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古代来的小媳妇 > 第330章 着急上火
    第330章着急上火

    都说万事开头难,韩啸现在手上的事情真的就难,比他当年当兵的时候都难。本来开始很顺利的建起了公司,招聘到了人,还买了一块地,地价也不高,以为自己不会遇到难题了吧,结果这难题才刚刚开始,难题还是出在这个地上,具体的是出在和这个地有关系的农民上。

    要买便宜点的地,那就不能在市区中间去买,买了也不划算,别看现在市区很多老房子烂朽朽的,拆迁起来可不便宜,人家要价就是那个地段新房子的要价,房子建得不高真的就赚不了什么钱,赚钱还得精打细算才行,稍微一步注意可能就亏了,所以没有多少人愿意去买市区中需要改建的房子,不划算,开发商们渐渐的就把目光放到了城边上,被看现在这里是城边,那几年后就是城中心了呗。

    是的,韩啸就在城边上买了一块地,国家是把地买给你了,但还拥有土地使用权的农民你得自己处理,该赔的就得赔,韩啸觉得赔也是正常的,人家都给赔,这也算是地的成本,但他却没有想到赔起来那么麻烦。

    “你这是菜地,怎么能按照地的面积给你赔房子!”韩啸说得都有点冒火了,哪里有这种说法,占了你家的一块菜地,非要他这边陪和菜地一样大的房子,如果每个人都这样,那他也不用开发这块地皮了,直接把内裤都脱这里裸奔算了。

    “不给赔那就不赔,这是我家的菜地,你们也别想动。”

    遇上不讲道理的人,有的时候真的是无可奈何,人家就是不让动了,虽然现在还不可能都不动,但等到设计出图从设计院那边出来,报建程序一走,要不了多久就要动工。

    不讲道理的人这年头还不只那么一个,反正就是要价都不低,你要按照他们的要求赔偿的话,真是衣服裤子都能陪完。

    “我这地每年能种多少菜出来,现在小菜多少钱一斤了?再说了我想的是明年就不种菜了,这地我得种人参,你自己算人参得多少钱,那都不是论斤的,给你论克算,我种上十年该多少钱?大家都算算,所以说我要这个赔偿都是少的,没要你高价。”

    “大姐你怎么不说你明年在这块地上种黄金呢?”韩啸公司的会计说道。

    周围的其他村民就都笑了起来,人家笑也就当笑话笑,笑过之后一群人还得跟你讲利益,闹就是常态,不知道是村长压不住还是村长故意这样的,反正就跟摆设一样站在哪里。

    按理说韩啸买的这块地也不过就是几家人的事情,为什么这么多人都闹着要分钱,当然是赔偿得越多越好,说地是村子里面的,是暂时分给那几家人种的,现在卖了就该划归到大家一起,大不了剩下的地,大家一起重新分过就是,但占了地的赔偿应该大家一起分,成了见者有份了。

    韩啸公司的会计和行政的意思把村长和村支书请来商量一下,看怎么解决比较好,当然这其中就涉及到一些个人的利益,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你给人准备的饭人家吃了,人家肯定就会给你办事,至于其他好处,那就要看到时候商量的结果了,只要能妥善把这个事情处理好了就是双赢。

    韩啸觉得自己这段时间真的很累,心累,和人打交道的太累了,以前在部队的时候只要按照规矩来就可以了,现在,谁给你讲规矩,你想按照规矩来,可人家就是不听你的,你就只能止步不前,不能前进,那就只能上火,一上火嘴上就起了泡,吃饭都疼,不疼别人还发现不了,你说这个韩啸是不是太能忍了。

    “怎么就上火了。”叶梓也是才发现韩啸上火的,因为这段时间韩啸太忙了,有的时候晚上都过了十二点才回来,她也是没有注意到,赶紧上楼去给韩啸拿药,当然是到她的梓香园里面拿药了,平时也备了一些药在外面,但好像没有备这个上火的药。

    下楼的时候就听见韩啸妈和韩啸说要太难了就别做了,他是从部队上退伍下来的,要不想办法安排个正式的工作做?给人开车怎么样?现在好多部队退下来的当兵的都没文化,有文化点的还能进单位混个科长当当,没文化的就给人开车,但前提就是你得是退下来的时候部队就安排的,像韩啸这级别,之前还近了军校的,当时要是退下来就安排工作的话,还能安排个好点的,现在能选个开车的就不错了。

    “你可别看不起给领导开车的,那给大领导开车的好多司机都能赚钱,那就跟领导的秘书一样,领导有的,司机都能有一份。”白淑娴退而求其次觉得现在给领导开车真的不错。

    “妈。”韩啸不是瞧不起司机,他现在既然做到这个房地产事业了,那就得一直做下去,坚持是军人的本色,他也明白******意思,不就是怕亏钱吗?听他说那块地花了那么多钱去买,都吓住了,劝他把地买了,钱放在银行里面吃利息都比做事业强,那样钱跑不了呀。

    “韩啸上火都几天了,你就没有发现?”白淑娴心里不舒服,说韩啸吧,韩啸不听,她对叶梓就有意见,她就不相信韩啸退伍跟叶梓没有一点关系,还有韩啸做这个事情,叶梓要是不同意的话,叶梓能做?肯定就不能做对不对,也不劝着点。

    叶梓把药递给韩啸,药是药水的,叫韩啸喝一口含在嘴里停留一会儿再慢慢的咽下去。韩啸本来想帮着叶梓说话的,这一喝药就不能说话了,只能看着叶梓被自己妈说,叶梓还当没事人一样,趁他妈不注意还给他眨眼睛呢。

    两口子上了楼,叶梓就对韩啸说,他妈要说就让她说吧,本来也是自己对他不够上心,两个人睡在一张床上,怎么就没有发现他就这么上火了呢,看来还是对他太粗心了。一直以来韩啸就像是钢铁人一样存在叶梓的印象里面,觉得他之前当了那么多年的兵,还当过特种兵,怎么会生病呢,忘了韩啸也是吃五谷杂粮的人呀,是人就会有生病的时候。

    “我就知道媳妇儿你最好了。”

    “还话多,赶紧把嘴张给我看看到底上火有多严重。”

    韩啸就张开嘴给叶梓看,可不是严重得很吗,牙龈红肿不说,喉咙都是红肿的,都发炎了。

    “我这几天吃饭就跟吞针一样,要不是为了生命,我真的就准备绝食了。”不光是吃饭费劲儿,说话都费劲,要不是叶梓,换个人韩啸真是话都不想说了。

    “嘴贫,家里有个医生,生病了你还不说,你这不就是等着让你妈说我吗?”换了衣服要出去,叶梓说出去买点中药给韩啸熬了喝,韩啸也坐了起来,都晚上了,虽然时间还早,他想陪着叶梓去。

    “你就在家里呗,我开车去,到地方停车就去买药,买好了就回来,不会耽搁太长时间。”叶梓就不愿意折腾韩啸,现在人一生病就能看出来了,这人是黑瘦了一圈了,看来烦心的事情好多,忙也就是常态。

    韩啸可不听叶梓,非要跟着一起去,两口子这些天也没怎么在一起腻,今天有点时间,他就想陪着叶梓一起去,下楼的时候白淑娴就看见,口里没说,心里还是有点不高兴,觉得叶梓就是折腾韩啸,男人在外面都忙得上火了,晚上还要陪着你出去散步?

    叶梓开车,韩啸坐在副驾驶,人看起来就有点疲惫,到点的时候韩啸就给睡着了,没有喊醒韩啸,叶梓自己下车去买的药,其实她要买的中药梓香园都有,现成的,她不想一直就这样靠着梓香园,人一旦有了依靠就不会动脑子,惰性也会增加。

    “到了?”叶梓叫韩啸下车,是到了,到家了。

    对于自己在车上就睡着了,韩啸很抱歉,主动要帮叶梓提中药,叶梓也没有拦着就给了他,反正那点药也不重,她就是多买了一些药在家里备着,药多一些的话,以后从梓香园拿什么出来也方便些。

    韩啸是一手提着中药,一手牵着叶梓,就算进门的这么几步路,韩啸也想和叶梓亲近一下,放慢脚步,心里想着要是永远能这样宁静下去该多好,为什么人会有那么多烦恼呢?

    白淑娴平时睡得就没有那么早,儿子和媳妇还在外面的时候就更不会睡了,还在客厅里面看电视,其实什么也没有看进去,听到开门的声音就知道是叶梓和韩啸回来了,瞄了一眼韩啸手里提的药,心里又不爽,怎么就那么一点东西还非得要自己的男人来提,觉得叶梓真是不心疼韩啸,但口上什么也不说,只叫两个早点休息,自己先上了楼,她实在看不下去了。

    “给韩啸熬药呢?”今天白淑娴起来得就没有叶梓早,叶梓是一大早六点就起来给韩啸熬药,另外一边的锅里煮着绿豆粥,粥需要的时间比中药的时间少,已经快要熬好了。

    看见叶梓这么早起来为韩啸熬药煮粥,白淑娴昨天的不快今天又好了很多,对着叶梓和颜悦色起来,药她不如叶梓懂,煮粥她肯定比叶梓懂,揭开锅开叶梓煮的粥,还专门指点叶梓,说叶梓这次煮粥拿的米错了,橱柜里面有两种米,一种是煮干饭的,一种是煮粥的,叶梓拿错了米,所以煮出来的粥就没有那么浓稠,只是勉强能叫稀饭而已,绿豆也放多了点,如果绿豆再多一点的话,那就是粥绿豆,而不是绿豆粥了。

    叶梓虚心求教,白淑娴当然满意,看叶梓就顺眼多了,这一顺眼那话就多了,怎么说也是自己的儿媳妇,她就这么一个儿子,儿媳妇也只能有这么一个,就问叶梓肚子有动静了没有?看见叶梓摇头就有点失望,不过很快有恢复了神色,有的事情着急不得,韩啸从深圳那边回来也没有多长时间,等几个月看看再说吧。

    “你和韩啸没有避孕吧?”

    问怀孕没有,叶梓还好,问避孕没有,叶梓就有点脸红,自己婆母跟自己问这个事情是不是就等于问她和韩啸的房事?

    看叶梓红着脸,白淑娴是过来人也就明白了,还安慰叶梓说怀孕没那么快的,那些一个月两个月就能中的人毕竟是少数。

    没有什么能比自己睡了一觉起来之后看见婆媳和谐的画面了,韩啸今天心情很好,喝了三碗粥,哎,因为喝多了稀饭,走的时候还喝了一大碗叶梓给熬的中药,水喝多了,尿多,去公司的路上就想尿,去了公司又跑了几趟厕所。

    “儿子,你在外面的小女朋友就带回来给妈妈看看呗。”柏飞妈都等不及了,之前隐隐约约知道柏飞好像已经交了个什么女朋友,这次跟以往不一样,她就等着把人带回来给她看呢,这一等不给带回来,这二等还不回来,还要她等到什么时候呀?

    “妈….”郑柏飞今天早上也有点高兴,因为李珍马上不就要从广州那边回来了,昨天就收到了消息,他想今天李珍回来之后会给他打电话的吧,如果今天这个女人给自己打电话的话,那他就彻底原谅她了,两个人的事情就扯平了。

    “问你话呢,怎么直接就给走神了?”柏飞妈以为柏飞你会给她说呢,结果人家拿着筷子在哪里傻傻的笑,看来自己儿子这次是真的遇到喜欢的人了。

    等郑柏飞去了公司,柏飞妈就给柏飞的助理王胖子去了电话,叫他去,他不得不去,大概也猜到老板母亲找自己有什么事情。

    “夫人我真不能说。”王胖子还知道谁是他的老板,但现在问自己的人是老板的妈,那就相当于是过去的皇太后,所以现在就很为难。

    “不说?你真以为我不会拿你怎么样是吧,你放心你给我说了之后我不会去给柏飞说的,他也不会知道是你说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