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古代来的小媳妇 > 第266章
    白国庆听到姜瑶说话就皱起了眉头,虽然他不赞成韩啸的意见,但也不喜欢姜瑶说话的方式,先不说大家是这样的亲戚关系,就算不是亲戚,韩啸在公司里面的职位也是副总,一个财务经理就这样对一个副总大呼小叫?

    行政部经理过来给白国庆小声的说了几句,这边白国庆脸色大变,看了看现场的这些工人,看来今天必须是要把事情给解决了。

    “姜瑶,你站一边去,这个事情咱们马上开会讨论,不管怎么说也要听听大家的意见,让这群民工兄弟也推一两个人出来开会。”

    事情根本就讨论不出来一个结果,要么就是给钱让这些工人走人,要么就是打电话让警察来把人给带走,但刚才行政部经理已经给白国庆说了,如果劳动局这边出面的话,他们这边拿不出来工人签字领钱的证据,那这个钱还是要付给工人的,白国庆之前就问过财务部了,那种工人签字的凭据没有,工头签字的凭据有也起不了多大的作用,到时候劳动仲裁他们这边还是要给钱。

    “怎么能就这样轻松的把钱给他们了,就算给也不是给那么多呀,就给返工那部分钱不就是了。”姜瑶心里在滴血呀,没有想到白国庆和韩啸就这样决定了,把钱算给了那些工人,十几万呀,那些钱里面可又她的好几万呀,想到这个她恨恨的看了一眼韩啸,要不是他刚才建议,国庆也不会就这样做了决定,几乎是瞬间姜瑶把所有的事情就怪在了韩啸身上。

    “那你说我应该怎么处理这个事情?不给钱工人就不会走,你确定你今天不给钱就能走出办公楼,还有这个事情工人们要是找到劳动局去,你没有他们领走钱的证据,这钱还不是得给,与其早晚都要给,为什么不早点把事情给解决了。”白国庆今天心情也很不好,十几万就这样给出去了,那不是个小数目。

    “怎么不说,他们怎么知道去找劳动局?都是些没文化的农民工….”

    “叫我怎么说你好,你怎么就存有侥幸心理呢?以后你就吸取一点教训吧,不要一次性结账给下面的工头,每次给了钱也让他下面的工人收到钱后给签字盖手印返回来你存档好不!”白国庆心里也有是有点怪姜瑶的,她专门管财务这块,钱都在她哪里,怎么给出去了,签字的票据却留存得不够好,让公司这边损失了不少的钱,“还有我再给你说一次,以后工程上的事情你不要插手去管,有什么给我说,我来处理!”

    “你这是怪我了?”姜瑶心里不服。

    “这次本来就是你们财务部的失误,我会让行政部出一个通报批评。”白国庆说到这里,拿起了办公桌上的电话给行政部那边拨了过去,“你那边马上拟一个通报批评,关于财务部在这次事件上的失误,对,财务部经理姜瑶今年的奖金直接取消,另外还扣去一个月的工资,财务部张会计也罚款五百,其余财务部人员每人罚款两百….”

    姜瑶没有听白国庆说完就跑了出去,她哪里还有心情听完,今年的奖金没有了,工资还扣掉一个月,她这次在公司的脸也都丢尽了。

    白国庆不会去姜瑶往哪里跑,这次就随便她了,要回去什么的都成,十几万就这样没有了,他不得给大家一个说法,就算姜瑶是他的妻子,管理的财务部弄出这么大的问题不重罚说不过去的,就是开除都是应该的,先是她伙同工程部同意下面的工班偷工减料,后来又在财务上操作失误…..

    “国庆,刚才看见姜瑶跑出去了,没事吧?”韩啸和叶梓一起进的白国庆的办公室。

    “让她去,她就那个性子,跑出去身上也有钱,香港马上要回归了,这边的治安很好,也出不了什么事情。”白国庆说完这些想了想才又说道,“刚才我让行政部发文通报批评财务部了,对财务部相关人员都做了处罚,当然姜瑶被罚得最重,这个事情我必须给你说清楚,反正也瞒不住你们,我也没打算瞒住你们,…..”白国庆既然打算说,那就把事情的先后全部都说了,他和韩啸是表兄弟一起长大的,这次这个事情也影响了韩啸今年的收益,他必须说清楚并单独给韩啸这边道歉。

    “都是一家人,既然说清楚了也就是了,大过年的….”韩啸下意识的就不想去追究这件事情,他主要就是不想影响姜瑶和白国庆两个的感情,事情都发生了,钱也损失了,那这个事情就该到一段落了不是。

    “国庆,我有话要说。”叶梓打断了韩啸,老好人不是这样当的,而且看刚才姜瑶跑出去的时候看他们那个样子,就算在这里做了好人能有什么用,姜瑶会领情吗?既然在公司,那就得公事公办。

    “你说。”白国庆早就料到叶梓不会就这样算了的,但这也是人之常情。

    “国庆咱们现在只谈公事,不讲感情。从你刚才说的出发,我觉得姜瑶不适合做财务部经理这个职务,如果她愿意,她可以在财务部任职,但财务部经理这个职位她不能胜任,我建议另外招人。”

    “韩啸你觉得呢?”说实话私心上白国庆还是希望姜瑶能当财务部经理,但既然叶梓都提出来了,他也不能说就听取意见,当初要不是叶梓出资,也许不会有今年的远大公司。

    韩啸看看叶梓再看看白国庆,最后说这个事情还是等年后再来说吧,白国庆就松了口气,叶梓也给韩啸面子不再继续说下去,她只是给个意见,至于公司这边要怎么做,还是让韩啸和白国庆两个商量,既然韩啸要说等年后,那就年后吧,但她并不看好年后的事情,做一件事情一旦失去时效性,那这个事情的结果就会变成一个未知数。

    姜瑶这次虽然冲动,但是却比上次聪明了不少,从白国庆办公区跑出去之后并没有乱跑,而是直接就跑回了家,然后给白国庆去了一个电话,说自己头疼,回去躺着了,说好的晚上一起出去吃饭姜瑶当然也不参加了,只得白国庆和韩啸两口子去。

    白国庆还是理解姜瑶此刻的心情的,并没有再数落姜瑶,挂了电话收拾东西,明天开始就停工了,身心一阵放松,晚上和韩啸叶梓一起出去吃饭还给姜瑶打包带了菜,不过姜瑶是真的吃不下,也就没有吃。

    韩啸和国庆这两家肯定是要一起过年的,在过年这前一天终于停工了,这忙了一年终于可以歇几天了,三个人一大早去超市采购东西,姜瑶不去,说身体不舒服。白国庆有些羡慕的看着韩啸和叶梓走在前面,两个人推着手推车,看见想要卖的食材,叶梓会停下来问一下韩啸的意见,有的时候也会给韩啸说自己想做什么菜,需要买那些东西,两个人看着就像是认真过日子的那种人。白国庆就想过简单一点的生活,可是想到家里躺着的姜瑶,他就觉得他的生活怎么就那么复杂呢?

    本来之前说的要白国庆那边去做饭,后来可能是因为姜瑶的原因,韩啸就说还是在自己租房子这边做饭吧,反正除了少了一个卧室,其实房子其余的面积也没怎么少,白国庆也没有反对,大过年的,家里还有人躺着,大家看着心里都不会舒服对不对,他知道姜瑶就是故意的,故意的就故意的吧,他现在也不想在韩啸和叶梓面前树立姜瑶勤劳善良的形象,他太累了。

    “韩啸,你来炸这个鱼吧,我害怕油跳出来。”叶梓的那点厨艺也就是周末的时候看菜谱自己学的,学艺不精,害怕油,特别是炸东西的时候油会跳起来,第一次叶梓炸东西的时候就印象深刻,现在不怎么愿意去炸东西,但过年要做的这道鱼要是整个的,叶梓想做松鼠鱼。

    “你放哪里,千万不要动,让我来,刚才我看你杀鱼那个手法不错,以为你会一次做完呢。”韩啸走过去抓着鱼尾巴把鱼倒拿着,用勺子一勺一勺的把油从尾巴处淋下去,看着二叶梓直问韩啸你怎么知道这个鱼要这样炸的?韩啸说当时看过中央二台的天天饮食节目,恰巧那次就说怎么弄这个鱼,他就记着了。

    韩啸和叶梓的又说有笑衬托出白国庆的形单影只,他一个人就在哪里默默的理菜,默默的洗菜,突然就想起了李静,她现在在哪里呢?还在做以前那个服装生意吗?不知道她现在有没有后悔离开自己,本来他是恨李静的,但时间长了也就没有那么恨了,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选择,当初李静抛弃他,白国庆现在想来可能是自己还不够好,还不够让她觉得有安全感,不然怎么就不能和自己一起面对自己的家庭,一起说服他们呢。想到这里,白国庆还是有点烦躁,站到阳台上去抽烟。

    李静过得不错,赚钱了,她父母也赚钱了,家里有钱了就把以前的老房子给卖了,再加了一点钱重新换了个好地段买了房子,年前刚搬的家,之前因为未婚生孩子的事情,原来住的那个小区的人没少在背后说闲话,现在新搬了地方,没人认识的人,也没有人知道李静是未婚生孩子,邻居没有看见李静的老公,以为她是个离婚的女人,这年头大家对离婚女人已经没那么苛刻,多了一份理解,对于离婚还带着孩子的女人更是多了一份同情,所以邻里都处得不错。

    “李静,你看李正这孩子看着他舅舅吃东西就不转眼睛的,哎哟,还流口水了,这像极了你小时候,你小的时候也是看见人吃东西就流口水。”李静妈抱着李静和白国庆的孩子李正在客厅里面玩,李静和她爸在厨房忙,而李静的弟弟还是那个样子,好吃懒做,平时在高中混日子。

    “妈,我小时候可不会看见别人吃东西就这样,我看他这个样子肯定是像极了他的爸爸….”很自然的就说了出来,说出来之后李静自己都愣了一下,怎么会提到孩子的爸爸呢,那个男人现在也该和他妻子生还了吧,都结婚一年多了,想到这个李静有些黯然,她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后悔了。

    “哎,静呀,你真的不打算告诉孩子爸爸呀,以后孩子会越来越大,如果他问自己的爸爸在哪里怎么办?”可能是因为做生意的缘故,这一两年来李静父母的脾气也好了很多,说话也比以前更注意了,对孩子们的关心也不像以前那样粗糙,只是在李强这个孩子这个上面怎么就是管不好。

    “以后再说吧,我现在还没有想那么远,爸,菜弄得差不多了,剩下的我来吧,你出去安排献祭祖宗的事情吧。”李静不想接着这个话题说下去,想起白国庆她心里很难受,她害怕是自己后悔了,现在后悔对她来说就是一个残忍的事情,白国庆结婚了,她后悔算个什么事情?李静摸了摸眼角,稍微有点湿润,看来她是真的想念白国庆了吧。

    叶荣过年这天不是很高兴,原因就是不能回家过年,要留在丈母娘家过年。

    “叶荣呀,你是不是不喜欢在这边过年呀,我们之所以留你们在这边过年你知道原因的吧,我们就希希这么个女儿,你们两个要是走了的话,家里就我和希希爸一起过年,太冷清了,以往希希都是和我们一起过年的,不像你家你妈妈生了两个儿子,你不回去还有你弟弟陪着你父母…”高希希妈妈永远都知道什么时候该说什么话,她不是非要留这个女婿在家里过年,但她就是不想叶荣和他家里亲。

    “妈,我没有不高兴,能陪你们一起过年我和高兴,这也是我们应该做的。”叶荣帮着希希父亲拿了五粮液出来,另外还拿了一瓶红酒出来,高希希家酒挺多的,都是些别人送的,平时不怎么喝酒,就找了个单独的屋子做了架子全部存了起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