现在就安排人去找?”王胖子这是要将功补过了,终于发现自己老板对这个李珍是有那么点不同了,但还是觉得自己老板就是得不到才觉得好,得到了肯定就不稀罕了,他就等着李珍到时候被老板甩的那一天,但现在首要的是把人给找到。

    “算了。”

    到底什么意思呀,等不到电话发火的人是你,现在说算了的人也是你,王胖子都有点看不懂自己老板什么意思了,退了下去,还得派人去找,老板说不找了就不找了?那到时候老板又问他人呢?他怎么办?所以这人还得去找,这次找到了可就盯紧了,什么时候老板找人他都能把人给找出来。

    有的时候不是给的钱就能办成事情的。韩啸不愿意那样做,但是没有办法,给了村长和村支书的好处,上面领导也给了,那这个事情就该好办吧,也确实好办了很多,现在总算不给你狮子大开口了吧,不给要房子了吧,结果呢,结果那块地里面全部都种上了树,具体来说是树苗,就是那种比菜都高不了多少的树苗。

    “你们这是扦插呢?”哪里种的是树苗,那根本就是树枝,一根一根的插里面去的,插得密密麻麻的,那样的密一看就知道活不了,当然那样做的人也不是为了让活的,人家就是为了钱。

    “老板,你看这青苗还是该赔点青苗款。”村长笑着和韩啸打商量,给他的钱是给他的,落实不到村民的头上去,韩啸这边给村民的那点补偿不够宽村民的心呀,还得赔点,说是赔点,那么多的枝条插土里面按照村子说的价格赔那就赔多了。

    韩啸肯定就不能按照村长说的那个价格赔,一根树枝插土里面你给我说十元钱?这钱赚的,你怎么不一把一把的插土里面呢,拔的时候像吃串串火锅一样数签签儿不就好了?一捆一捆的数!

    局面就有点僵持不下,韩啸这火也是降不下去,就是喝了叶梓的药也不行,喉咙都肿了,最后没办法还得吃抗生素消炎,西药总是比中药来得快,但中药的副作用要小得多。

    “怎么吃了药还不管用?”自己的儿子还是自己心疼,白淑娴这就觉得叶梓不会照顾人了,还是医生,老公这都上火几天了?吃她开的中药下个火就那么难?

    叶梓也不多说什么,难道自己能去跟一个不懂医的人讲中药?不能的。

    “好了,什么都不管用,我看给韩啸熬点绿豆汤吧,那个也是下火的,都不知道工作上到底遇到什么事情了,这么着急上火的,他又不给我说。”白淑娴看叶梓没有回嘴,还算勉强满意,又想知道到底韩啸工作上怎么了?以为叶梓知道。

    叶梓确实不知道,她本来都不插手韩啸公司里面的事情,韩啸回来没说,叶梓也不会去问,现在看韩啸这样,叶梓也坐不住了,问问吧。

    “到底出了什么事情?不能解决?”

    “没事,就是天气大了。”韩啸不想叶梓跟着操心,其实也不算什么大的事情,很简单的一个事情,就是钱的事情,但他不现在是个生意人,不能耍大方,随便一个地方都要投入,不能到时候算起来自己是亏的吧?

    韩啸对那边的农民真的就是很不错了,他了解过附近几块地的赔款情况,按照他公司给出的条件,绝对就是很不错的,但人心却都是不足的,得找一个折中的办法,不能就这样僵持下去。

    “喂?”会计那边来的电话,说已经算好了,就算是按照地里现在插的那些树枝赔偿之后平均分到村民手上的钱也不多,不会超过一千块,但为了这每个人不到一千块的钱,村民就能把地围着不让你动。

    叶梓听到了韩啸的通话,大约也猜到是什么事情,她就不是很愿意去折腾。

    “要不就多赔点吧,农民也不容易。”叶梓的灵魂不是农民,这具身体原来的主任确实是农民,刚来的时候虽然皮肤很白,手却很粗燥,也是叶梓花了很大的力气才把皮肤给变好的,所以她觉得农民可能很不容易。

    “知道了。”韩啸不愿意多说,说起来就话长,农民容易不容易也要对比的,可能有的地方农民只是靠种地肯定就很不容易,地里能出几个钱,但蓉城周边的这些农民那里还是农民,地都荒了多久了?只是稀稀拉拉的种了些青菜,那都是种给各家吃的,农民些好多都进城打工了,日子过得很不错的。

    叶梓只当是韩啸不愿意多说话,毕竟他的嗓子现在还发炎肿起来的呢,看韩啸转过身去睡觉,她也没有多想。(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