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古代来的小媳妇 > 第295章 找点关系
    &lt;&gt;&lt;/&gt;

    第295章找点关系

    “奶奶,爸爸,舅舅,舅妈,小琴,小强。”叶梓进屋一看,果然一屋子的人,这样显得家里的客厅就不是很大,大家一看叶梓和韩啸进屋,也都帮着帮忙接过他们手里的东西。

    “哟,这是最形式的影碟机吧,还是姐姐姐夫有福气,我们家才把电视买了,你们家都用上影碟机了。”叶梓舅舅羡慕的说道,要说买这个影碟机,现在他肯定也是买得起的,但这新款不一定这边有,另外他也不舍得,现在两个孩子都在都市呢,他自己也还想手里有点存款。

    “呵呵,舅舅要是喜欢,下次我也给舅舅家买一个。”韩啸大方的说道。

    “那东西多贵呀,得上千块吧?哪里能说就送?”叶奶奶一听就不高兴了,送东西给叶梓舅舅家?

    王翠芬本来还挺高兴的,一听叶建国他妈这话脸上的笑容就变得尴尬了几分,韩啸说买又没有真买,现在说这个话不是给他弟弟难看吗?

    叶梓舅舅是个有眼色的人,立马就打圆场,“韩啸你的心意舅舅领了,我们家房子小,现在也用不着这个东西,等以后再说吧。”说实话他也没有真想要韩啸送他影碟机,就是听韩啸说话心里舒服。

    “这东西现在也不便宜,不像以前买电视机那么贵,几百块钱的东西而已,早知道就该多买几个了,不过也没关系,我表弟还在深圳那边做事,我给他打电话让他邮寄一个回来就是了。”韩啸说了要买那就是真心想买,“听叶梓说她的命都是舅舅给救的,我送舅舅一个影碟机算什么呢,再说了舅舅搬新房子我们也没有回来,就当我送舅舅搬新家的礼物好了。”

    这回叶奶奶没话说了,人家韩啸都说了叶梓的命是舅舅给救的,要说起来叶梓当时为什么跳水里去了,那说出来就不好听了。

    “韩啸呀,既然你表弟在那边买这个东西方便,那给叶梓大伯家也带一个回来呗。”叶奶奶也没想,只想着说便宜,那送叶梓舅舅是送,送叶梓大伯就更应该送了,叶梓大伯可比叶梓舅舅亲,一个是内亲,一个我外亲。

    “妈。”叶建国都觉得有点不好意思了,自己到底是糊涂还是聪明呢?怎么能张口管孙女婿要东西。

    “好的,奶奶,本来就该给大伯家也买一个。”韩啸也很爽快的就答应了,为几百块钱的东西弄得老太太不高兴也没有必要,他也不是那种就缺几百块钱的人。

    果然韩啸一答应也送叶梓大伯一个影碟机,叶奶奶就笑开了,拉着韩啸的手一个劲儿的夸,还说晚上要亲自下厨给韩啸做好吃的,但就是她说王翠芬也不会让她下厨的,那有家里来客人老人下厨的道理。

    “小琴,小强,还不谢谢你姐夫去。”叶梓舅妈就让两个孩子跟韩啸说谢谢,两个人上前谢谢过韩啸,还谢谢叶梓。

    “怎么没见到小妹?”叶梓跟大家说了一会儿话才想起来一直就没有看到叶秋,今天是周末,人应该在家里才对呀。

    叶建国一听是问叶秋就不高兴了,他这个女儿他都不知道怎么说好了,站起来说自己要去阳台抽根烟,顺便把韩啸和叶梓舅舅就叫开了。

    “妈,怎么回事?”叶梓自己老爸那避而不答的态度就知道这其中肯定就有问题。

    “能有怎么回事,你妹妹现在只要是放假那人就长在江家那边去了,两个人就非得要腻在一起,不是两个人腻,是你妹子非要跟江家成腻一块,我给她说过很多次了,女人不要太黏着男人,这还没结婚呢,都让他觉得你离不开他,以后结婚了,他还能珍惜你,你猜你妹子怎么说,她说那是爱….”王翠芬现在就管不住叶秋,“什么情呀爱呀的,年龄不大哪里就真的懂,好在两个人已经订婚了,你爸的意思是让你妹妹毕业就把婚事给办了。”

    “毕业就办婚事,叶秋那个时候都不到结婚的年龄,结婚证都扯不上。”叶梓想起来她自己现在都还没有和韩啸扯证呢。

    “扯不上?你和韩啸怎么扯着的,当时你和韩啸结婚的时候十六岁都没有……”王翠芬说到这里,她自己捂住了嘴巴,一下子想到什么似的,不敢说了,现在客厅里还有自己的兄弟媳妇儿和兄弟的两个孩子,不是不相信他们,是有的事情本身就不能乱说。

    李玉芬也不是那没有眼色的人,当即就帮着王翠芬转了话题,“叶梓,我听你妈说你今年就要毕业了,到时候是回来工作吧。”

    “嗯回来工作。”

    “说没说分配到哪里呀?小琴和叶秋读的一个学校,下个学期就开始要安排实习了,我想想点办法让她去不工作的单位实习,有个人也好有个照应。”叶梓舅妈不是个贪心的人,但天下父母谁不为儿女着想,她就想着叶梓是名牌大学出来的,到时候就是回来肯定要分配到大医院,小琴进的是一般的卫校,出来当护士,没个关系根本就进不了大医院,所以就想到了走叶梓这条路。

    “叶秋也是下个学期实习。”王翠芬的意思就很明显了,“你看看到时候能不能帮点忙,让叶秋跟小琴都去你工作的医院实习?”

    “妈,这个实习单位都是学校给安排的,我怎么做得了主,再说了,我现在都不知道自己能分配到那个医院,更不能帮到你们了,就算知道了分配医院,开始进去也只是最普通的一个小医生,帮不了什么忙的。”叶梓是实话实说,上次在北京出了事,实习也算是没有完成,她都不知道医院那边会在她的实习报告上怎么写,能分到什么单位还真不好确定。

    “我打听过了,像你那样的大学出来,肯定就是分配到第一人民医院这样的地方,多半是。”原来叶梓舅妈李玉芬早就做了准备工作,来之前就问了不少的人,大家都是那么说的。

    叶梓没有回答,只是苦笑了一下,也许之前没有出事有可能分配到第一人民医院,后来出事了那就不一定了,几率肯定很小就是了。

    “要是我们家小琴能进第一人民医院去实习就好了,就是花点钱我也认了,到时候出来分配工作的时候分的医院肯定就要好得多,但就怕是愿意花钱也不行,这年头不但要花钱还得有关系才行。”李玉芬一边说一边去看叶梓,现在可不就是指望叶梓这边能帮点忙吗?她婆家那边虽然说是在部队上的,但说不定家里的人就跟医院这边有点关系呢。

    “那叶秋我也是想她去人民医院实习…”王翠芬自己也不懂,听兄弟媳妇儿说好像就是那么一回事。

    “妈,舅妈,你们这是准备走后门?不好吧?”

    “有什么不好,这年头为了孩子的前途走后门的又不是只有我们,我们要是不去走,那别人还不是一样的去,你就别讲究那些了,舅妈给你说实话吧,我和你舅舅今天来就是想问问你韩啸那边能帮得上忙不?”李玉芬也是个直爽的人,“钱要是在我们承受范围内,我们愿意出。”

    “那我问问吧,不过也许没有,到时候舅妈你不要失望就成了。”叶梓想了想,本来就是自己的表妹,虽然没有和王小琴一起长大,但从为数不多的几次接触来看,叶梓觉得王小琴还是挺靠谱的,至于叶秋,“妈,叶秋要是实习的话,江家那边也会出力的吧?江家成的爸爸也在政府上班,也许比我们这边还更能帮得上忙,等叶秋回来你问问她,如果那边要出力的话,顺便帮小琴也弄个名额吧,反正都是自己家里人。”

    李玉芬一拍手,“这样最好不过了,我怎么就没有想到叶秋未来的婆家那边也是有关系的呢,瞧我这脑子,还是叶梓读了大学这脑子转得快,大姐呀,这个忙你可一定要帮呀。”

    “放心,能帮的肯定会帮。”王翠芬也高兴了,韩啸家里这边和江家成家里那边,两边总有一边能帮上忙的。

    事情说好了,李玉芬就说要走了,说家里的生意都关了半天门了,还得和叶梓舅舅回去准备晚上的生意,知道叶梓舅舅和舅妈赶着做生意赚钱大家也不留。等人走了王翠芬才接着问叶梓结婚证的事情,还专门把叶梓拉到卧室里面去问的,就怕叶梓奶奶听到了告诉王小梅,王小梅那个嘴巴就是一个喇叭,听到之后当天就能给广播出去。

    “你和韩啸的结婚证?”

    叶梓见自己妈还要问就把事情的经过给说了,说清楚了她和韩啸现在也就是没有结婚证的夫妻,这可把王翠芬给吓坏了,一个劲儿的怪自己当时怎么多想一点,稀里糊涂就把女儿给嫁了,又问那现在该怎么办呢?

    “我现在年龄不是也到了吗?韩啸妈也催我们早点把结婚证你给补办了,这不这次回来就准备等星期一的时候去扯证。”叶梓当时知道自己和韩啸的婚姻是无效的时候连生气的力气都没有,那个时候韩啸躺在床上动都不能动,眼睛也是闭着的,随时都有生命危险,那个时候她就想着只要人能醒来就好了,想到那段时间自己受的委屈,心力交瘁。

    想到那个时候叶梓的眼睛就有点红起来,那个时候真的不敢去想未来,不敢去想要是韩啸真的醒不过来自己该怎么办。

    “怎么还哭了,是不是受什么委屈了?是不是韩家那边的人因为你和韩啸现在还没有扯结婚证欺负你了,别看妈没文化是个农村妇女,要是有人欺负你,你给妈说,我肯定要去给你讨回公道。”王翠芬看叶梓眼圈红了,眼泪水在眼睛里面打转,第一想的就是叶梓是不是受委屈了。

    “没有,妈,没有,我很好。”叶梓扑在王翠芬的怀里,使劲儿的眨了眨眼睛,她怎么能哭呢,最难的时候不是都已经过去了吗?她和韩啸一定能幸福的生活下去。

    从王翠芬的怀里起来,叶梓的眼睛里面已经没有了眼泪,剩下的全部都是幸福。

    “谢天谢地,你运气好,没有遇上负心汉….”王翠芬也是一阵后怕,要是韩啸不是好人,自己女儿嫁过去要不了多久就被抛弃了,该怎么办?王翠芬摇摇头,不让自己想下去,现在看来那些根本就不可能再发生了,但为了保险起见,王翠芬还是给叶梓强调星期一一定要和韩啸去民政局把结婚证给办了,只有这样她才能安心。

    “那叶秋的事情你们决定怎么办呢?”

    叶秋人呢,一大早就去找江家成,她就愿意和江家成腻在一起。现在一周七天,有五天她都必须呆在学校,见不到江家成,她心里就发慌,这也许就是热恋中的人才有的感觉。女人跟男人是不一样的,你想天天粘着他,他可不一定就想天天看见你,自己作践自己,别人也不会把你高看。

    “你姐不是今天回来吗?你不早点回家去,在这里陪着我干嘛?”江家成早上看到叶秋那会不高兴,谁那么早起床,七点就到他家了,还非要和他腻,腻了一会儿还非得让他起床陪她,也不是陪她,是叶秋非要跟着他一起,他这一天的出去和朋友吃喝都要带着她,朋友都知道叶秋是他的未婚妻,私下里都说他是妻管严的。

    今天大家在外面一起钓鱼,顺便谈谈下个月的订货计划,叶秋呢其实在旁边也没什么事情做,她就是一个人呆着都要在江家成旁边,这会儿太阳都要下山了,江家成刚才钓鱼,她就在旁边打瞌睡,可见这个人有多无聊。

    “我姐今天回来不一定就去我家,得先回去她自己家,肯定就是明天才回来,要不最早也得晚上才回来,要不我打个电话回去,问问我姐姐回娘家没有?要是人回来了,你跟我一起去我家?”

    “不想去,忙,你看不出来我一天有多忙呀?”江家成不喜欢去叶秋家,跟叶秋父母没有什么话说,还要老回答他们的问题,觉得这就是城市人和农民的代沟。

    “这次听说我姐夫也回来的,我姐回娘家,我姐夫肯定也一起去的。”叶秋不说这句话还好,一说这话就把江家成的火给点起来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