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古代来的小媳妇 > 第304章 回国
    第304章回国

    王翠芬专门给叶秋做了荷包蛋面送到放间里面去,这就是典型的父母上辈子欠着孩子的,把孩子养大不说还要哄着她,不能说一句不好听的,要不然就不吃饭,这到底是折磨自己的身体呢还是折磨父母的精神?

    “起来吃点吧,专门给你做的。”把面放在床头柜上,喊叶秋起来吃面,王翠芬这就是低姿态了,她的叶秋之前不是这样的,自从和那个江家成在一起了就变了,这一点王翠芬恨清楚,所以她为什么更加喜欢韩啸,不喜欢江家成那样的。

    “专门给坏人做吃的?”叶秋已经没哭了,哭过之后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刚才到底在哭什么,哭自己没读大学?哭你江家成对自己不够好?谁叫她就是喜欢江家成呢,喜欢江家成的那副皮囊,还喜欢他那脾气,她就是犯贱,自找的。

    王翠芬就是一个没什么文化的农村妇女,她能对自己的孩子狠心?答案就是不能,看见叶秋不吃东西,她心里就难受,说实话谁都知道一顿两顿不吃饭也饿不死,可做妈的就心疼,想叶秋吃面,不想她饿肚子,那怎么办,一个当妈的给女儿道歉,说当时自己就是哄小贝贝才说的那个话,根本就不是当真说的,叫叶秋不要放在心上。

    叶秋还是不吃,小的时候喜欢吃上面有个荷包蛋的面,那是因为家里条件不好,荷包蛋面就是最好的东西,来了城里后荷包蛋面早就不是她的最爱了,觉得她妈把心全部都放在了小贝贝的身上,不让怎么连她的口味早就变了都不知道呢,不想吃,吃不下。

    “是不是你姐姐回来和你说了什么?”王翠芬能怎么想,叶秋吼的时候就吼叶梓了,说叶梓读大学了,她没有读大学,那她就会想是不是叶梓回来对叶秋说了什么重话,当然她觉得叶梓的出发点肯定是为了叶秋好,也许就是说话的方式不对。

    其实王翠芬更想问是不是江家成欺负她了,不敢问,江家成在叶秋你哪里就是个宝,不能说他的不好。

    叶秋不说叶梓的事情,也不想吃东西,王翠芬从叶秋这里找不到答案,想联系叶梓,人在国外她也不知道怎么联系,结果第二天叶秋起来更个没事人一样。

    叶梓穿的就是石克林的设计中的主打服装,很美,真的就是站那里就是一幅画,她就是一副中国仕女图。

    在外国人的眼里中国女人就是像《红高粱》中巩俐那种打扮才对,冬天穿着厚厚的棉袄,还得用个头巾把头给罩起来,有腰身不露,保守的中国女人,然后脸上还得红彤彤的,反正就是一切都和时尚搭不上边,笑起来还得傻傻的那种,所以当叶梓最后一个从幕后走到t台上的时候完全颠覆了外国人对中国女人的映像。前面都是些外国女人穿着设计师的衣服在t台上走,最后主打的衣服却是一个真正的中国姑娘穿着走出来,体态轻盈,每一步都走出了裙子的飘逸感,现实与虚幻,根本就分不清楚。

    最后所有石设计师的模特儿出来亮相,叶梓走在最前面,走得还很慢,缓慢到你会以为她不是在走,而是在飞,后面跟一群外国模特儿,强烈鲜明的对比,刺激了来看这场秀的各个时尚界的大腕。

    叶梓的成功代表着石克林的名声将要大涨起来。

    下了台子就有人来联系叶梓,意思是他们已经知道叶梓没有经纪公司,如果叶梓愿意的话,可以和他们签约,出的价很客观,叶梓笑着拒绝了,她是不可能在法国这个地方做这个工作的,尽管这是个美丽的工作,但很不巧的是她想成为一名医生,而且想要长期的陪伴在丈夫的身边。

    来人很惊讶,没想到叶梓看起来那么年轻就结婚了,有点可惜,但还是给了叶梓他的名片,请叶梓如果要进入时尚界的话一定要先给他打电话。

    叶梓在t台上的时候,韩啸就在t台下面看,他很矛盾,无疑叶梓在这群外国人的眼里是很美的。虽然他听不懂外国人到底说了些什么,但他能听出来他们说话的那种语气,分明就是赞扬,妻子能光彩夺目,做丈夫的肯定心里还是高兴的,但他又很矛盾,他不喜欢别人与他都能欣赏自己妻子的美。

    “下次咱们再出来一定要把钱给带够了。”韩啸对走出来对叶梓说道,这次就已经让他够后悔的了。

    方天信这会儿和石克林商量把这期的设计给买了的事情,也没空招呼叶梓,对叶梓挥挥手递给叶梓一个包,里面是他为叶梓准备的钱,还有石克林给叶梓的报酬。

    “随时欢迎你再给我当模特儿。”石克林是个自由的设计师,根本就不管叶梓旁边的韩啸怎么想,他是怎么想的就怎么说,不得不说叶梓这次帮了他大忙了,虽然只穿了其中一套,但其余的衣服也会因为这套衣服而在所有人眼里变得更美的。

    其实国外也就那样,在电视上看着很美,刚开始接触的时候也会觉得很美,等呆了几天之后你就会开始想你的祖国,特别是想自己国家的食物,吃不惯,韩啸是真的吃惯外国人的美食,有不少东西明明放了盐,还会放很多的糖,甚至还要放番茄酱,酸酸甜甜还有点咸的味道在韩啸和叶梓看来都是那么的奇怪。

    叶梓说定回去的机票吧,韩啸说好,他等叶梓的这句话等了很久了,两个人选了明天起飞但到大蓉城的时间是白天的机票,机票定好了,两个人才匆忙的去采购。

    “二姐她说她只要香水?”叶梓就不相信韩文君就真的只要了这么一样东西,都自己管韩啸要东西了那就不能只要一样,像韩文君那种自己不会张口要的可能会对一件礼物就满意。

    “那要不呢?你还准备给她带点什么?你也知道二姐那么胖,买衣服也不知道她的码子,买了不能穿到时候挂起来看不成?不买了,就买香水,你来挑,给大姐二姐都挑香水,给叶秋也挑一瓶香水,另外你再看看需要给叶秋买点什么不,我看咱们的钱都是够的。”

    叶梓反正是问过韩啸了,是他自己说的韩文青只要香水的,那她就当她只要这一样吧,给这三个人都挑了香水,给白淑娴和自己妈妈买的是包包,给外婆和奶奶都是买的营养品,给孩子们买洋娃娃和巧克力,另外还带了几瓶法国的葡萄酒。

    因为上飞机的时候先给家里打了个电话,所以到家的时候两个姐姐都在。

    “没有了?”韩文青拿着韩啸给的香水就不高兴了,走的时候明明就说了让给买什么买什么,说了要是心疼钱的话,回来她给他,现在给不了可以记账,到时候她还,可韩啸把她的话当了耳边风居然就买了香水。

    “哦,还有这个葡萄酒,每家都拿一瓶回去,肯定是正货。”韩啸当然明白他二姐是什么意思,装着不知道拿葡萄酒出来给韩文青。

    “我这瓶香水要不也给文青吧,我平时也不爱喷香水。”不是韩文君不爱喷香水,她每天都要进厨房做饭,喷了香水之后那味道到时候和油烟味儿一混那会成什么味儿,她自己都能想得到,再说了家里还有个蒋歌,谁知道会不会看了就要拿去,送给蒋歌,还不如送给自己妹妹。

    “我要你的干什么,韩啸给你买了,也给我买了,好像我没个够一样,我是那样贪心的人吗?”韩文青肯定就不能要,她是喜欢香水,但当着兄弟媳妇的面还把送给大姐的礼物给拿了,哦,让大姐没有礼物,她才不会在叶梓面前把自己显得那么小家子气呢,她大姐也是,不想要也不知道拿了之后单独和她说,在心里,韩文青就骂韩文君笨,猪脑子。

    白淑娴倒是很喜欢叶梓送给她的包包,名牌包包谁不喜欢,看不懂上面的法文,也不知道到底这个包包多少钱买的,反正觉得肯定是好货,差不了,她这个儿媳妇儿有时候吧舍不得拿钱出来借给文君,但买东西的时候是真的只买好的,贵一点她是真舍得,悄悄的问韩啸这个包包多少钱,韩啸只对她笑,说自己也不知道,当时在法国,他也是语言不通的,其实他是知道的,语言不通还看不见叶梓付了多少钱不成?

    又专门开了一趟车到叶梓娘家去把要送的东西都给送了,叶秋不在,小贝贝上幼儿园去了,家里就王翠芬一个人在看电视。

    “你看这日子还没有在农村那个时候过得热闹,平时我一个人在家里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王翠芬跟王小梅不一样,她不会打麻将也不想学那个,没事也就只能呆在家里,主要是她在这边也没一个朋友。

    “妈你有空也和奶奶一样到楼下去和邻居们聊天呗,多认识些人,俗话说得好,远亲不如近邻,要是有个什么急事联系不上我和韩啸,或许邻居还能帮得上点忙。”

    不是王翠芬不愿意,每天固定在楼下也就那么些人,叶奶奶去了她就不愿意去了,叶奶奶喜欢到楼下去吹,她怕别人有的时候问起来她都不知道怎么说,你知道叶奶奶在楼下怎么吹叶荣的吗?吃皇粮是个当官的,把叶荣吹得怎么出息,叶誉学习成绩也好,假假真真,真真假假,既然老太太上了年纪有点这方面的虚荣,王翠芬就不想跟着去参合,免得说错了话,老太太不高兴。

    “你是不是对你妹妹说了什么呀?”王翠芬这几天心里就憋着呢,别看叶秋看起来跟个没事人一样,星期一回学校的时候王翠芬一看她那表情就知道叶秋心里有事,就是藏着不说。

    “没有呀,我回来都没来得及和她说上几句呢,就是我回来的那天她不是还在江家成家里吗?妈,也不是我多嘴,平时你也说着点叶秋,婚都没有结,一个女孩子还是要矜持点,怎么自己老往男方那边跑,还晚上呆到那个时候才回来。”有的话叶梓也不想说,叶秋现在也不会去听她的,这个事情本来现在就是有点尴尬,叶秋现在的未婚夫喜欢过姐姐,叶秋自己还知道,所以只要触及到叶秋和江家成的事情叶梓就不愿意多说,但作为姐姐她又想提醒一下叶秋。

    既然不是叶梓说了什么,王翠芬想那就是叶秋和江家成那边出了点问题,这做妈的就是操心,从孩子出生开始就操个没完的心,等叶梓走了王翠芬这边就给江家成妈妈打电话,说是自己这边想找她聊天要过江家那边去一趟。

    江家成妈妈呢根本就不想和王翠芬聊天,王翠芬在江家成妈妈眼里那就是个农村妇女,和她聊天能聊出个花来?肯定不能,一猜就知道王翠芬肯定是为着叶秋的事情想和她聊聊,说实话她也想趁着这个机会给王翠芬表达一下自己的意思,那就说亲家你来呗,王翠芬就去了,提着叶梓给拿的两瓶法国葡萄酒就去了。

    “这是?”江家成妈妈还是见过世面的人,一看王翠芬提来的葡萄酒就知道这是法国进口的吧,不便宜,本来不太高兴的心情就有点和颜悦色起来。

    “这是我那大女儿这次去法国旅游给带回来的,我和孩子爸都是农村人,也喝不来这些外国酒,就想着亲家你们城里人懂喝就给提过来了。”说实话这就是王翠芬为了叶秋在恭维江家成妈妈,什么叫不懂喝,那葡萄酒就是葡萄酿出来的,她爱吃葡萄,难道还喝不惯葡萄酒不成?何况这酒还是从国外带回来的,虽然不知道价钱,但刚才看江家成妈妈那变脸的速度,她猜也猜到了,肯定就不能便宜了。

    王翠芬就是个直接人,本来就是想说叶秋的事情,没说几句就扯到叶秋上面去了,说上周末叶秋回去有点不高兴,问她也不说,是不是两个年轻人吵架了,一边说叶秋年纪小不懂事要让江家成让着点她,一边又想说让江家成对叶秋体贴点。(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