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古代来的小媳妇 > 第308章 看星星的两种结局
    第308章看星星的两种结局

    “以后再遇上你大伯娘那边的事情你就不要管,把事情拿过来,我去找她。回去好生说,不要惹韩啸妈妈生气。”王翠芬叮嘱着,就怕叶梓回去还被韩啸妈妈说,这算什么事儿啊,韩啸姐姐前夫出轨生的孩子还给送回到前妻家里?而这个孩子还拐弯抹角的和儿媳妇有亲戚关系,那这个婆母不找儿媳妇的麻烦找谁的麻烦去?

    “妈没事的,还有我呢,再说了这个事情和叶梓也没有多大关系,我回去和我妈说清楚就是了。”韩啸不觉得这是多大的一个问题,既然孩子给送回去了,不管是送到了哪里,反正他妈是看不见着孩子了,那他妈就应该也没什么了,别看出门的时候他妈还上火。

    韩啸和叶梓开车回去,回去的时候都快十一点了,韩啸不往家里开,反而把车开到了郊区,叶梓觉得不对,怎么这个时候了还不回去,这是要出城见什么人?正在想的时候韩啸把车给停了,要不是知道韩啸是自己老公,那一个男人把一个女人往郊区带,那还不得想成是这个男人对女人图谋不轨呀?

    虽然知道两个人是合法的夫妻,反正叶梓也没有往好处想,突然就想起了那次她开车到他部队去看他,两个人在野外的那次,有点激动,心肝儿扑扑的跳,这次韩啸不会还是那个意思吧,这外面黑黢黢的,连远处稀稀拉拉的灯火都没有,农民都睡觉了。

    “开这里来干嘛?”叶梓没下车,韩啸从下车给叶梓开了车门,示意她下来。

    “看星星。”

    看星星?叶梓为自己刚才那有点不健康的思想捏了一把汗,好在她没有主动勾引韩啸,不然可不就是闹了笑话,偏了头朝天上看,可不是有星星吗?还有一个月牙儿一样的月亮挂在天上,所以今天晚上外面不是很亮。

    “蓉城能看见星星的时候可没以前多了,现在工业发达起来,汽车多起来,以后估计能看见的时候能更少,不像小的时候咱们天天都能看到星星,你数个天上的星星吗?”韩啸牵着叶梓的手,和她一起依靠在车门上,他早就想带叶梓看一次天上的星星了,和自己的爱人一起看星星,和小时候跟妈妈一起看星星那种心情完全不是一样的感觉。

    叶梓想了想,又看了看天空,在她原来那个时代,只要是晴朗的夜晚基本上都能看见星星,而且比现在看都的多多了,漫天都是星星,那个时候看着星星月亮,会对天空有一种向往,会想月亮上的嫦娥在干什么呢?天宫里面的神仙们会不会现在也看着大家呢?来到这个世界之后知道了月亮已经有人登上去过了,上面坑坑洼洼的,天空她自己坐着飞机都去过好多次了,这天上到底有没有神仙,叶梓不确定了,但她来到这个世界却是个匪夷所思的事情,如果说没有鬼神,那她的事情又怎么解释?

    “年轻的时候看星星看月亮,老的时候就看夕阳。”叶梓想想就这样安静的老去也是不错的,有个人愿意陪着你慢慢的变老,这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

    “老的时候我也要陪你看星星,而你就是我的星星,我会把你捧在手心,举得高高的。”韩啸搂着叶梓,手摸着她的头发,看着天上的星星,天上的星星眨呀眨,他们看着星星,星星也看着他们,星星是恒久不变的挂在哪里,不管多少年,韩啸对叶梓的也是坚定的,扑通扑通放在胸腔里面,时刻都在为叶梓跳动。

    “等我们的孩子出生了,我们在一家三口看星星,我帮孩子们数星星,你给他们唱歌。”美好的画面就这样呈现在韩啸的脑子里面,他搂着叶梓也抱着孩子,他给妻儿安全感,他怀抱着他们同样感觉踏实。

    叶梓把手放在自己的小腹,不知道这里是不是已经有一个小生命了。

    这个时候另外一个城市也有一对男女在外号称是看星星,那到底是不是为了看看星星可能只有他们自己明白,北京能看到星星的时间那好蓉城比起来就更加的少了,反正一般的人不是天天晚上夜观星象的话,可能一年到头都没有看到过星星。

    郑柏飞是终于把自己喜欢了那么久的人给追了出来,这次他是真心的,玩真感情的。这些年他玩过的女生也不少,真的就是女生,跟他的女人无疑的都是年轻漂亮还得有学历,但他这个人不长情或者说根本就没有感情,喜欢一个是一个,今天喜欢这个,明天或许就喜欢另外一个了。

    他有钱,女孩们就算知道他是跟她们玩的也愿意和他在一起,大家各取所需,玩了之后好聚好散,分手费那都是好些人也许十年二十年都赚不回来的,更加别说在一起的时候他还大把的撒钱,买,买,买,喜欢什么只要不太过分都能给你买。

    这次郑柏飞同样看上了一个女孩子,还是个大学生,不是以往那种特别漂亮的那种,但就是让人看上去很舒服。这个世界上美女有很多,各种各样的美女到处都是,只要他招招手,她们自己就能来到他的身边,但像现在他喜欢这个这样的却不是很多,虽然要严格的说起来这个女孩子只能算是有点可爱,可他就是喜欢她了,很喜欢,特别喜欢她那双像黑葡萄的眼睛,还有那种像苹果一样的脸蛋,早就想上手去摸了。

    想去摸脸的,怕把佳人给吓跑了,开了车门拉着身边的女孩下车,两个人这就是第一次牵手了,女孩子的手软软的,有点冰凉,那股凉气一直凉到了郑柏飞的心里,在这夏天的夜晚,他真是感觉自己现在就在喝加了冰的xo,那种醉人的感觉让他有点飘飘然起来。

    女孩子说天上没有星星,看不了星星就回去吧。

    郑柏飞勾了嘴唇笑,没有对着李珍,李珍也不知道他笑了,李珍不是北京本地的人,是来北京读书的学生,平时可能太过于专注读书,她哪里知道在北京这样的大都市,看星星现在就是奢望,可郑柏飞还是用看星星这样的事情把她给约了出来,他在笑自己多聪明呀。

    不是说看星星就能把李珍给约出来,李珍不喜欢郑柏飞,郑柏飞从去年到现在追了她这么久,她一直都没有动心,他再有钱又怎么样,还不是拿她没有办法,她不出学校,郑柏飞也拿她没有办法,他送给她美丽的花束,她能当着郑柏飞的面就扔进垃圾桶,然后转身走人,她不爱他的钱,他就拿她没有办法了不是吗?

    今天有点发神经就跟着郑柏飞出来了,郑柏飞往她宿舍打电话问她要不要出来看星星,说今晚上有流星雨,好吧,当她傻是不是,正好今天心情很不好,那就傻一回吧,就同意出来了,大晚上的跟着一个追自己而自己却不喜欢的人出来了,她不是神经是什么?

    现在李珍有点后悔了,冲动下做的事情都是不对的,因为生气因为冲动,所以和一个还不算朋友的男人来了这种有点慌的地方看星星,她本身还知道天上不会出现星星,她还是回去吧,没有什么过不去的砍,回去狠狠的睡几天什么都能忘记,时间就是最好的良药。

    “送我回去吧,我有点冷。”

    郑柏飞拉着李珍的手就没有放开过,回去,好不容易把人给从学校弄出来了,能这么快就把人给送回去?他还想和人多相处一会儿呢,说真的这次他是真的想和这个女孩子谈一场真的恋爱。

    “李珍我喜欢你,是真的喜欢你,我上次说的你考虑一下,你也别想太多,就想我这个人你愿意不愿意接受就行了。”郑柏飞今天能说这个话就是很自信的,今天跟之前是不一样的,今天他是把人约出来当面说,以前他约不出来的,说真的要是他只想和这个女孩子你玩的话,他有的是办法把人弄到手,他不但有钱,他还有权,一个外省来的没有什么家庭背景的女孩子能把他怎么样?

    “郑先生不好意思,我还是那句话,我觉得我们两个不合适,你送我回去吧。”李珍现在就是彻底的后悔了,觉得自己就是那小白羊自己把自己送到了羊口,是的,她现在都不敢去看郑柏飞的眼睛,这个男人很强势,她怕得都有点颤抖了。

    “你到底知道不知道你自己在说什么?”郑柏飞以为李珍这次是不会拒绝他了吧,可拒绝的话还是说出了口,他就不明白了,他那点配不上这个女人了,长相不错吧,有钱有家庭背景,那要换以往他扔过的那些女人,能听到他今天晚上说的这个话,还不都得高兴的晕过去!

    郑柏飞拽着李珍的手那都快出水了,她算什么,凭什么一次一次的拒绝自己,他是喜欢他,可他却不能容忍一个女人一次一次的拒绝他,他给了她好好和他相处的机会。

    “你说我们两个哪里不合适?你不喜欢我那点?”郑柏飞动手了,捏着李珍的下巴太高她的头,要她看着自己说话,“不敢看我是不是?刚才你说的是假话吧,嗯?”

    真话李珍现在就不敢说,她是有喜欢的人的,那个人之前也喜欢她,他们两个青梅竹马的从同一个城市来到北京上大学,说好了毕业的时候两个人就恋爱,可现在还没有毕业,那个人喜欢了别的女人,其实那个女孩子不够漂亮,但人家是北京本地人,人家说了今年毕业的时候能让他留在北京,解决北京户口,于是他就和她摊牌了,那她要怎么办,出生又不是她能决定的,留不住他的人和心,难过得在寝室吃不下饭,正好郑柏飞来电话了,她就想他能找个北京的人解决户口,她同样能。

    “没有,你弄疼我了。”李珍害怕和后悔交织着,想要从郑柏飞的手中挣脱开来。

    把李珍单独带到这种晚上基本上没什么人的地方,之前郑柏飞真的没有什么图谋不轨的想法,他是真想喜欢这个女孩子,不会带着他去自己经常去的那种地反,足以看出来他对这个女孩子的重视,他甚至就想和这个女孩子安静的呆会儿,两个人聊聊心,把关系给确立一下,然后就送她回去,可这个女孩子敬酒不吃吃罚酒,一次一次挑战他的底线,他是男人,他现在有点想把这个女人睡了的冲动。

    得不到她的心,那就先得到她的身体也是一样的,不是很多人都说女人的心是跟着身体走的吗?等她成了自己的人,那心也就距离自己的心不远了对不对。

    衣服被郑柏飞扯开的那一刻,李珍还是哭了,这次是真的没有机会了,她刚才就后悔了,她要是好好的回去,她还有机会去跟她喜欢的那个他好好的说,去求他,让他和她一起回蓉城去,蓉城也是省城,比北京差能差得了多少,为什么非得要北京户口呢?

    挣扎根本就没有用,一个男人想要得到一个女人的决心是你用挣扎就能解脱的吗?被郑柏飞按倒在汽车引擎盖上,双手被高高的举起,内裤也被脱了,腿被分开,没有机会了,她甚至都能感觉到他男性的象征。

    郑柏飞把自己放进去的时候明显就感觉到了一层障碍,他是个熟手,那是什么东西他能不知道,他说宝贝儿很高兴你还为我守着,我会疼你的,然后就冲了进去。

    李珍不知道男人在这个时候说的话是不是真的,反正她是不相信的,而且她根本就不是为他守着,她是为了另外一个男人,可是现在她没有了机会。

    除了痛还是痛,身上的男人却很享受,所以说男人和女人是有很大的区别的,身心不能合一的时候做这种事情就不是愉快的,没有了眼泪,哭什么,装柔弱?你以为这个世界上就你有那层膜是不是?李珍不想把自己放在矫情的那个位置,她也不会主动去迎合身上的那个男人,因为不爱。(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