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古代来的小媳妇 > 第316章 要过得比他好
    第316章要过得比他好

    着急结婚,那你又不是怀孕了,怎么就着急结婚了呢?杨峰就怀疑李子茜是不是怀了谁的孩子,反正肯定不会是他的,要真的他的,他和李子茜要是真的之前是在交往,那他妈不会告诉他呀?还给他说哪家哪家在他出事之前是想把女儿嫁给他的。

    李子茜红着脸说她没有怀孕,她怎么可能怀孕,这些年来她一直喜欢的人都是孙少宇,就算是现在她这个处境是因为喜欢孙少宇造成的,她心里都还幻想着孙少宇能拯救她,所以可以说她还是个处女,为孙少宇留着的处女,现在要把自己奉献给自己对面这个也许破不了自己膜的这个男人。

    双手在桌子上面捏得骨节都发白了,女人跟男人求婚不是很少见吗?她求婚了,结果人家问她是不是怀孕了,等于是一坨大****就这样砸到了她的脸上,而她还不能反抗,得说这个****是香的。

    “我失忆之前到底发生了什么?你是不是知道?或者说跟你有关?”杨峰偏着头,斜着眼睛去看李子茜,李子茜这个时候在发抖,是激动的还是害怕的?他甚至开始怀疑他现在这样是不是就是李子茜给造成的,就是他要强奸李子茜的时候,李子茜用什么重物砸了他?是的,他承认从他青春期开始,那个时候他的性幻想对象就是李子茜,无数次一个人打飞机的时候闭上眼睛就是把李子茜压在身体下面的情节,难道这个事情差一点就实现了?

    李子茜不说话,她怕自己说话眼神闪烁就露出了马脚。

    “那你说说你为什么就那么想嫁给我,说真的从你说你喜欢我开始我就不怎么相信,主要是我没有感觉到,你喜欢我那点,我现在什么情况你是知道的,根本就不可能的事情。”杨峰平时是有点二,但他不傻。

    “我不知道你的事情,但我知道这些年你还是喜欢过我的,我喜欢孙少宇你也是知道的,可是他不喜欢我,我太累了,与其找个自己喜欢的人,不如找个喜欢自己的人,虽然你的身体出了一点状况,可不是医治好了吗?…..还剩下一个对不对?那就是还有希望,再说了难道两个人结婚就只是为了那个事?你会对我好的对不对?”这就是李子茜的理由,自己给自己编的,也是编给杨峰听的理由,一派镇定的说出来,找个喜欢自己的人?真是讽刺,出了杨峰,说真的喜欢她李子茜的人可有不少,要不是没得选,她随便嫁一个都比现在的杨峰强。

    叶梓已经看到了李子茜的态度,那就算是再不愿意也必须按照她说的去做,刚才她跟杨峰求婚,叶梓心里就在笑,别是做给自己看哟,她要看红本本的。

    李楚丽可以放心了,她那男朋友脸上的痘痘跟她的不一样,其实吃点中药配合擦一点药膏就能好,叶梓说过两天就给他药膏,至于中药当然是给开方子了,难道她看病不收钱还要负责免费赠送药?

    “男人就是这样,青春的时候油脂分泌过多,激素又失调,开始长痘痘的时候也没有去管,等长多了的时候再去管又着急,急于求成想早点好,吃药的时候也许吃一两天见不到效果也就算了,所以你得监督他吃药,这个药他得吃上一个月,如果嫌麻烦就让药店把药给熬好,一小袋一小袋的放在冰箱里面,吃的时候拿出来温一下就可以喝,药膏每天都要坚持擦哟。”这些话是叶梓敞开说的,说完之后又单独把李楚丽拉到一边说,“男人憋得太久了也是要冒痘痘的。”

    听到叶梓最后一句话,李楚丽的脸一下子就红了,耳朵根子都是红的,“我们还没有发展到那种程度。”

    “不是都快结婚了吗?我还以为你们。”

    “总不能什么都是我主动吧?”李楚丽的话叶梓瞬间就明白了,偷偷的看看李楚丽那男朋友,一个字闷,然后偷偷的笑。

    李楚丽的男朋友提前去结了账,四个人出去,这就能看出来差别了,虽然说李楚丽还没有和她男朋友结婚,两个人也没有发生那些更深层次的,但人家两个看上去就比叶梓和韩啸的感情好,挽着手,小声的说着话,再来看叶梓和韩啸,要是在人多的地方别人真会看不出来是两口子,走路都保持了一定的距离,一个背挺得展直目不斜视的朝前面走,另外一个就在半米或者一米处走,韩啸也是不怕叶梓就这样走丢了。

    韩啸就是那样的人,两个人关起门来怎么亲热都行,如果是在外面,那就得有在外面的样子,有做派,干嘛非得做给别人看?

    晚上的时候李子茜给叶梓打电话,问她应该是听到了吧,今天她和杨峰在餐厅的时候她给杨峰求婚了,她开的口。

    “求婚?我是听到了,求婚和结婚也就差一个字,别看差一个字,性质是完全不一样的,我要的是你嫁个杨峰,反正时间是你自己的,你要拖延我也无话可说。”在叶梓这里李子茜就是躺在坑里面的鱼,叶梓不让她好过她就好过不了,你就是再滑,再能挣扎也逃不出那个坑。

    是的,杨峰没有答应李子茜的求婚,他居然说要回去问问他妈妈?当时李子茜真的就想拿着桌子上的盘子扣杨峰脸上算了,你结婚不结婚你去问你妈?你强奸妇女的时候怎么不问问你吗?你当你自己还是没有断奶的孩子呢?

    李子茜把自己的身体埋进棉被里,这几天真的是脑壳都要炸了,不停的思考,不停的思考,想办法,想从叶梓那边下手,让她放过自己不行,自己认了,说嫁给杨峰,人家要考虑,头大大把大把的掉,晚上睡不着,白天吃不下,跟更年期到了一样。

    诅咒叶梓和她老公感情不好,最好是今年之内就离婚;诅咒叶梓出门就被车撞死,诅咒完自己又把自己吓到了,叶梓死掉了,她也就完了,那就诅咒她被车装成残废,双腿截肢….

    北京的房子和门市都不难出手,这年头北京根本就不缺有钱人,叶梓买的时候是前两年,价格都涨了不少,又加上地段还算不错,看的人多,真心想买的人也多,但人就是这样,人家给的价格本来就很合理了,买的时候还想再便宜点,便宜点,以为卖的人卖不出去呢?

    韩啸根本就不着急,叶梓这差不多还有一个月才毕业,他就还有一个月的时间,他说了是什么价格那就得是什么价格,也是韩啸没有买东西的经验,要是当初报价的时候报高一点,然后想买的人谈的时候再给他少一点,价格也就能在自己的心里价位卖出去,韩啸呢人也是直,直接就给中介那边报了一个自己想卖的价格,想买的人谈的时候就一点都少不下来,双方就耗着,中介也是辛苦,两边游说,就是想把这生意做成。

    有会算的人就觉得韩啸给的价格买到就是值得,就跟韩啸买了,先卖的房子,因为还要住上一个月,韩啸就给人家少了两千块钱,铺面也卖出去两个,之前的租户也都是说好了的,几年的租金还是这样,至于明年的那就要看新老板的了,因为这个韩啸还补偿了一部分钱给租户。

    “怎么那个房子就卖出去了,我不是说我要买吗?”前几天看过住房的人就给中介打电话,看房子的人是不会有房主的电话的,不过正好韩啸在中介这边办理手续听见了。

    中介也是一脸的为难,还得笑着回话说,先生当时你说你要考虑,我也告诉你了,那房子也不是你一个人想买,看的人也多,请你尽快考虑,中介的意思就是看房子的人你自己考虑得太久了,好房子那里愁卖?现在房价一天一个样儿的。

    不到六月的时候韩啸就把在北京的房产全部卖光了,现在他和叶梓手里有一大笔的钱,只要想到自己银行里面的钱,说不激动那都是假的,但韩啸却不膨胀。

    “老婆,这钱全部都是你的,你看看有多少。”韩啸把存折给叶梓看,上面一串的零,数着都能开心。

    “什么我的钱你的钱,是咱们的钱,以后这钱就归你管了,你得让钱生钱。”叶梓就看了一眼那个卡,她不是很在乎上面的钱,当初赚那些钱来得也挺容易的,没想过自己买了房子店铺还能赚钱,现在卡里面的钱可比当初炒股的时候多了很多。

    “好嘞。”韩啸抱着叶梓就亲,他是打算回去就先买一块地,买大一点然后就用那块地去贷款建房子,建得差不多的时候就开始预售,这样他手里的钱就能做三倍的事情,这都是在深圳的时候跟白国庆学的。

    白国庆在深圳现在是混得越来越好,已经和磐石集团那边达成了合作协议,磐石集团把前期的钱也打了过来,他现在手里也是一大笔的钱,和韩啸通电话说要给韩啸这边打钱,之前只打了一百万,剩下的再先打两百万过去,其余的就只有等明年才行了,于是韩啸这边的账户上又多了两百万。

    姜瑶肯定就是回不了之前的单位了,她是大学生找工作也是简单,本来应聘的是财务,结果公司那边觉得她的形象不错就让她做了行政,其实主要还是老板的秘书,老板走到哪里她就跟到哪里,老板也是个结过婚的人,和老婆的感情那是很好,人家对姜瑶还真的没有非分只想,能把姜瑶安排在那个位置,还真的就是为了工作,身边有个美女,那应酬的时候美女能帮你挡酒,换个男秘书,人家能认?

    “王总,我敬你一杯,你可不能不喝呀。”姜瑶这酒量不错,一杯白酒端起来就喝了,喝完之后还把杯子向下给那所谓的王总看看。

    “慢点喝,不要着急,这样容易醉的。”那王总说话也是搞笑,人家喝的时候你不说,喝完了你来说,其实就是想让女人喝醉了然后摸小手,摸摸大腿,占点便宜,他就坐在姜瑶身边,手现在就放在姜瑶大腿上,姜瑶也不反抗。

    反抗干什么?反抗就等着翻脸,给老板找事,不就是摸个大腿吗?她能吃得了多少的亏?大不了回家多洗洗就是了,这笔生意要是谈成了,老爸答应给她一万块,这年头一个月的工资还不到一千,就这一笔她就能获利一万块,别说摸大腿,就是再往里面伸进去一点她也是愿意的。

    酒,那个王总只是意思意思,干了?那是别人的事情,老总就是喜欢看别人喝酒看别人醉的人。

    散宴的时候王总就说了姜小姐你喝醉了,自己回去肯定就不安全,要不我送你吧?

    姜瑶醉还是没有醉?没醉,虽然喝得不少,但她真的没醉,只是有点飘飘然了,她不笨,送她,怎么个送法,她不能说不答应,刚才出来的时候老板就把合同放到了她的包包里面,意思就是有机会一定要把合同给签订了,老板在她耳朵边悄悄的说了,如果今天晚上能签的话,再给她加一万,既然这样那就是真的努力去签了。

    装着走不动的样子,王总搂着她的小腰是一步三摇,摇得亲爱的王总心都酥了。

    和白国庆离婚后,姜瑶消沉了一段时间,那段时间就天天把自己关在房间里面,她就是后悔,各种的后悔,当初怎么就同意和白国庆离婚了呢,她就该拖下去,拖到一定时间白国庆的火气就没那么大了,然后她还能做她的总经理太太,只要一想到白国庆的那些钱以后就和她没有关系了,并且白国庆的钱还将越来越多,她的心里就发毛,想着以后一定要比白国庆过得好。

    姜瑶开始的时候就想着自己是不是要嫁个好点的人才行,天天相亲,根本就不行,她不就是离了个婚吗?又没有孩子什么的,怎么那身价就能掉那么多呢,相亲的对象不并不是多好,有的是年龄大了,有的是带着孩子,有的干脆就是没钱,没钱还过什么日子,姜瑶就不能过没钱的日子。(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