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古代来的小媳妇 > 第287章
    蒋毅妈给韩文君打电话,问她要不要回家呀,说出嫁的女人老住在娘家也不好,别人会说闲话的,说要是她想回去了就让蒋毅去接她,白淑娴一听是蒋毅妈来的电话,这还是太阳打西边出来头一回呢,她就站在韩文君旁边听,看看你死老太婆到底要说些什么,无非就是不想做家务事想让韩文君回去做呗。

    “妈,我还想在娘家住几天,蒋欣喜欢跟甜甜一起玩。”韩文君也不想这个时候回去,她才回娘家住几天,不是说蒋歌要坐两个月的小月子吗?那蒋歌都没有出小月子她就不想回去,回去还得伺候蒋歌。

    “那也成,你想住几天就住几天,就是想回来的时候给妈打电话,到时候妈让蒋毅去接你。”蒋毅妈听到韩文君说现在还不想回去心里就有火,天天家里一堆的事情现在都是她做,蒋歌还在坐月子,她现在也后悔当时为什么就给蒋歌说让她做两个月的小月子呢,当时就想着反正有人伺候,自己的女儿自己心疼呗,现在好了,这事情落到她头上了,每天除了收拾家里买菜做饭洗衣服之外,还得照顾蒋歌,她这把老骨头是真的酸呀。

    韩文君这边听到蒋毅妈那样说还有点意外,以前她对自己说话可不是这样的,这次怎么好了那么多,还主动说让蒋毅来接自己。

    “那个国庆和蒋歌的事情,你跟那边提了没有?你可千万要放在心上呀,你这样做也是为你自己积德知道不,以后蒋歌会感谢你的,等蒋歌和国庆在一起了,在咱们蒋家蒋歌喊你嫂子,依着白家那边年投她又喊你表姐,就是这双重的关系在哪里以后你们两个关系肯定是最好的。”蒋毅妈自己说得起劲儿,好像这个事情已经成了一样。

    “妈,蒋歌不是小月子还没出吗?再说了国庆才刚离婚不久…”韩文君就说嘛,蒋毅妈怎么会对自己和颜悦色起来,原来还抓着蒋歌和白国庆凑一对儿这个事情呢。

    “打铁不是要趁热吗?就是要白国庆刚离婚这会儿,男人嘛都是刚离婚那会儿才会不习惯,不习惯身边没有女人,内心也空虚,这个时候你把蒋歌推到他面前,两个好上的机会那是大大的….”蒋毅妈是越说越兴奋,她仿佛已经看到了白国庆叫自己岳母。

    白淑娴在旁边是越听越气,越听越气,刚开始她还没有听出来蒋毅妈到底是个什么意思,这会算是听清楚了,蒋毅妈也真是敢想,想把她那个残花败柳的女儿嫁给国庆!从韩文君手里拿了话筒不就开骂,“我说蒋毅妈你是不是有点异想天开呀,你家蒋歌和我们家国庆那是能配的吗?你家蒋歌干了什么事情你不知道呀,你还想她嫁给白国庆,才把别的男人的孩子打掉多久就来打我们国庆的注意了?”

    “不是,我说韩啸妈,你说什么呢,我怎么听不懂呢?我们家蒋歌怎么了,我们家蒋歌还是黄花大闺女呢,你怎么能那么说话,你那样说我可要不高兴了哈。”蒋毅妈打算是咬死就不承认了,心里却把韩文君骂了个遍,不是让她不要把蒋歌的事情说出去吗?特别是回娘家去说。

    “怎么,蒋毅妈你还想隐瞒是不是,你女儿干了什么事情别以为就这样别人会不知道,你不承认也不行,那男人是谁我都是知道了,人家丈母娘上次还上我家来闹了,这个事情你还不知道吧,那男人叫徐前进吧,我实话告诉你,徐前进是我们大院李玉梅家的女婿,他老婆叫宋嫣然,宋嫣然知道的吧,就是之前的我们蓉城电视台的那个主持人,所以你自己想想,你那个女儿和人家宋嫣然有可比性吗?不就是一个跳舞的吗?除了身材好点还有什么?徐前进根本就不会离婚,明白了,你女儿就是被人玩了,被人玩了知道吧?”说了一通,白淑娴有点后悔,自己女儿还是他家的媳妇,她这样说了是痛快了,那以后文君怎么办?

    蒋毅妈被白淑娴的话气得不轻,但为了自己宝贝儿女儿的未来现在还强忍着怒气,她不能和白淑娴闹翻的,她的女儿能不能嫁给白国庆这不是需要白淑娴出大力气吗?

    “文君妈你不要说话这么难听好不好,我们家蒋歌也是被骗了,那个天杀的徐前进和我们蒋歌在一起的时候骗我们蒋歌说他没有结婚,我们蒋歌有多单纯你是知道的,后来也是怀孕了催他结婚,他才说了实话,然后就不管了,我们家老蒋也是觉得丢人,这不就让孩子直接去医院流产了,但这个事情真不能怪咱们家蒋歌呀。还有文君妈你也想想这都什么年代了,以结婚为前提条件耍朋友的两个人住在一起也是正常的,难道就因为这样,我们家蒋歌就变成怀女孩子了,不能呀,你可以问问文君,咱们家蒋歌这人怎么样,要是跟了国庆,肯定能跟她好好的生活,所以我还是希望你不要抓住咱们蒋歌的过去不放。”

    白淑娴看了看韩文君,压着心里的火气说道,“蒋毅妈你也别说了,就算是蒋歌给欺骗了吧,你家蒋歌是好女孩子吧,我们家国庆配不上她,你就不要操心我们家国庆的事情了吧,就这样吧,不说了。”

    挂了电话,白淑娴就开始数落韩文君,“蒋毅妈疯了是不是,算计到国庆身上了,这个事情你怎么就不给我说呢,要不是我今天发现了,你是不是打算自己去找你舅妈说,你舅妈要是知道蒋歌是那么个人,你说她会不会把你骂个狗血淋头?到时候我都不好意思去你舅舅家了。”

    “蒋毅妈当时那样一说我就不同意了,我以为她放弃了,谁知道到现在她还….”韩文君也觉得委屈。

    “那你刚才怎么不直接给她说清楚!”

    韩文君也想直接和蒋毅妈说清楚,但蒋毅妈是什么性格,就是那种违逆了她的意思之后她就能在你回家之后想办法收拾你的人,她只是想日子过得清净点,“我就是拖着她,让她自己放弃。”

    “好了,不说这个了,你只要清楚一点,国庆以后结婚肯定要找个性格好的姑娘,像蒋歌那种当了小三的女人想都不要想。”白淑娴气得不轻,蒋毅妈还真是什么都敢想。

    看向韩文君,白淑娴自己都觉得自己没话说了,要不是这个女儿长得像自己她真的会以为是不是在医院给报错了的,怎么就这样的性格呢。

    “刚才我那样和蒋毅妈说话了,骂蒋歌的话也不太好听,你以后要是回去她肯定不会对你好的。”白淑娴现在又开始担心起来,一天真是有操不完的心。

    “你就算是没有说刚才那些话,我回去她也不见得对我好的。”韩文君想着自己过的日子都难受,可是现在为了孩子,为了老公她打算还是忍着吧,反正蒋毅妈早晚也会死在自己前面的。

    “哎,那个死老太婆。”白淑娴心疼韩文君呀。

    有一点蒋毅妈还真的说对了,白国庆空虚,内心是真的空虚,结过婚的男人肯定就和没有结婚的男人不一样,但他这次没有再去找张小慧,他既然不可能和张小慧结婚,那还去撩拨人家干什么。

    晚上一个人的时候有的时候会想起姜瑶,人就是这样,时间长了也是会有感情的,但每次想着想着就会想起李静那个女人,她居然结婚了,还生了个孩子,孩子都会叫妈妈爸爸了,只要每次一想起这个他心里就难受。当初他要是和李静在一起的话,孩子也能那么大了。

    幸好韩啸不在深圳,少了一个人,在白天的时候白国庆还是非常的忙的,公司里面的人也没有谁问起姜瑶,因为忙碌,日子才过起来很快。

    自从孩子会叫爸爸了之后,李静的心情一直都很不好。邻居们问起孩子的爸爸来,她也只是对大家笑笑,她不说别人也不好继续问下去,但猜测的人还是很多,大家看李静每次都是苦笑,就想着她是不是死了老公,都挺同情她的。

    “爸爸,爸爸。”

    “静呀,要再走一步吧。”这一两年李静是怎么过来的,李静妈全部都看在眼里,李静就是忘不了白国庆,可白国庆不是已经结婚了吗?

    “妈,你别为我想那么多,我现在年龄也不大,况且孩子还这么小,我要是找个人品不好的,对孩子不好,会影响孩子一辈子的。”李静不喜欢自己妈妈对自己提这个事情,就算她现在已经生了孩子,年龄却不大,她是真不想现在就考虑个人问题。

    “你当你妈我是摆设呀,到时候我给你把关不就成了,再说了这个世界上哪里有那么多渣男,不是好些二婚的女人也找到了春天吗?咱们这个小区就有不少二婚的,找的男人都还不错,你也别看你现在年龄不大,那时间就更流水一样,哗啦啦的就流走了,到时候你后悔都来不及。”

    “妈,咱们家的条件…”李静想说的是自己家现在的条件有没有男人也差不多,她不用着急结婚的。

    “你别给我说咱们家的条件问题,这个条件是条件,男人是男人,你总不能为了白国庆一辈子就这样过去了嘛,现在家里还有你爸和我,还有你弟弟陪着你,等以后你弟弟结婚了,咱们肯定是要分开住的,我肯定要去给你弟弟带孩子什么的,你一个人带着孩子不孤单呀,而且现在孩子都会叫爸爸了,你总得在他知道什么是爸爸这种生物之前给他找个爸爸吧?不然到时候上幼儿园都有可能被其他小朋友欺负的。”

    “好了,好了,妈我知道了,你还是多管管咱们家李强吧,前段时间不是老师打电话说他老是逃学吗?今天不会又逃学了吧?你这会儿有空还不如去学校看看去。”

    “呸呸呸,你这个乌鸦嘴,上次你弟弟都给我保证了以后不逃学了,我零花钱都没有给他了,他逃学能干得了个啥…..”李静妈这话还没有说完,家里的电话就响了起来,娘俩相互看了一下,不会是学校的来电吧?李静妈走过去一看来电显示,可不就是学校的来电吗?接起电话来一听,李静妈的火气一下子就出来了,“看你这乌鸦嘴,还被你给说着了。”

    “还真逃学了?”李静问。

    “托你的福,这次不是逃学,这次是早恋,和小女朋友上课都手拉着手,你说着老师也是,怎么安排女生跟男生坐一起呀,要是男生和男生坐一起能发生这样的事情吗?”李静妈说着说着就走到了门口,“晚上你做饭吧,学校那边喊我去一趟,我干脆给学校打工算了,这一周都去好几次,不去还不行。”

    看着已经能自己在地上走几步的立正,李静心里也难受,她何尝不想有个幸福的家庭,可现在她带着个孩子,这个世界上有多少男人能真心的接受一个带着孩子的女人,就算能对这个女人好,也不一定会对这个女人的孩子好,对女人好还对女人的孩子好得跟亲生一样的男人那是极品,凭什么极品就会等着她?

    “李正,李正。”李静喜欢这样喊自己的孩子。

    李正听到自己妈妈喊他,抬着腿慢慢的朝自己妈妈走过去,期间露着已经长出来的几颗小牙齿对着李静傻笑,李静一看就想哭,这孩子怎么越长越像白国庆,生下来的时候像她,但现在简直就是白国庆的缩小版,但那次白国庆在机场居然没有认出来,还说孩子是野孩子,这就是缘分吧,有缘没有分,如果真的是上天给她机会的话,是不是白国庆在机场就该认出孩子是他的,和他长得那么像都认不出来,她难道还不死心吗?她在期待什么?期待白国庆抛家弃子来和她在一起不成?她以为白国庆已经有了孩子。(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