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古代来的小媳妇 > 第272章 性命攸关
    第272章性命攸关

    白国庆也真是用了这辈子最大的耐心,他给姜瑶解释他和张小慧之间不是她想的那样,他也不想和张小慧发生什么旧情复燃的事情,他说得很清楚了就是觉得心里堵想找个人说话,在深圳这个地方他又没有什么朋友述说,想到了张小慧就去了哪里,后来觉得不好本来都打算回来了,被人家看到了才多说了几句,正要准备回来姜瑶就来了,可他的解释姜瑶就是不停,认为他没有说真话。

    “那你要我怎么说,要我说什么,我都跟你说得很清楚了,这次算我不对,以后我肯定不去找她了。”

    “什么叫我要你怎么说,你自己心里明白,你实话实说就行,不要搞欺骗,你以为你说你要走了我就相信了,看我怎么看着你要上她家那楼,还有你说之前你们两个没见面,没见过面你两个那样亲热?”反正不管白国庆怎么说姜瑶就是不相信白国庆没有背着她干点什么。

    “你哪只眼睛看到我们两个亲热了,你不要把那些莫须有的事情往我身上灌,该说的我都说了,你要是不相信那也没有办法了。”白国庆用完了他所有的耐心,还想他怎么样?他是个男人,能做到这样已经是最大的限度了。

    “我就知道你是这样的人,你根本就不想坦白你干的事情,你心里从来就没有爱过我吧?既然这样那咱们两个人就分开,你不想和我过,也不要这样折磨我,我是个有血有肉的人。”姜瑶现在脑子里面就是离婚,她想要钱,更多的钱,白国庆的钱她之前就算过了,如果分一半给她,她拿着也不少,而且她以后还能嫁个更好的男人,她甚至想到了像石凯那样的豪门公子,叶梓能遇上那样的人,为什么她就不能?她离婚了也是有机会的是不是,就算差一点也会比白国庆好吧,姜瑶现在就是这样想的。

    “姜瑶你不要太过分,你真的要离婚?”虽然白国庆知道姜瑶有一点说对了,那就是他不爱她,但他却不是那种不想好好过日子的人,要不然他之前也不会忍姜瑶那么多,离婚不是两个人的事情,是两个家庭的事情,他这结婚没多久就离婚,以后叫人家怎么说,还有为一个误会离婚,白国庆有些想不通。

    “离,怎么不离,叫我守着一个不爱我的人过一辈子,我过不下去!”姜瑶知道自己这是说对了,心里稍微有那么一点难受,好像也不是很难受。

    “好吧,你要真的想离婚,那你现在给你妈打电话,说你过几天回去离婚,要是你父母都同意的话,那咱们就回去离婚,可能要等到初八之后,你知道的民政局那边上班时间可能是初八之后。”

    “白国庆你不想和我离婚是不是,你就非得把我妈给搬出来?”

    “不是要把你妈搬出来,是怎么就这样回去离婚家里那边不会同意的,到时候还不是两家的事情,闹来闹去不是耽搁时间,现在就是要么你冷静一下,想通了咱们好好过日子,以后我也不会去见张小慧;要么就是你给你妈打电话问她的意见,他要是同意了咱们就离婚。”白国庆觉得今天真是太累了,都要说不下去了,独自进了卧室,他要休息一会儿,就算是还没有吃饭,肚子也不饿,可姜瑶根本就不放过他,跟着就进去了。

    韩啸和叶梓终于回到了深圳,两个人把行李搬进房间,也是累得不行,跑去香港也就是住了两个晚上,还不如就住在家里呢,叶梓把自己埋进床里就不想动了。

    “真有那么累呀?”韩啸把叶梓的鞋给脱了,拉过被子来给她盖好,自己去整理带出去的东西,这次因为出去也没有逛成,本来还打算给国庆两口子带点小礼物什么的也没有机会,想到这个,韩啸给白国庆发过去一个短信说自己回来了,结果白国庆的电话立马就打了过来。

    “韩啸,你现在有空没有,我想出去喝酒,你和我一起吧。”白国庆被姜瑶烦得真是没有办法了,不打电话回去还要逼着他离婚。

    韩啸一听白国庆的语气就知道肯定是两口子吵架了,而且这个时候闹着要喝酒,那肯定是出问题了,这边答应了白国庆出去陪他喝酒,挂了电话在叶梓耳朵边说自己要出去一下,叶梓刚才也听到韩啸接白国庆电话的,可她实在是没有力气和心情去问到底怎么了,迷迷糊糊的挥手让韩啸去吧,自己就又闭着眼睛睡觉。

    白国庆给韩啸说自己后悔了,后悔结婚结得草率,明明不喜欢她却还要和她结婚,两个人现在三天一小吵,五天一大吵,这日子真是过得太没有意思了,但他不想离婚,不是说他多有喜欢姜瑶,就是觉得离婚是个很不好的事情,而且就算离婚了,以后他也不一定就能找打喜欢的人。又说其实他真的很想把日子过好,虽然和姜瑶现在没有孩子,但他想生个孩子,有了孩子也许两个人就好了,可是为什么上天就不给他机会让他们两个之间有个孩子呢。

    “我和她不知道我们两个谁出了问题,或者说都有问题,也许都没有问题,只是缘分的关系,反正这个该来的孩子就是迟迟不来。”白国庆想不通呀,他和姜瑶两个虽然有的时候性生活不怎么协调,达不到身心的那种愉悦,但他也算是个正常的男人吧,又没有避孕,可姜瑶为什么就是怀不上。

    “你们两个现在这个样子不适合有孩子,不是有了孩子你们两个就不吵了,而且有了孩子之后你们还这样吵架,对孩子的成长也不好。”韩啸作为局外人比白国庆看得更清楚一些,说实话韩啸觉得这两个人根本就不应该在一起,但都在一起了,韩啸不会去劝国庆离婚。

    “你说得也是。”白国庆又喝下去一杯白酒。“韩啸,我想喝醉,可是为什么现在我都还没有喝醉?还有我好羡慕你和叶梓,看来我这运气还是没有你好,你看你和叶梓两个结婚的时候也不熟吧,结果却过得这么好,说白了还是人的问题,姜瑶的性子要是有叶梓一半好就好了,她就是见不得别人比她好,她嫉妒叶梓,可能不也看出来了,她这人….”

    “还是别喝了,你就是烦的,脑子里面乱,所以也喝不醉,一会儿酒劲儿上来了你就该难受了,还伤胃。”

    韩啸的话还没有说完,白国庆就一阵恶心想吐,那是说吐就吐,吐人家饭店的桌子底下了,老板立马就走了过来,皱着眉头说也不好,不说也不好,只能看着韩啸。

    “对不起,不好意思。”韩啸摸了五十块钱给老板,除了这顿酒钱还剩下不少,韩啸说不用找了,老板才眉头舒展开来并帮着韩啸把白国庆扶着出去。

    韩啸扶着白国庆站在外面给姜瑶打电话,不是说韩啸一个人就把白国庆弄不回去,归根结底这还是夫妻两个人的事情,不能外人来帮忙,得让姜瑶看看白国庆被她都闹成什么样子了,韩啸不是感情专家,他就是想着姜瑶看到白国庆这个样子应该会心软,然后两个人顺理成章之前的事情就算了,结果呢,姜瑶直接把他的电话给挂了不接,韩啸知道姜瑶对自己有意见,可是没有想到意见这样大。

    “韩啸你别给她打电话!”白国庆稍微还有点意识,挣脱开韩啸自己朝前面走。

    “国庆你不要自己走,小心摔了。”韩啸收了电话追上去,白国庆呢刚才说自己喝不醉,现在人才走了几步就倒马路上跟个死狗一样躺着,韩啸上去赶紧把人给扯起来搭在自己身上扶着走,还好两个人就在小区外面喝酒,走回去不算太难。

    “你还知道回来,怎么你想通了?出去不带钥匙,怎么不直接就睡在你相好哪里……”姜瑶给白国庆开门,骂的话还没有说完,看见韩啸扶着白国庆站在门外,拉长个黑脸,她瞬间闭了嘴,韩啸当过兵,身上有股萧杀之气,姜瑶心里还是有点怕韩啸的。

    韩啸扶着人进了屋,把人放沙发上,卧室他觉得有点不方便去,“国庆喝醉了,你好好照顾他,毕竟是两口子,有什么事情说出来就好了,不要一直闹,耍小脾气可以,耍过了不好。”

    姜瑶听到韩啸这样说在心里把韩啸给骂了个狗血淋头,但面上却保持沉默,她不说话也不点头总可以了吧,等韩啸出去,发泄似的把大门一关,韩啸在门外一震,知道那是姜瑶不满,冷哼一身还是无可奈何。

    别以为姜瑶回去照顾白国庆,她都打算两个人不过了,怎么可能还去照顾白国庆,转身看白国庆睡在沙发上喊要喝水,她也是冷哼一声,“哼,当我是你保姆呢,想喝水自己起来去倒,我不伺候。”姜瑶是真不管白国庆,心就是那么硬,抬腿进了卧室,关上门自己玩电脑。

    叶梓睡了快两个小时,身上也没有那么疲乏,听见开门的声音知道是韩啸回来了。

    “怎么样,出什么事了?”

    “两口子吵架,为白国庆今天出去见了前女友一面,姜瑶闹着要离婚,国庆不想离。”韩啸简单的把事情说了一下,白国庆还是没有对韩啸说实话,主要是关于姜瑶想远大这边靠着叶梓的关系去和磐石集团合作的事情没有说,他还知道分寸。

    “那怎么办?国庆不会是真的出轨了吧?”在叶梓看来白国庆有点三心二意,当初明明和李静谈恋爱,可转眼间就和姜瑶结婚了,她当时就怀疑是不是白国庆和李静谈恋爱的时候就和姜瑶好上了,不然怎么能说结婚就结婚,一点征兆都没有,这次是不是白国庆和前女友旧情复燃了。

    “他说没有,说就是见了个面,被姜瑶看见了,就死活闹着要离婚,不管白国庆怎么解释都不行。”韩啸脱身上的衣服,这还是在香港的时候穿的衣服,回来都还没来得及换呢,刚才扶着白国庆又蹭了一身的酒气,他喝酒,但闻不惯这样的酒气,想起白国庆刚才吐的那一堆,现在他也有点发呕。

    “姜瑶就是脾气差了点。”

    “你还没有吃饭,等我把衣服换了咱们出去吃饭。”

    “算了,你去洗个澡,自己休息,一会儿我自己到小区外面吃点东西就成。”叶梓心疼韩啸,昨天到今天都没有好好休息。

    “还是我陪你去吧,我不累。”

    “叶梓,你和韩啸赶紧过来,出事了,要死人了!”姜瑶给叶梓打电话,说话的声音都是颤抖的,可见这个人是有多害怕,是的,姜瑶现在确实很害怕,她怕白国庆死了,她有点希望白国庆干脆就这样死了算了,这样死了白国庆的钱都是她的了对不对,但她害怕,很害怕,关键是白国庆腹部那刀是她插的,要人真的死了,她算是故意杀人罪吧,她想到了枪毙这个词,吓得发抖。

    挂了叶梓的电话,看着白国庆躺在地上手捂着腹部瞪着眼睛看着她,她不敢靠近白国庆,那血还在流,白国庆的衬衣被染得红艳艳的,姜瑶闻着血腥味儿有点晕,“国庆,你坚持一下,韩啸和叶梓马上就过来了,我不是故意的,你千万不要死,你死了,我肯定要被拉去枪毙的,我还年轻,我不想死。”

    “国庆,你说句话呀,你说我不是故意的,我们两个是闹着玩不小心把刀插你肚子上的,你说呀…”姜瑶脑子很乱,但却想到了一个自认为可行的办法,她用手机给白国庆录音,让白国庆现在说那些话,白国庆疼呀,疼得要死,身体还发冷,看着姜瑶现在的样子,他却想笑。

    “姜瑶,你现在赶紧打120急救,或许我还死不了,这样你就不会被枪毙了。”

    姜瑶听白国庆说120急救,这才想起还要给医院打电话,马上又拨打120,“120吗?你们赶紧来,要死人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