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古代来的小媳妇 > 第280章 她能行的
    &lt;=""&gt;&lt;/&gt;

    第280章她能行的

    回到家里叶梓给韩啸打电话问他要是自己在西餐厅喝二锅头的话会不会觉得她是土鳖?

    “你喝酒?还喝白酒,我不在你跑去喝白酒?”韩啸的第一反应就是叶梓喝酒了?心里有点不高兴,根本就没有抓住叶梓要说的重点是西餐厅喝白酒的事情。

    “你先别管我喝酒了没有,我就是问你我要是在西餐厅那种地方二锅头你会怎么看?会不会觉得我很土呀?”

    “你和谁一起去喝酒了?”韩啸有点着急,他可不希望自己在深圳的时候自己媳妇儿和别人出去喝酒,男人女人都不行,当然特别是男人,很多时候发生不想发生的事故都是在酒后。

    “我没和谁一起去喝酒,我问你什么你先回答好不好?”叶梓知道韩啸是关心她,但她现在有点在意韩啸对自己的看法,是不是越在意一个人就越会在意一个人的对自己的看法。

    “西餐厅那种地方应该没有二锅头卖吧?你怎么会想到这么个问题,还真是把我给为难住了,但我能想到的不是你是不是土的问题,我只知道有我在肯定不会让你喝白酒的,一个女人喝白酒干什么,要真的想喝酒就喝一点果酒或者红酒,但都不能过量,而且喝的时候最好是有我在的时候。”韩啸最后一句话就跟命令一样。

    “好吧,知道了,我肯定不会在你不在的时候喝酒的,最多喝点饮料,我换个方式问,要是我在西餐厅吃煎饼果子你怎么看?”

    “我只知道西餐厅肯定没有煎饼果子,但是如果有一天咱们两个去了西餐厅你想要吃煎饼果子的话,我肯定会跑去给你买的。”韩啸想都没有想回答,“吃点东西还那么多讲究,在哪里不都可以吃,非要跑到西餐厅去吃,难道那种地方就显得人高档一些?还有那些人吃的那些牛排就那么一小块,还不要烤熟了吃,切起来还带血丝的,跟原始人有吃生肉有什么区别?还不如咱们自己买了牛肉做红烧牛肉吃来得过瘾。”

    “以前在野外训练的时候没有火,下雨连钻木取火都不行,还不是抓了什么都吃,抓条鱼,刮了鳞就吃,别以为我们愿意吃生的,那是没得法子了,不吃就饿,在野外你如果让自己饥饿,那有可能下一秒遇到危险你连自保的能力都没有。但现在又不是在野外,还把自己当野人对待不是犯傻吗?”

    叶梓忍不住就要笑了,她就知道自己从韩啸这里根本就要不到答案,也听出了韩啸对她的关心。

    “哦,你给家里打个电话吧,自从王妈回去照顾孙子之后,家里就没什么人跟妈说话了,妈还说怪想你的,过年的时候咱们也没有回去,我平时忙,给家里去电话的时间也少,你要是有空就费费心。”尽管现在白国庆已经回到了深圳,但由于身体还没有完全恢复的缘故,大部分的事情还都是韩啸来做。

    挂了电话叶梓就给韩啸妈妈拨了过去,韩啸能叫自己打电话肯定是韩啸妈的意思,看来又是有什么事情找自己了,不过对于韩啸妈妈叶梓这次还有点小小的羞愧,作为儿媳妇,这次已经很久没有给韩啸妈妈打电话了,当然过年那个电话不算。

    “妈,最近都干嘛呢?身体好不好?”这是作为儿媳妇的标准开场白,跟自己妈说话就不用这样,有什么可以直接切入正题。

    “哎哟,我还能干什么呢,还不是给文青带孩子,身体也就那个样子呗,好不了,也累不死。”白淑娴有时候就在想叶梓吧,算不算她的好媳妇儿,不算吧,一个月都不给她打个电话的,但你要说她不好吧,她能赚钱,赚的比自己儿子多,现在等于说还把钱拿给韩啸操作,让男人管大钱,白淑娴这点上又很满意。

    “那要不再找个保姆?花不了多少钱的。”叶梓对现在的生活还是比较满意的,甚至是充满感激的,在她原来那个时代一家人吃饭,作为儿媳妇连上桌子的资格都没有,只能站在旁边给长辈布菜,等长辈吃完了之后才能自己吃点,还有每天的晨昏定省也是儿媳妇必须做的,能像现在这样还能出来学习叶梓已经很满足了,当然这个是时代的问题。

    “就我一个人在家,带个孩子也不用找什么保姆,就是有的时候文青也回来吃顿饭什么的,我也能应付过来,我现在就是有点担心文君,她那个婆母你知道的,不是个讲道理的人,这次她小姑子流产坐月子的,她还让文君帮她坐,她在家难道就是配起来凑人数的?还要文君给她坐两个月的月子,这不我听说了之后就把文君给喊回来了,你是没看到,文君现在都瘦成什么样子了,她也是个不争气的,谁叫她离不开蒋毅那么个男人呢,不离婚,但我又不想她受罪,你读的书多,要不你给想个办法呗。”

    想办法,叶梓真是想翻白眼儿,她要是想了办法是不是就要她帮忙了,再说了那办法还用她想?不就是韩文君和蒋毅买个房子搬出去呗,看来又是想她出钱了,当她是摇钱树不成?她就知道韩啸妈妈要韩啸叫自己打电话就有事情嘛,果然就在这里等着你呢。

    “要不妈你去找蒋毅妈谈谈?”叶梓不往韩啸妈想的那条路上去。

    “我找她谈也是没用的,上次文君婆母要她离婚,文君打死不离婚,咱们就失去了主动性,现在去谈也谈不拢,那边根本就没有把文君放在眼里,巴不得闹翻了离婚算了,要不是欠着咱们的钱,肯定要死闹离婚到底。”

    “那怎么办?我这边也没有更好的办法,我年纪小阅历少,不太懂家务事的。”叶梓这就是不想管了,管了一次也就算了,这次还是把问题留给韩啸妈妈自己吧。

    “要不咱们出钱给文君买个房子吧,写你们的名字,到时候让文君两口子进去住?”

    “可我和韩啸现在也拿不出来钱呀,钱都投到工程上去了,几千块能拿出来,上了万可能就有点难了。”叶梓手里有没有钱,钱肯定就是有的,也不是她不舍不得花那个钱帮韩文君,但这次帮了那下一次呢?

    “那怎么办,我这里现在也拿不出来那么多钱,可也不能就这样看着文君过日子呀?”实际上是白淑娴现在手里根本就没多余的钱,文青回来之后也一直从她手里划拉钱,她还能剩下几个?

    “妈,上次听你说蒋毅姐夫和文君姐当时是单位上给分了房子的,后来被蒋毅妈给卖掉了….再说了写我和韩啸的名字,他们两个肯定也不会去住。”有些话叶梓就点个大概,母亲心疼子女是正常的,但也得从实际出发,没有解决根本问题,买了房子又能怎么样,叶梓不用想就知道,别看韩啸妈现在这样说,要是真买房子肯定还是要写韩文君的名字,只要写了韩文君的名字,那是婚内买的就是夫妻共同拥有的财产,看现在这个样子就难保韩文君不离婚,本来不应该算计那样清楚的,但想起蒋毅妈那不要脸的性子不算能成吗?

    “那…”白淑娴这个时候也稍微有点清醒了。

    “妈,这个事情还得大姐自己处理,日子毕竟是她在过,妈这些你都有经验,你多劝劝她。”叶梓就差直接说韩文君心甘情愿让蒋家那边把她当保姆对待了。

    和韩啸妈妈通完电话叶梓觉得很累,她不喜欢处理这样的家庭事情,给韩啸发了个短信说他妈想给他姐买房子,问他的意见,韩啸暂时没有回,可能是已经睡觉了。

    这几天叶梓上班总感觉有人在跟踪自己,但只要她一上车好像又没有人跟着自己,叶梓想肯定是自己多想了,有时候生活太忙碌了也会产生幻觉。

    姜医生这次让叶梓操刀一个大一点的手术,她在旁边全程指导,本来按理说一般医院不会给实习医生这样的机会的,但对于一些优秀的实习生,医院也会考虑培养人才,但这样的人次一般都会留给自己医院,也就是说现在叶梓实习的医院这边是有意让叶梓直接留在医院当医生的。

    虽然叶梓对于能不能直接留在实习医院当医生并不在意,但有那样的机会,她还是不会放过的,所以在手术的前几天找了很多有关那种病的资料,也努力回忆之前姜医生在做那种手术的时候是怎么处理的,把之前的笔记翻出来看,把重点的要注意的都再看了几遍,然后又把病人之前的病历看了又看,力求一定要做到上手术台之前胸有成竹,但实际上是叶梓紧张到晚上都睡不着,没办法吃了梓香园的安神丸才睡着,第二天起床还吃了点保持精神的药才看起来神清气爽些。

    “看来你是很有信心呀?眼见千遍,不如上手一次,所以这次你只许成功不许失败。”姜医生看叶梓的精神不错,这几天为这个手术做的努力她也是看在眼里,作为她的导师,姜医生很愿意相信叶梓的能力,但这种大一点的手术一点你成功一次,“只要这次成功了,那以后你就会慢慢的习惯,不畏惧不惧怕不恐慌,才能慢慢成为一个好医生。”

    叶梓已经做好了消毒,穿着无菌服,带上口罩,露出两个大大黑黑的眼睛,对姜医生自信的点点头。

    “放心做,像平时我交你的那样,之前已经跟病人沟通过了,他愿意让你做。”能让实习医生给自己做手术的人很少,但也不是没有,这个世界上就是有一种人愿意牺牲,当然不可能是牺牲性命,手术的过程中导师全程都在,只要有一点问题导师都会接过实习医生手中的手术刀完成手术,不会让手术失败的。

    病人已经完成了麻醉和插管,并且患者已经用手术巾覆盖,只暴露了需要手术的部位出来,灯光全部都聚焦在哪里,走上前去拉下口罩对患者自信的笑了笑,目的是为了让患者对她有信心,这个患者比叶梓想象的人更好,也对叶梓笑了笑,表示很相信她。

    叶梓想这可比在西餐厅里要求的左叉右刀要高级得多,把手术刀拿在手里,轻轻的划开病人的皮肤,一层一层的划开,这个过程才是高贵而优雅的动作,就是划开皮肤的声音都是那么的动听,血无声的渲染在白色的纱布上面,尽管带了口罩,但一股腥味儿还是迅速的传入鼻腔,镇定,不能停顿,很快她的病人将会在她的帮助下结束痛苦恢复健康的身体。

    开始的时候叶梓还有点紧张,一旦进入角色之后脑子里就什么杂念都没有了,不会想着谁在给自己额头擦汗水,不会去想谁递给自己需要的工具,脑子里剩下的完全只有手术,一步一步,按照姜医生教的那样操作下去,仿佛是武侠小说里面描写的刀光剑影,一把小小的手术刀,刀片不过几公分,却是作用甚大,威力无穷,还要必须不带任何的犹豫和迟疑,自信溢于刀面,却又小心翼翼,明察秋毫,尽量避免一切不必要的伤害,手术越到后面叶梓的动作越熟练,看得姜医生都不得不在心里夸奖叶梓,这个女孩子果然有学医的天赋,该结扎的地方妙手生花,该固定的地方打结如飞,一套动作完成得如行云流水,完全不是一个实习的医生在动手术。

    手术很成功,就算是姜医生自己里做,也就是那样吧,所以姜医生对叶梓这次的表现是很满意的。

    “这种切除手术其实就是探囊取物,完成得不错,以后好好的干,你会成为一名优秀的外科医生的。”能这样说已经是严肃的姜医生对叶梓的夸赞了,对自己的学生不能太放松,以后她的路还长。

    笑,现在是叶梓唯一能做的,喜于表,乐于心,她终于走了出来,为自己的表现赞一个,她能行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