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古代来的小媳妇 > 第269章 酒色迷人
    第269章酒色迷人

    浪费时间的结果就是中午饭就只能在酒店里面解决,还好这次叶梓选的酒店是星级酒店,星级酒店的好处就是不但能让你睡得舒服,还能让你吃得舒服,香格里拉酒店的粤菜那做得绝对是地道,可能主要归功于请了一流的大厨。【猫扑小说更新最快最全的免费小说】%

    在叶梓看来港式烧鹅的味道绝不亚于北京烤鸭,只是烧鹅的文化包装和品牌宣传远远比不少北京烤鸭而已,是以北京烤鸭的名气好像大过了港式烧鹅。

    男人想来喜欢吃肉,是肉色也,男人也。韩啸看到端上桌的烧鹅,两眼会发出肉食动物才有的光,光点的追踪是延续性不间断的。叶梓看了好笑,先把盘子里面的鹅腿夹给了韩啸。

    “吃吧,对老公你我向来大方,肉多的地方都给你,你是吃荤的。”一语双关,叶梓调戏韩啸,想到刚才韩啸才为她而流了血,叶梓心里又泛起了得意的涟漪,能用自己的身体吸引自己的老公,难道这不是一件美事?

    女人比男人吃得更精细,要求更高一些,可以吃肉,但却不爱吃肥肉。叶梓给自己夹了一块鹅****上的肉,那里的肉肥而不腻,最主要的是叶梓比较喜欢吃烧鹅的皮,一层一层的刷上蜂蜜,用时考究,师傅不停的翻转,令它受热均匀,蜜渗透到鹅的皮肤里面,烤出来之后就是层层蜜香,还有点其它的味道,这是师傅们的秘密,叶梓不可能知道,到闻着食欲大增,咬一口,脆嫩齐爽。

    “味道如何?”今天也不知道是什么日子,主厨亲自出来问询客人的食鹅感受。

    “味道不错。”叶梓给主厨师傅竖起大拇指,没有过多的言辞,这样的大厨相毕听那些赞美已经听得耳朵都起茧子了吧,还不如老老实实中肯的就那样说来得好,果然主厨听了叶梓的话报以微笑,真心实意。

    “烧鹅最好吃就是在这新鲜出炉这一刻,喜吃瘦的,可以选择鹅胸,脂肪少;爱下酒的,就挑鹅腩,那里酱汁是所有酱汁集中地,味道最是浓厚;贪香脆的话,建议挑鹅背脊,肉薄皮脆抢火最靓;图爽脆不腻口的,就一定要试粹窝,也就是鹅颈以下鹅胸以上部分。”说完主厨又做了一个请的姿势,对叶梓和韩啸笑笑,又比了个大拇指才到下一桌去。

    有的厨师的指点,叶梓和韩啸又更加的清楚各自的爱好应该在那一块了,各自开动筷子。

    “知道为什么高星级酒店为什么要请一流的橱子了吗?看看,刚才那主厨一看就是个不光会做还会吃的主,吃正宗看来不仅要做的菜正宗,这会吃也要加到正宗里面才算。”

    又上来一道菜,荔枝虾球,这是韩啸给叶梓专门点的,有荔枝味儿,但却看不见荔枝,能看见的虾球跟荔枝一样晶莹剔透,韩啸给叶梓夹了一个放碗里,示意她先尝尝。

    叶梓不怎么喜欢吃甜食,但这荔枝虾球看着好看,吃起来虽然有点甜,但胜在一个爽滑可口,吃起来也瞒舒服的,对韩啸笑笑表示自己很喜欢。

    因为听说过开水白菜这个菜,两个人还专门点了这道菜,正如别人说的那样,这菜基本没什么颜色,清汤寡水的,看着清淡,闻起来却味儿是浓浓的,看起来就是白开水泡着几嫩嫩的小白菜,不知道师傅是怎么处理的,这白菜还能保留住那嫩色不败。这菜其实应该说是一道川菜,从四川出来却被广东人发扬光大,成了粤菜里面的名菜,

    “真是一点油花都没有,要不先喝这汤,看着就跟白开水一样,韩啸你问问,这味儿真勾引人。”叶梓用碗给韩啸先盛了一小碗,然后又给自己盛了一碗。

    “舍不得喝,就这几颗白菜,卖出了一只鹅的价格,本事,咱们中国从来都不缺有本事的人,人不可貌相,菜也不能望文生义。”韩啸不算个斯文人,这汤是自己的小妻子亲手给自己盛的,在他这里就作洗手作羹汤的的定义差不多,舍不得不代表不喝,端起碗来,一口喝了,跟江湖豪杰喝酒一样豪迈。

    “舍不得你还这样喝,不是有勺子吗,怎么不慢慢的品。”叶梓笑他。

    “夫人的心意要一口下去才能满满的暖胃,话说就算着是一碗毒药,只要是夫人你给盛的,我也会好不犹豫一饮而尽。”

    “呸,说什么呢,大过年的不要说那些。”

    “算我说错话了,要不夫人你再发为夫的一碗汤,如何?”

    “哎呀,不要再学古人说话了,你再这样别人该笑话我们两个了。”说着叶梓还真的就又给韩啸盛了一碗汤,她是估计刚才那汤韩啸都没有尝出味道来,而实际上是韩啸今天这顿饭为了配合叶梓,已经放慢了速度,要像以前在部队那样的话,早就风卷残云,桌子上哪里还有剩,肯定是在最短的时间消灭完所有的饭菜,而这一切都是为了给叶梓一个不一样都夫妻生活小例,只是那汤,那么小个碗,还要他拿着勺子一点一点的喝,他实在是办不到呀。

    一顿饭两个人硬是吃了一个多小时,虽然点的菜不多,但叶梓吃得慢,韩啸就陪着,慢慢的品,期间还喝了点酒。叶梓是个喝酒就上脸的人,虽然只是喝了点红酒,皮肤白,所以白里透红,眼神稍微带点迷离,微醺着看着韩啸,嘴唇更是鲜艳欲滴,韩啸现在看到叶梓,脑子里只有尤物两个字,这是他妻子,他怎么看都没事,可这在酒店的餐厅,也不是只有他们两个,韩啸下意识就觉得自己的妻子不能给别人瞧去了,得赶紧拉回到屋里去。

    “又回房间呀,不出去玩呀?”叶梓酒量不好,头晕晕的,但好在喝得不多,还能找到东南西北,她自己感觉就是出去稍微吹吹风就能好,当然她自己包里也有解酒的药,只要吃上一粒,十五分钟就能见效,但生活有的时候你就得让它看起来想实实在在的生活,不然就没有乐趣了,就像现在这样,韩啸扶着她,她觉得身体稍微有点麻。

    石秋丽不确定自己看到的那个女人是不是自己想的那个女人,距离第一次见面已经过去了一两年时间,她只能说自己觉得很像,仔细的回忆了一下子,当时那个女孩子好像姓叶,但现在见她被一个男人扶着,她不明白两个人的关系,在香港这样的地方有时候贸然上去打招呼也许会打扰到人家,万一,她在心里想要是万一这个那孩子和这个男人是那种关系,她想的是那种不太好的关系,因为一个年轻女孩子,穿得不错,还是大陆人,又出入在香港……

    “叶…”石秋丽还是有点犹豫,显然男人扶着的这个女孩子喝了点酒,而且好像两个人的关系比较亲密,仿佛在*,那就是你情我愿的事情,她觉得自己不应该去管,但她的强迫症又迫使她想要弄清楚这到底是不是她认识的那个女孩子。

    当过兵的韩啸对周围的情况比较敏感,有个女人已经看了他和叶梓一会儿,他早有感觉,只是那种注视没有恶意,所以韩啸也没有急着带着叶梓离开,“不远处有个女人在看咱们,我在想是不是你认识的人?”

    叶梓稍微扭了扭头,可不就是认识的吗?那个飞机上昏过去的老太太的女儿,她可能也是认出了叶梓,现在看叶梓看她,对着叶梓善意的笑着就走了过来,叶梓也从挨着韩啸的姿势中站直了点。

    “叶小姐,好久不见。”石秋丽表现得落落大方,显然她已经确定了这个就是自己母亲的救命恩人,当然也算得上是她的恩人,要是当时自己母亲没有叶梓的急救的话,还有她的药,后果不堪设想,然后她回去也没办法交代。

    叶梓把韩啸介绍给石秋丽,说韩啸现在在深圳那边和人合伙做工程,现在两个人是趁着过年这点闲暇的时间过来旅游,不敢走得太远,很快工地上就要开工。

    石秋丽怎么也不会想到叶梓这样一个年轻女孩子居然已经结婚了,而且看起来她身边的这个男人很不错,硬朗高大,很有男子气概,言谈举止之间都透露出一股稳重,比起她的侄儿来说肯定是更甚一筹,那是个花花公子,喜欢在酒池肉林中徜徉的男人,而且还是个为了家产可以对自己姑姑下狠手的男人,她一想到他就头疼。

    搞不清楚叶梓和石凯当时是什么关系,毕竟当时两个人的绯闻在香港传了一阵子,只是后来以叶梓这个绯闻女主角离开香港收场,当时她还把叶梓想成了是那种拜金的女孩子,毕竟以往和石凯闹绯闻的女孩子都是为了石凯的钱,那些女孩子基本就没有没和石凯睡过的人,但现在看来好像她当时的判断有误,如果真是个拜金的女孩子的话,看到她的名片应该要给她打电话的吧,想到这里石秋丽的心情很好,突然就发现自己好像有点喜欢这个叫叶梓的女孩子了。

    “这样吧,叶小姐,既然你们来这边玩,不如让我招待你们如何,正好家母也时常念到你这个救命恩人,说要报答你,但你一去就没有了音讯,也不给我们打电话。”对于叶梓从来没有给她们打个电话这一点来说,石秋丽觉得叶梓这个女孩子的人品不错,换了是其他的人,看到她们那样的穿着就猜到是有钱人家,贴上来是一定的吧,可这个叫叶梓的女孩子一次都没有那样做,当然她也看得出来这个女孩子不缺钱,但不缺钱和她们家那种豪门还是相差甚远的。

    “谢谢你的好意,我们还有点其他的事情,可能…”叶梓看了看韩啸,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当着她这种婉拒的说辞石秋丽很快就明白了,只好与叶梓告辞,走的时候还要了叶梓的电话,又一次给了叶梓自己的名片,说在香港这边需要她帮忙的地方,给她打电话。

    “磐石集团,好像你们和磐石集团有生意往来,就是不知道磐石集团那个少东家石凯和这个石秋丽是什么关系,都姓石。”韩啸对磐石集团一点都不陌生,这还得归功于上次叶梓闹的那个绯闻,当时不就是这个磐石集团吗?白国庆还专门帮着打听了详细情况给他,那个叫石凯的男人是磐石集团的少东家,不是什么好人,当然在这生意这方面还是很有能力的,就是不知道这个给叶梓名片女人和石凯是什么关系了。

    “怎么你还在想那次那事情呀,后来我都没有和那个人接触了,你不提起来我都不会把这两个人想到一起去,都姓石的话不是石凯的姑姑就是姐姐,不过这跟我们又有什么关系呢?”叶梓挽着韩啸的手,她不想因为一些莫须有的事情影响到两个人这次的旅行。

    “这个磐石集团在香港很有名的,虽然说上次那个事情不是真的,但我还是怕有人会认出来你来,到时候又出点什么新闻…”韩啸有点担心,有的时候你不去找麻烦,但麻烦会找你,他在深圳这段时间有的时候也看看电视或者和人聊天什么的,有人就说过香港的狗仔队是很厉害的,就是你家八辈祖宗的事情都能给你挖出来,他现在只想过得安静低调一点。

    “你以为我是大明星呀,都过了一两年了,那还会有人想得起我来,放心没事的,咱们该吃吃,该喝喝,该到哪里玩就去哪里玩。”叶梓倒不像韩啸那样担心,但很快她就知道韩啸的担心并不是多余的。

    “好吧,刚才你喝了点酒,我看你有点醉了,咱们先回房间休息一下吧,今天可能就不能出去玩了,要不等晚上的时候我们看香港的夜景,听白国庆说香港的晚上比白天更值得一看。”韩啸是不愿意叶梓现在这个样子就出去逛的,强势的就做了决定,叶梓笑笑没有说什么,两个人就回了房间。(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