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古代来的小媳妇 > 第277章 两手抓
    第277章两手抓

    白国庆打电话让姜瑶和自己去办理离婚手续,顺便也把答应个她的五万块钱给她,可姜瑶不去民政局,她改口了,不离婚,不想离婚。

    “国庆,我们好好过日子吧,不离婚好不好?”姜瑶在电话里面求白国庆。

    “姜瑶,离婚是我们之前说好了的,你不能反悔不讲诚信。”白国庆绝对不会让自己跑这一趟成为白跑的,虽然他现在后悔这辈子认识了李静,但他也同样后悔为了和李静赌气娶了姜瑶,对,他不爱姜瑶,他现在也不想将就了。

    “国庆离婚就是你自己说的,我当时不同意,你们家的人逼着我答应,当时那种情况我能不答应吗?我之所以答应也是想你安心养病,不去想那么多,我本来也是想留下来照顾你的….”姜瑶后面这半段就完全是自己编的,她当时根本就是害怕坐牢,怕国庆妈要告她,回来之后她才发现自己不适合离婚,她也不是天天都把自己关在屋里,只要出去别人就会问起她的老公白国庆,问她这是回来看娘家父母呢?都羡慕她嫁了一个好老公。

    “姜瑶,你也别给我扯那些,你不知道你现在是有案底的人?还有我肚子上的刀口子还在呢。”白国庆提到自己的刀口子,还能感觉到疼痛呢,他怎么可能忘记当时刀子插进去的感觉,他以为自己要死了,他不怕死,但他怕就那样死了,不甘心呀。

    “国庆,当时那种情况你知道我不是故意的,你原谅我吧,一日夫妻百日恩,难道你就不能想想我的好吗?”姜瑶在电话里面就哭了起来,以前他这样哭是很管用的。

    白国庆笑了,笑他们两个,还一日夫妻百日恩呢,真的有恩吗?能拿刀子相向的能是有恩的夫妻吗?

    “算了吧,姜瑶,我就算这次原谅了你,也不知道那天就死你手上了,对不起,我和你没办法生活下去了,有阴影!”白国庆说完就挂了电话,然后给韩啸去了电话,那边也只能让韩啸一个人多顶几天了,韩啸说让国庆不要着急,在家养好身体再去深圳。

    办公室剩下叶梓和李楚丽两个人,其实李楚丽这个人就是见不得别人有老公有男朋友有幸福的家庭,而她没有。现在吕晓梅不在办公室,叶梓的老公也不在北京,李楚丽就正常了很多,对叶梓也不像以前那样刻薄,说话亲和了很多,有两次还主动约叶梓出去逛街,只是叶梓都没有去。

    叶梓觉得李楚丽脸上那么都痘痘看着实在是有点碍眼睛,而且本来她是有办法给人把脸上的痘痘给治疗好的,为什么不帮一把呢。

    “李医生,你想不想把脸上的痘痘给弄好?”叶梓小心的问道,李楚丽脸上的痘痘就是她的地雷,平时别人是不能提的,提了就是踩地雷,要爆炸的。

    “叶梓你什么意思呀,你也想说我丑是不是,我不是不想治好,可是没办法呀,办法用了不少,可是不管用呀。”李楚丽果然就不高兴了,但好歹比以前的脾气好了那么一点点。

    “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说要是我这边也许能帮助你把脸上的痘痘给治疗好,你愿意试一试不?”

    “你?”李楚丽直接就不相信,“叶梓你可不要说大话,你就一个实习医生,能有多少办法,我这脸上的痘痘在咱们医院都看过好多次了,药也吃了不少,你看还不是一样每天不停的冒出来,就跟脸上有种子一样,这边枯萎了,那边又长出来,根本就没办法根治,我都放弃治疗了。”

    “我是说真的,真有可能治疗好,你别放弃,我有药。”叶梓引诱李楚丽,她也是真心想帮助李楚丽。

    “那你说说我为什么就长痘了,你说得好,我就试一试,不然我可不做你的小白鼠。”叶梓买小白鼠做实验的事情李楚丽多少也是知道点的,主要是有一次叶梓把小白鼠用笼子装着带到了医院,说是什么要密集观察什么的。

    “那我说了你可别生气哟。”

    “好,你说呗。”

    叶梓就说了,“你看你额头长痘说明你心火旺脾气差,你这痘不是一开始就从额头长的吧?”

    李楚丽不说话算是默认,叶梓继续说,“双眉长痘说明你爱吃辣,鼻头长痘说明你胃火过盛,看来平时你生冷食物也吃得不少,右脸颊长痘说明你肺功能失常,你肯定经常感冒什么的,左脸颊长痘呢说明你肝功能不良有热毒,你平时晚上不按时睡觉吧,这些我都说得对吗?”

    “对,你说得都对,可是那都是以前的我,为什么我现在都很少吃辣椒吃冷饮了,还按时睡觉,结果还长着痘痘!”

    “那是因为你免疫力低下,而且面部已经受到了感染,你这个是要慢慢吃中药调理才能慢慢好起来的。”叶梓很认真的说。

    “我吃了中药呀,前段时间你也看见了,我天天喝中药,结果还是一点效果没有。”

    “你那才喝了多长时间呀,你想想你这痘长了多长时间,说明你的身体就出于免疫力低下多长时间,所以你喝中药调理的时间是不够的,当然我这里有更好的办法,见效快,你要是愿意试一下我就帮你,要是不愿意我也而不勉强。”叶梓并不是只想在李楚丽身上实验自己的那药的效果,她也是真有心想要帮助李楚丽,当然她希望李楚丽能成为她的第一个自愿者。

    “不会有什么风险吧?”李楚丽有这样的担忧就是很正常的。

    “性命之忧肯定没有,我给你说实话吧,我老公用过我的那个药,用药的后果就是发高烧,但高烧过后身体就慢慢的好了起来,所以到底要不要治疗,你自己决定,哦,开始的时候我们可以少用一点药,应该是没有什么问题的。”叶梓不能百分之百的给李楚丽保证。

    “那我考虑一下吧。”不管是谁,有个能治疗好自己脸上多年的痘痘的机会摆在自己面前都没办法完全拒绝,但也不能直接就接受无名医生用没经过国家检验的药给自己治病。

    “这个给你用吧,你用了这个或许会对我的医术和药有些信心。”叶梓给李楚丽拿的是一些脱毛膏和面膜。

    叶梓现在已经开始接触大型的手术,而且一些小的手术,比如割个阑尾什么的,姜医生一般都让她动刀子,她已经能熟练的完成那些手术,并受到她的导师姜医生的肯定,以至于姜医生有的时候会让她在大手术中做副手。

    蒋毅妈这两天对韩文君特别的好,当然这个特别的好呢也只是在韩文君自己看来,比如说蒋毅妈有的时候会主动帮着韩文君摘菜什么的,还破天荒的给蒋欣买了件衣服,这在平时都没有过的,她总是说小孩子要那么多衣服干什么,够穿就行。

    在韩文君以为蒋毅妈改了性子的时候,韩文君知道自己又想多了,几十年的性子怎么能说改就该得了的呢?原来是想打白国庆的注意啊?

    蒋毅妈就问韩文君是不是白国庆回来离婚的?白国庆离婚这个事情韩文君是知道的,本来想低调的离婚算了,可不是那个姜瑶闹吗?闹白国庆不管用,结果跑到白国庆爸爸单位上去找国庆爸认错,说自己错了,让他劝劝白国庆不要和自己离婚,这不就闹得满城风雨,最后成了什么呢,传成了白国庆是陈世美那样的人,有钱了在外面有了新欢就不要发妻,害得国庆爸这几天都不好意思去单位上班,干脆请了几天假呆在家里不出去。

    “他到底是因为什么原因要离婚呀?别人说他在外面找了新欢,我觉得不太像呀,他原来那个老婆看着也还是漂亮的呀。还有我听说那个国庆去深圳是搞房地产的,听说发了是不是?”蒋毅妈就想打听清楚,韩文君是白国庆不的表姐应该知道原因。

    “好像是性格不和吧,在深圳他是有个房地产公司,那是和我弟弟韩啸合伙的,至于赚钱没有,有多赚钱我知道得也不是很清楚。”韩文君说的是老实话,开始她还想劝劝白国庆不要离婚的,结果那姜瑶就闹国庆单位上去了,这是得多不理智呀,你闹你公公单位上去能起到多大作用,不是反而让人看了笑话不说,公公这边还讨厌你吗?

    “性格不和呀?”蒋毅妈听到这里心里就有底了,还有公司,可不是就比徐前进强吗?徐前进最多也就是个批发商人,倒买一点皮草能赚钱赚过人家公司,怎么看都是白国庆比徐前进更有前途些,所以蒋毅妈就接着问,“你看蒋歌的性格好不好?”

    韩文君听到这里那里还会不知道蒋毅妈什么意思,但她不可能对着蒋毅妈说蒋歌性格不好吧,娇生惯养长大的能有多好的性格,平时连个嫂子都懒得喊的人,算了吧,还有蒋毅妈现在一看就是打白国庆的主意。

    “挺好的呀。”韩文君敷衍道,然后就准备走开,不走开难道等到蒋毅妈把话给说明呀。

    蒋毅妈一听韩文君说蒋歌挺好的,心里就高兴,哪里还会放过韩文君,看她走就跟了过去,韩文君就知道躲不过了。

    “文君呀,你看蒋毅就这么个妹妹,现在出了事,这日子也不好过,都多少天不出房门了,我心里担心呀,那个徐前进又不愿意负责,怎么办是好呀?咱们得想个办法让蒋歌振作起来才行,你说是不?”

    “妈,我脑子笨,可能帮不上什么忙。”

    “你帮得上的,你看蒋歌和你表弟国庆能凑成一对儿不?要不你去说说?”

    还是说了出来,韩文君真是不知道该怎么说蒋毅妈了,她定定的看着蒋毅妈,张了张口没说话。

    “怎么你觉得蒋歌配不上国庆?蒋毅爸不也是在机关上班吗?这说起来咱们两家那也算得上是门户相当,蒋歌自己也有工作,人也好看,不比那个什么姜瑶差吧,你说是不是?”蒋毅妈有点着急,白国庆这条件多好呀,被看是要离婚了,这以后离婚了,又没有孩子,这男人嘛离婚没孩子就跟没结果婚一样,最主要的是还有钱,年轻有钱这难道不比徐前进好?蒋毅妈想好了,要是蒋歌不能嫁给徐前进那就得找个比徐前进好的嫁。

    “妈,我没有觉得蒋歌配不上国庆,可是蒋歌现在不是还怀着孩子吗?她不是要嫁给徐前进吗?”韩文君觉得蒋毅妈这怎么是想到一出就是一出呀,蒋歌和白国庆怎么可能,国庆就算是以后离婚了,那也是黄金单身汉,还找不到好的,能要蒋歌这样的?疯了吧,当蒋歌是仙女呢!

    “我刚才不是给你说了吗?徐前进不想负责,我就想着要不让蒋歌把孩子给打了吧,这孩子一打,蒋歌不是还是原来的蒋歌吗?你看她这年龄和国庆也刚刚合适,只是国庆现在还没有离婚,等离婚了之后你就去国庆那边给提提呗,这个事情你帮忙最好了,到时候成了蒋歌会感激你这个嫂子的。”

    “妈,这个忙我可能帮不上。”

    “怎么帮不上呢,你只要去说,还有蒋歌流产这个事情咱们家都瞒着,这事情就算过去了….”

    “妈,那是我表弟!”韩文君有点生气了,她没对蒋毅妈发过火,平时蒋毅妈看不上她就算了,她能忍着,对她不好怎么都成,但叫她去干这样的事情,她怎么干得出来?蒋歌现在还怀着徐前进的孩子,她知道蒋毅妈什么心思,要是国庆那边答应了呢这边直接就把孩子打了,要是不答应呢,这边肯定还得找徐前进,两手抓,看也不看看,国庆凭什么就要喜欢蒋歌这样的人,叫她去欺骗自己舅舅一家子她也办不到,就算是蒋歌没出这个事情她也不想国庆和蒋歌在一起,不适合。

    果然蒋毅妈就翻脸了,“我就知道你见不得蒋歌好,她现在这个样子你就高兴是不是….”

    韩文君知道蒋毅妈说起来就没完没了,以前她还能听,可这次她实在是不想听下去了,进了自己屋子,把门直接关了,把蒋毅妈的话全部都关在了门外。(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