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古代来的小媳妇 > 第321章 抢劫
    第321章抢劫

    现在又不是在西安城里面,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韩啸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要不咱们去找个厕所”对的嘛,那一般人肚子疼,拉了不就好了。

    叶梓脸皮肤白,现在是真看不出来脸上的颜色是真白还是假白,嘴唇确实是发白的,还白得有点发灰,看来是真的很疼,本来她的梓香园里面是有药的,但她现在却不能去拿,自己就那么消失了,怎么说得通,那就只有忍着,忍着就很辛苦,汗水都忍出来了,抓着韩啸的手,紧紧的抓着。

    “来,喝点水,让你不要吃那么多辣椒你不信,自己还是医生呢。”韩啸扶着叶梓去喝矿泉水,他不懂那些,就觉得多喝点睡能把胃里面的东西稀释一下,就不会有那么辣。

    抢劫?大中午的,还是大马路上就有人抢劫!三个男人就把韩啸和叶梓的宝马给围住了,让打开车门,就是那种你不开车门的话,他们就要把车窗给敲碎的意思,每个人手里都举着一根铁棍,对着车里面的人晃着,那不晃也许你就看不见,识时务者为俊杰,聪明人就早点下车来给钱。

    韩啸冷眼看着这些人就跟看小丑一样,抢劫他?还真是好笑,他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遇到,要不是车上有叶梓,他肯定就直接开车下去把几个人打趴在地上了,但叶梓在车上,而且叶梓现在还出状况了,他就不能放着她不管,去和人大架。

    车窗被敲得啪啪响,外面的人看不清楚里面的人,里面的人清清楚楚的看着外面的人,外面几个人等得有点不耐烦了,嘴上吼着,再不下来就砸车窗就砸引擎盖了,这样的车主,他们可是见多了,抢的也不止这一家了,不知道以前的那些是没有报警呢还是怎么的,反正他们好好的站在这里继续抢,没有被抓。

    人都是想过好日子,这几个人呢就特别想过好日子,靠他们自己赚钱,那速度就慢了,进公司没文化,谁要?去搬砖,怕辛苦,啃父母呢,父母也是穷人,最好的就是抢有钱人,开宝马的算有钱了吧,几个人觉得今天肯定就遇到一条肥羊了,上次抢了一个开奔驰的,那人带的现金可不少,上万的钱,全部被他们给拿走了,结果三个人一个月都没有花到就没了,钱来得容易也花得快,经不起花,希望这次这个宝马车主也能带着不少的钱。

    韩啸下车,三个人同时一愣,这么壮实?之前三个人抢的可都是那些老弱病残孕,那些人好枪,说几句狠话就把钱给了,还不敢反抗,这次这个看着有点不好上呀,怎么办,三个人互相看了一下。

    “兄弟三人缺点钱花,给你借点,也不要你多的,一万就成,你看我们三个在这大太阳下面等你下车,等了不少时间。”带头的就说了,硬着头皮对韩啸说的,他是真的给自己壮胆子后才说的,他那个身板身高和面前的男人都有一定距离,人家还看着那么结实,对着韩啸说话的气势就小了。

    “没有,赶紧走。”要不是因为叶梓,因为这里是国道没什么人车,他肯定要把这几个弄爬出所去。

    其中一个人对着刚才说话的那个人耳朵边就小声的说了,说车里还有个女的,瞄到那个样子好像还挺不错的,带头这个人呢就说不要起那些心思,他们是抢劫的,不是强奸犯,武打片看多了,觉得自己是侠盗,只劫富不济贫,还不违背道义上的事情。

    韩啸当然也听到三个人说的话了,微微的皱了眉头,准备上车,他话说得很明白了,叫赶紧走。

    “兄弟”那带头的就去了韩啸的手臂,本来想说兄弟钱不借就想走,可能没有那么容易,本来想自己三个人就算对方强壮一点,他们也是有胜算的,结果一抓着韩啸的手臂就后悔了,人家那手硬呀,肌肉跟骨头似的,几乎韩啸就是一个平常的反射动作,反手抓回去,把人拉近再稍微用力一推,人就地上去了,屁股墩儿都摔开了花。

    “老虎,怎么样。”原来带头的这个叫老虎,另外两个赶紧上前去把人给扶起来,两个人不敢动的,平时抢劫就没有动过,哪些人就把钱给出来了,还有首饰手表什么的,谁知道这次这个下车不但没有露出害怕的神情,就连多看他们一眼都懒得看的人是个硬骨头。

    “上!”叫老虎就发威了,老虎不发威,当他是病猫是不是,亏他刚才还没有动他女人的心思,敬酒不吃吃罚酒是不是,“把车给我砸了,把车上的女人给我拖下来。”

    叶梓呢这个时候就疼得躺在了车后座上,外面的人到底说了什么她也没心情去听了,她不怎么担心韩啸,刚才好像就看见外面三个人,三个人对韩啸来说真的就算不上什么,曾经当过特种兵的人,对打那样的人,一个韩啸至少能打八个。

    “啊哟,哎哟。”叶梓就够痛的了都没有叫,看来还有比她更加痛的人,真的有那么痛?韩啸这是下了多重的手呀?忍不住好奇,忍着肚子痛起来看,三个歹徒都躺在地上呢,抱着脚,打滚。

    “韩啸?”

    “你躺着,没事。”韩啸拿电话出来打110,本来不想管的,谁叫这几个人碰上他还惹他了,一看这几个人就是惯犯了,抓了也好,关进去几年出来就是一条好汉,韩啸对着地上的几个人就是这么说的,不是叫老虎吗?

    警察来得很快,十几分钟就来了,也不知道和韩啸说了什么就把人给带走了。

    “怎么他们三个都不跑的?”叶梓就好奇这点,那三个人,一个缠着韩啸,总有两个能跑掉吧,或者三个分头跑,韩啸怎么都只能抓住一个。

    “我把他们的腿给卸了。”说这个话韩啸就跟说自己剪了一个手指甲那么简单,那是腿呀,腿多结实,是把关节弄脱臼了,难怪三个人不跑,腿都脱臼了还怎么跑,爬呀?爬能爬多远?

    “不痛了?”

    “一点点,还能忍受,咱们还是开车到前面的镇上再说,这里也偏僻了点。”叶梓是真的没多痛了,只要一想着那三个人比她更痛,她就能忍了,还有就是她也不想再出现刚才那样的事情。

    叶梓吃了药也就好多了,自己躺在后面座位上睡觉,迷迷糊糊的,中间起来吃了晚饭,然后又是跟着韩啸迷迷糊糊的进旅馆睡觉,第二天一早起来精神大好,年轻就是不一样。

    两个人在酒店吃了早饭一早就出发了,这次韩啸就开得稍微开得快一点了,不到晚上就到了家,韩啸的两个姐姐已经都回了家,两个姐夫也就小七来了,蒋毅现在一般情况是不上韩家这边来的,上次闹离婚和白淑娴闹得很不开心,那对着一个差点就不是自己丈母娘的人他也没什么好说的,还不如不来。

    别看小七是农村来了,由于年龄不大,又经常没有出去晒太阳的缘故,皮肤白,看着就更加的年轻,而韩文青毕竟年龄在哪里了,往脸上涂再多的东西都能看得出来岁月的痕迹,又加上她胖,和小七站在一起真的就不像是两口子,也不像姐弟,像什么呢?韩文青有点像是小七的阿姨,那年龄也能勉强算个阿姨,一个二十出头的小伙子,喊一个三十多的女人阿姨,难道不是可以吗?

    小七有点害怕韩啸,觉得韩啸当过兵就是正义的化身,又觉得自己和韩文青在一起就是有企图的人,是邪恶的一方,有点害怕韩啸就把自己给消灭了,不敢去看韩啸的眼睛,正视不了,觉得韩啸能看到他的内心。

    当妈的对着儿子和儿媳妇用远都不可能一样的,白淑娴看韩啸在进门把拖鞋就递了过去,儿媳妇当然是自己拿了,问韩啸要不要喝水,家里泡了薄荷茶,凉到现在就刚刚好,韩啸也确实口渴了,用杯子倒了先递给了叶梓,他再渴也会先顾着自己的媳妇,他渴难道叶梓就不渴了。

    叶梓说让韩啸先喝,她一会儿自己倒,她要是喝了韩啸给倒的谁,韩啸妈那眼神就能把自己给杀死了。

    说路上遇上抢劫了,大家首先问的居然不是人怎么样,有没有什么问题,叶梓真不知道该怎么说了,难道他们真的就对韩啸那么放心,那韩啸就算是再能打,那要是遇到的是一群人呢?当然好在就是三个人。

    “没被抢就好,韩啸要是都被抢了,那这个世界上能被抢的人就太多了。”话是韩文青说的,说得不痛不痒的,好像被抢这个事情就跟韩啸走路的时候踢都了一根小石头一样,把被抢劫这个事情说出来就是没有必要的事情。

    家里人反应韩啸也是知道的,就是因为知道大家不会大惊小怪才说出来的,韩啸的意思是说出来给大姐提个醒,以后出门的时候在那些人不多的地方就少逗留,以防遇到他这样的情况,他还能对付,那换了其他人也就只有挨抢的份儿了,是的嘛,危险情况,生命健康重要还是身外之物钱财重要?那肯定是舍弃钱财的,生命只有一次。

    “那些歹徒就是那样的,就是因为大家的不反抗,他们才越来越猖狂,肆无忌惮的的,要我说遇到抢劫的人,那就得比他们还凶!”韩文青继续说着,不是当事人说话一点都不经过脑子的,换她自己被抢劫的时候才能看出来她到底会怎么处理,现在也就是嘴上硬。

    “你算了吧,你反抗,你拿什么反抗,我给你说文青遇到抢劫的你还真得像韩啸说的那样赶紧把钱给了算了,不然呢,你还真和人硬碰?敢抢劫的人脑子都是那些不清晰的,拿着刀子给你一刀都有可能,到时候是钱重要还是命重要?”在这样的时候上白淑娴可不会继续让韩文青吹,吹这样的牛没意思,都是自己家里人。

    叶梓低着头不参与,心里嗤笑,韩文青遇抢劫也就那身肉可能还管点用,往上面一堆,抢劫犯就是翻身都要费力点。

    “我爸爸是部队当官的,我出门遇抢劫还要乖乖被抢,说出去多丢人。”韩文青这个人就是犟,越是说她不行,她越要说。

    “你爸是部队当兵的,你又不是,难道你还争取搞个路遇歹匪,英勇牺牲不成。”白淑娴这说得就有点没好气了。

    韩文青也气,气她妈不给她面子,其他的人面前还可以,这不是桌子上还有叶梓吗?叶梓就算是个外人了,她觉得自己的笑话让叶梓给看了,心里很不舒服,心里不舒服归不舒服,那吃东西还是那么挑剔。

    “妈,你这个排骨汤怎么没放盐呀?”

    “大热天的放那么多盐干什么?放了一点,淡一点的好。”光吃不说,你还挑,这也就是自己女儿能说,要是换叶梓说没盐试一试,白淑娴心里就能起一个大气包,女儿和媳妇肯定就不一样的,还好叶梓觉得汤刚刚好,不需要多咸的。

    “什么?分到中医院了?”白淑娴简直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以为自己是听错了,叶梓那可是读的名牌医学院,她都打听过了,那种大学出来的人都是各大医院抢的对象,全国都抢,按理说叶梓分到第一人民医院那就是铁板钉钉的事情,怎么就分中医院去了呢?这都不是重点,重点是她前几天把话都给放出去了,说自己儿媳妇如何能干,这大学毕业了肯定分人民医院去的,特别当时李玉梅在场,现在说不是人民医院而是中医院,叫她怎么办?别人还不得笑掉大牙?

    “中医院也没什么不好,也是三甲医院,再说了在哪里还不都是救死扶伤为人民服务?”韩啸觉得真没什么,反正叶梓在哪里都能发光。

    “怎么能一样,第一人民医院那是蓉城最好的医院。”白淑娴这边就是想不通了,心情不怎么好,要不是这饭吃得也差不多了,她还真的就不吃了,吃不下去,吞米粒跟吃木屑一样,难以下咽。(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