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古代来的小媳妇 > 第262章 睡沙发
    第262章睡沙发

    很多人是不是都以为吕晓梅加入了黄家那样的家庭,老公爱,婆母公公疼,又怀了个双胞胎,这就算是过上了公主般的生活?其实才不是呢。

    因为怀的是双胞胎的缘故,吕晓梅的肚子现在看着都跟别人要生了一样,她婆母反正就是天天跟着,有时候手术室也不让她进,黄妈说的理由也很充分,说什么怕又细菌什么的,她现在是孕妇就怕出个什么意外,她自己也知道轻重,所以一般去观摩的手术都是小手术。现在的吕晓梅有点像是在医院混日子。

    而叶梓就不同了,每天都很忙,姜医生又多忙,她就会比姜医生更忙,作为实习生要提前做手术前的准备,手术后还要总结和观察病人情况等等。

    “在医院呆着至少还能找到点事情做,要是回到家里真的就不知道该做什么了,我甚至会觉得自己就跟猪一样,只要张嘴吃东西就成了,你看我都胖成什么样子了。”吕晓梅现在坐都不会坐直了,半斜着坐,现在跟叶梓说这个都是等黄妈妈出去洗东西的时候说的。

    “你哪里胖了,我看你是开始水肿了,你自己按一按你的腿,是不是?”叶梓提醒到。

    “当了少奶奶还来医院干嘛,你真是要把我们这些未婚的女人羡慕死是不是?”李楚丽还是没有男朋友,过了今年就不是三十了,翻砍了,她心里一直忧伤着呢。

    “哎,你不会懂的,我的日子也不好过呀。”吕晓梅也感叹呀,但有的事情是不足为外人道也,比如说她现在是孕妇吧,最需要的是什么,是希望老公能经常陪在身边,可她的那个老公那里是那种会经常陪在你身边的人,能天天晚上睡在你身边就不错了,看这段时间他的老毛病又犯了,晚归,经常是过了十二点才回来,她也不说,说了没用,黄志仁妈都说了几次了,可人家还不是照样晚归,理由就是工作忙,应酬多。

    吕晓梅心里其实也很清楚,现在自己怀了孩子嘛,长胖了,身材也走样了,那个男人想看到这样的女人?肯定就是她想的那样,不然怎么黄志仁都是在她睡着了才回来,回来也就是到头就睡,她也有段时间没两口子聊天了,她憋屈着呢,就想着早点把肚子里面的货给卸下来,然后快快的恢复身材。

    “你身上怎么有别的女人的香水味儿?黄志仁你每天晚上晚回来我也就不说了,但是你碰别的女人!”吕晓梅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就是睡不着,翻来覆去的,然后就等到了黄志仁进屋,可能是太困了还是怎么的,这人就不想脱衣服进被窝,这孕妇的鼻子呢就特别的灵,黄志仁进屋的时候吕晓梅就闻到了香水味儿,等黄志仁钻被窝的时候,吕晓梅猛的就坐了起来,把床头的灯给按亮了。

    “吓我一跳,你怎么还没睡呀?你不睡,肚子里面的孩子也该睡觉了,不要闹,赶紧睡。”黄志仁想到刚才吕晓梅说的话,退到床下去准备把身上的衣服给脱了,别说他刚才还没注意,现在鼻子那么一闻还真的有香水味儿。

    “怎么你想毁灭证据,我说你就那么忍不住去找外面的女人了,你也不嫌脏是不是?不许上我的床。”吕晓梅说着眼眶就红了,她这怀孕都辛苦呀,结果他的男人有可能在外面玩女人,她也知道黄志仁这样的人就不是好人,她之前还在想黄志仁和她结婚了这是转性变好了,其实没有吧。

    “什么证据?你小声点爸妈都睡觉了,你想把所有的人都吵醒是不是?”黄志仁轻声细语的说道,“我承认我身上是有香水儿味儿,但不是你想的那样,你也知道出去应酬的时候身边坐个女孩子那是很正常的事情,但我给你说实话,今天晚上那女孩子我连手都没有去碰,真的。”

    “没碰?那香水味儿怎么就到你身上了去了?”吕晓梅不太相信黄志仁说的话。

    “我是真的没有碰她,可她碰我了,就往我身上那么一靠,不过我真的让开了,后来我就给只是和她喝酒,真的只是喝酒。”黄志仁说着就把身上的衣服给脱了,“也不知道喷的什么劣质香水,这味儿太难闻了。”

    “今天晚上不许到床上来睡!”看到黄志仁要往床上钻,吕晓梅就是不让,不管黄志仁这次碰没有碰那个女人,她都要给他一个教训,不能等到事情真的发生了再后悔去,要让他知道自己在乎什么。

    黄志仁瞪着眼睛,“我不到床上睡到哪里去睡?我给你说,你别闹,这都多晚了,我明天公司一早还有个会要开呢,脑子不清醒可开不好会。”

    “我不管,反正你要是到床上来睡,那我就不睡了。”吕晓梅捧着自己的肚子说道。

    黄志仁见吕晓梅好像今天晚上就是铁了心不让他睡觉了,再看了看她的肚子,他也不能跟个孕妇计较,这个孕妇现在肚子里面可怀着他的两个孩子呢,怎么办,只好自己把衣服拿着出去,这么晚了他也不能说就出去住酒店,他敢肯定只要自己今天晚上出了家门到外面去睡了,吕晓梅明天就能跟他没完,最后只好自己去睡沙发,家里当然也有多余的客房,但就是没有铺床也不能睡。

    等人出去了吕晓梅又竖起耳朵了听了一会儿,估计人没有出大门,这才躺回到被窝里面去,结果没两分钟就睡着了,这还真是神奇了。

    “你怎么睡沙发上?”黄妈第二天起来就看到自己儿子睡在沙发上,大冬天的也不盖棉被,就把自己的羽绒服搭在上面,当妈的看了都心疼,她就这么一个儿子,怎么舍得他被冻着了,看了看儿子卧室的方向,顿时就对吕晓梅有点意见了,“晓梅把门给你锁了,不让你进去?”

    “妈,你就想多了,我昨天晚上回来得晚,身上寒气重,这不是考虑到她怀着两个孩子吗?我就没有进去睡,哎呀,我一个大男人睡一晚上沙发也算不上什么,我看现在她也该起床了,我进去再睡会儿。”黄志仁说着就从沙发上起来要进自己卧室去,当着他妈面直接就把门给打开了,转身还对他妈来个微笑,意思是说你看吧,没关门,我没骗你吧。

    推门进去,吕晓梅果然就站在门口呢,“媳妇儿,我刚才表现还好吧?”

    “哼!”吕晓梅也不说好,反正现在就是不想和他说话,又等了几分钟才开门出去。

    吃早饭的时候黄妈就说了,“晓梅呀,你看我把家里的客房收拾一间出来,要是志仁回来晚了就让他在客房睡算了,这样也不会吵到你睡觉,你看好不好?”

    “妈,不用那么麻烦的,志仁不会吵到我,他回来得晚,我睡得也死,他什么时候回来我都不知道的。”吕晓梅还没有想过要和黄志仁分床睡,要是分了床,她可能连这个人晚上回来没回来都不知道吧。

    从这次事件之后吕晓梅就没有再让黄志仁睡到外面去过,黄志仁呢也变得更加的小心起来,不敢沾上一点香水味儿或者口红回去,他其实在吕晓梅怀孕的这段时间还真的就没有出去和其他女人睡过,平时也就是逢场作戏,喝喝酒,像他说的那样就是为了应酬,就是有的时候生理需要他也是用自己的五指姑娘给自己解决的,本来说要让吕晓梅解决的,谁叫她突然就变娇气了,手就动那么一会儿就说酸,那还不如他自己来。

    郑柏飞这次也算是遇到对手了,他喜欢上一女孩儿,可不管他怎么追人家,死皮赖脸都用上了,可人家就是不喜欢他,眼里没有他太上他悲哀了,为这个事情就经常找黄志仁喝闷酒倒苦水,黄志仁的建议就是要不霸王硬上弓算了,女人身体跟了你,那心跟你也是早晚的事情,可郑柏飞就不屑那样做,他要的是心甘情愿,可她那个女孩子的心甘情愿怎么就那么难呢,他承认之前就是想跟她玩玩而已,但现在不是真心的吗?真心的也不行呀?

    快过年了,医院不会把实习生弄得那么忙,主要是实习生留在医院也确实帮不了那么多的忙,这不像叶梓这样的实习生过年就有了假期,虽然不多,只有十天,但对于叶梓来说她已经很满足了,先买了机票,也没有给韩啸说,她就是要突然出现在韩啸面前给他一个惊喜,但在这之前她还必须去一趟广州,作为股东,参加洛可儿公司年会,顺便还要参加方天信的婚礼。

    方天信终于要结婚了,他是个不走寻常路的人,所以这娶的也不是中国人,一个外国姑娘,露丝,还是个模特儿,穿上高跟鞋都能比他高,还好女孩子和方天信在一起的时候就从来不穿高跟鞋的。

    叶梓第一次见到露丝就觉得这个女孩子很特别,不像一般的模特儿那样瘦,身材高挑匀称,虽然确实算不上漂亮,但是五官却很立体,很明显的外国人特征,还有就是蓝色的眼睛很圆,嘴巴稍微有点大,这不是中国人所喜欢的,方天信的姐姐就给叶梓抱怨说方天信怎么喜欢了这么个主,以后生个孩子出来这么大的嘴巴怎么办?

    叶梓想的可和方大姐想的不一样,露丝今天穿了婚纱,人其实是很漂亮的,模特气质就在哪里,她也知道怎么去展现一套婚纱,至于方大姐说的嘴巴问题,叶梓觉得首先要考虑的是她和方天信结婚的时候是不是女孩子一口就把方天信的嘴巴给含住了,想到这里叶梓就笑了,又觉得自己这样想不礼貌,就忍着。

    “笑什么呢?”方天信今天穿一身白色的西装,看着也没有比平时帅气多少,主要是他平时就注重打扮,一直都是走在时尚的大道上的。

    “没什么,就是想起了个高兴的事情,恭喜你们了,祝你们夫妻白头偕老。”叶梓当然不会就跟方天信实话实说。

    “我看刚才我姐姐在跟你说话,我也知道她说什么,你别听她乱说,她就是自己没办法和露丝你沟通,所以心里不爽快呢。”方天信就姐弟两个,姐姐当然希望他给找的弟媳妇能个她聊得来,但是不巧的是他这个弟弟给找了洋妞,还不会中文,这才让他姐姐不满意的。其实方大姐是个很好相处的人。

    婚礼都差不多,方天信的婚礼看起来比吕晓梅的婚礼只是更加浪漫了一些,有点偏西化。谁都没有想到方天信会在婚礼上给新娘子唱情歌,还跪下来亲吻新娘子的手背,最后两个人忘我的深吻,吻到叶梓都不好意思看下去,外国人的开放果然就不是一般的。

    这次方天信也算是耍了一回大方,还有这人节约时间也节约出境界了,中午举办婚礼仪式,下午就开年会,中午的婚宴和晚宴都让公司的全体员工参加,还不收礼金,叶梓就提前想到了也许方天信不会收礼金,她早就知道方天信结婚的对象是个外国姑娘,原本以为方天信会在教堂你里面举办婚礼,没想到今天这么来了一场,还好她做了准备,买了一对施华洛世奇水晶鸳鸯,价格还真不便宜,很漂亮,所以给方天信他就收下了,看来是十分的喜欢,拿着东西就给新娘子看,还给新娘子讲了是什么东西,寓意是什么,看起立新娘子也很满意,只要看到叶梓就会露出美丽的笑容。

    商人就是商人,在自己婚礼上都能打广告,别看方天信给自己这场婚礼花了不少钱,因为婚礼的浪漫,还请了电视台的人来,顺便就把公司宣传了一把。

    “看来你这办婚礼的钱应该从公司走才对,你这婚礼今晚就得上电视。”叶梓是真心的建议到,虽然是合作关系,有的时候账不能算得太清楚,何况开年会的钱本来就该公司出,而且还在婚礼上打广告了,请媒体的钱公司也该出。

    “既然你这样说了,那我也就不客气了,这钱咱们从公司走一半吧,我婚礼这部分钱还是得我自己出。”

    叶梓也不得不佩服方天信的精力,当天晚宴一晚就把剩下的事情交给了秘书,包括送叶梓去深圳的事情,他自己呢,则是带着娇妻飞往浪漫之都法国巴黎度蜜月去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