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古代来的小媳妇 > 第319章 毕业季
    第319章毕业季

    郑柏飞出公司去哪里,当然是去找李珍,他就是觉得对这个女人是不是太好了,啊?上一句和自己说感谢,下一句就能说出那样的话来,从来都是他对女人绝情,还没有那个女人对他绝情的,这已经不仅仅是面子,真的有点伤他,伤他作为男人的自尊,他那点不好,要人有人要钱有钱的,他这样的男人做男朋友就是好多年轻女人美梦以求的,真的,不是他过于自信,只要他愿意,小到十六岁的姑娘大到四十岁的妇女,喜欢他的都能排成队至少让一条街堵车。

    到了李珍的学校大门口,他这才想起来自己刚才把手机给摔了,那他现在怎么联系李珍,他想叫人出来把话给说清楚,旁边就有小店,小店里面有公用电话,但他却记不得李珍的电话号码,这一下他就冷静了下来,坐在车里抽烟,认真的去想,自己到底喜欢不喜欢李珍,在他的心里位置李珍是不是和以前他的那些女人一样,如果说不一样,自己真的是喜欢她,那怎么自己记不得她的电话号码?如果说一样,那为什么李珍不跟他好,他这样的激动。

    最后郑柏飞归结为自己还没有来得及去记住李珍的电话号码,不是不喜欢,时间的问题,所以他还得去问个明白。

    在李珍的宿舍楼下请了女同学去帮她叫李珍下来,开始上去的人说李珍不在,多找了几个人其中就有人说人家不愿意下来,那他就明白了,李珍人在上面,就是不下来。

    那你能不下来,我就上去,抱着这样的心里,郑柏飞那就是直接朝女生宿舍走了,本来也没有宿管拦着,宿管根本就没有看见他进去,平时也有男生进去,那他就是运气这么不好,进去的时候就有女生尖叫,难道是他长得太帅了,郑柏飞摸摸自己的下巴,心里得意呢,宿管来了,说男生不能进女生宿舍。

    人家宿管才不管你是谁谁谁,反正男人就是不能进女生宿舍,要找人的话你打电话,要不就叫人帮你喊,关键是这些郑柏飞都试过了,人家不下来,不下来他就着急,他又不能对着宿管阿姨说自己是谁谁谁。

    “阿姨,你看我妹妹昨天晚上没有回家,打电话也不接,这不家里人就叫我来看看。”

    宿管阿姨听到妹妹两个字就点似笑非笑的看着郑柏飞,妹妹,她当了这么多年的宿管,那些说找自己妹妹的男生多了去了,什么妹妹?情妹妹还差不多,以为她不知道,一看这男人的样子就是和他要找的那个女生吵架了吧,叫不下来人想上去,那上去了要是出了什么事情怎么办,谁负责,她不可能不放人的。

    “这位先生要不你告诉我你找谁,我上去帮你找看看,要是在呢,我就帮你叫下来,要是不在你就早点回去。”什么社会青年,她真的见多了,一口北京腔也说不准是不是北京人,这栋楼每年要被骗多少女孩子,毕业季节最是常见,那些闹着不吃饭的,晚上出去喝酒喝醉了哭着回来的也不是没有。

    “好。”郑柏飞还就不上去了,不就是一个女人吗?天下女人那么多,他郑柏飞还就不觉得自己只会喜欢李珍一个,之前那个叫叶梓的自己不是也喜欢过吗?只是名花有主了,以后他就不信了,还不能遇上自己更加喜欢的,他就不惯李珍的脾气。

    郑柏飞也狠,见不到李珍,他就等着李珍自己去求她呢,通了关系给高翻院那边打了招呼,让把李珍进入高翻院实习的事情就先压一压,结果当然就很明显了,选上的人除了李珍其他的人都先进了高翻院,就给李珍单独出了个通知,让她等消息,说她是后补的,她什么时候成后补了,她不能去问,还用去问吗?稍微一想就知道是郑柏飞动了手脚。

    叶梓这边的实习结果也出来了,上面写得算可以,反正就是那些套话,什么该生在我院实习期间努力刻苦钻研业务,勤奋好学,虚心请教,不怕苦不怕累,并具有一定的创新精神,得到我单位领导以及同事的一致好评,该生为人诚恳……等,反正从她的实习报告上你就看不出来和那些千篇一律的有什么不同,也正是因为这样那用人单位选人的时候就明白了,这就是一个一般的学生。

    毕业了,毕业证拿到了,工作单位也出来了,果然像叶梓和韩啸分析的那样,蓉城第一人民医院没有选她,因为她是名牌医学院出来的,被蓉城中医院给要了,同样也是三甲医院,但名气肯定就大大的不如人民医院了。

    “叶梓,还真是可惜了,我听姜医生说要是你不出最后那个事情的话,她是准备给医院的领导提把你直接留在咱们医院的。”这话是李楚丽给叶梓说的,她当然希望叶梓能留在他们医院的。

    叶梓一点都不觉得遗憾,她本来就没有想过要留在实习的这个医院。既然已经毕业了,工作也分配好了,那就不可能还留在北京,和韩啸说好了回去收拾东西,要把房子腾出来给新的房主。

    虽然北京呆了几年,但买的东西却不是很多,最多的也就是房子了,房子里面除了家具带不走,能带走的东西也没什么,有些东西能扔的就扔了,还有就是送出去一些,不会送给吕晓梅,吕晓梅家里现在什么都不缺,哪里会要她用过的东西,把自己一定要带走的都打包放在汽车尾箱去,剩下的让李楚丽有需要的都拿走,当家家具和一些大件的电器除外,当初卖房子的时候就说好了,那些是给买房子的人,算是打包折扣给买家的。

    李楚丽一点头不挑,问了叶梓那些东西可以带走,基本上都给带走了,也是叶梓平时买的东西都是好货,质量都挺好的,有的甚至都是新的,叶梓自己就带了一些衣服走,还有好多衣服带不走的都送给李楚丽,李楚丽呢没有叶梓高,肯定就不一定穿得出来那样的效果,但她自己也说了,拿去改一下长短还不都是一样的穿。

    和李楚丽说了再见,请她有空的时候和男朋友到蓉城去玩,走的时候给她写了治疗她男朋友脸上痘痘的方子,说是要坚持喝上一个月才能见到效果,还给了中药做的药膏个她,让他早晚都要擦。

    还是老规矩,韩啸开车,叶梓一路上享受,两个人虽然想早点回家,但也不差那一两天时间,走走停停,累了就休息,吃饭睡觉,一路上韩啸也给叶梓说自己的打算,反正就是要回去买块地皮修房子的事情,叶梓对这一块不是很感兴趣,韩啸说,她就听着,也不给意见。

    李珍约了她喜欢的男人方正出来,从小一起长大的,喜欢了好多年的男人,当然不是为了去挽回,反正就是想说说话,问他分配到哪里了,要不要一起回一趟老家什么的,原本想着说很多的,结果他却把她现在的女朋友给带来了,还让李珍管那个女孩子叫嫂子。

    开不了那个口,李珍勉强的笑着,说都是同龄人叫名字吧。

    那个女人李子灿,还真是巧了,居然和李珍是同性,人长得也好看,身材也好,听方正说她是个跳舞的,难怪不得身材好了,还会打扮穿衣服,人家又是地道的北京人,李珍自己都觉得方正选择李子灿不选择她就是对的。

    李珍现在有点后悔约了方正出来,方正带着女朋友一起,她什么都不能说,现在她在这里就只是方正的老乡加以前的同学而已,方正就是这么介绍的,方正和李子灿做在李珍的对面,吃饭的时候方正的左手都是垂下去的,不用想,方正把手放女朋友大腿上呢,两个人时不时的还秀一下恩爱,不是方正给李子灿夹菜,就是李子灿说自己这个不喜欢吃,那个吃不了的,就连肉片上面有个花椒,方正都要亲自去给李子灿挑了,看得李珍的眼睛有点涩,使劲儿的眨眨眼睛。

    “怎么了?”

    “没事,好像有沙子进到眼睛里面去了。”李珍说着没事,起身要去卫生间看看自己眼睛里面的沙子,眼睛里面那有什么沙子,她就是想哭了,但她现在哭算个什么事?谁叫她自己就看不住一个人了,让别人占了先机?

    因为没有化妆,捧了自来水扑到自己脸上,让自己尽量的冷静下来,一边还吸着鼻子哭,有点止不住,是的,喜欢了那么就的人,突然就不能喜欢了,就像是从心脏那里被挖走了一块肉一样,微微的有点疼,隐隐作痛,还有点酸。

    这边李子灿就问方正了,是不是你的这个老乡加同学对你有意思呀?怎么老是偷偷的看你,要看不能正大光明的看?看了方正不说还要去看她是不是发现了,有点像做贼的感觉,反正给李子灿的感觉就不像是老乡见老乡的样子,不够敞亮,就觉得方正没跟她说实话。

    方正确实没有给李子灿说清楚,他呢在遇上李子灿之前也是喜欢着李珍的,他也知道李珍喜欢他,两个人就真的是那种青梅竹马的关系,就差说明白给一个名分了,但方正这个人吧,有野心,他不甘于以后就回去老家发展,稍微留了一个心思,没有着急和李珍正式的成为恋人关系,当然如果没有遇见李子灿他和李珍在一起那就是早晚的关系,李珍人不错,对他也是很喜欢,那又念的名牌大学,娶李珍对方正来说就是他在遇见李子灿之前最好的选择。

    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这就是方正要选择李子灿的原因,李子灿能想办法让他留在北京,给他弄北京户口,能做一个北京人,那为什么还要做蓉城的人呢?北京是首都。

    “哎,小姑娘从小就喜欢我,我不喜欢她,这不我把你带到她面前,也让她好死了这个心,也不耽误她,她爸爸妈妈都是我的老师,我就当她是我的妹妹一样,该照顾她的我肯定要照顾,你别多想了,我喜欢的人是你就是了。”方正还是撒了谎,但这样的说法李子灿相信,可不是吗?这就对了,那就是李珍单恋了。

    李珍对着卫生间的镜子看自己的脸,左边看一下,右边看一下,就凭这个脸她不觉得自己就会输给李子灿,学历也不输,她马上就要去高翻院了,本来是应该已经去了,但她把郑柏飞给得罪了,她觉得郑柏飞还不会就那么小气,她都是他玩过的女人了,没必要就在这里卡着她不放,她就等着郑柏飞过几天有新欢了就放她一马,她就继续去高翻院,进了高翻院只要转正了,她的户口照样能落在北京,想到这里,她自己又笑了,终于心里就平静了下来。

    等李珍再回到座位上的时候,李子灿看李珍就没有之前那么热情了,有谁会对着一个对你男朋友有企图的女人热情,那就是情敌,情敌就是敌人,李子灿眼神不善。

    “怎么眼睛红红的呢?”李子灿就是想让李珍难看,她眼睛红红的难道方正自己没有眼睛看吗?

    “刚才洗脸的时候使劲儿揉了一下就这个样子了。”李珍把头低了下去,本来刚才已经调整得差不多的心情,现在又不好起来,还吃什么东西,根本就吃不下去,有点想吐,恶心,觉得自己肯定就是看到李子灿恶心了。

    吃完饭李珍说自己要付钱,方正哪里会让李珍出钱,结果是李子灿给出的钱,桌子上就她财大气粗的,叫来服务员直接大票递过去说不用找了,李珍也不用争着去付钱了,人家钱多,愿意给就给呗。

    三个人分开的时候方正就说了,自己这边单位已经落实了,就在北京,现在就不回家了让李珍自己一个人回去,又想着李珍一直也没有说自己分配到哪里,是不是分配到老家了,又安慰了李珍几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