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古代来的小媳妇 > 第278章 悔婚
    第278章悔婚

    姜瑶这一闹白国庆就更加坚定了要离婚的决心,姜瑶不和自己谈,那成,白国庆直接起诉离婚。

    “白国庆你到底想怎么样?非得把事情做得这么绝?”姜瑶终于出现在白国庆的面前,手里拿着法院的传票,让自己去法院。

    “离婚,真的我跟你过不下去的,我现在也没那么多时间和你慢慢耗,你想清楚了,要么你拿钱咱们离婚,要么咱们法院见,该怎么离就怎么离,你别以为我离不了这个婚,我离婚理由很充分,两个人性格不和,顺便把自己受伤的事情摆了出来,法官怎么判,直接就判两个人离婚了你信不信,钱你还不能拿到更多,而且你想一下你拿刀扎我这个事情传出去之后你以后嫁人还好嫁吗?不要逼我把事情给做绝了。”

    姜瑶还是和白国庆离了,那天她确实在白国庆的脸上没有看到他对自己一点的情谊,一个男人不在对你心软了,你一切的闹腾都是多余了,最后的结果还是那个结果,那你还闹什么呢?再闹五万块都没有了,而且她姜瑶又不是找不到了。最后的结果就是姜瑶问白国庆要了二十万块,理由就是在深圳那边白国庆有辆车,那车两个人分她都不止分十万,她要十万不过分,而且她为了白国庆还把工作丢了,这个白国庆就该赔钱给她,白国庆只想和姜瑶把婚早点离了,二十万就二十万吧,离,离完婚就回深圳,一刻都不停留。

    徐前进现在根本就不见蒋歌,他的意思就是蒋歌你要把孩子生下来就随便,生了什么都无所谓了,他反正养就是了,给钱养就是了,但是结婚就免谈,他可不想娶个蒋歌这样的回去,还有就是他再离婚结婚就是三婚了,多不好听。蒋歌要是不生孩子呢,那也成,他给钱,蒋歌去流产。

    蒋歌最后还是去流了产,不去不行,蒋毅爸也逼着她去,都成什么人了呀!不可能让她把孩子给生下来。然后就是坐月子,给蒋歌坐月子的事情基本上就落在了韩文君头上,蒋毅妈又是老套路,说身体不好,蒋毅当然就对韩文君说让她多做些了,韩文君过不了蒋毅那关,只好答应了,于是乎每天早上五点就跑菜市场买了鸡给蒋歌炖好,然后自己才去上班,一个月下人瘦了一圈不说,还看着老了。

    “今天怎么没有炖汤?”蒋毅妈不高兴了,起床到厨房一看,可不是吗?今天大儿媳妇韩文君没给蒋歌炖汤,这一个电话就打到了韩文君单位。

    “妈,文君昨天就出月子了。”韩文君早就不想给炖汤了,天天起来那么早,她也累呀,她本来想说蒋歌是做小月子,伺候她半个月就算了吧,看在蒋毅的面子上勉强撑过了一个月。

    “什么昨天就出月子了,蒋歌这个月子得坐满六十天,身体得养好才行,算了今天你这汤没炖,我去买材料炖了,不过你明天还是得炖啊。”

    “妈,蒋歌这月子为什么就要做两个月?我和秀秀生孩子的时候坐月子都是一个月。”

    “你们两个身体比蒋歌好,而且蒋歌是没有结婚的人,以后还得生孩子,不能比的。好了,好了,我也不跟你说了,蒋歌到现在都还没有吃东西呢,你只要记得以后对蒋歌的事情多上些心就是了,哎,我上次给你提的那个国庆的事情,你考虑一下,这是好事。”蒋毅妈说完就挂了电话,在电话里她不会和韩文君说那么多,电话费贵呀,五毛钱一分钟呢。

    韩文君挂了电话一肚子的气,她同事问她怎了她也只是摇摇头,家事还是最好不要拿到单位上来说,也许你现在说,不到下班的时候整个单位的人就都知道了,别人知道了也不能帮你,最多也就是人家的笑柄。不给单位的人说不代表不回去家里说,这天下了班韩文君就没有直接回家,而是回了娘家。

    白淑娴看见韩文君那一刻也是吓了一跳,怎么就瘦成了那个样子,跟个鬼样,阳气都到哪里去了,听了韩文君说的之后,白淑娴也很生气。

    “你这就是自找的,当初让你和蒋毅离婚你不离,非得要在他们家为奴为婢,现在你来给我说这些我有什么办法,我要是你我就不伺候蒋歌,你又不是没娘家的人,蒋歌坐月子的时候你不知道回家里来住呀?我们家差你一个人吃饭?你看看你妹妹文青,三天两头往娘家跑,你就不知道跟她学学?”

    “可是蒋毅…”

    “蒋毅,蒋毅,你想着他,他想着你没有?他开口让你照顾蒋歌你就那么听话,我还是生你养你的妈呢,你怎么就不听我的话?干了丢人的事情,怀了有妇之夫的孩子之后流产还好意思让上班的嫂子照顾,蒋毅妈是死的呀,她不能自己照顾蒋歌呀,还要坐两个月的月子,我这还是第一次听说小月子要坐两个月的!”白淑娴用手指点着韩文君的头,这人怎么就越活越回去了呢?文君是她的第一个孩子,当初白淑娴可是给了她全部的爱去爱这个孩子,没想到却把这个孩子给养成了这个样子?光想着别人去了。

    “你也别管蒋毅不蒋毅的了,你回家来住一段时间,我倒要看看蒋毅妈敢不敢上门来喊你回去给蒋歌坐那两个月月子,只要她敢来,我就敢闹,她要是不怕她女儿以后嫁不出去,来就是了。”不管怎么说,文君都是白淑娴的女儿,谁生的谁知道心疼。

    想了想白淑娴接着说道:“算了,我看你今天也就别回去了,省得看蒋毅妈那脸色,一会儿我给蒋毅打个电话说你不回去了。”

    韩文君这段时间也实在是太累了,这次居然没有说要回去,就这样住下了,晚上的时候白淑娴给蒋毅打了一个电话回去说文君要在家里住几天,蒋毅也没好意思说喊人回去。

    李楚丽这次是有点相信叶梓了,上次拿了叶梓给的那个黑乎乎的面膜回去用了之后这脸上的皮肤明显就好了很多,只是那痘还是要冒出来,看来跟叶梓说的那个内分泌失调,身体免疫力低下有关了。还有叶梓的那个脱毛膏也特别的好用,用过之后腿上的皮肤也光滑了很多。

    “要不我就试一试你的那个方法?”这次是李楚丽主动找到叶梓提治疗的事情,在诊室只有两个人的时候,压低声音悄悄的说的。

    叶梓让李楚丽第二天下班和自己一起回家,毕竟有的东西要回去准备,梓香园里面的一些东西也得拿出来才行。

    “你住这么好的地方?”李楚丽跟着叶梓到她家里,她知道叶梓的老公是个当兵的,可没想过当兵的会这么有钱,在这个地段买了这么好的房子。

    叶梓只是笑笑,并没有多说,她们现在主要的目的是给李楚丽治疗。

    “你要先洗个澡吗?一会儿我要给你注射。”

    “注射?”李楚丽根本就没想到叶梓的治疗是要注射,“给那个部位注射,是面部吗?那我去洗个脸就行了吧,不用洗澡的吧?”李楚丽摸摸自己的脸,她的脸让她有时会想到满身是包的癞蛤蟆,不敢照镜子,她想叶梓是要在她的痘痘上注射吧。

    “好吧,我还是先给你说一下我要注射的部位,还有我给你制定的治疗方案。”叶梓把要给李楚丽用的药先拿了出来,还有针筒。

    叶梓给李楚丽讲得很清楚,她要做的是给李楚丽的脊柱做注射,不会有生命危险,但有可能会发烧,所以会先注射一部分看看反应,另外,她拿出来的那么多药,一部分是给李楚丽外敷,一部分是给她内服的,都是中药,不会有什么副作用,请她放心,可尽管如此,李楚丽想到叶梓要给自己的脊柱注射,她还是犹豫了。

    “叶梓你想过没有,脊柱是连接大脑的控制中枢,要是出了问题我可能会脑瘫或者下半身瘫痪,我….要不你从我的手臂给我做注射好不好,还有那些药吃的外敷的我都没有意见,只是这个注射,我真的有点不敢…”

    “你放心….”叶梓想给李楚丽重复自己之前说的她给韩啸也是那样用药的,而且他也没事,因为这个药说明就是那样,要从脊柱哪里注射,其他地方她也不知道到底有用没有。

    “叶梓我知道你想说你老公也那样用过药,但是不是到目前为止也只有你老公用了一下你的那个药吗?当然还有你那些小白鼠,但我想说人和小白鼠是不一样的,万一要是出了问题怎么办?”

    李楚丽话都说到那个份上了叶梓也不好勉强,但也不会就像李楚丽说的那样用手臂注射,因为药的说明就说了是脊柱注射,她不敢保证手臂注射的药效,那就不能那样注射,最后李楚丽还是放弃了叶梓的治疗。

    孙少宇和李子茜结婚叶梓还是没有去,只是她没有想到的是李子茜却没有能如愿的嫁给孙少宇,是的,结婚的前几天孙少宇直接消失了,没有去和李子茜登记,顺带着婚礼也直接取消了,李子茜在家里闹绝食,不吃饭,整天哭。

    “整天就知道哭,一个男人都看不住,你还有什么用?还不如就死了算了,好搞绝食!”李子茜父亲这次算是丢脸丢尽了,请帖都发出去了,这段时间也收到了大家的祝贺,现在说不结婚就不结婚了,叫别人怎么看他们家。

    李子茜哭得更凶了,她有什么办法,前几天孙少宇就找到她告诉她说两个人不合适,说要取消婚礼,当时她没有同意,在孙少宇面前哭了,可没想到他会这样来取消这个婚礼,她找不到人也打不通电话,这就是要闭着不见她呀。

    孙少宇呢其实哪里都没有去,就呆在家里。

    孙爷爷看了有点想说话的孙奶奶一眼,对孙少宇说道:“算了,既然你那么不想和她结婚,那这个婚就不结了,只是你必须得上门给子茜道歉。”

    过了几天孙少宇上门去给李子茜道歉,给李子茜父母道歉,表面上李子茜父母说没什么,其实心里恨得要死,但面上还是强忍着,能怎么办,谁叫自己家现在还得靠着人家孙家呢,在孙少宇上门道歉之前人家孙爷爷就打电话给李子茜父亲道歉了,并且还给了一些承诺,之前本来要靠联姻才能达到的目的,现在不联姻也能达成,李子茜父母这边就不好再说什么了。

    “我到底哪里不好,你说呀,你不喜欢我那点,我改还不行吗?我喜欢了你那么久,你怎么能这样对我?”在李子茜的房间里,李子茜抓着孙少宇不让他走。

    孙少宇说得已经够多了,说了两个人不合适,如果硬要在一起的话,那只能是两个人都不幸福,但李子茜就是不听,或者说是听不进去,她说只要能嫁给孙少宇就是一辈子不幸福她也愿意,何况她认为她的幸福就是嫁给孙少宇呢,她现已经魔障了。

    “孙少宇只要你走出这个屋子一步,我就死给你看!”李子茜把床头上的玻璃杯给摔碎,拣了其中最大的一块拿在手里比划在左手手腕上。

    “子茜,你冷静一下行不行,爱情不是同情,我一直觉得你是个骄傲的女孩子,你怎么能用这种方式来祈求爱情呢?”孙少宇站着不动,他知道李子茜根本就不敢自杀,但他也不走,也不靠近李子茜。

    “你这是要干嘛啊!”一开始就站在门外的子茜妈妈看事情根本就不会朝子茜想的那样走,冲进去抢了李子茜手里的玻璃,那个过程中子茜妈妈被玻璃刮破了,李子茜的手指头也刮破了,但这都阻止不了,孙少宇想马上离开李家,事实上孙少宇也是那样做的,说了声自己要走了,逃跑似的快步离开李家。

    “他不喜欢你,不爱你,你这样只能折磨我!”子茜妈抓这李子茜的手就那样看着孙少宇离开。

    “不,他不喜欢我是因为有叶梓,如果没有那个女人呢?我要毁了那个女人!”李子茜眼中闪烁着仇恨的光芒,这一刻她从来没有这么恨过叶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