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古代来的小媳妇 > 第268章情趣
    叶梓来看韩啸是想和韩啸好好的过过二人世界,她不想把时间就这样浪费在深圳,主要是不想浪费在姜瑶那样的人身上,如果她继续和韩啸留在深圳呆几天的话,那过年期间就要做饭大家一起吃,姜瑶还在装病,装病的人怎么会来帮忙呢,肯定不会,但让叶梓就这样为那样一个人付出,她表示心里很不爽,所以决定在大年初一就和韩啸去香港那边过几天,反正自己开车就能过去。

    姜瑶初一还跟过年那天躺床上,为什么躺,心情不好呗,不想做事,不想煮饭,反正这不是在四川那边,不用到乡下去上坟什么的,她今天还是跟昨天的打算一样,等着叶梓那边把饭做好了去吃就成,可奇怪的是白国庆怎么也躺着呀,不用过去帮忙的?哦,对了,她想肯定是白国庆想让那两个人多过一下二人世界,想到这里她就又睡了过去。

    “起床出去吃饭了。”白国庆肚子是饿得咕噜咕噜的叫,早饭也没吃,知道姜瑶不会起来做饭,装病,就让她装好了,尽管早上的时候白国庆起来给自己弄了一杯牛奶喝,但他一个男人一杯牛奶能管得了多久,还不到十一点,这肚子就饿了,大过年的还不让吃点好的?

    “那边打电话了?这么早?”姜瑶一看时间这都还不到十一点就吃中午饭了?其实她也饿了,要不是躺着能节省体力,她早就起来了,躺着还能顺便将装病继续下去。

    “打什么电话,你还指望人家煮给你吃呢,那边也没开火,咱们出去随便吃点。”白国庆也躺不下去了,坐起来有点头晕脑胀的,这都是躺出来的毛病,随便给自己找了件衣服套上。

    “怎么不开火呀,这大过年的出去吃还不如就在家里吃呢。”姜瑶也没说错,深圳是个新城市,别看平时热闹得很,只要上街什么都能吃得到,但到了过年的时候,深圳就跟鬼城一样,人少,少了一大半,好多做生意的都回去了,留下的很多都的农民工,主要是舍不得花那个火车票钱,所以出去吃也吃不到什么好吃的。

    “在家里吃谁做?你做呀?”白国庆没好气的看了姜瑶一眼,知道她是不会做的,去年过年的时候不就是去外面对付着吃的吗。

    “你给韩啸那边打电话就说深圳现在外面也吃不到什么东西,说就在家里煮得了,我这就穿衣服过去帮忙好不好,我这感冒虽然还没有好完,但帮着洗菜什么的还是可以的。”姜瑶表现得很积极,一边说一边就起床给自己找衣服穿,她想的是她说是说要帮忙,反正过去了,就装着做点事情,偷个懒还不行吗?再说了她也说了她这个感冒都还

    “韩啸和叶梓去香港了,今天一早就去了,开车过去的,你要是不想出去吃饭,那咱们现在就去超市买东西回来煮,但你和我的厨艺,煮好了能吃吗?”不是白国庆不看好姜瑶,实在是姜瑶真的不会做饭,他现在很饿。

    姜瑶傻眼了,她哪里会想到韩啸和叶梓会走呀,还是去香港,她来这边这么久都还没有去过香港呢,她也想去好不好,早就听说香港那边是购物天堂,美食天堂….

    “那要不我们现在也开车去香港那边?现在开车的话,不会堵车,一个小时都要不了就能过去。”姜瑶试探性的问白国庆,她是真的很想去,香港那边跟深圳就不一样了,香港发展了那么久,国际都市,过年人更多,什么都有,姜瑶想想都心跳都加速,有点小激动的看着白国庆。

    “算了吧,你还感冒着呢,别折腾了,咱们就在家里吧。”白国庆也不给姜瑶再说话的机会,先出了卧室,他难道不知道姜瑶是装病吗?既然你装病,那就好好的病着呗,还有一个原因,他就是不想和姜瑶一起去香港,花钱他是不怕的,关键是为谁花,以前也就算了,可姜瑶这段时间给他弄出多少事情来,而且这人都还没有吸取教训,他实在是没有那个心思还和她一起去香港玩。

    姜瑶那是肠子都悔青了,她怎么就不知道在昨天晚上的时候说自己感冒好了呢,但发生的事情现在要改也来不及了,也只有乖乖的起来穿衣服和白国庆一起出去找吃的,不然能怎么办?大过年的饿着?

    香港香格里拉大酒店,韩啸把车开到了酒店门口,下车给叶梓开门,然后把行李给拿了出来,门童马上就上来接过韩啸手中的行李箱,另外一个服务员也上前询问韩啸是否需要泊车服务,电视韩啸多少是看过的,就把手中车钥匙给了他,给了十块钱的小费,港币,然后和叶梓进入酒店大厅,后面的礼宾门童拖着行李在旁边跟着,给他们指引到前台办理入住手续。

    “看你刚才那个样子还有点样子嘛?”叶梓笑说。

    “我们从社会主义那边过来难道就不能享受一下资本主义的生活?再说了明年香港就要回归,也许明年这边的体制就跟咱们一样了,我们倒是赶上了末班车享受一下。”韩啸对叶梓说的是四川话,这边前台服务员也没听懂,问先生需要什么样的房间。

    两个人定了大床房,什么样的服务,什么样的装修,配什么样的价格,还有这地段也好,这酒店估计从来都不担心入住率不高吧。

    “谢谢,请问你们这边附近好一点的茶餐厅在哪里?”给了帮助提行了的行李生小费,韩啸问道,他和叶梓一早过来都还没有吃早饭呢。

    行李生说酒店里面的茶餐厅就不错。

    “你说我给那点小费会不会少了?”韩啸从那行李生的表情中也看不出来好坏,都是标准的表情,该笑的时候笑一下,该说话的时候就说一下,根本就找不到有关好坏的蛛丝马迹。

    “不知道,不过就算你给少了,按照他们的素质也是不会到处去说吧,要是你自己觉得少了的话,下次你给的时候就多给一点吧,我前几次来都没有给人消费,也没有去关注别人给了多少,不过我算了一下,这个酒店这么大,你看着房间的数量,要是住上百分之八十的话,那得多少人,就算刚才的行李生能接待上三分之一的人,或者再少一点,这一天下来也有几百块收入了,哎哟,不得了呀,这一个月下来…”

    “一个月下来那就得过万,就算有的人不给,他一个月光消费也得几千对不对,这样看来我给的也不少了,还好你这样说了,我这心里好受多了,刚才还以为自己给少了呢,怕给你丢了面子。”韩啸倒不在乎别人怎么看自己,但他在意别人看叶梓的眼光,他想什么都给叶梓最好的。

    “给了总比不给的好,估计也有不少人不给,但你也不能小看了这些酒店的服务人员,我刚才看另外一个前台的女接待员,人家接待的是外国人都全部用的英语交流,还有前台人员那长相和气质,你看他们一个个看着跟电视里面的明星一样,他们值得这样好的待遇对不对?”叶梓之前是来过香港的,她很佩服这边人的素质,当然不是说内地就没有素质高的人,但综合来说,香港这边确实要高一些。

    “用英语有什么稀奇的,听说这边都是双语教学,大部分的人用英语交流都没有问题,不过论气质和长相,我觉得还是你更胜一筹,在我的眼里你永远都是最美的。”韩啸走上去从后面搂着叶梓的腰,和她一起看外面的香港,他们住在二十六楼,视野还行,算不上开阔,香港的高楼太高了,一楼还比一楼高,看出去对面还是楼。

    “那我也有老的一天,老了就不美了。”听自己的老公赞美自己,无疑叶梓的心里是高兴的,但她是人那就会老。

    “你会老,我也会老,你能给我这个慢慢陪着你变老的机会,我十分荣幸,就算你老了,那你在我想心里也是最美的老美女。”韩啸嗅着叶梓的脖子,碎发在鼻尖扫来扫去,阵阵体香让他十分的放松,“真希望时光就停留在此刻,我搂着你,你心里有我。”

    “放心,就算要老,我也会优雅的老去。”叶梓转过身子,对着韩啸,双手搂着他的脖子,两个人额头相抵,呼吸相碰,心灵相撞,一切都是那么美好,顺其自然接吻,上嘴唇挨着上嘴唇,下嘴唇挨着下嘴唇,舌尖相恋,唇齿相依。

    “

    “让我用一辈子来证明我爱你。”韩啸饿了,身体和精神都饿了,殊不知叶梓其实也饿了,两个人拉了窗帘,滚到床上,做相爱的人才能做的事情,一切都是那么自然,水到渠成。

    一个多小时之后,显然两人错过了早茶时间,精神奕奕,却身体疲惫,叶梓赖在韩啸身上不想动,但确实饿得饥肠辘辘,最后两个人的肚子同事咕噜噜的想了起来,相视一笑,必须得起床了。

    “咱们两个进来这么久都不出去,刚才那行李生肯定知道咱们在房间里面干了什么,刚才我还问他茶餐厅的事情,他肯定以为咱们两个要出去吃早茶,谁知道在房间里面呆了这么久。”韩啸打趣叶梓。

    “知道又怎么样,咱们两个是夫妻,再说了,他现在肯定在忙着赚钱,那有空想咱们这些。”叶梓看着韩啸那结实的身体心理一阵荡漾,伸了手要韩啸拉自己从床上起来,韩啸拉她,她就光着身子粘在了韩啸的身上,拿胸前的柔软刺激韩啸的胸膛,直到韩啸不怀好意的挠她的痒痒她才罢休。

    男人是经不住女人的撩拨的,特别是这种正常得不能再正常的男人,想韩啸这种,就是饿着肚子都能再一次让人********的男人,一只手就把叶梓给控制住了,还能空出来另外一只手反过来挑逗她。

    “不要,饿了。”叶梓撒娇,今年不同以往,真是老夫老妻了,不知羞,想得到更多,就自己争取,跟新婚燕尔完全不同,当然这种身心的愉悦也是完全不同的。

    “哪里饿了,刚才不是才把我吃了一遍吗?如果还是饿的话,那我就加把劲儿再努力一次,我行的,你知道的哟。”说着韩啸假装要欺身上前,风情,只有在适当的时候你懂了才是风情,正如此时,这就是夫妻间的乐趣。

    叶梓伸了腿要韩啸给她穿小裤裤,性感的黑色蕾丝,韩啸就不明白了,这穿了真的更没穿一样呀,对他太有杀伤力了,笔直修长的腿,柔软的小腿肚子,可爱的脚趾头,有光泽的指甲盖。

    “亲爱的老婆,你怎么就那么完美呢,好想在床上再膜拜你一次…”韩啸给叶梓套上小裤裤,亲亲的在大腿的根部吻了吻,香甜极了。

    “痒,赶紧起来。”叶梓的本意就是想两个人温存一下,可不是真的还想来一次,饿了,真是饿了,必须得起来吃饭了。

    “你说的哟,那我就起来上前了哟。”韩啸起来还真的上前了,朝叶梓一个饿狼扑食就扑了过去,叶梓只好朝旁边一滚,光着上身上就起了来,双手交叉捂着****的两团,装无辜小女子。

    “大爷,今儿就饶了小女子吧。”叶梓笑得妩媚,小蛮腰一阵颤抖,圆圆的肚挤眼简直性感极了。

    “老婆,你站那里就像是一幅画,一副油画,美得令人心碎,还好只能我一人看见。”韩啸起来把叶梓的两个手拿开,将那两个圆圆的包子握在手中,指尖接触到的地方一阵柔软,那感觉迅速地传到大脑上,就跟水龙头失灵一样,一股热气从指尖到鼻子,鼻血不受控制的就冒了出来,韩啸只好放开自己的猎物钻进卫生间。

    “老婆,求你赶紧穿衣服吧,你这样折磨我,为夫怕失血过多呀。”生意从卫生间传出来。

    叶梓笑着拿了自己的内衣来穿。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