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古代来的小媳妇 > 第314章 死了都不让你爱
    第314章死了都不让你爱

    “没怀?”韩啸有点不相信结果,他觉得他那样的强壮,那怀孕就该是一个月就能成功的,当年当兵的时候不少的战友回家去相亲结婚,每年就回去那么十来天一个月,老婆就给怀上了,所以没有理由他不能让叶梓在最快的速度给怀上呀?

    “可能是咱们同房的时候排卵过了,这不才第一个月吗?以后我们都在蓉城,有的是时间。”叶梓自己本身觉得没什么,备孕的第一个月没有怀上的人多哪里去了,也不能说明什么,至少她不知道韩啸为什么就那么失望。

    “那只有下个月再加油了,那下个月咱们可得加把劲儿了,排卵期找准了。”

    叶梓把吕晓梅生了双胞胎的事情和韩啸说了,说她准备后天就去北京,马上就六月了,毕业论文还没有弄,实习的事情也还没有处理完,韩啸的意思是陪着叶梓一起去北京,至于他这边的事情就先放一下,叶梓一个人去北京他是很不放心的,一个是杨峰,一个是李子茜,特别是李子茜,杨峰是失忆了,那李子茜可是知道所有的事情,虽然说叶梓给她用了药威胁着她,但谁知道会不会她就不害怕了,干脆来个两败俱伤?

    “什么,你也去北京呀,呆到叶梓毕业?”白淑娴觉得韩啸对叶梓是不是太好了,好得都不是她儿子的,那媳妇儿都要毕业了还跟着,她这书到底是为谁读的呀?这不是耽误时间吗?放下正事情不做,一天到晚就陪媳妇儿了。

    韩啸凑到自己老妈耳朵边说,“你还要不要孙子了。”

    白淑娴就不说了。

    等过了两天韩啸和叶梓回北京走了,韩文青回娘家来,她反正是三天两头就要回娘家的,改善伙食是主要原因,至于看看自己女儿,她那个女儿她自认为是可有可无的。

    “走了?韩啸也是还陪着去,真的就当个宝来对待了。”韩文青看不惯韩啸这个样子,觉得以前的韩啸可不是那种会天天围着儿媳妇转的人,心里也不舒服,一个老婆搞得比姐姐都还亲了,不是没有血缘关系的人吗?反正在韩文青看来叶梓就是外人。

    “你懂什么?那小七不是一样的天天围着你转,难道他两个人感情好,我也要去说一下?”

    “好,我不说这个。”韩文青就说叶梓这个人挺抠门的,上次去一趟法国她明明韩啸说了要带哪些东西的,结果呢就给带了一瓶香水回来,这个事情一想她就觉得肯定是叶梓不让带的,自己的弟弟怎么可能舍不得为姐姐花钱,反正肯定就是叶梓的问题了,小家子气,农村出来的人就是这样。

    “你干嘛?”

    韩文青这越说心里越不舒服,要去叶梓和韩啸的房间去看,她就是想看看叶梓去法国给自己买了多少东西,东西的价值几何,韩啸和叶梓的房间也是不上锁的,觉得都是自己家里人,也没有必要上锁,觉得她妈不会乱动东西。

    “看看,对自己还真是舍得呢,妈,你看。”韩文青手里拿着上次在法国韩啸给叶梓买的婚纱,两个眼睛都放光,婚纱实在是太美了,当年她和杨守群结婚的时候穿的那个和这个比起来,那算个什么,这个才是真正的婚纱。

    “你赶紧放回去,被你弟弟知道你动过他东西就不好了。”白淑娴觉得这样很不好,虽然这个婚纱很美,但是毕竟是叶梓的,女儿拿在手里那个样子就是有点爱不释手。

    “动过了又怎么样?我又不要她的,我就看看,摸摸。”说是看一看摸一摸,这人哪里就能满足,开会脱自己身上的衣服。

    “你这是要干什么?你不能穿的,这码子不适合你。”白淑娴劝着韩文青,韩文青根本就不听,说这个衣服她不拉上背后的拉链,穿着看看前面就行,结果穿着还真的就一点也拉不上拉链,只能看前面,她确实太胖了,站在镜子面前照了又照,居然还觉得自己美呆了,但又感觉少了点什么,对了高跟鞋。

    “妈,你看这鞋,像不想童话故事里面灰姑娘穿的水晶鞋?”在衣柜里面发现了那双美丽的鞋,现在白淑娴说什么她都是听不进去了,拿着就上脚,那脚后跟都在外面,不是脚太长,是脚有点胖前面穿不进去,那穿不进去就使劲儿的往里面塞自己的脚。

    “轻点,穿不进去就不要穿了,穿坏了。”白淑娴就看着着急,不让她穿,她非要穿,明明就是穿不进去。

    噗呲,婚纱发出的声音,不知道是那里坏了,白淑娴和韩文青面面相许。

    “我就叫你不要穿,你要穿,你看看,破了吧,怎么办,你弟弟回来还不得怪我呀?”白淑娴张口就开始抱怨韩文青,明明都个她说了,她胖不能穿还穿,婚纱腰部的地方就破了,那是纱呀,外面那么薄的一层纱,现在要怎么办?一看这婚事就不是便宜货,白淑娴现在真是恨是韩文青了,怎么哪里她都能找点事情出来,鞋子也是,太过用力,刚才被用力的那只明显就有点变形了。

    婚纱都坏了,韩文青也不穿了,往下面脱,“破了就破了,还能怎么办,这样的纱又不能补,都不知道他们花这个冤枉钱干什么,韩啸和叶梓婚礼早就办了,难不成还办一次不成?叶梓肯定就不穿了,我把这个叠好给她放回去,发现不了的。”

    叠好叠好,像之前那样放回盒子里面,她就不信了,叶梓还能拿出来穿,不拿出来穿肯定就不知道的,就算知道了她也不怕。

    “不补一下?”

    “这个还怎么补,就这样吧,都买的什么歪货,一穿就破了,一点都不结实,看来还是咱们国产的东西好些。”韩文青就是这样的人,把人家的东西穿破了还能抱怨东西不好的人。

    “孩子真可爱。”没有上手去抱孩子,甚至都没有去摸,孩子奶奶抱着一个,另外一个也是躺在医院给发的小床上,孩子奶奶看得可紧了,叶梓为吕晓梅高兴,像黄志仁这样的家庭一次就生了两个儿子,这地位还不得一下子就涨起来呀?

    叶梓一个人去看的吕晓梅,韩啸不去,他对于吕晓梅还是有点偏见的,他觉得吕晓梅就是个虚荣的人,口里面说着自己离不开忘不掉前面哪一个,在韩啸看来吕晓梅就是觉得蔡骏没钱,那前面那个家里那么好,还是北京户口,换谁也知道怎么选择的,说那么多只是为自己的选择找个借口而已。

    “医生都说可以出院了,家里的人都不让出院,非要我在医院呆上十天。”口里是那么说,可那个语气就是幸福的,家里的人还能有谁,不是黄志仁就是吕晓梅婆母,让在医院养着,证明大家都关心她不是,黄志仁这几天也都在医院陪着,跑上跑下的,半夜起来要喝个水什么的都是给递到嘴边,都不用自己动手的,她是顺产,明明都可以自己下床下来走了,除了上厕所,不让下床,不让抱孩子,她的孩子到现在都还没有抱过呢,说是躺得好才能恢复得好。

    吕晓梅没有奶水,也不是没有,就是很少,其实她****也不算小,身体也好,但就是没什么奶水,开始的时候打算是给孩子吃母乳的,两个孩子,一个都不够吃了,两个孩子不吃就饿得哭。医生说奶水要吸吸才会多,那孩子吸着没有奶水出来,用力吸,吸得小脸通红也没有多少奶水出来,宝宝就扯着嗓子哭,大人都舍不得,特别是爷爷奶奶舍不得,说吃奶粉吧,吃进口的奶粉,说现在的奶粉营养也不比人奶差,所以现在两个孩子都喝的奶粉,和了奶粉之后再让宝宝来吸奶就不愿意了。

    “你看我这想表现一下母爱,宝宝都不给我机会。”

    志仁妈很仔细的给宝宝喂奶,那先喂着一个,另外一个就哭了,忙不过来,小保姆现在又不在,她又不让吕晓梅起来抱孩子,那叶梓就说帮着抱一下,叶梓也是第一次抱那么小的孩子,志仁妈不放心,随时都注意着叶梓抱孩子怎么抱的。

    软软小小的宝宝抱在手里,孩子就不哭了,睁着眼睛看着叶梓,轻轻的蠕动小嘴,一看就是想吃奶,但是人抱着就不哭了,乖乖的特别可爱。也就抱了那么几分钟,志仁妈这边给另一个宝宝喂了奶,就赶紧放在小床里又来抱这一个,吕晓梅就对叶梓眨眨眼睛,叶梓就笑。

    从医院出来的时候接到李子茜打来的电话,说能不能延长一点时间,因为上次她进了医院的事情被杨家那边知道了,就怕她是因为有什么病才急着要和杨峰结婚的,杨家那边说要等一下,她自己父母又不同意,当然这跟她没有尽力还想着拖一下也有关系。

    “不行的,咱们说好的,到七月之前你就必须和杨峰结婚,不然我就给你断药了,放心断上两个月的药也瘫痪不了,那是一个缓慢的过程,要发展成为瘫痪的话怎么也得一两年时间,不过要是不吃药的话,体内的毒细胞扩展积累,以后就算吃了药有没有什么副作用我就不清楚了,所以你自己还得努力。”对着李子茜,叶梓一点都不心软,叫她怎么心软,李子茜联合杨峰害自己的时候怎么就不对自己心软?

    挂了叶梓的电话,删除通话记录,到厨房去拿了水果刀,等着,等自己妈上楼来,听到脚步声的时候,狠了狠心,在自己的手腕上开了一刀,子茜妈推门进去的时候就看见李子茜正割腕呢,还是没舍得对自己下狠手,手腕上甚至都没有见血。

    子茜妈上前很轻易的就把李子茜手里的刀给夺了下来,“你这是要干什么!为个那样的男人去死?你死给我和你爸爸看?那我和你爸爸还要不要活了。”

    活?就算没有了李子茜这个女儿,子茜爸也是能活下去的,他这一辈子追求的东西就不一样,喜欢的也只有权利,比如说现在靠着孙家那边他上升了一个台阶,现在出入的场所都不一样了,很多时候还能出现在电视上的新闻里面,越来越多的人围着他转,在他的管辖范围内,他说什么就是什么,没人敢说一个不字,现在唯一让他不高兴的就是李子茜这个女儿一心想要嫁给杨峰那个残废!这让他简直颜面无存,现在面上大家都装着不知道,其实底下还不是早就传开了,碍于他现在的位置没多少人敢说什么,就算能说别人也不会说,就当笑话看呢。

    “你就是死了,我也不会让你嫁给杨峰的。”自杀这一套在子茜爸这里就行不通,不管子茜妈如何的哭,不管李子茜是不是要自杀,那现在在子茜爸的心里就是李子茜死了也比嫁给杨峰强,他又不靠着杨家,怎么就得嫁给杨峰?养了二十多年的女儿一点作用都不起,现在反而还给自己丢人,那还不如让她死了算了。

    “你自己好好想一下。”

    李子茜就爬床上哭,她妈也跟着哭,李子茜是哭自己没得选择,她妈是哭李子茜怎么就那么不懂事呢?她就这么一个女儿呀,要是有个儿子她也好受些,但是没有,她可在乎李子茜的生命。

    “真要都卖了?”韩啸和叶梓到北京也不就是什么都不干,按照叶梓的意思反正以后来北京的机会也很少了,以前在北京买的铺面那就不想要了,想卖了换成钱,反正韩啸要是在蓉城开公司做房地产的话也需要钱,当然就是钱越多越好。

    “卖了也不可惜,你想呀,现在北京什么房价,蓉城什么房价,咱们北京这四个门市加上这一个房子卖了之后能在蓉城买到多少门市和房子?如果是你自己开发呢,这钱足够你修多少房子了?你修起来的房子你卖出去能换多少钱回来,所以咱们也不亏。”(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