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古代来的小媳妇 > 第261章 离脑壳昏!
    第261章离脑壳昏!

    白国庆本来想的是如果姜瑶在电话里面哭了,给他说软话了,那他就去接呗,谁叫他娶了人家呢,韩啸说得对,那是女人,自己是男人,他跟人计较什么呢,结果这接起来电话还没有说话人,头一句就是离婚,到底是多大的事情呀,就闹着要离婚?

    “姜瑶,你少给我耍你的小性子,这段时间我忍你也不少了,你自己说说我对你不好吗?就你这脾气,你换个人试一试看看,看有几个人能受得了你?你那么自私,什么事情都不会想想别人,只会想着你自己,平时我也没有说你是不是,这次这个事情本来就是你不对,你还闹着要走,现在你还想离婚,为点小事情就把离婚挂到嘴边!你这是威胁我是不是?我劝你最好收回你刚才说的话。”离婚本来又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白国庆也不想两个人为点事情就闹到离婚那个阶段去。

    “怎么,白国庆你怂了是不是?不敢离婚是不是,既然你不敢离婚,那成呀,你先给我认错,然后来接我回去,最后你给韩啸说让他搬出去住,这样我就答应你不离婚。”姜瑶以为白国庆那样说是不想和她离婚,以为怕了她了,这人就变得胆子大起来,一冲动就什么都敢说。

    白国庆听得直接皱眉头,之前他怎么没有发现姜瑶还是这样不讲道理的人,自私自利也就算了,还无理取闹,不讲道理,她以为自己是什么?还想践踏他的尊严,他为什么要认错,这次这个事情他根本就没有认错,他不能把自己变得一点原则都没有,而且好像他也没有那么爱姜瑶,不然怎么会觉得现在的她有点让人厌恶呢?

    “姜瑶,你想清楚了没有?你想清楚了,那我们两个就回四川离婚去。”白国庆这气性一时间也上来了,离婚是姜瑶提出来的,那他就准备满足他,这个婚结的时候就没有考虑清楚,现在要离婚还考虑那么多干什么?

    “真要离?那离就离,你别以为我离不开你,这个世界谁离了谁还不能活呀,但是白国庆你要搞清楚,不是你离我,我是离你。是我抛弃你的,不是你抛弃我的。”话赶话的,姜瑶没想到白国庆居然还真的说要跟她离婚,她哪里能服软认输,离婚就离婚,离婚了,就凭她姜瑶现在的人才,她就不相信了,难道还不能找到个更好的男人,而且她还是个本科大学生。

    两个人约好了见面时间,准备干脆明天就一起回去四川把婚给离了。

    “你怎么出来了?”白国庆收电话一看,韩啸可不就站在自己旁边吗?那刚才说的话他都听到多少呀?

    “两个人有什么不能谈的,你这才结婚多久就想着要离婚,你当这结婚离婚是过家家呢,想结就结,想离就离?”韩啸其实也没有听到白国庆说多少,反正就是听到说离婚两个字了,配合上白国庆说话的语气,多少也猜到了。

    “不是我要离,是她非要闹着我离婚,还让我给她认错,我有什么错,小事情也就算了,你说她这个人,明明是自己犯错了,还逼着我给她认错,她这是知错不改呀,我不能这样惯着她,有一就会有二,要么她就吸取教训,要么她就和我离婚,这个事情就是这么根本没有商量的余地。”白国庆现在只要想到姜瑶还是很生气。

    “这个事情你想过没有,你妈那边也会很快就知道的,你们两个要回家离婚,双方的父母知道了会怎么样?”韩啸提醒到,婚姻其实已经不只是两个人的事情,而是两个家庭的事情。

    姜瑶这边挂了白国庆的电话之后也很生气,一个人也没个人说话,最后想了想还是先给自己妈打电话吧,反正回家两个人离婚肯定双方父母都知道,还不如现在先给自己妈妈打个电话问看看到底该怎么办,就算是离婚也要分到更多的财产什么的是不是。

    “离婚?你才结婚多久就要离婚,你们两个吵架了?瑶瑶,你可不要为了一点小事情留闹离婚哈,不会是白国庆在外面有人了吧?”姜瑶妈一定自己女儿要离婚就蒙了,她还高兴没多久呢,自从她这个女儿嫁给白国庆之后她这个丈母娘的日子可比以前好过多了,至少这个经济上就好了不少,不用怎么开口,她的那个女婿就会给她拿零花钱,她女儿也给她拿,现在她的日子好过得很,想买什么就买什么,喜欢衣服裙子也不用舍不得买,她现在就在考虑是不是提前退休算了,挣那点死工资干嘛,她女婿可是老板呢,女儿是老板娘,她却还在当工人,像什么样子,现在却说离婚?

    “不是…”姜瑶就把发生的事情和自己老妈说了。

    “我说你动不动脑子,为了个韩啸你和白国庆闹离婚,你值得不值得,他住在你们那里难道还能住一辈子不成?还有我说你是没有见过钱还是怎么的,偷工减料的事情你也能答应,我看这个事情错就在你,你还让国庆给你认错,你那书都是白读了吧,不过那个韩啸也真是的,怎么不劝着国庆一点,你现在住在外面,国庆也不来接你,是不是那个韩啸在背后说了你什么坏话啊,你现在得赶紧回去,不然让韩啸把白国庆的脑给洗了到时候就真的要和你离婚,我看你怎么办!”姜瑶妈真是气死了,要是她现在在姜瑶面前肯定直接给她脑门上来那么一下子,怎么就那么笨呢,多大点事呀就闹着要离婚。

    “离婚就离婚,难道离了她白国庆我还就找不到更好的了是不是?”姜瑶现在为什么这么自信呢,还不是来深圳这边来见多了,不少大陆这边的女人那都跟了港台老板,那些女人只中不少人还没有她漂亮,没她有文化,那些都能嫁那么好,她为什么就不能嫁得更好,白国庆如果真要和她离婚,那也只能是白国庆的损失,她现在就想着白国庆到时候看见她嫁了个港台大老板后悔的样子。

    “离婚,离婚,你离个脑壳昏呀,我看你是糊涂了,国庆现在有什么不好,人才不错吧,自己还是老板,对你难道不好,不打你也不骂你,你还要怎么样,离婚了你就是二手女人,就算你没有生过孩子别人还不是要挑剔你,白国庆就不一样,他是男人,男人离婚了,又没有孩子那就跟没结过婚一样,他转眼就能找个十八岁的结婚你信不信…….”姜瑶妈有给姜瑶苦口婆心的讲了一大堆厉害。

    “你也别想着你离婚的事情,你现在离婚你能分到白国庆多少东西,当老板太太不当,你要离婚,真是昏头了,你要离婚了你就别回来。”最后这句姜瑶妈就是威胁她的,她也知道自己这个女儿就是个一根筋,暂时她就不一定说得通。

    这边姜瑶妈和姜瑶通完电话之后给白国庆打电话,白国庆一看是自己丈母娘打的电话,就知道姜瑶肯定把两个人的事情给说了,接起电话喊了声妈,以为姜瑶妈要数落自己一顿,结果没有,姜瑶妈在电话那头就说姜瑶年纪小不懂事,根本就不是真的想要离婚,让白国庆多体谅她一下,不要跟她计较,说道最后姜瑶妈还主动开口说要不要自己过去那边照顾他们两个的生活起居,话都说到这个分上了,白国庆哪里还能往离婚那上面说,就说自己会好好的和姜瑶谈的。

    白国庆这个婚哪里就能离得了,第二天见到姜瑶那蔫蔫的样子,他狠话也说不出口,甚至根本就不能把昨天那个泼妇一样的女人和姜瑶对少号,现在看着就像是个小可怜,人站在那里很委屈的样子,看了他一眼就低下头不敢再接着看,白国庆再仔细一看,姜瑶在哪里哭呢,眼泪啪嗒啪嗒就滴在地上。

    “哭什么,回家吧。”白国庆真是其他的话都堵在了嗓子眼,就说出来这么句话,还上前去把人给搂在了怀里。

    姜瑶呢被人搂了,嘴角就勾起了,看来她妈还是说对了,在适当的时候装一下柔弱可怜没什么丢人的,这是最好的办法。

    回到家里没有看见韩啸,瞄了一样,韩啸住的屋子房门也是打开了,而且床上用品什么的都没有了,姜瑶瞬间就想到韩啸肯定搬走了,那个心里美呀,看来国庆还是在乎她的,不然怎么叫韩啸搬走了呢,想到这里姜瑶心都化了。

    “国庆,我要洗澡,这两天在酒店里一直想着你,都没有好好洗澡。”姜瑶撒娇。

    “你洗就洗呗,给我说干什么?我这里忙呢。”白国庆是真忙,把姜瑶领回家自己就坐在沙发上把文件从包里拿出来看。

    “哎哟,你进来一下嘛,我这不是需要你帮忙吗?”此时的姜瑶都脱得只剩内衣裤了,自从有钱之后,姜瑶更是舍得往自己身上砸钱,这不买的内衣裤都是国外大牌子,维多利亚的秘密,虽然身材不算太好,但穿上名牌带点透明的,看上去还是性感得不要不要的,又加上是蕾丝的,这根本就是对男人的一种诱惑嘛。

    “干嘛?”白国庆走到卫生间门口看到姜瑶的样子顿时就吞了一口口水,他是个正常男人,被自己老婆勾引那还有什么好说的,上前去帮忙,他也知道姜瑶要的不是帮忙,于是两口子在浴室里面就玩了起来,这是前所未有的感觉,两个人都很满足。

    “国庆,我去学车吧,想拿个驾驶证,你觉得怎么样?”姜瑶这两天住在酒店里面别以为她就只是住着,她享受着呢,身上有钱,她才不会亏待自己,有空的时候就去吃餐厅吃饭喝咖啡什么的,出入那些地方也看到不少的女人都拿着车钥匙,这深深的刺伤了她的眼睛,很多时候都能看到那些女人开车进出酒店,服务生给她们开车门那态度简直都是毕恭毕敬的,她也想要。

    白国庆听姜瑶说要拿驾驶证就想到了叶梓,听韩啸说起过一次,叶梓也是早就拿了驾驶证,而且还买了个不便宜的宝马车,他也不是个抠门的人,姜瑶一看就是想买车,那就让她学呗,学会了再说。

    “学吧,反正我看驾驶和电脑以后都会成为一项必备的技能,你早点学也好。”说完白国庆又想到他那车也旧了,就又说道:“还有我那车也准备换下来,把我的车留给公司那边,咱们自己掏钱再买一个车,这次买个好点的车,但就是最近你可得省着点花钱了。”

    前半句姜瑶听着还像样子,后半句怎么买车还要自己这边掏钱,“你现在身份不同了不是,好歹也算是个老总,公司就该给你配个车,我来操作,咱们就从公司账务上出。”

    “怎么能从公司账务上出,公司又不是我一个人的。”白国庆心里又有点不高兴起来,他买车就是他私人的东西,还要公司出,他不稀罕占这点便宜,“如果走公司的账,那得给韩啸也买一个车,可你看人家韩啸说买车了没有?”

    “怎么就不能走公司的账了,公司给你一个老总配个车怎么了,算在公司财产里面就是了,不算我们私人的。”姜瑶这个事情就打算得很好,要是车算做公司的,那平时的油钱什么的不都可以在公司报账吗?当然如果公司就是白国庆一个人的她肯定不会去贪这些,但实际上公司还有韩啸的股份,那她为什么不那样做呢。

    “姜瑶这个事情就这样定了,要买车的话,就咱们自己出钱买一个就是了,平时你开我开怎么开都行,好不好?现在我和韩啸做的是合伙的生意,虽然是亲亲的表兄弟,但这个账咱们还是得算清楚,你明白吗?”

    姜瑶还想再说她的道理,很显然白国庆已经不想听了,姜瑶想起她妈妈的话就没有继续再说,一步一步的来吧。

    心情十分的不好呀,不知道怎么去发泄,明明有个很好的上班机会,但老公就是不同意去,说孩子没人带,我说给孩子奶奶带吧,孩子奶奶那么年轻,还天天就是耍也没什么事情做,可孩子爸就是不同意,说他妈太粗心了,不给带….难道我就是为带孩子而存在的?(未完待续。)