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古代来的小媳妇 > 第265章 要钱
    第265章要钱

    有工人来闹事,堵着公司的大门不让公司里面的人出去。

    “怎么回事?”白国庆问道,这工人到公司里面来闹事这还是他这边的头一次,当然这样的事情别的公司也经常有,主要是年底拖欠民工工资,但他白国庆可没有干过那样的事情,宁可自己这边紧一点,也要先给工人发工资的。

    “白总,好像是说咱们这边拖欠他们工程款的事情。”行政部经理刚才第一时间就把情况给了解了,并且及时把情况反映了上来。

    “拖欠工程款?”白国庆这边就看向了姜瑶那边,她那边是财务部,如果真有工程款拖欠的话,她那边是最清楚不过的,他之前就给姜瑶那边打了招呼,按照他之前开会说的那样来,一定要安抚好下面的工班,不能让农民工兄弟上门来闹。

    “那是怎么回事,走去看看?”白国庆对着韩啸说到,韩啸这边也是这个意思,这都过年了,到处都是工人堵公司老板的事情,有不少还是政府出面解决,他可不希望等到政府来这边解决问题。

    “两位老总,你们可不能出去呀,工人们都带着家伙你呢,而且现在情绪很不稳定,我怕到时候他们一激动伤到二位老总。”行政部经理现在额头上还冒着冷汗,农民工没什么文化素质,只知道欠了他们的钱要拿钱,这钱不拿就带着铁锹什么的来了,搞武力威胁着一套。

    韩啸勾唇一笑,他什么出生,胆子可不是那么点点大,再说了总得要有人出面把问题搞清楚吧,总不能装缩头乌龟就等在这里吧?

    “要不国庆你在这里等着我出去看看?”韩啸说道,姜瑶也跟着点头,韩啸和白国庆不一样,他当过兵,要是真有什么,他也能自保,国庆就不一样了,姜瑶可不想当寡妇。

    “哥,你这说的什么话,我是公司总经理,不能遇到事情就先躲起来,然后等你或者别人去解决了之后我再出来说几句话就算完事?韩啸,你知道的,我不是那样的人。”说完白国庆就先走了出去,他十分的清楚,民工闹是闹,真的动手是不敢的,再说了他出去是了解情况,如果真是拖欠了工程款,他会立马让财务拨款付的,那就更加不可能大打出手是不是,能有多大的危险?

    行政部经理和其他几个部门的经理还在哪里极力说着什么,看起来工人们也是很不满意,脸上都是一脸的气愤,反正就是咬着说公司拖欠工程款,以至于他们的工资没办法按时发下来,这就造成了他们没多少钱邮寄给家里,家里的孩子要读书,还要父母要养,什么都要钱,反正一句话总结起来就是不给钱不走,吵着闹着要见公司的负责人,见公司的老总,给个说法云云。

    “到底怎么回事?”刚才白国庆也看了一圈,这里来的除了工人就是工人,很显然他们的头头现在并不在这里,那就是说想叫工人直接从这里来拿钱了哟?

    “不管我们怎么问他们就是不说,就给我这。”行政部经理将一张纸双手递给白国庆,上面全部都是手写的字,字写得不怎么样,白国庆看了一眼,上面全部都是名字和该付的工钱,然后递给韩啸。

    韩啸看了看也皱起了眉头,上面写的每个人给的钱其实不多,但人数却不少,有二十多个,加在一起这钱就不少了,关键是就刚才这点时间韩啸在脑子里面过了一遍,这段时间他也是经常去工地,如果真的有拖欠工程款,惹怒工人的事情的话,他应该早就知道的,最少也应该在几天之前就知道了吧,可是没有,一点风声都没有,这是个什么情况。

    “老板,你们都是赚大钱的人,可不能坑我们这农民工的这点工资吧。”这些工人看见公司老板出来了,这态度就好了很多,最终决定给不给钱的可是这些老总。

    “那你们倒是给我说说,我们怎么就欠你们这些工人钱了,要从我这里把钱给拿了,你们总得给我说清楚吧,我们这边甚至都不能确定你们到底是不是给我们公司干活的工人,还有你们的工头呢?怎么之前都没有人找我们这边来说过呢,非得等到这过年的节骨眼让你们自己来,我很不明白,你们这里可以临时推一个人出来把情况说明了,你们的工头是谁,是那个工地上的工人,具体做的是那一块,然后我让公司这边核实一下你到底是不是这么回事,如果真的存在差你们钱的情况,立马我就安排财务把钱给你们。”

    工人们面面相许,还是最后老板说的那句话管用,说清楚了就给钱,可是他们工头在他们来之前就说得很清楚了,不能把情况说明了,说明了肯定就拿不到钱的,还有为什么他们工头不能来也是这个原因,情况特殊,说白了他们就是死皮懒脸来要钱的,不然怎么办,再怎么亏也不能亏了自己。

    “你们到底要不要说,不说的话我就当你们是社会人员,到这里来闹事讹钱的,然后我会给派出所打电话,你们中也许有部分人连站赞助证都没有,有可能要被拘留的,你们可想清楚了,而且被拘留了之后你们就不能留在深圳了,以后再想来这边找活做也是难了,谁敢要你们呀,对不对?”白国庆这不是威胁大家,他是真的会这样做的,这种事情如果你第一次妥协了,传出去之后,以后就不好管理工地上的各个工班。

    农民工的心智能有多坚韧,被白国庆那么一说就什么都招了,白国庆真是要气死了,这些工人之所以到现在还在这里根本就不是他们公司的责任,但还就是之前那工程不返工的破事,现在工人之所以在这里就是要之前那部分返工重做的工程的工钱,白国庆理解的就该是这样。

    “这个事情不管你们工头怎么给你们说的,但该给的钱我都已经给你们了,你们要是不信,现在可以把你们工头叫到这里,咱们当面说清楚。”

    正在工人们犹豫不决的时候,从外面又跑来一个民工,说了几句之后现场的农民工都炸锅了,怎么回事,差不多就是大家被骗了的意思,他们的工头跑了,应该说是带着他们的血汗钱跑了,那这个事情就跟远大公司没有关系了,远大确实付把剩下的工程款都给付了,至于他们工头为什么要跑,很明显他们工头可能是知道明年这边的工程远大这边就不给他们做了,加上工程部经理也被辞退的事情,估计那工头也知道自己希望渺茫,所以就卷款跑了。

    韩啸刚才接过那张纸的时候重点看了总金额,说实话上面的钱不算太多,十多万,稍微数了一下这里的人,那就是说这里的人每个人能拿到的钱还不到一万,但就是这一万块,让韩啸产生了疑问,那工程就算是返工,工头准备让远大出这个钱,但也不会是一个人拿那么多钱是不是,那只能说明这不是返工的钱,有可能是人家一年的工钱,那这个事情就麻烦了。

    工人们还是不走,大家也是第一次遇上这样的事情,不少大老爷们已经在白国庆的公司大厅里面哭了起来。

    “我们该怎么办呀,王二把钱都给带走了,我们这辛苦了一年,他说你们没有给他结账,我们就来了,他自己却跑了….”

    “我提醒你们一句,如果你们出来的时候你们那个工头还没有走的话,你们现在到火车站汽车站这样的地方或许还能把人给找到,那你们的钱也许就能追回来。”白国庆提醒到,有的时候大家就光顾着无助去了,等着别人的同情,那还不如想办法解决问题,但现在这里的都是些农民工,过于相信人,也过于单纯,白国庆看在这些人曾经在自己的工地上工作过的份上,白国庆有必要提醒一下。

    工人们恍然大悟,迅速离开了公司,看来是要分头去找那个工头了,这个事情就暂时告一段落,但并没有那么简单。

    “好了,大家都散了吧,部门经理一起开个会,大家讨论一下今天这个事情,我希望今天这个事情以后不要再发生在咱们公司。”

    大家也就开一个短会,具体的避免那样事情发生的办法还得让工程部和财务部以及行政部商讨之后做出决定。

    “国庆,我看这个事情可能没有这么简单就解决了。”韩啸的直觉告诉他,这个事情不可能就这么结束了。

    白国庆笑笑,他当然知道这个事情可能不会简单的解决了,这都马上过年了,在深圳要找一个人谈何容易,找到了还好,要是找不到的话,那肯定还得来公司找他们的麻烦,因为工人就只能找他们这边。

    事情的发展正如韩啸担心的那样,也如白国庆早就想到的那样,在深圳要找一个人,不容易,火车站、汽车站都好多个,也那么多,大家都赶着回去过年,火车站和汽车站现在这个时候都是人挤人,就算你发现了那个人,要去追,那也跑不起来,而且转眼间人就能跑了,所以昨天那些工人们没有找到他们的工头,商量一下还是到远大公司来吧,没办法,谁叫他们做的工程是远大公司的呢?

    韩啸因为当兵的缘故,正义感比较多,也更容易同情底层的劳动人民,特别是在云南边境呆的那段时间,看见不少的孩子都没有书读,很多的老人都穿得破破烂烂在外面为生计奔波,就是那种六七十的老人还种菜买菜,而只是为了买一点盐什么的,想起了云南当然就想起了他那个死去的战友王成,那次回蓉城的时候他先顺路去了一趟王成家,王成没有结婚,但他的父母却还健在,五十多岁,因为田间的劳作,看上去像六十多岁的人一样,也许是儿子的逝去给他们过于大的打击,两个老人看上去精神很不好,虽然王成下面还有个妹妹,但儿子的定义在农村是不同的,不然为什么计划生育这么严格,大家还会冒着风险非要拼一个儿子出来呢?给王成的父母拿了一千块钱,这是他唯一能做的,走的时候留了电话,说家里有事情可以给他电话,他肯定帮忙。

    按照白国庆的意思就是要报警了,让警察来处理这个事情,他并不是欠这群工人的钱,而实际上他也希望警察的介入最好能把那个叫王二的人给找出来,他不是不同情这些民工,但他是个商人,他不能为了所谓的同情就过多的违背商人的原则。

    “要不咱们先帮帮他们吧,把他们的钱给他们,,让他们拿点钱给家里,过年了…”显然韩啸也觉得可能自己的这个想法有点过分,但他真是想到这些农民工家里的老人和孩子还在等着他们给家里汇钱过年,心里就抽疼,“我是说先借给他们,然后等找到那个王二把钱给追回来……”韩啸的心真是软了,但也硬了,想十几个人痛苦,还不如让公司这边出点血算了。

    叶梓站在不起眼的位置观察着整个事情的走向,她也不知道该如何处理这些事情,只有等大家一起决定,韩啸是她的老公,韩啸做的事情只要不违背良心,不伤天害理,她都是支持的,但这个钱要从公司出,她显然很不赞同,这会触碰到大家的利益,估计不会有人同意的吧。

    “要做好人你自己去做就好了,公司有公司的规矩,不能说不该拿钱出来也拿钱,韩总,公司不是你一个人的,你也要为大家想想。”首先不同意的就是姜瑶,其实这个事情不太能触碰到公司员工多少利益,根据分红的标准,员工们无非就是分利润的百分之多少的作为一点奖金,如果把这十多万加入总利润里面去,然后算算员工能从中分到的利润也就是十几万的百分之多少,大家再分一点而已,每个人的奖金不会多出来两百块,所以不会有人为了多出来两百块的奖金就贸贸然发言的,出了姜瑶不会有人,一边是副总,一边是公司的利益,员工站在那边都盈亏不大的。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