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古代来的小媳妇 > 第320章 叶梓童姥
    第320章叶梓童姥

    郑柏飞这边就真的等不到李珍的电话了,李珍说两个人不要见面了,就是不要见面了,手机是直接关机的,然后郑柏飞就给李珍的寝室里面打,毕业证都拿了,工作给你吊着,你还能去哪里,只能呆在学校,只是郑柏飞不知道的是现在李珍的室友和她的关系不怎么好,就是因为高翻院的事情。

    李珍室友现在做的事情本来应该是出去找工作对不对,但她不是不甘心吗?决定考研了,所以寝室里面的其他同学都陆续分配工作回老家或者其他地方去了,就上次那个成绩好没去成高翻院的和李珍留在寝室。

    电话开始响的时候李珍还接,听到是郑柏飞的声音就挂了,再响就不接,那不接电话,电话就一直响,一天响好多次,她室友现在也不会帮她接电话,打掩护什么的,反正就冷眼看着,实在听不下去了就接了电话,拿着电话对郑柏飞吼,“打什么打,打错了,别打了,烦不烦。”

    郑柏飞摸摸自己的耳朵,以为就刚才听错了,那是李珍室友?这是毕业失恋了还是受什么刺激了,他才是受刺激的那个人不是吗?

    李珍这边没有等来高翻院的消息,却等来一个不好的消息,她怀孕了,怎么会运气那么好,和郑柏飞发生关系也就那么一次,这个月月经就迟了两天没有来,没来意味着什么?她是个成年人,以前寝室里面有室友也打过胎,怎么回事她大概也猜到了,不好意思去医院,自己买了一根测孕试纸来测,两条红线,看到结果的那一刻,脑子一下子就麻了,人蹲在卫生间就出不来了,软了。

    怕结果也许不对,存着侥幸心理又跑了另外一家药店买了另一个牌子的试纸来测,那怀孕了就真的是怀孕了,一测还是两根线,看着试纸就哭了,她不想这样的,怎么会这样,她该怎么办,她刚毕业还没有工作,郑柏飞那种人肯定不会和她结婚的,她也不喜欢郑柏飞,就算郑柏飞愿意娶她,那和一个自己不喜欢的人生活一辈子是一件很痛苦的事情。

    给郑柏飞打电话,拨通了没人接,然后电话里面传出来你所拨打的用户暂时无法接听你的电话,请稍后再拨,人家不接,那就挂了呗。

    不是郑柏飞不接,李珍打电话的时候郑柏飞正在洗澡,根本就没有听到手机响,等洗完澡出来也没有想着去看手机,看电视呢,看完电视准备睡觉的时候看了一眼手机,有个未接电话,以为是李珍打的,一看是个公用电话,也不是李珍宿舍的电话,就没有回,自从李珍和他说以后不见面后就再也没有开过他送的手机,一直处于关机状态。

    郑柏飞想了想还是给拨打了过去,接电话的是个男人,说是公用电话间,就是那种一个店铺里面摆上十来个电话,提供给大家打电话的地方。郑柏飞问老板刚才是不是有个女孩子来打过电话,老板怎么记得住,他这里生意好,几乎几分钟就会有一个女孩子来打电话,他为郑柏飞到底问的那个女孩子?搞不清楚,老板也没有那个耐心和郑柏飞说,他做生意呢。

    挂的电话,郑柏飞自嘲的笑笑,怎么可能是李珍打的,那个女人已经过河拆桥了。

    “怎么出问题了?靠实力进去的和靠关系的就是不一样,我看你也别等了,那边肯定就是故意把你压着了。”李珍室友看她这段时间都没有接到高翻院的通知,猜想肯定就是那边的出了问题,那唯一的问题肯定就是李珍被人玩了,然后人家现在不管她的,室友只觉得现在很解气。

    李子茜给叶梓打电话,她今天已经悄悄的和杨峰去领了结婚证,虽然她的父母还不知道,但这确实是真的,给叶梓打电话的意思就是让叶梓赶紧把药给她,多拿些药给她,然后两个人只要不是拿药的时间就不要见面了。

    “什么,你现在在回去的路上!你走的时候怎么不和我说一声,就这样走了,那我怎么办?”李子茜很气愤,心情很不好,自己在这里想尽办法和杨峰结婚了,结果叶梓人走了,离开了北京,她现在的感觉就是叶梓在耍她,等她和杨峰结婚了,就告诉她其实那个药没有那个可以致瘫痪的作用,然后让自己去后悔,她内心也有点期待就是这样,但她还是愤怒,那要是叶梓说给她下的那个药确实有那个功能呢,她就是想她瘫痪呢,她该怎么办?现在人都不在北京了,她不觉得叶梓就是一个守信誉的人。

    “什么怎么办?那不是该怎么办就怎么办?”叶梓还真没有打算吊着李子茜,如果她和杨峰真的结婚了,又一直致力于在杨家帮着她隐瞒对杨峰干的事情,那她就会保证李子茜,当然前提条件是李子茜自己不作死。

    叶梓的意思是让李子茜把两个人的结婚证照片拍一个给她,然后她这边就把李子茜需要的药快递给她,两个人不需要再见面了,没过一年她给李子茜药就对了,她不觉得李子茜有那个胆子给她假的东西,而就算是真的东西,叶梓也不会就直接把李子茜的毒给解了,当然她有一次性解毒药,但李子茜她还信不过。

    李子茜现在什么感觉呢,觉得自己就像是《天龙八部》里面天上童姥下面的七十二洞主中的一员,叶梓就是那个老不是的天山童姥,她想着那些剧情,想着那些不听话的洞主得不到天山童姥的药就死了,想着脑子就发痛,后来那个天山童姥不是不做童姥了吗?那些洞主后来怎么了,她也想不起来了,都死了,残了?

    “李子茜和杨峰结婚了?”韩啸就能那么淡定,一边开车一边就听完了叶梓和李子茜的电话,脸上一点表情都没有,笑或者是不笑地都没有一点的表情,看不出来一点心情的痕迹,李子茜和杨峰结婚了,那基本上就表示叶梓这边算是和李子茜达成了协议,李子茜必须帮着叶梓隐瞒伤了杨峰的事情。

    “她没得选择。”叶梓靠在韩啸的肩膀上,心情有点愉悦,不是说李子茜不好她就好了,她就是觉得自己的生活终于可以归于平静了,心情放松。

    韩啸说开车呢,坐好。

    笑,叶梓就笑,她就不好好坐好了,她又不是他的兵,这又不是在大街上,两口子腻一下怎么了?对面来来往往的车那么多,速度那么快谁会仔细去看人家车里到在干什么?就是看见了又怎么啦,韩啸是她老公,她愿意,就靠一下。

    安全问题?就靠一下能有什么安全问题,韩啸开车的技术那都在部队里面练出来的,别说在这里平坦的道路上,就是那种羊肠小道还带坑坑洼洼的,他都能给你开个放心,你只当做摇篮就成了。

    中间王翠芬和白淑娴分别都打了电话来,都差不多是问什么时候能到家,白淑娴就算着儿子媳妇到家的时候给整一桌子好吃的,顺便叫两个女儿带着孩子老公过来热闹一下,另外心里不是还有点忐忑,那个叶梓放衣柜里面的婚纱和鞋子不是被韩文青给弄坏了吗?她是希望这个事情最好不要被发现的,要是发现了叶梓也当没发生就最好了。

    王翠芬也是算时间,女儿去一趟北京一个多月时间,回来了肯定就要回一趟娘家,如果到她自己家的时间是上午,那中午肯定就是在自己家吃饭,晚上就该回娘家了;如果到自己家的时间是晚上,那第二天中午就一定是要回娘家的,她就算自己什么时候该安排饭食。

    按照叶建国的意思那就是干脆出去吃算了,在家里吃能节约几个钱,自己还麻烦,王翠芬不干,说出去吃能吃到个什么?不是她舍不得花那个钱,她现在手里真不缺钱,退回去十年,她是真的就没有想过自己手里还能有这么多钱,但是有钱就要去吃馆子吗?不划算,一盘肉片才几片肉,还七块八块一份的,这还是普通的饭店,换了高档一点的地方那就得上十多,二十多,那其他的更贵,有那个钱还不如自己买来吃,出去吃那个钱,不说别的,王翠芬干说自己能用那个钱整上大三桌出来,分量还满满的,就是这么精打细算。

    “那别人到怎么家来吃面不是一样的不划算,按照你那样说,大家都该在家里吃算了。”

    “那能一样吗?面才多少钱一碗,再不划算也就几元钱而已。”王翠芬不管那么多,反正她就是要在家里安排招待女婿,丈母娘给女婿做饭那是看地上这个女婿,心里计算着到时候要做很忙菜,安排什么应该买那些东西。

    叶建国也不和她扯,扯不清楚,那家里的味道能跟外面酒店的比吗?人家赚钱也是应该的,他现在就是想吃点好吃的,以前那是在农村,没钱没那个条件,现在是有那个条件了,自己老妻还怎么精打细算,那一个月下几次馆子怎么了,叶建国就搞不懂了,他这个人不怎么讲究穿,穿什么都成,身上的衣服你要是不给我买,那就这样穿,穿得旧店都没关系,但他喜欢有时候喝点小酒,当然要下酒菜好,但王翠芬的手艺还真的不是很好呀,什么东西煮出来都是一个味儿,还不如吃他做的面来都好。

    到西安也就开了一半的距离了,西安是一座很古的城市,曾经有13个王朝都在西安建都,地处关中平原中部,北濒临渭河,南依秦岭,从地理位置上来说,周围都是屏障,说明这里真的是一块风水宝地,以前称为长安,镐京,现在是陕西省的省会城市。

    也不管卫生不卫生的问题,叶梓跟韩啸说自己要吃一碗西安的凉皮,街上就有人摆着卖,你而且还不只有一家,好几家呢,想着就要流口水,那q弹的感觉,软软的,滑滑的,酸辣味儿,凉爽可口,这样热的天,吃一碗真的很舒服。

    “都到中午了,咱们直接进饭店去吃饭不行吗?到时候到饭店去点一个凉皮。”韩啸是那种很少会去吃地摊的人,小的时候他妈就不让他吃,他刚才透过车窗也看了外面的凉皮小摊,不但有凉皮,还有凉面,虽然看着还可以,但这么热的天气,就这样摆在外面不会坏吗?

    叶梓就是要吃,想吃,吃的就是那种感觉,那去饭店吃的感觉就不一样,之前在北京读书的时候学校外面就有卖的,自己买来吃过几次,但老公买的肯定就不是一样的味儿。

    韩啸拗不过她下了车要去买,叫叶梓自己在车上等着,天气太热,车上还有空调,下车一会儿人就晒得不行,买了一碗凉皮一碗凉面,三元钱一大碗,凉皮和凉面一个价格,一看老板就是做了很久这个生意的人了,手法很是熟练,往里面放醋放辣椒油,放大蒜葱花。

    把车窗摇下来,叶梓对着韩啸这边喊,说是要多放一点辣椒油,坐车是件很累人的事情,,一路上有的时候在服务区吃饭,那些东西真的不怎么好吃,只是管饱还可以,嘴里没什么味儿,就特别想念辣椒的味儿。

    这边韩啸还没有开口和老板说,老板就主动就给多加了一勺子辣椒油,嘴上说着自己的这个辣椒油有点辣什么的,这个年代人都比较实在,做生意那就真的是做生意,不太会坑蒙拐骗那一套,是个人都看得出来韩啸是外地人,但给的分量那是真的足。

    凉皮叶梓吃,凉面韩啸自己吃,另外又去买了几瓶水,给叶梓单独买了牛奶,不管这个牛奶里面到底含了多少牛奶,喝总是没错的,让叶梓当水喝,叶梓就笑。

    “好吃吗?高兴了?”韩啸问叶梓,叶梓还是笑,吃完之后真是嘴巴都辣得红红的,还发亮,那当然是油没有擦干净,

    韩啸吃辣椒没有叶梓厉害,吃得是满头大汗,一边吃一边喝水,都还是不行,这老板确实没有哄人,这辣椒辣,确实辣,他看了看叶梓吃剩下的一点一点汤料,看着就更加辣了。

    当时是过了嘴瘾了,开车走了不到两个小时,叶梓就不行了,肚子疼,还真不是老板的凉皮不干净,是给辣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