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古代来的小媳妇 > 第296章 兴奋过度
    第296章兴奋过度

    江家成一听到叶秋说她姐夫就火了,丢下鱼竿,也不管现在旁边还有没有他的朋友,对着叶秋就开骂:“你姐跟你姐夫和我有什么关系,为什么他们去了你家我就得去,让我去当陪衬还是怎么的?叶秋我觉得你这个人没意思,特别没意思,你心里想的什么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觉得你姐夫能把我比下去是不是?那你怎么不去找一个和你姐夫一样的人,还是说你干脆就把你姐夫抢过来算了?”

    “家成,你这是干什么呀,大家都看着呢?”叶秋根本就还没有分清楚自己到底哪里把江家成给惹着了,小猫似的扯着江家成的袖子求他不要说了,眼睛里面也都是泪水,说着说着就滚了出来,滚出来就有点止不住的意思。?

    “你干嘛你还哭,你哭个什么劲儿,你要是和我呆不下去以后就别来找我,看着烦。”

    和江家成一起来钓鱼的朋友在旁边劝着他,别看这些人有的时候说江家成是妻管严,其实心里还是有很多人羡慕江家成的,未婚妻年轻还漂亮,好几个都觉得自己结婚太早了,家里的老婆都成黄脸婆了。

    “我也没说什么呀,就是问你和不和我一起去我家….”叶秋心里是希望她和江家成幸福给她姐姐看的,这是她的私心,也就这么点私心。

    “算了算了,不说了,没心情钓鱼了,回家。”说着江家成就往马路上走,他的车停在马路上了,他也不喊叶秋和他一起走,叶秋只好自己委屈的跟着后面小跑着,看江家成开了前面的车门要上车,她自己赶紧跑到另一边去打开车门上了副驾驶的位置,乖乖的坐好。

    江家成嘴角勾起,他真是又好气又好笑,气的是叶秋整天就跟个小孩子一样,好笑的也是她跟个小孩子那样讨好自己的所做的那些动作。江家成扶着车门没有上车,拿了一根烟出来抽,叶秋坐在车里不知所措,一动也不敢动,也不敢说话,生怕自己再说还惹江家成生气。

    等江家成上车了,叶秋看着他说,“家成,对不起,我错了。”

    江家成看着叶秋那小兔子的样子,他还能说什么呢,这个女人是和他已经订婚了的女人,以后是他的妻子,刚才他的话是说得重了点,但真要两个人就这样分了,他自己都看不起自己,那是不负责任的男人,叶秋对他好不好,好那是肯定的,还和自己生了关系,哎,他不愿意去想,开车走人,先把叶秋送回去。

    “你不上去坐坐?”叶秋下车的时候还是忍不住这样问了一句。

    江家成朝楼上看了看,叶秋家客厅厨房都亮着灯,“你姐夫在上面我就不去了。”

    “那我先上去了,家成你别生我的气了好不好。”一路上江家成也没和叶秋说话,叶秋害怕江家成还在生她的气。

    “我没生你的气,你也没错,赶紧上去吧。”下午的时候江家成也就是一时激动骂了叶秋,开车回来的一路上风一吹,他就清醒了,全部都是他的自己的心里原因。

    叶秋听了江家成的话瞬间就高兴起来,扑过去搂着江家成的脖子亲了一口才下车,然后蹦蹦跳跳的朝楼上走去,江家成觉得叶秋就是个孩子,给个糖就能高兴的孩子,叹了一口气开车走人。

    晚上家里还挺热闹的,叶建国打了电话让叶建军一家也过来吃饭,他们一家来了三个人,叶荣和高希希没来,高希希也从来没有来过叶建国的家。

    “怎么才回来,我们都在吃饭了,你吃了没有,赶紧坐下来吃饭。”王翠芬招呼叶秋坐下吃饭,平时她都是吃了饭才回来的,当然平时回来的时间有点晚,一般都是过了十点,她也说过叶秋几次,但她不听,现在女儿大了她也管不了了,好在每次回来都有江家成送,倒也不会太担心。

    “没吃呢。”叶秋放了包包,坐下一一喊人。

    “江家成送你到楼下的?你怎么不喊他上来一起吃个饭,早上出去的时候不是都给你说今天你姐姐要回来吗?”王翠芬抱怨道。

    叶秋一听就不高兴了,今天不就是因为她喊江家成来家里他才生了气的吗。

    “我姐回来和江家成有什么关系,他又不是围着我姐姐转的,他有事我就让他先走了。”

    “你这孩子说的什么话…”

    “妈。”叶梓也不喜欢自己老妈现在提江家成,江家成之前喜欢她的事情桌子上现在就叶秋和韩啸还有她自己知道,人家不上来也是对的,现在还没有成一家人,看着也尴尬,就算以后成了一家人,看着同样也会尴尬吧,只有尽量减少碰面的次数是最好的。

    “叶誉今年下半年就是高三了吧,加吧油,争取考一个好大学。”韩啸看叶誉现在比以前更加不喜欢说话起来,以为他是学习压力太大,其实韩啸不知道的是叶誉现在就迷上了打游戏,脑子里面现在正想那个未通关的游戏怎么通关呢。

    “你姐夫问你话呢。”叶建军提醒叶誉,现在儿子在家和谁都不喜欢说话,他们家现在家里的是三个人好像就是各过各的日子,只是吃饭的时候还在一张桌子上。

    “啊,哦。”叶誉根本就不知道韩啸问了他什么,抬头啊了一声,哦了一声,然后又低下头去。

    “啊什么啊,哦什么哦,你姐夫叫你加油学习呢,知道不,咱们家现在这个情况你要是不努力学习的话,以后你就只能回家种地,反正老家的地现在也没有人种。”叶建军不高兴,非得要叶誉说点什么出来才行,看他不说话的样子,心里就来气。

    王小梅听自己老公这样说儿子也不高兴了,“怎么会回家种地,他上面还有哥哥姐姐帮忙呢,就算不念大学也能找到好工作,叶梓你说是不是?”

    “书还是要好好念的,多学些知识对他以后出来有好处。”叶梓本来不想搭话的,可她伯娘都问上她了,她能不说?

    “看看,你姐姐都说了吧,儿子你好好学,你韩啸姐夫不是要回来开公司吗?等你以后毕业可以跟着他一起干,都是自己家的亲戚,怎么也会让你在公司里面当个领导不是。”

    没人接王小梅的话,这都是未来的事情谁说得准,再说了,就算叶誉从大学里面出来了,哪里能出来工作就做领导的?再是跟着韩啸干也要努力上进才行,现在说再多都是空的,一切都要踏踏实实的来。

    叶建军看韩啸叶梓都没有接话,他自己也觉得王小梅这话说得有点早了,“以后叶誉出来,要真是个好的,他姐姐姐夫难道还真的能不管?吃你的饭吧,话那么多。”

    “肯定能管。”叶奶奶在桌子上就说了,别看她耳朵现在不好使,但只要距离不远她能知道大家都在说什么,她会看口型猜,猜也能猜个大半,自己再那么一串联,那也就才不多了。

    “妈,你喝汤,这是今天下午炖的鸡汤,正中的农村母鸡,比普通的鸡都要贵上两块钱一斤呢。”王翠芬给叶奶奶盛了一碗汤,好在叶奶奶顾着喝汤也就没有接着再说下去了。

    桌子上王小梅就是那么不会看脸色,也是她今天高兴,麻将桌子上赢了钱,这兴奋起来话就更多了,说个没完。

    “韩啸你说你是回来做房地产生意,那到时候就是修建房子了?真好,等你以后修了房子,我们家就去找你买房子,到时候你可要给成本价给我们哟,呵呵,都是一家人不能赚钱的哈。”王小梅心里美着呢,就从那次叶建军不和她交流之后,她就迷上了麻将,有的人天生就占赌运的,比如说王小梅这样的,别看是农村妇女,大字也不认识几个,但打麻将大多数时间都是赢钱的,她现在就想着靠那个财致富呢,过年的时候打得大,三天时间她赢了一千块钱呢,这段时间也一直是赢钱的,算起来比她上班强多了。

    “好,就是现在公司还没有弄起来,大伯娘这边看能不能等。”当着这么多人的面韩啸肯定就不能拒绝了,他也没有打算自己家里的人赚钱什么的。

    王翠芬直接投过去一个鄙视的眼神,真是一点都没有保留,不是她看不起自己这个大嫂,干啥都不行的人,也就现在这个工作适合她,说话多的工作嘛。买房子?他和叶建军一个月才拿多少钱,一千块都没有,要买房子,不吃不喝都要存上好多年,不说叶誉读书还要用钱,不用算都知道她这些年也没存下什么钱,真要买房子不是跟叶建国开口就是跟自己儿子叶荣开口,看叶荣这不常回来的样子,王翠芬可不怎么看好叶荣能拿钱出来买房子,叶荣能有多少钱?

    这是越说越起劲儿,听韩啸答应得那么干脆,王小梅顿时又来了激情,还觉得自己是个会说话的人,这说着说着就说道了叶秋身上去。

    “叶秋你这婆家家里不错,你要是像叶誉这样读高中以后考大学就好了,考了大学你婆家还能高看你一眼,现在的大学生才吃香,你那个卫校顶多也就算个中专生吧…”

    叶秋开始还行,自己吃饭不去理会,因为桌子上的事情都不是说她的,这会怎么说道她了,还说她读卫校不好。读卫校不好也就算了,跟她婆家有什么关系,说她婆母会因为这个看不起她,好像还有点说中了的样子,江家成的妈对她是有点不冷不热的样子,有的事情就是因为说中了才难受。

    “大伯母,我读卫校怎么了,我以后出来是护士,也是正式工作,江家怎么就不能高看我一眼了,再说了过日子是我和江家成两个过,他妈要不要高看我一眼又能怎样,你真是管得太多了,有这个空闲时间你还不如去管管你的两个儿子,一个儿子做人家上门女婿,一个儿子读书天天打游戏,还考大学,家里蹲大学吧….”

    “叶秋!”叶建国吼一声止住了叶秋继续说下去,“你看你都说的什么话,平时读的书都读到哪里去了,怎么跟你大伯母说话的,她是长辈,赶紧道歉。”

    叶建国这话也玄妙,没说叶秋话说得不对,只说她跟长辈不应该那样说话,强调的是长辈,那意思很明显了,他对刚才王小梅说的那些也不高兴,没有人愿意别人说自己的孩子不好的。

    王小梅放下筷子就哭了,“我叶荣怎么就成了上门女婿了,我们家穷买不气房子,他老丈人家房子多,他和媳妇儿暂时住在老丈人家怎么就成了上门女婿了,这话要是传出去了,我们还怎么做人,我们叶荣以后还怎么做人,传到他单位他还要不要工作了?”

    这个时候谁还有心思吃饭,叶建军也是放下筷子垮着脸,但就是不说话,他心里是最难受的,因为他是男人,叶秋说他儿子当上门女婿不是打他的脸吗?王小梅还说家里穷,这难道说的不也是他能干的意思吗?

    叶建国不好制止王小梅继续说下去,叶建军又不出口管媳妇儿,就只有这样让她继续哭下去,说下去。

    “吼什么吼,叫你过来吃饭是让你哭丧来的?我还没有死!”桌子上现在能管住局面的就只有叶奶奶了,“房子,你还好意思说房子,当初买了房子是怎么没有的你自己不知道啊?叶荣明明可以出来住,租房子不是一样的住?非得要住老丈人家去,所以你也怪不得叶秋说,叶秋都说了,我看不少人心里肯定也是那样想的,我看你们还是干脆让叶荣搬出来住好了。”

    王小梅被老太太说了气势就弱了下来“妈,那搬出来得花多少钱呀,叶荣就那点工资,都几个月没有往家里拿钱了。”

    叶奶奶端起碗往桌子上用力的一放,“你还好意思管孩子要钱,你现在是七老八十动不了呢,还是没有拿工资的人?你和建军都有工资,不够用?从你嫁到我们家我管你要过钱用没有?我还倒给你们补贴,现在你还管孩子要钱用!”

    王小梅不说话了,彻底熄火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