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古代来的小媳妇 > 第322章 首提搬出去住
    &lt;&gt;&lt;/&gt;

    第322章首提搬出去住

    叶梓也就喝了点汤,吃了点青菜,外加一小碗的饭,吃的真的就不算多,不是不能再多吃一点,肚子刚被子吃坏过,这才好了点,没什么胃口,也不敢吃太油腻的东西,养两天胃。

    韩文君在这里,那洗碗的事情就是韩文君的,小七这个人呢在韩家呆得是不自在的,要帮韩文君洗碗,韩文君当然是不会让的,韩文青更加的不会让了,你一个男人进什么厨房?男人就该在外面赚大钱的,现在不指望你能赚什么大钱,但你也不能像家庭妇男那个方向发展是不是,几句话就把小七给说回来了,韩文青说小七的那个样子就跟教育自己儿子一样,小七硬是都没有还嘴,还对着韩文青笑,这人不是贱得没法了,那就是心思太深了。

    “你怎么什么话都往外面蹦?”白淑娴都有点看不过去了,要是家里就你们两个人,你随便说,当着家里这么多人你说小七,人家面上愿意,心里就真的愿意?旁观的人都听不进去了,何况被说的那个人。

    “平时我们就是这样说话的呀,习惯了,没什么。”韩文青一点都不觉得有什么,她有说错吗?

    白淑娴差点就没有喷韩文青一脸,忍着没说,你还习惯了,是不是在自己家里也这样说人家小七,就算小七自己不说,那人家父母该怎么想了,生个就是给你糟践的?那如果小七父母也不在意的话,说真的,那一家子还真的就是贱一块去了,反正白淑娴觉的肯定不会是这样的,拉着韩文青还得到一边去好好的说说。

    叶梓也没有说要帮韩文君洗碗的事情,做那些面子活路干什么,她和韩啸刚回来,一身的疲惫,车上的东西都还没有搬下来,她也不想去搬,让韩啸搬,自己上楼负责整理就好了。

    这边小七就不敢去帮韩啸了,怕韩文青又说他,坐在哪里陪孩子和你韩奶奶看动画片,韩奶奶现在就是基本不管家里的事情,随便你们怎么着,她就是看动画片,不看动画片她就要和老伴的过去,回忆的时候是甜蜜的,回忆结束了就要伤心,干脆什么都不想,把自己当个老年痴呆好了。

    鞋子好像被人穿过了?叶梓这打开衣柜准备腾地方出来,她自己的东西之前是怎么放的她一向就是很清楚的,被人动过没有一眼就能看出来,打开盒子一看,一个鞋子大,一个鞋子小,很明显就是被人大力穿过了,韩啸妈妈?鞋子都被动过了,那婚纱呢?拿出来一看,傻眼了,婚纱上面的纱破了,心里就难受,堵得慌,她是古人过来的,也别说她迷信,她现在就是觉得这不吉利了,别人穿了也就算了,但给弄破了,预示着婚姻的破败?

    “怎么了?”韩啸搬了东西上来,觉得叶梓的情绪不对,怎么坐床上就不动了,要是不舒服的话直接躺着就好了,东西他来收拾就行了。

    “你看。”叶梓就把手婚纱给韩啸看,把坏了的地方明明白白的摆出来,还有鞋子,之前还好点,东西一个韩啸看见,她自己就忍不住了,眼泪哗哗的往外面冒,一直擦一直擦。

    “你别哭,我问问怎么回事。”韩啸心里也不舒服,抱抱叶梓,自己就下楼去了,下楼的时候自己妈不知道和二姐说什么呢,好像自己二姐还有点不愿意的样子。

    “妈,我有点事情问你。”把自己老妈拉一边去问,这就是自己家里的事情了,他也不想出嫁的二姐知道。

    白淑娴心里一咯噔,就知道肯定是被发现了,心里也打闪。

    果然还就是婚纱和鞋子的事情,她当妈的是真的就想说那是她干的,可那不是别的事情,你说她一把年纪了替女儿扛什么事情都成,说她偷偷的去穿儿媳妇的婚纱婚鞋,这说出去真的可以不要脸了,只能实话实说,那就是韩文青穿的,说是当时她本来收拾屋子,文青想去帮忙就看见了,也就想着试一下,哪里想到那个婚纱那么不经穿….

    “你二姐也不是故意的,她就是没有想到,其实当时也是很小心了…..”嘴上是这样说,心里责怪叶梓呢,不怪她怪谁,这不是搅事吗?东西坏都怀了,放在家里的东西那不是自己家里人动的,还能是别人?既然是自己家里人动的,你忍一忍不就算了?那婚纱你都穿过了,也就穿一次,难不成以后你还拿出来天天穿不成?非得说出来让大家心里都不舒服。

    “妈,你当时怎么就不劝着,我二姐是什么身材,她能穿?”韩啸心里也是有气,他妈当时就该劝着不让穿,怪他二姐也不懂事,说实话不管你是什么身材进人家的屋子都不该乱动人家的东西,还穿,穿坏了就那样放着,还不说。

    韩啸就想说了,那婚纱多少钱,那鞋子什么价格,这样一杯弄了之后成什么了,旧的了,那是他对叶梓的爱,对叶梓的承诺,那是他们的甜蜜,他们想幸福,被人给玷污了,被人给毁了,那个人是他妈和姐姐。

    韩文青肯定也猜到是事情败露了,平时她就是再要强,这个时候也是不说了,叫小七回家了,她不参与,她先走,她妈能把事情给她搞定。

    刚走到门边就被韩啸给叫住了,“二姐,以后我的房间你不要随便进。”

    “韩啸,你…”韩文青这边就有点忍不住了。

    “赶紧走吧。”白淑娴上前去推着人就出去了,“你弟弟这个时候在气头上,东西毁了你还跟他争,有什么好争的,一会儿我和他好好说,过几天气就消了。”

    “都是叶梓给挑的。”走就走吧,走之前还把事情都怪叶梓身上,白淑娴也点点头,表示认可。

    白淑娴进屋的时候韩啸已经上楼了,根本就没有再给她解释的机会,还说什么,韩啸也不需要她妈继续说,刚才都说得很清楚了,是他二姐干的事情,他刚才说不让他二姐进他房间那就是重话了,这边是他妈,他还能说什么,自己转身走人就是表明了自己的态度。

    上去安慰叶梓,人还哭了,这些年真是很少看到叶梓哭,因为少才知道这是真的伤心了。

    “没事的,我找人问看看能不能修好,一定还你一件和当时一样的婚纱,别哭了。”韩啸觉得有点对叶梓交代不了,但他能怎么办,一个是妈,一个是姐姐,不好说,只能是自己媳妇吃亏了

    “东西是二姐弄坏的,我刚才给她说了,叫她以后不要随便进咱们的屋,妈当时也劝过了。”

    韩啸不想大家心里有什么疙瘩,希望家里的人都能好好的相处,特别是他妈和叶梓,事情都有个主谋,那做这个事情的就是他二姐,他也说了,然后把自己妈的责任放在后面,婆媳关系不能因为这个事情就冰了,他妈就他这么一个儿子,以后还要和他一起生活的,他也不能不管他妈,他就是这么贪心,既想当孝子,又想当好老公。

    “韩啸我们搬出去住吧。”这次叶梓就不想再当那个温顺的老婆了,不能什么都是她来忍,她也累是不是,想这样的事情不算小事情,真的对她来说就不算小事,那些东西在她看来就真的是意义重大,别说没经过她的同意,就是试穿之前给她打招呼她都不会同意人来穿的,她就是那么在乎,在乎韩啸对她的这份情谊。

    身体一僵,韩啸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了,叶梓现在说要搬出去住,可他妈就他这么一个儿子,他爷爷奶奶也是只有他爸爸这么一个儿子,他妈也是一辈子和爷爷奶奶生活在一起的,到现在都是和他奶奶生活在一起的,叫他去给自己妈说要出去住?他怎么开得了口,可以想象她妈该有多伤心,当然现在看来叶梓也是很难受的。

    叶梓有点失望,韩啸没有同意,在说的时候她就知道韩啸不一定会同意她说的,但既然能说出来她就不后悔,她现在就是这样想的,想搬出去,一点都不隐瞒韩啸,搬出去住也不影响韩啸尽孝,她也不是说就不管韩啸的妈妈了,有空的时候多回来看看不就好了,住在一起远香近臭的,有时候就是自己的亲妈,住在一起还有摩擦呢?但韩啸不同意,没得讲,她脑子就乱乱了,不想和韩啸说话。

    不想说就不说吧,韩啸觉得叶梓是一个念过大学,受过高等教育的人,应该明事理,能理解他的难处,也许过几天就想通了。

    白淑娴现在也是心里发苦,她的儿子,她生的儿子,为了儿媳妇的一件衣服一双鞋子和自己掉脸子了,叫她如何不难受?辛辛苦苦的怀胎十月把孩子给生下来,怕他冷了,陪他饿了,捧在手心上,教他学说话,教他学走路,长大了又送他去当兵,一样一样的浮现在眼前,那个时候的韩啸是多听话呀,你完全就看不出来他现在完全就听媳妇的,为了媳妇能不要妈,对,白淑娴现在就有这种感觉,觉得自己是被媳妇儿给抛弃了的人。

    “妈,我刚才看韩啸脸色不怎么好,是文青的事?”文君不是傻,什么都能看出来。

    “没有的事情,文青就是不想做事,所以走得快,你兄弟那就是累的,开了几天的车,我叫他上楼去休息了,你别多想。”

    刚才勉强把韩文君给送走了,又给她塞了几百块钱,对于这个女儿她真的能帮的就是钱了,不给钱怎么办?这个女儿就是那样的人,自己的工资全部都贴了婆家,一家人都吃她的那钱哪里能够,就算够能买多少好东西,她现在就想着文君手上的钱能多一点,买东西的时候多买点,那吃到嘴巴里的,别人是在吃,但如果多的话,她女儿也能多吃一口。

    白淑娴觉得头疼,一个人坐在哪里发呆。

    “把媳妇当女儿是不是有点难?”别以为韩奶奶坐那里看电视就什么都不知道,心里也是个明白了,丢给白淑娴这么一句话就不说了,要带着甜甜出去散步,小孩子和老人都不能长时间呆在电视机下面,得多活动活动,刚吃了饭也要消食。

    韩奶奶出去了,白淑娴又开始了回忆,当年自己嫁到韩家的时候是什么样子的?那个时候韩啸爸爸还在部队上就是个连长,她自己呢也有工作,两个人聚少离多的,她跟韩啸奶奶两个女人在家,那个时候都是韩啸奶奶做饭,她就洗一下碗,记忆有点模糊,好像她也没有为韩啸奶奶洗过衣服什么的?倒是韩啸奶奶还帮她洗过衣服,大冬天的,好像是她月经来了,韩啸奶奶就不让她摸冷水,就把她的衣服收去自己洗了,那个时候没有洗衣机还是手洗……视线有点模糊起来,眼眶有点潮湿。

    第二天起来白淑娴早早的给做了早饭,还专门给叶梓做了红糖鸡蛋,鸡蛋是糖心的那种,煮一会儿,放锅里面闷一下,剥开的视乎鸡蛋就是软软的,很嫩,咬开,里面的蛋黄能流出来那种。

    “听韩啸说你在回来的路上胃疼,我专门给煮了红糖的鸡蛋给你暖胃,趁热吃。”白淑娴还是第一次对叶梓这么好,把碗亲手端到叶梓面前,叶梓也是一愣,这是为了昨天发生的事情讨好她?真的没有必要,她是很生气,但真的不会为了那个事情就不把韩啸妈妈当婆母看,该怎么样还是怎么样?她能做的都会做,就是还是想搬出去,看韩啸妈的样子韩啸肯定没给他妈说自己想出去住。

    婚纱和鞋子是韩文青弄怀的,真的就怪不到白淑娴的头上?叶梓可不那么认为,当时她既然在场,她自己的女儿有多胖她不知道,为什么就不阻止呢?早就应该阻止,或者说根本就不该让韩文青进她的屋子,说白了还是女儿比儿媳妇重要,她能理解,但别过了,这次就是过了,所以她生气了,现在心里还气,但她得给韩啸面子,昨天晚上韩啸在被窝里面哄她了,求她,那她有什么办法。(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