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古代来的小媳妇 > 第318章 过河拆桥
    第318章过河拆桥

    “你怎么还来呀?”守群妈一开门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王小花的姑姑王小梅带着小军就站在外面呢。

    “小军是你们家的人我不带他来这里,那他该去哪里?”

    守群妈就说这个月都给了九百块了,怎么也得把孩子带到月底吧,怎么三天两头就把孩子给带回来了,说王小梅就是讹钱的。

    “小军奶奶你要那样说的话,你这孩子你自己带吧,我也知道你怕你现在的儿媳妇闹起来,但小军也是你的孙子呀,你们怎么能想着不要他呢?要是你那儿媳妇肚子里面是个闺女怎么办?不是还得要小军来继承香火?”杨守群妈就生了他一个儿子,单传,那肯定就会舍不得孙子,真要是舍得的话就不会给她拿钱了,这一点王小梅可看得很清楚呢,就是因为这样所以她才要抓紧时间挣钱,等时间长了他们家不给钱了,那她就亏了。

    “那你想怎么样?”守群妈这就是明知故问,那每次带着孩子来都是要钱,这次能例外。

    “要不大姐你一次多给点,我这也懒得跑来跑去麻烦,你看小军这样跟着跑也累。”

    守群妈也不敢在外面和王小梅说得太久,就怕儿媳妇出来看见,进屋子又给拿了一千块钱,说一千块钱怎么也得把孩子看一个月,说好了就不能变,王小梅为了把那一千块拿到手就很快给答应了。

    “姑婆,你说拿到钱了给我买糖吃。”小军跟着王小梅回去,早上出来的时候早饭都没吃,孩子知道什么,就觉得糖好吃,至于能不能管饱,孩子才不管那么多呢。

    “好,姑婆给你买糖吃。”因为拿到钱高兴,这不就带着孩子到小卖部买了一大把的糖,一共才花一元钱。

    王小花这边就准备结婚了,她现在处的这个男人可是对她百依百顺的,个体户赚了些钱,自己有房子有存款,唯一的不足就是脚稍微有点跛,就是因为这个关系,所以才拖到了三十多岁还没有结婚,但也不仅仅是因为脚跛的缘故,他自己也很挑,要姑娘长相过得去,最主要的是还得是处女,要不是这两条,凭着他现在的经济条件,随便找一个结婚的姑娘也是容易的。

    王小花就满足他的条件,那两个人相处的时候就说清楚了,王小花要不是处女的话最好就不交往了,王小花就撒谎了,说自己是处女,那位了证明她是处女,王小花那是专门去做的******修复,为了******的新鲜度,做好没多久王小花就献身了,把他男朋友给惊喜得,这些年他等的不就是这么一个人吗?立马就把王小花当成了宝贝儿供了起来,现在就是他催着王小花结婚了。

    “小姑,你怎么把小军领你家来了!”王小花专门上门通知王小梅她要结婚了,她哪里能你想到在这里能看到自己儿子。

    “妈妈,你是来带我回去的吗?”小军就知道在姑婆家肯定能看到自己妈妈,看到自己妈妈进门就扑了上去,抱着王小花的腿就不放了。

    “小军,你听妈妈的话,回去你奶奶家好不好,奶奶家有很多好吃的。”王小花是个混蛋,但儿子毕竟是她生的,这几年也是她自己照顾的,对孩子还是有感情,要不是为了套住现在这个男人她还真的不会就这样把孩子送回孩子爸爸那边去。

    “小姑!你这不是害我吗?我都要结婚了!”把请帖往王小梅面前一伸,气得都要哭了,她不相信她小姑就能这样带着孩子,肯定就是杨家那边拿了好处,等杨家那边不拿好处的时候她这个小姑是不是就会把孩子给她送回来,到时候她难道去离婚?

    “小花你也别急,我这不是帮你把孩子给带着的吗?就是想着你可能要结婚了,我都没敢把孩子往你们那边带,再说了这不是我要去带小军的,是小军奶奶通过叶梓那边把我给找到了,我能怎么办,小军那后妈怀孕了在家里闹,杨家那边说了让我带几天,等那边满了三个月再送回去。”王小梅就编,真真假假的编,还不能让王小花就这样把孩子给送回去了,送回去了她就没钱拿了,“哎呀,小军的事情你就先别管了,安心去结婚,人我带着,等那边三个月的时候我送过去,我就出点力帮你们一把。”

    王小梅当然不会说自己收钱了,说得她还帮了多大的一个忙似的。

    “小姑,不是我不养小军,你也知道我现在的请情况,我不可能为了一个孩子把自己这辈子给毁了,遇上好的,我肯定就要抓住,跛子他对我好不好你也看到了,什么都听我的,还有就是小军要是跟着他爸爸会比跟着我好,他爸爸赚的钱得有他的一份,跛子赚的钱肯定就不能有小军的一份。”

    因为自己儿子在这里,王小花就呆的时间长一点,还给孩子买了两套新衣服和一些零食,哄着孩子过几天再来接他,小军那么小能懂什么,有吃的有玩的就高兴,根本就不会去想他妈妈是在骗他。

    每天晚上郑柏飞都要给李珍打电话,虽然很想见到人,但他答应了李珍的,说她毕业之前就不去打扰她,那就是真的不去打扰她,让她安心准备毕业论文,另外就是郑柏飞托人去查了李珍的分配志向,当然就知道了李珍写的申请,果然还是想去高翻院,也是他去查了,不然李珍还真的就与高翻院要失之交臂了。

    这年头想去高翻院的多哪里去了,那是多好的单位,高翻院上班的人出来接外活都比一般的翻译高,主要是名气大,给国家做翻译的人有几个不是能人,但你想要进高翻院的话,不但你这个人本身要有能力,你还得有背景,成绩好的同学每年都是一大堆,但有背景又成绩好的却不多,按照李珍的成绩,她是有机会去高翻院实习的,但按照她的背景,也许实习的机会都不会给她,或者给了实习的机会然后也会选不上。

    一切都不重要,重要的就是现在李珍的背后有他郑柏飞,那不就是打个招呼的事情吗?这不李珍的申请就从一旁剔除来的一堆里面又放到了另一堆里面去。

    “李珍呀,这次你进高翻院可是很有希望的呀,我可是帮了你不少的忙,到时候你可得请客吃饭。”系主任看见李珍笑眯眯的说,这些人都是些人精,上面都定下来的事情,他们就能做顺水人情,等李珍真的进了高翻院那就像是他们真的出力了一样。

    李珍就笑着说好,说自己要是真的进了高翻院那肯定就会请客的。既然系主任能当着自己的面说高翻院的事情,那就说明自己的希望就真的很大,李珍当然就很高兴,这些天因为她喜欢的人喜欢着别人,和别人好了,她心情很不好,今天难得有点好消息,走在回宿舍的路上都觉得不是那么热了,一切好像又美好起来。

    晚上的时候郑柏飞给李珍打电话的时候就觉得这个人心情不错,语气里面呆着欢快,怎么回事郑柏飞想也能想到,不就是高翻院那边的事情吗?但他却要装着不知道,问李珍什么时候这么高兴啊?

    “我高不高兴跟你有什么关系,好像你一天很闲一样。”李珍觉得自己刚才就有点得意忘形了,正式的通知都还没有下来,自己就在这里高兴,那到时候有变化怎么办,系主任说的就能全部当真了,系主任能决定高翻院那边的事情,高翻院那边都还没有人来了解情况呢,想到这些她又冷静下来,一冷静对郑柏飞说话的语气也跟着冷了起来,本来就不喜欢,干嘛要对着他热情。

    郑柏飞一天倒不闲,作为一个公司的老板,他应该就是最忙碌的那个人,刚才还在外面应酬呢,喝了不少的酒,他是有关系,人家能一次看在你家关系的份上,不可能次次都靠关系是不是,做事业还是得靠实力,不得不说他是一个能干的人,开始的时候是靠了一点家里的关系,可现在他可以说大部分他都是靠自己的实力,别人就是愿意和他做生意,愿意把钱给他赚。

    说李珍我想你了,很想你,要不我到你宿舍楼下和你遥遥相望成不成?郑柏飞觉得自己真的就有那么喜欢李珍,说不去打扰她,就是不去,但能不能允许他到她宿舍楼下去站一会儿,让李珍看看他也行,他就去感受一下气氛就满足了。

    “我要睡了,挂电话了。”不是为了能安安静静的毕业,李珍真的就不和郑柏飞通电话了,每天晚上她都接郑柏飞的电话不假,但真的和他没有很忙话说,不想说,敷衍他一下然后自己就挂电话。

    那个不要脸的郑柏飞是真的不要脸了,在电话那边对着电话亲,亲出声音来给李珍听,说自己想她,就是还没说完就被李珍挂了电话,李珍这心也是砰砰的跳,虽然她觉得郑柏飞那种人不可能是真心喜欢她的,就是玩玩的人,但她长这么大还真没有人对她说过那样的情话。郑柏飞刚才说什么来着?说想嗅着她的头发香睡觉?想牵着她一起看日落,还想要什么后面的就没有听清楚了。

    “李珍你可不要犯傻,那种人就是哄女人的高手,等把人弄到手了就不会珍惜的。”同宿舍的人看李珍捂着胸口,红着脸的样子,看这样子就是有点动情了,好心的提醒她,这个学校每年被那些人模狗样的男人欺骗的女同学可不少,作为同一个寝室的同学她不想看到李珍也成为里面的一员,人还是要踏踏实实的好,不要去想那些灰姑娘的故事,那都是写出来哄小孩子的。

    李珍低着头点头,她不能告诉她同学其实她自己已经被郑柏飞睡了,她怕说了之后她的同学会鄙视她。

    没过两天高翻院那边就来人调查了,对这次有希望入选进入高翻院实习的同学做问话调查,这些人当中当然就有李珍,问话是单独的,李珍被叫进去的时候人家也没有怎么问,反正最后的结果就是李珍入选了,这让很多同学都不解,李珍的成绩好,但也不是最好的,那还有比李珍成绩好的还没被选上的呢,比如说李珍寝室那个室友,两个人本来关系还不错,结果因为她没有被选上,而李珍被选上了,可想而知,在寝室里面两个人就没办法说话了。

    “李珍,你说吧,是不是那个郑柏飞帮你了。”室友根本就不相信李珍没有动用人家的关系,那她成绩比李珍好,还年年拿奖学金,你不可能高翻院不选她而选李珍,或者说高翻院既然选了李珍那就应该也选她,当她听说李珍被选上的时候,她以为自己也会被选上,接果就是名单上就是没有她的名字,她去找系主任了,系主任意味声长的看着她,问她既然你那么想去怎么不找关系呢?她就明白了,李珍肯定有关系,而李珍跟她一样都是外地人,能有什么关系,那李珍肯定就是郑柏飞那边帮忙了呗。

    李珍红着脸,她不能说郑柏飞没有帮他,当时那个调查员问她话的时候就问了那么一句,问她和郑家是什么关系,因为本来也没有什么关系,所以她也没有回答,整个过程真的就只问了那么一个问题,用法语问的,所以她出来得很快,出来之后就想自己肯定就上不了了,那什么问题都不问你,你还能上?结果她上了,她室友没上,这就是郑柏飞帮忙了呗,问话调查对她来说也就是走个形式而已吧。

    这次是李珍主动给郑柏飞打的电话,电话打过去的时候郑柏飞正开会呢,拿手机一看是李珍打的,笑着就接了电话,这边让会议暂停,他自己拿着电话到外面去接。

    “进高翻院的事情,谢谢你,但是我觉得我们还是不合适,以后就不要见面了,你的手机我会找人给你的。”李珍不给郑柏飞说话的机会。

    郑柏飞这边正准备说话呢,人家就把电话给挂了,想过河拆桥是不是,郑柏飞就想告诉李珍他能让她进去同样也能让她出来,再打,人家关机了,一生气就把手机往墙上砸了,会也不开了,黑着脸出的公司。(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