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古代来的小媳妇 > 第313章 一物降一物
    第313章一物降一物

    “是不是吹的,你给我说你想进哪里,到时候我保准能让你进就是了,信我你也不吃亏是不是。”郑柏飞说得就很肯定,当然那样的地方也不是说进都能进的,要是没有真凭实学还真不好说,但李珍有呀,郑柏飞了解过的,李珍拿是年年都拿奖学金的人,成绩差不了,就是差了点背景,要是他帮忙,那背景就不是问题了。

    “我的事情不要你管,你别乱插手。”其实李珍有点动心的,那样的地方她本来就想去,知道很难的,但现在郑柏飞就把机会摆在她面前,不管他说的是不是真的,但就是很诱人不是吗?而她不能接受,她能靠自己的本事就去那就进去,要是不能那也不能让郑柏飞给自己找关系,要是这样的话两个人就更加的扯不清了,而她现在恨不得两个人之间隔着一个银河系。

    “好,我不管,本来上午是给你买了花儿的,那么大一束。”郑柏飞用手比着,“结果你没下楼,你在楼上肯定看到了对不对,那你看到了就表示我的心意到了,整整九十九朵,代表我的心,什么意思你知道吧?”

    李珍不说话,她确实看到了,到阳台上瞄了一眼,当时就想看看人走了没有。

    好吧,郑柏飞想你不说那就是默认了,你之所以不说那就是不好意思,女孩子脸皮薄一点也好。

    “这个给你,今天上街去买的,以后我找你就不用打宿舍的电话了。”郑柏飞把手机拿出来给李珍,这个必须得给,不然往她宿舍打电话又说不在宿舍,难道他真的自己跑女生宿舍去抓人不成?谁知道会不会看到那些不该看的,他大学的时候就和室友一起拿着望远镜望过女生宿舍,不少女生不夏天在宿舍就是三点式。

    “我不要。”李珍下意识的就拒绝,她做梦都想有一个手机,可是她知道郑柏飞给的她不能要,她觉得人可以有虚荣的一面,但得有个度,不能为了一个手机就把自己给放弃了,学校里面不少同学上了大学之后不久就有了自己的手机,至于怎么来的也只有她们自己知道,反正李珍知道自己工作后买个手机是很简单的事情,不难。

    “你不要我怎么联系你,你又说你忙,那我可以不来打扰你,但是你总得让我找得都你吧,我保证你毕业之前我不来找你成不成,让你安心的写论文,但是每天晚上我要和你通一个电话,这样成不成?”这是郑柏飞最大的让步了,他算过了,李珍到毕业最多也就一个月,那就一个月不见,一个月后他想怎么见那就得怎么见。

    “你说的?”李珍有点不相信郑柏飞。

    “我对着**发誓。”

    对着**发誓,**眼睛闭着呢,能看得到?李珍没有说,接过郑柏飞递过来的手机,就当是给他保管了,等她毕业了就还给他。

    看李珍接了电话,郑柏飞就高兴了,有的时候女孩子还是要听话一点的好,伸手去牵李珍,李珍躲开了,他也不在意。

    “干嘛。”

    “陪我去吃饭呀,我都快要饿死了。”

    “我还得写论文呢。”李珍根本就不想去,没关系的两个人为什么要出双入对的?

    “论文要写,可也不是今天就能写完的,这都快饭点儿了,你也要吃饭是不是,走吧,我带你去吃好吃的,你看你都瘦成什么样子了,真想问一下你平时是不是都是吃的空气和水??当你自己是植物呢,靠着光合作用都能成长?”郑柏飞觉得是李珍接受了他,说话就随便了起来。

    “你对着**发过誓。”李珍找理由,反正她是不能去的。

    “你…”郑柏飞有点拿李珍没办法,“我说的明天开始,今天不算,就今天这一次成不,你还真是不心疼人,难道我不好了你就能好?”

    郑柏飞坏坏的笑,那样子看着根本就跟一个正经的人挂不上勾,怎么说呢,有点贱样儿。

    李珍看看郑柏飞,那样子就是不陪他去,那他就有不走的架势,有什么办法去呗。这个时候她不想惹郑柏飞,不是真的就想去吃他那个饭,她很明白要是自己不去的话,郑柏飞就会没完没了的,在这个就要毕业的紧要关头她能怎么办?先安抚住郑柏飞,然后自己顺利毕业才是正事。

    “那走吧,不要走太远,我想快点回来写论文。”。李珍就率先朝学校外面走去,她不想走得太远,学校外面到处都是吃的,想吃什么都有,只是没有酒店那么高档而已,反正她想的就是郑柏飞最好就只吃一碗面就好,面是最快的。

    “不用换衣服呀?”郑柏飞怎么可能在学校外面吃饭,当然当年上学的时候也在学校外面吃过,可现在跟那个时候能一样吗?他穿成这样,开这样的车,请自己女人吃饭就在学校外面的小店吃饭,是不是都有掉份?还别说郑柏飞就是有点这方面要面子。

    李珍就不走了,吃个饭还换什么衣服,又不是去见那个领导,她不认为自己现在身上穿的这些衣服有什么不合体的。

    “你穿得也太朴素了点,等会儿吃完饭我给你买些行头。”当然不仅仅是为了面子,郑柏飞就是想对李珍好,他都打算好了,不但要买衣服,还得买鞋子首饰,一切应该买的都要买,做了他的女人就不能委屈了,反正他以前的那些女人只要和他一起逛街买东西,那都是喜笑颜开的。

    “还吃不吃了?我说了陪你吃了东西我就要回来学校,你要是不吃的话,现在你就走吧,我回去了。”李珍作势就要转身。

    “吃,怎么不吃。”郑柏飞觉得自己在李珍面前那简直就是地上的泥巴,想被人家怎么踩就怎么踩,他还挺乐意的,高兴。李珍说就在学校外面吃吧,他最后也答应了,哎,不答应能怎么办,人家不走了,你爱吃不吃,不吃就饿着,他又实在是饿得点力气都没有,穿着一身的名牌,拿着大奔的车钥匙,在一个只有几张桌子的面馆吃面,别人会不会他是专门来体验生活的呀,可不是吗?好在面的味道还不错,要是环境再好一点就更好了,最好是能有个包间的就好了,包间里面不是还能打情骂俏吗?现在到处都是学生,叫他说什么?

    李珍看吃得差不多了,没给郑柏飞说直接就去结了账,三块钱一碗面,外加两个鸡蛋,一共才八元钱。

    “我怎么能要你给钱呢。”郑柏飞赶紧把兜里的钱包给掏了出来,别说他喜欢用卡钱包里面就没有现金,他现金带得也不少,小几千肯定是有的,就他这样吃个东西还能要女人付钱,这说出去不是让人笑话吗?

    “收着吧,就当是我感谢你的。”感谢郑柏飞什么,感谢他赶紧把饭吃了赶紧走,不然呢?李珍的面都是勉强给吃完的,低着头吃,不去看郑柏飞,一根一根的数,不是图斯文,这样比较能专心一点,不会去想对面坐的是郑柏飞,可她那个样子看着郑柏飞眼里怎么就觉得那么优雅呢,谁说小地方出来的姑娘就是土包子的,他觉得李珍就一点都不土,整个人穿的不好,可看着就是上档次。

    郑柏飞说那也不行,他吃饭就没有让女人给过钱的,叫来老板,非要让老板把李珍的钱退给她,然后自己拿一百的给老板找,老板看着就是为难,明明就是小本生意还推来退去的,就不愿意退。

    “老板,你看这就几块钱的事情。”看郑柏飞的样子也不像学生,年龄就不像,脸上透露着老辣,大学里面的学生都是单纯的,脸上除了稚气还是稚气。老板手放在围腰上的兜里握着一把零钱,就吃两碗面外加两个鸡蛋,他也就赚两三元钱,还这样折腾他,要是店里面的每个顾客都这样,他一天也是有够忙的。

    “你就别为难老板了,几块钱的事情,你拿一百让人家找你,拿零钱得出去多少?”李珍不是帮老板说话,她今天就是想给这个钱,不想占郑柏飞便宜,就是八块钱的便宜也不想占,那个手机不算,她是真的想着自己的帮郑柏飞保管的,会还的。

    “不行,你赶紧找。”郑柏飞就是那么固执。

    面老板没有办法,心里摇着头,拿着郑柏飞给的一百块大票子对着外面的光看,这年头假钱有点多,用假钱的人也不会去银行和那些高档场所,那些地方都是有验钞机的,专门就找那些老实人下手,在老板眼里现在就觉得郑柏飞和李珍就有点装了,两个人,明明就付钱的,现在又来换,那谁知道是不是演戏给他看的,就为了用一张假钱。

    李珍不管了,愿意怎样就怎样吧,为了八块钱站在这里,她不等了,走人。

    “你女朋友都走了。”老板拿着郑柏飞的钱还没看好呢,真怕收到假钱。

    听老板说话,他心里高兴,“钱不用找了。”

    不用找了?不用找了我也要确定是不是真钱,耍大方还不是有用假钱的。

    郑柏飞追了上去,“真不去逛街呀?那也好,好好写论文,到时候争取分配个好地方。”

    李珍不说话,朝前面走。

    “你是不是生气了,我长这么大,真的跟女人出去没有花过女人的钱,当然我妈除外,虽然今天只有八块钱,但我心里不舒服,这些钱你拿着。”郑柏飞把钱包里面的钱都拿了出来,要硬塞到李珍的手里,顺便还想摸摸小手,他这个女朋友现在就像是个小刺猬一样,不让摸,刚碰到指尖就缩了开去,换了别人肯定就想这个女人肯定就是装的,那两个人睡都睡了,还不让摸手了,矫情?可郑柏飞就是不那么觉得,他觉得这是情趣,他就是喜欢被刺猬扎怎么了,他手痒心痒,哪里都痒,欠扎。

    不要,一毛钱都不想要郑柏飞的钱,不就是有几个钱吗?看见那粉色的钱,李珍眼泪就流出来了,止不住,从今天早上回来之后她还真就没有哭,哭不出来,在心里骂自己愚蠢,谁叫你跟个对你有企图的男人晚上出去的,那不是送上门是什么,活该,看看现在人家拿钱来侮辱你,应该的。

    “我哪儿错了?你别哭呀。”不知道自己哪里错了,郑柏飞拦在李珍的前面,身上没又纸巾,要用手去给她擦眼泪,“你哭我就难受了,只要你不哭,你打我都可以。”

    “拿着你的钱现在赶紧走。”李珍狠厉的看着郑柏飞,这是在学校外面,大部分的都是学生,难道他没有注意哪些同学在他拿钱的时候都用什么眼神注意他们两个吗?嫖客和妓女?还是包养和被包养的关系?可以说学校里面有不少那种,但她不是。

    看着李珍说完跑开,郑柏飞不敢去追,人都哭了,还追什么,来日方长不是。

    接到吕晓梅电话的时候,叶梓只感觉自己小腹一股热流奔了出去,原本以为自己这个月也许能怀上的,结果没有怀上,月经来了,给吕晓梅说自己一会儿给她打过去,挂了电话去卫生间整理,还真是月经来了,不但她自己有点失望,看来盼着自己能早点做爸爸的韩啸也要失望了,排卵期过后就怕同房不好,还专门忍着的,现在没怀上。

    “我生了,两个儿子,一模一样的两个孩子。”吕晓梅在电话里面给叶梓报喜,其实叶梓也猜到了。

    叶梓说着恭喜了,心里一阵的酸,人家一次就来两个,真是福气。说过几天也要去北京了,到时候就能看到吕晓梅的两个小乖乖。

    吕晓梅有点兴奋,看来生孩子也没有怎么折磨她,说今天中午的时候生的,现在才过了几个小时,这阳气恢复得还真是快,这就是年轻的好处。按照吕晓梅的意思是要让两个孩子认叶梓当干妈,以后叶梓生了儿子那就是有两个哥哥了,要是生了女儿,两个儿子随便让她挑一个做老公。叶梓没有深入和吕晓梅去讨论这个问题,人就是要知趣,说说也就算了,像黄志仁那样的家庭,人家认谁当干妈都可能比叶梓好,为什么非要认她?再说了她不认为吕晓梅能做得了那个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